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超级农业霸主

第九十三章 信或不信

超级农业霸主 贪狼独坐 4845 2019-09-07 16:07

  梁三平沉默的回到了自己的宿舍里,究竟是帮还是不帮这成为了他一个巨大的问题。★雲 來 阁 免 费小说www.yunlaige.net★刘老教授的话,如果当头棒喝直接让梁三平愣住了。

  管,会不会自己也陷进去?!不管,这已经是答应了朋友的事情如何能说话不算?!而且这不是自己做不到,而是刻意的不去做。这种事情梁三平是不愿意做的。

  回到了宿舍,梁三平看着桌子上的铝饭盒。暖暖的笑了,管那么多呢!以后再说,现在对自己来说最为重要的事情就哄这丫头高兴……

  “老廖,你说三平的方案怎么还没有来啊……”眼瞅着就快要到裁军的时间里,可梁三平那边还是没有动静。

  这叫叶建文心急如焚,而作为老友的廖斌自然就成为他吐露心声的对象。

  “你着急也没有啥用啊,这件事情你自己都为难。你让人家三平在短时间之内作出方案来,这不是为难人家么?!”廖斌笑呵呵的道:“这个方案还得具备可执行性,还得具备说服力。你以为这是做腌菜呢?!丢两把大白菜,做的再烂都能出菜?!”

  “可这眼瞅着时间就要到了啊……”叶建文苦笑着道:“这次裁军的规模,你又不是不知道。很多名单都已经定下来了,至少几十万的部队会被直接裁撤掉……”

  “剩下的也会逐步裁撤。”却见叶建文顿了顿,道:“那些个战士们。让他们上训练场、让他们冲锋陷阵。没有一个不是汉子的,可叫他们去应付地方上的事儿。他们那脾气。不是爆起伤人就是被人坑死!”

  “而且现在一群的知情都已经开始陆续返回城市了,他们中也只有一部分人能够安排到工作。剩下的人,会成为待业青年……”

  叶建文苦笑着道:“字啊地方工作,我们的战士和他们去竞争根本就竞争不过。就单说这‘跑部前进’。你说有几个懂的?!你要说打出成绩,他们就知道……”

  廖斌也不吭气了,放下了茶杯沉着脸一句话也不说。他能说什么?!部队里的情况,他难道不知道么?!他比谁都清楚,清楚的很哪!

  这一辈的战士们。学历高的、读书多的根本就没有几个。大多数都是半桶水。但也就是这些个战士们,硬生生的把在丛林里揍的美军鸡飞狗跳的越南猴子给收拾了。

  自卫反击战,磨练了部队更是培养了不少优秀的战士。部队和战士是培养出来了,但让人留下来却成了一个巨大的问题。

  名额啊!志愿兵的名额,这就是一座跨越不过的大山。国家因为要发展,需要裁去大量的部队。而这次战争也显示了部队的沉珂。

  但裁军,也就意味着各支部队能够留下来的人就那么多。名额成了一条生死线。很多血与火锻炼出来的战士们。就此被迫离开了部队。

  不是部队不想留下他们,名额根本就不容许部队留下他们。

  “咱们的那些战友,你知道他们什么情况。一旦他们中哪个人,出现了什么想法。或者被激怒了,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叶建文沉着脸,冷声道:“老廖。这不是不可能发生的……”

  廖斌沉默了,这样的例子谁敢保证没有?!在部队里,他们至少还受到约束。而且受到尊重。生活无忧。但离开了部队那么地方上肯定未必如此。

  他们面临的可能是更加严峻的生活环境,和人群异样的目光。这种情形,廖斌和叶建文自己就尝试过。如果不是他们经历特殊、家庭特殊。或许根本就变不成现在的样子。

  但其他人呢?!谁敢保证他们就会如此?!没有人敢于下这个保证。数十万乃至上百万的军人,身怀着杀人的技巧离开部队。在社会上遭遇了不公或者欺压的时候。谁能保证他们会安耐着性子,不暴起伤人?!

  “战争年代流尽鲜血,和平年代寸步难行……”曾经在电影《第一滴血》里的台词,便是那个时候那些曾经参加过越战美军的疑问。

  而同时,这也是很多曾经参加过自卫反击战的战士们的疑问。

  “打仗的时候,上百万美元的武器我都用过,回到美国我居然连停车场的工作都保不住……”这句话,现在的廖斌和叶建文没有听过。但很快的,他们会因为这句话而潸然泪下。

  电影上那个男人的困惑,何尝不是很多从战场上下来但却在生活中无所适从的人们的真实写照?!现在叶建文所想要避免的就是这样的情况。

  “阿凤,我想问你一件事情。”梁三平傍晚时分找到了李凤,俩人一如既往的在饭后悠闲的散步在宝亭这座山中农场的小路上。

  知了在树丛中吱呀吱呀的叫着,月光透过树梢倾洒在草地上。不时有萤火虫从草丛里飞起,风轻柔柔的吹在身上很是舒服。

  “什么?!你想问什么呢?!”李凤现在也已经有些习惯和梁三平一起散步了,当和这个男人一起散步的时候。她总是会觉得很安心。

  “如果有这么一件事情,你做了可能会给自己招来麻烦。但不做的话,那么很可能会导致更多人有麻烦。这样的事情,究竟是该做还是不该做?!”

  梁三平对着李凤就这么很直接的问到,而李凤则是奇怪的看了梁三平一眼。想了想才道:“这个事情,是看你自己的呀!你想去做,那就去做。若是不想,那便不想了。”

  梁三平笑了,李凤这句看似没有回答的回答却是说中路他所考虑的问题的核心。这件事情说到底,是他梁三平自己的事情啊!

  说或不说,全是在于他。他想说的话,完全可以直接将自己的报告交给叶建文。这件事情自然由叶建文来处理。若是不想说,任何人也在这件事情说不出他的不是来。

  毕竟梁三平所擅长的、他的职业,是农业。跟裁军安置,完全没有半毛钱关系。这件事情上他不予置评,谁也说不出他不是来。

  “阿凤,明天我去你家里拜访一下吧……”梁三平忽然对着李凤笑着道:“说起来,都没有去过你家拜访一下。若是再不去的话,那真是很失礼了……”

  “我妈早就想要叫你去了,就是我爸说你一直很忙。说等你闲下来,让大平叔和你一起来我家……”李凤红着脸,对着梁三平嘟囔着道。

  梁三平哑然失笑,自己是家中老小。和大哥、二哥相差的岁数可不小。所以导致了大哥战友的女儿,竟然差不多和自己同岁。

  这下李凤叫自己哥哥是“叔叔”,到时候估计得改口叫“大哥”了。想到这里,梁三平不由得嘴角牵起一丝微笑。这在他看来,却是很好玩儿的事情。

  “你……你笑什么?!要想去的话,那就等星期天呗!正好我们都有空,我也要回家一趟呢。”李凤看着梁三平,道:“叫大哥一起去,好不好?!”

  “这就改口叫大哥了?!”听得李凤叫大平做大哥,梁三平不由得笑着调侃。而李凤则是红着脸,哼道:“那你还不准我叫了?!”

  “我当然准啊!哪里敢不准?!”梁三平哈哈一笑,想要牵李凤的手却被李凤一把甩开了。两人笑笑闹闹的,回到了宿舍。

  这个年月人们都还很保守,晚上出来散散步男女之间谈谈恋爱这还可以。要是有什么牵手之类的举动,那可就风言风语不断了。

  梁三平可不想面临着这种风言风语,而李凤更是无比保守的人不会接受这个。所以现在两人连牵手都没有几次,只是大家一起散步聊天罢了。

  把李凤送回了宿舍,梁三平回去就开始修改自己的报告。既然是自己决定了,而且是答应了叶建文要做的事情。那么就好好做罢!

  自己只要做事,就总是会有麻烦的。既然这样,那就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一个黑锅也背,两个黑锅也是扛。一起扛着呗!

  大不了老子跑香江去,凭着自己的这个脑袋在香江还不信混不到一口饭吃了!梁三平恶狠狠的想到,就是去卖菜老子也能卖出一片天地来。

  两日后,在帝都等待消息的叶建文终于收到了来自于琼岛的电报。而第一时间,叶建文就把自己的好友廖斌给叫来了。两人先共同的将这份方案过一遍。

  只有他们都认为这份方案是可行的,才会上报上去。否则他们宁愿扣下不发。

  “老廖,三平的这份报告你怎么看……”看着廖斌将报告放下后,叶建文给自己点了一支烟。对着廖斌直接问道。

  “他是不是有些危言耸听了?!社会治安会坏到那个程度么?!”廖斌皱着眉头,对着叶建文道:“这份报告,我觉得他写的有些理所当然了……”

  “老廖啊……你可别忘了,去年才刚刚发生过‘二二五’大案啊……”却见叶建文将烟灰轻轻的弹在了烟灰缸里,道:“随着人口流动的增加,刑事犯罪也会猖獗起来。未必就不会有人铤而走险,三平所担心的我怕会逐渐成为现实……”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