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去地府做大佬

【424】提供武器

去地府做大佬 起床难 6240 2019-09-07 16:01

  炮声与厮杀声,还有歇斯底里的惨叫声,让本是寂静的清晨变得狰狞。兽魂们飞奔的蹄声与嘶吼,在嘈杂中奏响了死亡的旋律。

  关隘外的火炮依然在连接轰鸣,这个对于冷兵器来说算是坚实的有熊国关隘,在火石炮的相继轰击下变得不堪一击;不断的爆炸中,墙面早已变得千疮百孔。

  硝烟也渐渐取代了薄雾,在关隘里四散开来。

  率先杀入关隘里的奇星挥舞着手中长刀,在关隘里一阵横冲直撞。寒光在硝烟烈焰中闪烁不断,奇星所到之处必有人仰马翻,血雾升腾下惨叫四起。

  当他杀到关中一处营房前时,一个手起刀落,就将一个才翻身爬上兽魂坐骑的有熊国鬼兵,砍了个身首异处。

  他的勇猛不但鼓舞激励着无头鬼兵们奋力厮杀,也让向来在凤麟洲中能征善战的有熊国鬼兵们闻风丧胆。

  不到半盏热茶的功夫,关隘中就随处可见兽魂的残肢碎肉,周遭都弥漫着浓郁刺鼻的血腥。

  多数的有熊国鬼兵都不是死在冲杀的路上,而是死在了落荒而逃的路上。他们甚至都忘了抵抗,剩下的只有慌张和恐惧。

  血雾中冲杀不断的奇星越战越勇,杀气在他满是血污的脸上弥漫开来。他在关隘中有入无人之境,从南杀到北又由东至西,足足杀了七八个来,杀得血满征袍,却也没有有熊国鬼兵赶来阻拦他的。

  多数奔散逃跑的有熊国鬼兵,都是被他一刀猛砍下去,连盔带脑砍去大半。如此一来有熊国鬼兵对他更是心有忌惮,对其唯恐避之不及。

  无头鬼国的黑*们就象平地上卷起的一股飓风,如排山倒海一般在关隘中杀来杀气,带起了一阵浓过一阵的血腥。

  山头上,被无头鬼兵按着跪在地上的大鸿,看着山下的杀声震天中火光冲天,默默地流泪间,把目光移到了山下那些火石炮上,暗自惊疑道:“无头鬼国哪来的火器?”

  席席凉意随着晨风,在聚星郡中拂过。

  萧石竹的仪仗队和禁军拥簇着神舆,在铺满了朝露的官道上,默然向西而行。

  萧石竹站在神舆中的客房中的窗户后,打开了满是精美雕花的窗户,眺望着神舆外的景色。

  一片火红映入了萧石竹的双眼之中,神舆外的官道边,那些红叶的枫树在被朝阳染红了的天空下,随着微凉的晨风摇曳不断。枫木之间的风声木在随风摆动树枝,发出阵阵琴瑟之声。

  偶尔还能看到几株已经白花的长春木;却因已是深秋,枝头白花多有凋零枯萎。

  血红色的阴日还在薄云云端旖旎,充满柔和、温暖的阴日之光透过云朵洒下,照射在窗台前,给萧石竹带来久违的无限惬意。

  要知道在位于天坑底部的玉阙宫中,是不可能这么早就晒到太阳的。虽说阴间诸鬼都不太喜欢晒太阳,毕竟就算是阴日,身为鬼魂的本能也让他们排斥阴日之光;所以他们则更喜欢晒月光。

  但萧石竹却异于常鬼,来冥界这么多年了他还是喜欢晒太阳。明媚的阴日之光,总能让他感到安逸。

  “春寒。”享受惬意半晌后,萧石竹忽然对骑着一匹形似鹿而鼻生一角的角端兽,紧随着神舆的春寒唤了一声。

  春寒闻言放慢角端兽的脚步,很快和站在神舆中的萧石竹并行后,转头望向萧石竹,毕恭毕敬地问道:“主公,您有何吩咐?”。

  “我们还有多久才能到螟蛾谷?”萧石竹缓缓问到。

  “最多一个时辰就能到了。”春寒环视着四周景色,估算着大概的路程。

  “那句芒把刑天送到螟蛾谷了吗?”紧接着萧石竹又问到。

  “昨晚已经送到了,句芒大人是派飞车送他到螟蛾谷的,所以速度比较快。”春寒把头点了点后,缓缓答到。

  早在萧石竹出巡之前,军器监中就新成立了一个飞天署,专门是用于建造飞车雷车以及研究怎么把飞车和贯月槎结合的部门。

  时至今日,九幽国中各郡各军都已经装备了飞车。各处边境郡县中,每军中也都组建了飞车旅,提升了各军的战斗力的同时,也加强了他们的机动性。

  故而黑龙郡虽然与螟蛾谷相距甚远,但用飞车,在两三天内就能把刑天送到螟蛾谷去。

  而萧石竹将会在那儿与刑天首次会面。

  萧石竹闻言后,点头间摆了摆手,示意春寒去忙她的事情后,继续把手杵在窗台上晒着太阳,脸上渐渐地有惬意再次弥漫开来。

  一个时辰之后,他的銮驾准时来到了螟蛾谷以西。当地守关的营将红隼,早已在两刻钟前就带着关隘里所有总旗官,站在关隘外等待着萧石竹的到来。

  站在总旗官们前面,那个双眸犹如烈焰一般赤红身着山文甲的年轻人魂就是红隼。他那赤红的双瞳倒不是因为他眼睛有什么过人之处,只是他身前是个瞎子。这一类的人魂死后虽然双眸虽重见光明,但瞳孔却成了赤红色的。

  红隼他也是萧石竹的老部下了;早在萧石竹西征黑龙郡时,他加入了萧家军。

  随后又随着萧石竹南征朱丹,转战共工国五郡。待到黄土被萧石竹安排到聚星郡中,扼守螟蛾谷时,他已经是总旗官了。

  随后黄土率军西征,红隼被留下守关,顺便升了升职成了营将。

  自此之后,红隼就一直在驻守在螟蛾谷,守关之际顺便练一练兵。

  今日天说自己的老上司,如今的主公要来螟蛾谷视察,可把红隼给开心坏了。站在总旗官们前方的他面带欣喜眺望着前方,待看到萧石竹的仪仗队出现在视线尽头时,红隼眉宇间和眼中的欣喜更甚,其中还夹杂着点点的兴奋。

  銮驾在关隘前停下来后,萧石竹不等手下们架起木梯,就从神舆上跃下后,面含笑意朝着红隼大步而来,嘴里不住地嚷嚷道:“红隼你小子这年头是不打战了,整个鬼都长胖了不少啊。”。

  说着已经走到红隼身前,一把拉起了红隼的手,激动地颤声道:“我们也有很多年没见了,今晚你我一定要喝个不醉不归。”。

  “报告主公,当年成立萧家军时你自己签署的军规,当值军士不得喝酒。”红隼立刻立正站好,眼中有丝丝遗憾一闪而逝后,正色朗声答道:“所以今晚恐怕没法不醉不归了。”。

  萧石竹闻言不但没有觉得遗憾,反而更是开心了,呵呵一笑后点头道:“把螟蛾谷这么重要的地方交给你,我算是放心了。”。

  正说着鬼母也走下了神舆,站到萧石竹身边后举目看着身前那夹在峭削直立的嶙峋岩石间的关隘;门楼高耸烽燧兀立,营房和塔楼顺着关隘南北两侧的山崖而建,将关隘形成了一个开口的布袋状。

  关隘各处皆可看到全副武装的哨兵,正在专心致志地站岗。身背火铳神采奕奕的巡逻队,正在关隘里来巡逻。

  就军容和素质而言,一点也不比玉阙城中的禁军差。

  “参见国母。”红隼和总旗官们赶忙一整衣袍,对鬼母徐徐一拜。

  “刑天在哪?我要先见见他。”接着萧石竹对红隼说到。

  “请跟我来,我把他安排在关隘中了。”说着红隼就带着萧石竹和鬼母,朝着关隘里而去。

  他把萧石竹他们先安排在关隘里校场边点将台上,然后再转身去请刑天去了。

  这点将台还是黄土在扼守此地时就已经建的了,砖木结构的方台高有三丈,站在上面可以俯瞰整个校场。

  在台上正中处还建有一栋木楔穿架,顶为碧翠的琉璃瓦,而四角起翘的屋子。此地就是守关将士们议事的地方。

  萧石竹和鬼母在屋里屋外转了一圈后,到了屋中坐到了深处的长案后,渐渐地等待着红隼把刑天带来。

  春寒和青岚各带着一队禁军,站在了长案前左右。

  半晌过后,红隼带着穿着一身干净衣袍,身披着崭新铠甲的刑天来到了台上的大堂里。

  方才进屋,刑天立刻感觉到坐在这大堂深处,看似弱不禁风的萧石竹身上,散发出的那股似有若无的强大鬼气。

  那股力量好似结合了天地万物之气,又好似天地万物都是从中孕育而出一般;充满了蓬勃生机,是那么的强大而又神秘。

  刑天心里一凛,脸上浮现了一丝一闪而逝的惊愕。如此强大的鬼气,与酆都大帝的鬼气不相上下。

  刑天此刻才完全相信了往日那些传言,关于萧石竹就是神之子的传言。

  萧石竹把刑天上下一阵打量,他对这个称之为凤麟洲战神的无头鬼早有好奇,今天是见到真容一定要好好看看。

  刑天随着红隼站到了长案前,就要弯曲双膝跪下时,身边的红隼赶忙拖住他的手臂,阻止了他下跪的动作后,对他悄声说到:“无头鬼王,不是告诉你了吗,我们九幽国没有跪礼的。”。

  虽然很小声,但还是被萧石竹听了个真切,随之面含微笑地点点头,轻描淡写地道:“无头鬼王不必如此多礼;更何况你我都一样是鬼,完全没有贵贱之分,不必跪来跪去的。”。

  愣住了的刑天,长在胸口的双眼露出惊愕的目光,腹部长出的嘴久久不能合上。

  冥界数千年的等级制度下产生的高低贵贱和跪礼,居然被萧石竹给消除了。虽然只是在他的九幽国中,但还是让刑天诧异之际,对萧石竹的钦佩更重几分。

  接着萧石竹又给红隼使了个眼色,让他请刑天坐下。

  一切就绪后,萧石竹开门见山的说到:“无头鬼王你尽管在我国住下,吃的喝的肯定亏待不了你的。”。

  “我相信九幽王确实不会亏待我。”坐在他下方左边的刑天,轻轻一笑后道:“但我还是有个不情之请,请九幽王借我些兵马,好让我收复失地,并且帮麻寿国击退有熊国大军。”。

  语毕,刑天站起身来,面朝萧石竹和鬼母拱手弯腰徐徐一拜。

  “无头鬼王真的不必多礼,我也很想帮你,但目前我国暂时无兵可调;可否先给我一些准备时间。”萧石竹顿露几分为难,缓缓说到:“虽然一时间没法借兵给你,但是我可以给麻寿国先提供不少的武器。”。

  百度搜索【云来阁】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