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超级农业霸主

第二百七十章 路崎岖,慢语商

超级农业霸主 贪狼独坐 4696 2019-09-07 16:07

  【本书首发网站http://www.yunlaige.com,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云来阁】

  陈启荣苦笑的在汽车上颠簸着,感叹这琼岛现在还真是够落后的。一路从江口走来,除去江口还有些样子之外,整个内地几乎都是这样。

  江口还好些,从羊城过来一路上看到的人大部分都穿着土蓝色的工作装。甚至不少人身上还带着一堆堆的补丁,脸有菜色。可见国内确实生活情况不怎么样。

  大马路上别说汽车了,摩托车都见不到几辆。哪怕是发展的相对较好的江口,也只是见到了部分小轿车、摩托车。更多的还是那种老式自行车,连女士自行车都见不到几辆。

  这一切在陈启荣看来,实在是很无趣。他有些想不明白,这样的地方值得合作么?!来到琼岛,一路走着那荒僻的公路陈启荣苦笑。

  这样的道路那发展情况可想而知,这里的情况甚至连羊城都不如。这让陈启荣直接就感到了失望,在这样的环境之下还能够怎样和琼岛展开合作?!

  陈启荣毕竟是跟陈乾他们在夷洲长大的,夷洲的风情和琼岛颇为类似。甚至夷洲通行的闽南语跟琼岛的方言都属同一个语系,是以琼岛的风光在他看来并没有那么的特别。

  而且,现在的夷洲发展的也比较好。无论是农业还是工业,亦或是金融业。都比之内地强出了不止一筹。所以内地的一切,在陈启荣看来是那么的落后。

  “阿伯,你说阿公叫我们来琼岛这边跟那个梁三平谈生意。可现在这里的情况,我们能跟他们有什么合作啊……”陈启荣对着身边的阿伯陈松伶抱怨道:“这里就算是有些优势,顶多也是跟我们夷洲差不多了。我没有看出我们跟他们之间有什么好合作的。”

  陈松伶闻言微微一笑,尽管车子颠簸但陈松伶的脸上一直都带着这种温润的微笑。而且这种笑脸是从陈启荣认识他到现在,都没有任何一丝变化的。

  “阿荣啊。你还年轻。你看到的只是简单的商业,但商业背后的很多东西你是看不到的。而那些你所看不到的东西,很多时候恰好是最为重要、最为艰涩的东西。”

  陈松伶不是陈启荣这等小年轻,他跟着陈乾的时间更长、见识到的东西更多。甚至陈家的很多生意,都是他操办下来才交给陈启荣他们去经营的。

  陈启荣也极为佩服这位叔伯,无数他看来根本不可能的谈判。可到了这位阿伯手里。全都举重若轻。那些看起来似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位阿伯总是能办到。

  “阿荣,你需要知道。在任何国家和地区,若想要做生意,做大生意那么不可不学的一门学问不是什么狗屁mba,更不是什么管理学、经营学。而是――政治经济学!”

  政治经济学,英文写作:political econy。广义地说,是研究一个社会生产、资本、流通、交换、分配和消费等经济活动、经济关系和经济规律的学科。

  而历史上第一个使用“政治经济学”这个词语的人是法国的蒙克来田,他于1615年出版了《献给国王和王后的政治经济学》一书。

  苏格兰哲学家和经济学家《国富论》的作者亚当斯密则是认为这是研究“国民财富的产生和分配”的科学。不过目前国际普遍用宏观经济学这个词来代替。

  却见陈松伶用着那口糯糯的闽南语对着陈启荣轻声道:“想要做大生意,成为所谓的企业家对政治的了解是势在必行的。”

  “因为在这里所有的生意和行业其实仔细看来都在国家的政策影响下起起落落。若你对政治的敏感性不够,无论你做什么生意最终只会亏的一塌糊涂。”

  陈启荣闻言楞了一下,似乎有些不服气的要反驳。但却又闷下来没有说话了。陈松伶见状,微微一笑:“你是不是觉得不服气?!是不是觉得我说的太过极端偏激了?!”

  陈启荣没有说话,但他的表情就是如此。陈松伶却也不可置否。陈启荣毕竟还年轻,而且接触到的层面和情况都不一样,所以看待问题的眼光也不一样。

  科班出身的陈启荣更多的是学到了管理上的处理。学到了一些经营之道。但在这些之外核心的东西,科班是不可能教授的。即使教授。也只是轻抚皮毛无关核心。

  “比如这次利佳成先生他们投资在江口至羊城的高速公路,你觉得如果内地在政治上没有支持,可能成行么?!”陈松伶微微一笑,对着陈启荣问道。

  后者闻言为之一滞,这他倒是没有话说。确实,如果内地在这方面没有放行的话那么这份投资根本没法做出来。事后陈启荣也计算了一下这份投资的收益。无疑这是很可观的。

  “我所说的‘政治经济学’,不是你所在课本上学到的那些政治经济学。我所说的政治经济学,是在现实中政治活动、波动对企业的商业行为的影响。”

  却见陈松伶顿了顿,对着陈启荣道:“先总统时期,戒严令严格执行的话。你觉得我们还有做生意的机会?!你觉得。我们还能有从商的机会?!”

  陈启荣听了这话,不吱声了。要是还在先总统戒严令时期,别说发展了。就凭着他们私自来大陆,那都是作死。直接会被军统那边的人拉去问话,说不准得家破人亡。

  “如果没有京国总统的十大建设,你觉得我们陈家能够发展的起来?!”却见陈松伶再次微笑的对着陈启荣道:“外人不知道,你难道不知道咱们家在南北高速公路、中正国际机场、铁路电气化……等等这些项目中,拿下了多少份额么?!”

  陈启荣闻言更无语了。的确,这些项目陈家分润的虽然不多却也不少。方方面面的收益都让陈家挣了一笔,这才是陈乾在夷洲的启始。而也正是因为陈乾在这些事情上对总统的支持,让陈家在夷洲的地位得以逐步提升起来。甚至一度得到总统的拜会。

  夷洲十大建设,是指在1973年10月,全球发生第一次石油危机期间内。由于油价上涨、物资短缺,导致各国通货膨胀的情况之下。

  夷洲时任总统京国,为了提升跟深化总体经济发展提出开始推行10项大型基础建设计划。建设自1974年起,至1979年底次第完成,投资总额新夷洲币2094亿元。

  在十大建设中,有六项是交通运输建设,三项是重工业建设,一项为能源项目建设。而在这些项目规划中,包括了高速公路、铁路电气化、铁路建设。

  两处港口的兴建,一处国际机场的兴建。一座大造船厂,一座钢铁厂。一家石化公司、炼油厂,和一座核能发电厂。毫无疑问的,这位总统为夷洲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而根据公布资料,南北高速公路1971年开工四年之后,1974年夷洲的经济成长率16%[5],工业成长率 -5%,通货膨胀率 5%。到了1976年经济成长率86%,工业成长率4%,通货膨胀率48%。

  十大建设实行在当时国民经济所得尚低的夷洲,以及同时期的第一次石油危机以及联合国2758号决议等外交困境,实行建设与经费均冒着很大的风险与考量,当时遭到舆论界极大的批评。但最终的结果却证明,这位总统的做法是正确的。

  在执行十大建设之后,夷洲随即开始了农业方面的扶助与建设。1972年9月27日,夷洲方面宣布“加速农村建设重要措施”。自1979年至1982年,又执行“提高农民所得加强农村建设方案”。

  根据夷洲行政院主计处调查报告,自执行后夷洲地区平均每户农家所得自1979年157,797元,提高为219,696元,增加率达2%,极具成效。

  “虽然我认为总统先生在政治上显得极为幼稚,但却不得不承认他在经济上很有一手。”却见陈松伶笑着道:“他所实行的这些政策,明显的带有很深的苏联色彩。但我们却不得不承认它们极为有效,而且非常适合执行。”

  陈启荣此时很无语,的确自现任总统执政后。整个夷洲的经济才开始了全面的、高速的发展。甚至有时候他都觉得这实在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当时还是行政院长的京国总统宣布“十大建设”时,时任财政部部长李国鼎竟一无所知。事后李以“好大喜功”、“浮夸”形容这种蒋式公共建设。

  但即使是他腹议、反对,但还是不得不承认十大建设“歪打正着”。直接将整个夷洲的经济完全拉起,奠定了随后夷洲的大踏步发展。

  是歪打正着么?!陈启荣苦笑,作为一个特殊的案例陈启荣也曾经研究过这个方面的问题。如果你说这是歪打正着,那随后的十二项建设呢?!

  是的,十二项建设未如十大建设那般取得了全面的成功。但尽管有瑕疵,却无法掩饰它的成功。至少在夷洲的经济发展层面上,这两项成就不可抹去。(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