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去地府做大佬

【077】发起挑战

去地府做大佬 起床难 5858 2019-09-07 16:01

  那座横跨半个湖面上的木桥,宽不过三丈,却是进出鬼王宫的唯一道路。此桥虽宽两丈,却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可有效阻碍敌军攻入宫中的险要所在;现在却被萧石竹用来对付鬼王派出的敢死队。

  用添油战术不断的派兵冲出,不是鬼王鲁莽,也不是他被吓傻了;他固然知道此时派兵往桥上一冲,是下下之策,以逸待劳的萧石竹得乐开怀了。也知道萧石竹一定会用地利,反过来对付他派出的军士。可他别无选择,如果军队冲不出去,自己便打不开被围困的僵局。因此他也只能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这放手一搏上。

  第一批鬼王军方才冲下桥头,便被围在四周,已经排开摆出鸳鸯阵的萧家军利用狼筅前端的利刃刺杀。

  此地有神木所制的木桥,周遭温度不高,那些萧家军们连木髓都没佩带,也没被高温影响。任由敌军如一波波拍岸狂潮,接二连三的扑来。而萧家军们依旧面无惧色,有条不絮的轮番上阵,一架一挑间,把胆敢下桥的敌军刺死在桥边。

  战争就是如此的残酷无情;你来我往的那一刹那间,嘶喊,惨叫和吼叫在桥头边不断响起,此起彼伏,直冲上云霄,响彻天地。

  虽见同伴不停的倒下,化为点点尘埃,但鬼王军却还是不惧生死般一往无前。进退两难的他们已别无选择,只得背水一战。把胸腔里不断腾升而起的愤怒或是恐惧,化为无数的勇气和疯狂;心中下定决心,纵然是死,也要死在往前冲去的路上。

  这份勇气渲染着四周的空气,与两军不停的厮杀,相溶在一起,构成幅悲壮惨烈之景。就连身为敌人的萧石竹和他的萧家军,也看得肃然起敬。

  忽地,鬼王宫那边传来一阵阵毫不停息的急劲鼓声,一声比一声更急,使得桥上正在进攻的鬼王军们越战越勇。

  在敌军更是猛烈的冲击下,包围住桥头的萧家军们也慢慢的有些体力不支,渐显疲惫。萧石竹见状后,不顾羽荣的反对大步走到桥头边,抢过鼓手手中鼓槌,咬牙奋力击鼓。

  声声铿锵有力的鼓声传来,又是主将为自己亲自擂鼓,让萧家军们顿时士气大振,急忙收起疲惫,再次对敌军露出了狰狞的面目。

  虽然偶尔会有几个身手矫健的敌军躲过狼筅手的攻击,但是方才下得桥来,还没来得及有何动作,便见对面鸳鸯阵左右,各有两个手急眼快的长枪手冲出,舞动着手中长枪上前,将其围住。

  下一秒后,长枪手手中的长枪枪头状若梨花,寒星点点,银光皪皪间,那几个敌军便是一命呜呼。

  而鬼王迫不得已使用的添油战术,也有第二十波攻击后完全失效。萧家军的炮兵们,在钦原的指挥下,给大炮轮流换上了霰弹,对着远处鬼王宫南面的各个角落,进行了轮番炮击。

  尤其是拱桥的另一端,王宫之前那片满是废墟的空地上,每隔数十秒,便会两三枚霰弹,带着死亡气息的尖锐呼啸声,从空中朝着这儿落下。落地炸开后,烈焰突现,随之便有硝烟从焦黑的土地上升起。

  浓烟滚滚下,在哪儿方才列队站好,等着涌上拱桥的敌军,多数被炮弹炸开后,从中迸射而出,朝着四面疾射的铅铁小丸,射了个血肉模糊。

  就在鬼王军苦不堪言时,英招和玄水正好赶到。萧石竹即刻下令,部队炮击继续,步兵组成鸳鸯阵,朝着桥上攻去,直扑鬼王宫。

  困在桥上的那些鬼王军,突然大感绝望;前有步步逼近的萧家军,后有敌军火炮轰击,不但切断了他们的支援,还切断了他们退路。

  当他们退到桥上中段时,不约而同的转头,红着双眼,平生最后一次,深深的瞥了一眼身后远处的那座宫殿后,淡然一笑。只是这么一瞥,他们脸上便没了丝毫的绝望和顾虑,眉宇间浮现了坚定的不惧之色。

  接着,还在桥上的鬼王军们,统统转头来,眼中迸发出野兽独有的冰冷目光,包含着对嗜血和杀戮的渴望。他们异口同声的发出震天嘶吼,不停的往前奋力挤去,迎头撞上了对面的萧家军。就算不能手刃敌军,也要试图把攻上桥来的萧家军挤桥下去。

  起初,鬼王军们一发疯,萧家军们确实纷纷一愣。最前面的几个军士被敌军猛然一冲,猝不及防之下站立不稳,一个踉跄后惨叫着掉下桥去,瞬间就和桥下岩浆们合二为一了。

  但萧家军就是萧家军,很快便反应过来的他们,立刻在桥上重新展开鸳鸯阵,阵头的盾牌手们死死顶住敌军的猛烈冲击。他们身后的士兵也一波接一波的赶了上来,扶住了每一个被猛烈冲击后,摇摇欲坠的伙伴们;同时用鬼王军的办法,不停的挤着向前,也把冲在前面的好几个鬼王军给挤下桥去。

  好在这座拱桥不是豆腐渣工程,不然双方这么你来我往的推挤数百下后,早就断裂开来了。

  可就算如此,这三百多鬼王军还是在桥上坚守着,阻挡了萧家军前进的脚步,足有半个时辰。直到全部战死,也没有任何一个士兵因为惧怕而后撤,更没有投降的,统统都是战死在了冲锋的路上。

  为此,萧家军也付出了近百个士兵牺牲的惨痛代价,才完全消灭了桥上的鬼王军。要不是他们熟练的掌握着鸳鸯阵,只怕伤亡会更大得多。

  站在远处湖岸上的萧石竹,在望远镜里看到守在桥上的最后一个鬼王军,见只剩下自己后也便未撤退,也没犹豫,而是毫不迟疑的展开双臂,拦住朝他快步而来的萧家军;他选择奋战倒底。

  最终,还是被三把狼筅同时刺杀致死后,却也没面露悔意。

  他的力量这这一刻是渺小的,但他的身影,却在这残酷的拱桥争夺战中,显得那么的高大。以至于萧家军们路过他倒下的地方,哪怕他的身体已化为了尘埃,士兵们也会下意识的抬脚避开那副静静的躺在桥上铠甲。

  那个鬼王军倒下时,萧石竹也默默地收起了望远镜,随之缓缓的取下自己的头盔端在手上,立正站好凝视着前方拱桥之上,微微垂首徐徐弯腰后,直起身来,对身边的羽荣肃色说到:“传我的命令,战后为这支军队立个祠堂,将所有固守拱桥的敌军勇士的牌位供奉其中,以供后人敬仰,且每日派人打扫祭拜,不可怠慢。”。

  “将军,他们固然可敬。”羽荣瞪大双眼微启双唇,却不说话;而是以惊愕的目光看着他愣了片刻后,才缓缓道:“可他们是敌人,您的此举只会让敌方本已臣服我国的顺民们,再起反心的。”。

  “你说的情况固然是会发生,但此举反而可以更多的得到民心。”萧石竹依旧满脸肃色的盯着远方,看着从桥上迈着整齐步伐,山岳城墙般向前推进的萧家军们,嘴里缓缓说道:“再者,他们虽是敌人,但勇气可敬。明知是死,却为了保护自己身后的同伴,奋力杀敌决不后退,这是我们值得学习的。就算对我们来说,他们是恨之入骨的敌人,也不妨碍我们对他们心生敬佩和尊重。羽荣你记住了,我把你从羽民村带下来,不是让你一辈子都做心胸狭窄的妖魂的,你要学会去尊重每一个值得让你去尊重的对手。”。

  满脸严肃认真的神色,与他往日那嘻嘻哈哈的行为模式,截然相反;谁都未能料到,往日没个正经的萧石竹,居然还能能说出这么富有哲理的话,这让羽荣再次大跌眼镜。

  “诺。”羽荣再次呆愣片刻,把他的话默默地记在心里后,也对他立正站好,肃色道:“将军的教诲,末将必定谨记于心。”。

  萧石竹见萧家军已经冲下了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占据鬼王宫南面后,转头对玄水道:“玄水,我给你个光荣的任务。”。

  “将军有何吩咐?”玄水凑上来问到。

  “你和钦原羽荣,带五千军士守住这儿和火炮。”说着带上巫支祁他们,随着大军往桥上而去。

  一个时辰后,盘踞在鬼王宫中的守军,被萧家军全灭。留下的,只有鬼王那没战死的一干大臣和仆从。就连鬼王自己,也被英招生擒。

  萧石竹在卫队的护送下,来到了宫中。但见这鬼王宫周二十八里,主殿天煞殿东西五十丈,周围台殿四十三座,泉九池一。

  所有的殿堂皆以香木为栋椽,以杏木作梁柱,门扉上有金色的花纹,门面都镶满了玉饰,椽端上以壁为饰,窗为青色。殿阶清一色的红色,每殿前左为斜坡,可乘车而上,右为台阶,供人拾级。每座殿堂皆有黄金制作的壁带,间以珍奇的玉石,清风袭来,发出玲珑的声响。

  萧石竹看着这些富丽堂皇的东西,乐呵呵的嚷道:“发财了,发财了。一会就给我都拆了,统统运朔月岛去。”。

  说话间,他便来到了天煞殿上,见到了鬼王往日所坐的翠玉宝座后,萧石竹大摇大罢走了过去,端坐其上;双眼放光的他左瞧右看半晌,用手摸了摸那椅子扶手后,自言自语道:“要是搞个拍卖,这东西应该拍出天价!”。

  语毕,就见英招带着军士们,押着灰头土脸的鬼王和他的臣子们,来到大殿上。

  “大哥,鬼王和他的妻儿臣子们已经带到。”英招对萧石竹一拱手,到。

  萧石竹细细的打量着站在最前面的鬼王,但见鬼王身材高大,可鼻孔撩天,双唇外倾后,不住的摇头吐槽道:“难道几百年前,冥界的男鬼都死绝了吗?真不知道当年我老婆,是怎么看上你这么一个丑八怪的?”。

  说话间,他走到被捆住双手的鬼王身边站定,又见他身后左右,是两个女子。一个是龄已中年的妇人,长得平平无奇;倒是另一个女子,年方不过二八,一张圆圆的鹅蛋脸上五官小巧精致,修长的双眉下双目灵动清秀,透着无限的纯洁;小小年纪竟然是个美人胚子。

  萧石竹多打量了那个年轻女子几眼后,对鬼王似笑非笑的道:“鬼王你倒是艳福不浅啊。”。

  他话才说完,那女子口中便发出“呸!”的一声,瞪眼对他啐了一口吐沫后,别过头去。那口水不偏不离的吐在了萧石竹的脸上,可他却不急不气,只是缓缓抬手胡乱一抹,将吐沫擦掉。

  “大哥。”英招走到萧石竹身边,道:“这是鬼王的女儿,玲珑郡主鬼倩儿。那妇人是他的王妃,鬼倩儿的生母。”。

  “哦,那是我弄错了。”萧石竹故作恍然大悟,看了看奇丑无比的鬼王,又看了看那相貌平平的鬼王妃,在把目光落在了鬼倩儿的脸上,但无论怎么看,鬼倩儿那清秀模样都不像鬼王亲生的后,他嬉笑着对英招道:“那鬼王这头顶上,够绿的啊。”。

  话未说完,鬼王便怒视着他,厉声道:“萧石竹,本王向你提出挑战,你敢一对一的很我单挑吗?”。

  百度搜索【云来阁】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