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超级农业霸主

第一百四十一章 雷厉风行的处理(下)

超级农业霸主 贪狼独坐 4700 2019-09-07 16:07

  夏振东闻言不由得点了点头,的确是如此。【】如果不是因为地方上抱着的金娃娃,叫农场这边眼红了。这次冲突也不会闹的那么大,顶天了就是三两个年轻人闹腾。

  就是因为利益的纠葛,让一群人心里本来就不满这才最终引起了大范围的冲突。梁三平心里清楚,哪怕是双方调换一下位置冲突还是会发生。

  他自己就曾经处理过不少这样的问题,地方侵占农场的土地。又或者是一些地方上偷鸡摸狗,游手好闲的混球在收获的时候来偷摸。

  最终闹到双方大面积的冲突,甚至一次最严重的还造成了数人的伤亡。这些情况,直到后面大家都开始种植经济作物,生活好转了。才好些。

  说到底,这都是利益引起的。你挣钱了,为啥我就不挣钱?!都会有人这么想,而这种思想的传播导致的就是本来就有隔阂的族群的对立。最终引发冲突。

  若是双方都有不错的收入,反而这种冲突会减少。都不是笨蛋,知道好日子来的不容易。有那力气到处惹是生非,不如拿多点儿时间研究咋个挣钱。

  “那三平,你现在有什么想法了么?!”夏振东随即对着梁三平问道,而后者则是苦笑着道:“我才从香江回来,哪里那么快就有想法?!那不是神仙么?!我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

  夏振东闻言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苦笑了起来。的确,梁三平刚刚从香江回来处理这件事。这是突发事件,你让他从哪里凭空冒出想法来?!

  “不过,初步的一些设想还是有的。但这需要江海农场那边的配合。”却见梁三平顿了顿,道:“地皮方面。要批给我们。而且,估计也没法挂安天民公司的名号了……”

  夏振东点了点头,安天民公司管理的毕竟是粤北省。正式职工的名额是有限的,聘请工也不那么好搞。如果梁三平有什么想法,只能是另起炉灶。

  “我现在初步的设想,就是承包下江海农场的三产部门。然后租赁江海农场的一些土地。做些种养殖。”却见梁三平沉思了会儿,笑着道:“请刘老师他们帮忙看看品种和技术,我去找销路。”

  “然后拿采购合同跟银行抵押,先贷点儿款。初步起始的资金还是要有的,剩下的就是老老实实的种养殖,然后销售出去。”

  听得梁三平的话,夏振东不住的点头。随后道:“三平啊,在选种方面还是你去把关吧。刘老师他们知道什么品种好、技术也懂,可销售就是大问题了。而且他们不懂市场啊……”

  “这件事情说到底。还是得你亲自去做。两院那一趟,你是必须得跑的了。”梁三平点了点头,确实如此。刘老教授他们搞教研是一把手,可叫他们结合市场调研就太为难他们了。

  “其实么,地方上面我也会拿出一个项目来安抚他们。”却见梁三平笑着道:“稻田养鱼,老夏!咱们华南两院对于这方面有没有研究?!”

  “稻田养鱼?!淡水鱼倒是有研究,稻田饲养的话我似乎在学术刊物上见过。”夏振东闻言先是一愣,随即道:“你的意思是。先在宝亭这边推广稻田养鱼?!”

  “是啊!咱们这里都是水田,上好的地不养些鱼真是浪费了。鱼肥还能给地补充肥力。就是鱼苗得花点儿钱。然后就是养殖技术,得咱们两院提供。”

  “养殖技术应该不是问题,咱们华南两院我记得有淡水鱼的专家。利用稻田养殖一些鱼类,他们应该可以做到的。”

  夏振东若有所思的道:“而且,如果这项技术在宝亭试验成功了。那么完全可以在全岛推广开来,甚至可以在粤北、湘南、鄂北……等等地区推广开来啊!”

  梁三平闻言不由得一笑。夏振东虽然对商业方面的嗅觉不甚灵敏。但对于农业技术推广方面,却有着自己的心得体会。

  “推广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我们更需要考虑到销路的问题。不然养出来却创造不了经济价值,那才是真正的伤农啊……”

  夏振东听得梁三平如此说,这才点了点头。他很清楚自己的短板。说到推广技术、和农家打交道,夏振东自认不差。但说到商业运营,他只能是苦笑了。

  也不知道梁三平这个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竟然可以沟通到香江去。甚至还能拉来一笔笔的生意,给琼岛创造了大量的经济价值。

  在这点上,夏振东自认跟梁三平比不了。所以么,还是老老实实的听梁三平的话为好,宝亭之前的县委们已经尝试过自行其事的滋味了。

  有他们作为前车之鉴,夏振东可不想去步其后尘。俩人在房间里谈了好一会儿,直到夏振东见梁三平直打哈欠这才告辞而去。

  第二天一大早,俩人在县委的机关食堂里随意吃了点儿早餐。便坐着车子向着江海农场驶去。江海农场距离宝亭并不远,不过是十余公里的距离罢了。

  回到了江海农场,远远的就看到场办公室主任在门口焦急的等待着自己。见到梁三平的车子到了,马上迎了上去。

  “三平啊!你可算是来了,那群人现在都在会议室里等着你呢!”却见他满头大汗的对着梁三平道:“三平啊,你小心些!这些老工人,来者不善啊……”

  梁三平笑着点了点头,来者不善这是肯定的。事实上,如果没有他们的耳濡目染那些小年轻的孩子们,又怎么会和地方上的人冲突起来?!

  这些闹腾的最厉害的刺头,如果不收拾了将来会搞的更厉害。这一次,好处是要给的。但收拾也是要收拾的,不然给他们形成习惯了。

  觉得闹事就能拿好处,那就麻烦了。其实,他们现在敢于和自己来斗最大的缘故是仗着法不责众。觉得自己人多,闹腾起来的话梁三平也拿他们没辙。

  在场办主任的引领之下,梁三平很快的就抵达了会议室。此时的会议室内烟雾缭绕,一群的老工人在会议室里闷头抽烟。

  梁三平看得出来,这里的工人代表多数都是老实人。只不过因为孩子现在蹲看守所里,着急了才来闹腾。而一部分人,则是不怀好意的看着梁三平。

  这些人梁三平也知道,他们是想要借机浑水摸鱼的。而江海农场的场长邢承安此时则是在自己的座位上一言不发,犹如老僧入定。

  见到梁三平进来了,站起来笑着道:“三平,回来了?!回来了就好,这件事情你来协调吧!这些都是工人们的代表,你和他们谈吧!”

  说完,邢承安连寒暄都没有做直接就离开了会议室。梁三平既然回来了,邢承安自然把这件事情交给他来处理。因为邢承安自己就不太想处理这件棘手的事情。

  这帮人为数不少,你要开除也不好开除。你要处理,也不好处理。可不处理,他们就这么给你闹腾更麻烦。甚至连割胶都耽误了,这叫邢承安很是生气。

  “在说话之前,我要宣布几件事情!”梁三平肃然的看着这些个职工代表们,道:“第一、我现在正在和宝亭县委方面积极沟通,尽量争取只做治安拘留。不留案底。”

  “当然,这是我们最理想的处理方式。如果我们的谈话没有结果的话,这件事情会搁置。县委方面会上报省里,看看要不要按照刑法依法量刑。”

  梁三平的话一出,所有人不由得抖了一下。梁三平的话很明白啊,咱们谈出一个结果来那一切都好说。

  要是跟我扯皮耍赖,那咱就耍到底。看看谁熬得住,谁熬不住。

  “第二个,就是我会跟场里商量由我个人承包场里的三产公司。然后跟场里租赁土地,进行种养殖发展。”梁三平顿了顿,道:“既然是场里的三产公司,那么自然是优先照顾本场职工子弟。但这也不是说没有劳动纪律,遵守劳动纪律的待遇等同于安天民公司。”

  梁三平的这句话一出口,所有人顿时喜上眉梢。孩子们闹腾,自己等人心里不忿到底还不是这些给闹的么?!既然能解决了,自己等人还闹腾个啥劲儿?!

  “第三点,这次组织、煽动闹事的人必须要出来负责!”却见梁三平目光一闪,冷然的道:“不然,我以上所说的全部作废!当我什么都没有说过。”

  “哗~~”下面的职工们闻言,直接就呆住了。互相之间看了看,目光集中在了一位坐在会议桌最边上年约五十上的壮汉的身上。

  “我给你们一个晚上的时间来考虑。当然,那几位老同志也可以来我家里跟我私下聊聊,都是农场人。没有什么是说不开的,但这件事情你们始终做的不对。该负责的还是要负责。”

  梁三平做事的风格,便是如此。钉是钉铆是铆,帮你没问题。但你闹腾的责任也别想跑,该负责的就负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