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超级农业霸主

第一百九十六章 严打风暴

超级农业霸主 贪狼独坐 4669 2019-09-07 16:07

  四月初,梁三平忐忑已久的“严打”终于轰轰烈烈的展开了。``看着举国上下弥漫开来的严酷气息,梁三平深深的吸了口气。这次“严打”,意义深远。甚至一直影响到了以后。

  1980年,国家正式结束了“知识青年下乡”运动。而原本城市大量的待业人员,因知青返城更是雪上加霜。而除去知青之外,当时还有1960年代初被精简回乡的职工要求复工,“社来社去”的大学及中专毕业生要求国家统一分配……等等。

  大量的待业人口带来的是治安隐患的剧增,同时各种案件频发。1978年,全国治安及刑事案件立案53万起,到了1980年全国立案猛增至75万余起,其中大案5万余起!

  1981年,全国立案89万余起,。到了1982年全国立案依然保持74万余起,。甚至在1983年前几个月,案件依然继续猛增。

  那一年,轰动全国的“二王”刚刚爆发一周。最高首长便离开了帝都,悄然的抵达了苏杭地区。他提出的疑问,是自己在大会上要求的20世纪末实现全国工农业年总产值翻两番、达到“小康”水平的“小康”战略目标是否可行。

  很快的,他便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苏杭地区从1977年到1982年的6年时间里,产值翻了一番,照此下去,到1988年前后就可以达到翻两番的目标。

  对此,最高首长表示十分满意。但随之而来的“二王”案件被摆上了最高首长的案头,却让这位战争时期的首长开始皱眉。

  改革的幼苗还很细嫩。经不起风霜吹打。而类似“二王”这样的存在,无疑将会是改革路上极大的隐患。同时,关于数年以来全国各类案件剧增、大案频发的数据也被摆上了最高首长的案头。

  “小叶同志,不要有所顾忌。有什么你就说什么,你是下过一线基层的人。好好给我们说说一线基层现在是什么情况……”就在二月下旬的时候,叶建文被召入大内。

  面对着最高首长的询问。叶建文不由得苦笑:“说实话,首长。现在的治安形势很严峻。”

  “就目前来说,全国各地都不同程度的出现了一些黑恶势力。以打、砸、抢、盗……等方式生存,进而聚众斗殴、抢劫杀人。一方面是现在待业人口众多,另一方面则是我们目前并没有太好的手段来处理这些问题……”

  “很多流氓地痞,因为我们并没有什么强制手段和相应的法律程序。导致哪怕他们犯罪,我们也只能是收审、拘留。然后教育释放,根本拿他们没办法……”

  却见叶建文苦笑:“首长,我当时在江口做的事情。在很多人看来是已经过头了。可有多少人知道我这是不得已而为之?!而且,那些人我根本就没有办法对他们判处什么刑罚。”

  “我当时抓捕的大部分人,仅仅是被拘留了一段时间。然后出来继续作恶。甚至这段被收监的时间,还被他们拿来当作炫耀的资本……”

  最高首长沉着脸,让人把前年、去年的全国犯罪情况和判决统计表都拿上来。看着判决的情况,和案件情况等最高首长的脸不由得沉了下来。

  随后马上召集了相关的领导们,一起在大内召开了会议。叶建文被作为一线的干部,被留下来对会议上的首长的做讲解。主要是讲述现在一线的犯罪情况。

  “……敲诈勒索,把农场病死猪从地里挖出来强迫学校买下。导致学校的学生们被迫吃下后。全校师生集体食物中毒。影响如此恶劣的案件,竟然只判处了五年!”

  “屡次持刀抢劫并伤人,随后逃窜。这样的案件,竟然只判处了三年!无怪乎他们什么也不怕了,犯罪成本极低。但收益极高,而且出来后其刑期竟然能作为他们的资本。”

  “利用自己曾经犯罪和判刑的经历。他们纠集社会人员及释放人员。为恶一方强买强卖、抢劫斗殴,对当地造成了极坏的影响。”

  几位负责的首长阴着脸,听取着叶建文的汇报。每一个案例都叫他们听得火冒三丈,而翻看那些案件记录,更是让他们无比愤怒。

  那混乱的十年公检法几乎都陷入了瘫痪。而现在刚刚恢复。长期以来的土霸王心态和没有量刑依据及习惯,导致的是这些人无所顾忌。

  “一个月内,我们必须要出一个方案。现在的犯罪势头,已经到了不处理不行的时候了!对于那些危害社会的犯罪分子必须要从严、从快、从重处罚!各级机关配合,对这些犯罪嫌疑人的犯罪过程进行调查和公诉,直接公审马上执行……”

  最高首长黑着脸,直接下达了一连串的指示。随即便有机务人员将这些指示记录下来,分发到下面主管的部门。由主管部门进行研究后,形成方案提交。

  最高首长要求的是一个月,而主管部门在得知最高首长及其他首长们都震怒后。立即加快了方案形成步伐,直接按照最高首长的要求。

  由公检法各级机关一同协作,对全国范围内所有的黑恶势力、犯罪分子和流氓地痞进行全面的抓捕、审判,三月初不过是最高首长的会议召开一周后方案被提交。

  经过三天的讨论,形成了具体的指示方针。随后,3月25日全国下发最高领导层《关于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的决定》,正式开始1983年严打,此次严打将持续三年。

  “要全体动员,首长动手,层层负责,广泛发动群众,统一组织行动,一网一网地撒,一个战役一个战役地打,务必做到有威力,有震动……”

  “在三年内组织三个战役,依法将刑事犯罪分子逮捕一大批,判刑一大批,劳教一大批,注销城市户口一大批,并且杀掉一批有严重罪行、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犯罪分子……”

  看着正式下发的文件,梁三平不由得阵阵牙酸。他能够想像得到,那些曾经横行一时无所顾忌的什么“菜刀帮”、“斧头帮”就此要覆灭了。

  那些曾经派出所的常客、只是被教育一番就放出去的,要倒霉了。而且是倒血霉。不过,梁三平也深深的舒了口气。这次严打比历史上来的要早了几个月。

  来早了也好,梁三平没有忘记曾经发生在疆区的那次极为恶劣的案件。那次案件的主谋和其他从犯,都是在六月份犯下的血案。

  这次,他们没有这个机会了。席卷全国的风暴袭来,他们的结局只有两处:大西北的监狱,和刑场上的靶子。对于那帮人,梁三平觉得死了是应该的。他们犯下的罪行,枪毙一百遍都无所谓。

  “喂!我是梁三平,通知公司各领导下午两点来总部参加会议学习!”梁三平没有想的太多,直接电话通知下去。随即召开了全公司的会议,既然文件已经下发了。

  那么现在要做的就是组织人手学习,首先要把文件精神传达下来。接下来就是要告诫他们,必须要把公司的人都约束住。这个时候,万万不能出现什么问题。

  否则的话,得到的只会是重判而且根本就没有挽回的余地。梁三平深深的吸了口气,这样也好。好歹这两年内,某些人会比较收敛点儿。

  至少,社会治安会好一些。这也算是给那些人一个警告吧。

  下午两点,夏振东、彭老三、刘二愣子……等人都来到了公司总部。现场的大家伙儿都没有了往日谈笑风生的情形,所有人都沉着脸一言不发。

  “正式文件已经下发了,大伙儿都看看吧……”梁三平将文件递交到了下面坐着的夏振东手里,他拿过看了一下随即转给了彭老三等人。

  看着文件,彭老三不由得脸色煞白。梁三平的话,算是应验了。彭老三这时候才很庆幸,好在自己听了三平哥的话。否则的话……

  想到自己可能会被送到大西北去,彭老三就不由得浑身一阵发冷。

  “最近这段时间,大家要把最高领导层的思想传达下去。”梁三平无比肃然的看着所有人,道:“这个时候,万万不敢出什么问题。告诉那些小年轻们,有脾气得忍住。”

  “平时什么打牌、喝酒也都暂停一下,这个风口浪尖上。谁犯事儿那是找死,千万记住:熬过去了,就是胜利!”

  “大家伙自己平时也注意一些,不要乱往外跑了。公司的事情,尽量的晚上前处理好,街上的歌舞厅都要不去了。饭店少光顾,处朋友、处对象也要注意……”

  梁三平心里苦笑,总之小心没大错。这个时候万万不敢出事儿,他可没忘记曾经严打出现过人家处对象,那女的不好意思说。结果男方被当成“调戏妇女”直接判了五年。

  “总之,一切以安全为上!”梁三平看了看彭老三和刘二愣子,这俩小子他最不放心了:“平时要特别注意,至少过完这段时间再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