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超级农业霸主

第二百六十四章 水榭聚,坐论理

超级农业霸主 贪狼独坐 4688 2019-09-07 16:07

  【本书首发网站http://www.yunlaige.com,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云来阁】

  豹子和阿虎都来了,他们带着身手最好的一批老兵。直到陈乾见到了这些人后,脸上才有那么一丝丝的动容。整整三十余人。

  陈乾相信,树林里肯定还有其他人。而他的下属们是肯定找不到那些人的,如果能够找到也不至于连对方来了这么多人竟然都没有察觉。他们认为仅仅是来了七八人而已。

  看着这些人手上的各式武器,陈乾脸色不变但心里却掀起了滔天巨浪。毫无疑问的,如果他们要在这里动手的话,那么整个庄园被摧毁也不过是瞬息之间。

  “老先生,实在对不住!我们的这位小兄弟,对于我们来说太重要了。”阿虎咧嘴一笑,道:“所以这来的人有点儿多,放心!没啥事儿的……”

  陈乾笑着点了点头,不过那笑容有些僵硬。的确,梁三平不出事儿就没事儿。要是他出事儿了,那么说不得这些汉子们就得将此地夷平了去。

  “来者是客,大家既然来了那就是老朽的客人。便在寒舍随意用些饭菜,一会儿我与三平商议完毕,诸位便可以带他回去了……”

  阿虎他们笑嘻嘻的答应下来。现在他们也算是看出来了,这位老人完全就没有要跟梁三平搏杀的心思。双方合则两利分则两害。

  但他们并没有和梁三平及陈乾一起在水榭里吃饭,而是到了前厅去。那里自然有人招待他们,档次也不会低。现在,这座小院里的人们不敢轻易得罪这些厮杀汉。

  没人知道,院子外面潜伏着多少人。也没有人知道,那些人带着什么玩意儿过来。因为现在这里的这些个厮杀汉们,就有人手上拿着榴弹发射器。

  嗅着他们身上那股浓厚的铁锈和血腥的味道。跟着陈乾多年的老管家知道。如果他们打算直接把这里整个砸掉的话,那么这里不会有一个活人。

  陈乾小心翼翼,这位老管家何尝不是恭敬非常?!没有人希望在这个时候出事儿,也没有人希望死在这里。既然都已经要谈到合作了,那为何还要引发冲突?!

  “真是些不错的小伙子啊……比现在夷洲的那些个草莓兵强多了!”陈乾看着阿虎他们远去的背影,轻轻的叹了口气:“三平啊!从前我虽然知道内地的战士们战斗力很强。”

  “但直到今天我亲眼所见。才无比确定他们确实很强。甚至在某些方面上来说,他们比之美军更强。”陈乾的话,让梁三平笑了。

  陆上最强部队,这不是说出来的。是历次的血与火拼杀出来的。是军中一代代的先辈们,用着血和火,用着汗和命换来的。

  当年抗美援朝,那些昂首挺胸的先辈们跨越了那条大江。纵横厮杀在朝鲜,他们的鲜血和牺牲换来的是那十余国的联军俘虏,在俘虏营里面召开那一场别开生面的运动会。

  这个运动护不敢说后无来者。但绝对是前无古人。直接抓了十数个国家的战俘,来召开一场战俘的国际运动会,这在历史上是没有过的。

  曾经,我们说的不得跨国三八线被人当作笑话和耳旁风。可这场战争之后,我们再次说出不得踏过17度线,便被他们奉为圣旨。无他,实力尔。

  “夷洲的那些草莓兵啊……”梁三平苦笑,关于那些草莓兵的故事他不是没有听过。气温超过三十多度。他们就不出操了。甚至整个部队看不到太多的阳刚气。

  反而是夷洲的某些社团,比这些“草莓兵”更有阳刚气一些。这说起很搞笑。便如日本的社团竟然比之日本的自卫队和警务部门更有效率一样。是一个成为了事实的笑话。

  而在这个时候,那些菜肴也如流水一般都被端进了水榭。陈乾请客,招待的自然是上好的粤菜菜肴。先上来的是卤水拼盘,这是潮州菜系。

  卤味拼盘一般会作为潮州菜宴席的首道菜,俗话说“先入为主”,它是食客评判酒家潮州菜水平的重要标准;水平高的潮州菜酒楼。卤味拼盘一定做得好。

  鹅掌、鹅翼、鹅肉、鹅肝、五花腩……等卤味组成,而其卤汁则是采用了大量的药材、香料,辅以上汤。药料先入铁锅炒香,随后砂锅炖煮成卤汁。

  气候将鹅掌、鹅翼、鹅肉、鹅肝、五花腩……等上好原料,放入卤制。这道看起来极为简单的菜色。却很是考验厨师的功底。好的潮州菜酒楼必然有好多卤水拼盘。

  “来来来……三平,尝尝这潮州卤水!”却见陈乾笑着对梁三平道:“这道菜现在能做的好的厨师不多了,香江厨师受到太多西式菜的影响。这卤水,已经少有那么地道的了。”

  梁三平笑着在陈乾的邀请之下,夹起一块鹅掌来放进嘴里。确实,这碟潮州卤水的味道很是浓厚。其肉质软糯爽口,沾上蒜蓉白醋别有一番风味。

  没一会儿,却见才一项项无比精致才菜肴被送到了水榭之内。一品鲍鱼、御品官燕、深井烧鹅,清蒸东星斑、龙皇夜宴……却见一排流水上来,哪一样菜肴都是极品。

  譬如龙皇夜宴,这道菜乃是精选3斤的大龙虾。配以鲜百合、芦笋等炒成虾球,龙虾爪椒盐,装盘时,仍按龙虾原样摆放,虾球摆中间,爪脚放两边,龙虾头尾保留,势同龙腾四海状。

  而东星斑,则是取自沙群岛附近最佳、最稀有,肉多鲜嫩雪白,为鱼中上品的上好东星斑。以清蒸的手法,用时十五分钟中火清蒸之。再辅以佐料上桌。

  “您太客气了……”看着这些菜色,梁三平知道这位老人至少很重视这次的会面。很简单,这地方的安排就能够看出端倪。这些菜肴,更无一不是精品。

  仅仅是上来的这些菜肴,其价值已经让梁三平乍舌了。后世的梁三平不是没有见过老板们招待客人,但如此奢侈的却是没有见过的。一次的宴席上,能出现一两道这样的菜已是不错。

  当这样的菜色摆满桌子的时候,任何人都会因此而心中泛起一丝涟漪。毕竟能够被人重视,才能够让他费尽心思的给你去准备这些菜肴。

  这些菜色,不是你说要就能够当场给你找到的。三斤的龙虾或许出钱便可以找到,但上好的东星斑,却得提前让人去准备。深井烧鹅亦然。

  陈乾微微一笑,却没有多说什么。他确实不用说什么,作为纵横香江的大佬他招待人自然不会小气。当然,如此精心的准备去招待一个人却也是极为罕见的。

  这些菜色,几乎都是他亲自吩咐管家去准备的。连跟随他多年的管家都很诧异,自己的老爷竟然会插手菜肴准备这样的小事,从前他都从来不管只是吩咐要准备的好些即可。

  唯独这次,他亲自过问了。甚至还改了几份菜色,其奢华让管家都感到很惊讶。但仔细想想,却也可以理解。陈乾毕竟是国府的人,想要联系上帝都方面这无疑极为困难也很是敏感。算到底,他现在都是夷洲的人。如果轻举妄动,引发的动荡太大了。

  陈乾毕竟不是普通人,他的消息渠道已经告知他:内地方面会收回香江的决定,是毋庸置疑的。而那些英国人,已经开始扛不住做出让步了。

  简而言之,香江迟早都要被内地收回去。那么,那些在香江地面上找口饭吃的陈家的人,又该何去何从?!回到夷洲么?!这显然不可能。

  陈家数十年的经营和根基都在香江,离开了香江让他们回到陌生的夷洲这几乎意味着要切断他们的根基。但若是不回去,内地接手了香江难道就能容忍和夷洲有勾搭的陈家逍遥?!

  于是,如何与内地沟通并取得共识这就成为了陈乾思考的重中之重。陈乾自己没有多少年好活了,可陈乾的子嗣们还得在香江生活下去。

  这时候,梁三平闯入了他的视线中。从调查梁三平的过程中,陈乾的态度从解决问题转变成了要与梁三平合作。很简单,因为他看到了梁三平身上的无数可能性。

  和梁三平的身份。梁三平现在的身份,不过是商人而已,顶多是有个公职的商人。这样的身份并不敏感,也让双方的接触有了一丝的回旋余地。

  “我们的合作,可以是多方面的。具体的,三天后我会派专人到羊城和你谈。”陈乾将一块东星斑夹到了梁三平的碗里,笑着道:“多了不敢说,三五千万对我陈家来说不是问题。”

  梁三平苦笑,这算是赶驴上架了。而且这件事情,确实双方合则两利分则两害。诚然,梁三平并不惧怕陈家。哪怕是陈乾回来了,梁三平不踏足香江谁也拿他没辙。

  但如果可以藉由香江,进入东南的包括欧美市场。那么梁三平又怎么会拒绝呢?!且,陈乾在香江经营多年,即使在东南亚地区他也有着自己极大的影响力。(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