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超级农业霸主

第四十三章 落叶归根

超级农业霸主 贪狼独坐 4234 2019-09-07 16:07

  “嗡嗡嗡……”飞机缓缓的琼州口的机场停稳,大津允心中不由得感叹。◢百度搜索雲来阁,最新最快的小说更新◣自己又回来了,和上次的忐忑心情不同。

  这次大津允的心中阳光明媚,今天早上叶建文再次拍着胸部保证这次合作一定会成功。甚至暗示了大津允,琼州口他也有一定的关系。

  有了这位“少爷”的保证,大津允信心满满。他也打听过,叶建文的确是某位中方领导人的亲戚,也是凭着这个身份这个叶建文才能够混进这次考察队伍里镀金。

  而在队伍里,看起来最不好打交道的是一个叫做廖斌的技术官员。这位廖斌看起来很斯文,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穿着一身短袖的的确良白色衬衣。

  身材高高瘦瘦的,但从他的举手投足和说话语气大津允就能够看出。这是一位精明无比的技术型官员,想要糊弄住他可不容易。

  而看叶建文似乎也有些忌惮于他,所以大津允现在也有些头疼自己应该如何说服这位廖斌同意自己到时候提出的方案。

  “大津先生,欢迎您再次来到琼岛考察。我代表琼州口地委和所有人民,欢迎您的到来。”在机场,跃升为琼州口地委书记的葛泰笑眯眯的对着大津允道。

  “我们也欢迎帝都考察组到我们琼岛来进行考察,希望这次的考察取得圆满的成功!”一番话,大家都很给面子的鼓起了掌。

  毕竟这是琼州口,大家说到底还得给葛泰些许面子。再说了,人家说的也是好话。甭管心里怎么想,至少面子上的事情是要做到的。

  接下来就是大家例行公事的寒暄、介绍和自我介绍,然后琼州口少数的几部嘎斯车边载着他们前往了琼州口招待所。

  略作休息,便是招待的宴会。这年头,上面有人下来检查这些流程是必不可少的。即使到了后世也是一般,考察组下来怎么样你都得露面招待不是?!

  葛泰并非迂腐的人,这些面子上的事情他还是可以做到的。一番酒宴,主宾欢娱。葛泰没有逼酒而众人也没有买醉的打算。

  场面上的事情,大家磨了一天。第二天才开始启程前往宝亭,而在那里第一批采收的青瓜和茄子已经被运往了鹿城。

  鹿城是琼岛很老的一个港口了,早在古代崖州时代便已经存在了。当时被称之为临川港,南宋以前是临川镇的主要驻地,并开始形成港。

  清光绪年间有盐商来此经营盐田,后逐渐兴旺。

  1942年,日本侵略者为了掠夺琼岛资源,加强海上军事势力,在鹿城港建成了二个500吨级的泊位。

  1945年日军投降后,港口由当时的国府接管,但由于一系列的原因导致原有的码头及设备基本被废置。

  1950年琼岛解放后,码头由人民政府接管,并于当年恢复生产。

  随着生产的发展,鹿城港于1966年进行第一次扩建,新建1500吨级泊位一个,并开发了鹿城港第一条航道。而在此之前原航道乃是为天然航道。

  至1975年鹿城港再次扩建,新建二个5000吨级泊位和二个3000吨级泊位。

  所以,至少在目前的国内来说鹿城港是一个极为优良的大吨位港口。梁三平现在就站在这港口前,感慨的看着这处忙忙碌碌的港口。

  职工们和码头工人们正在忙忙碌碌的把一箱箱的新鲜蔬菜送往停泊在港口的那艘冷藏船,而这仅仅不过是百吨级的冷藏船已经叫在场的的码头职工们极为艳羡了。

  而百吨级的冷藏船,对于那位香江船皇来说甚至九牛一毛都算不上。可就是这样,已经交所有人都艳羡无比了。

  梁三平因为是刘老教授介绍来的,还获准了上船参观。对于一辈子作农的梁三平来说,这还真是头一遭。

  冷藏船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将大量的蔬菜冰鲜起来,而这艘百吨级的冷藏船可以一次性的冷藏高达一百吨的蔬菜等货物。

  当然,他们是不可能仅仅冰鲜这次梁三平那十多吨的蔬菜的。这艘船现在还携带了大量的海鲜,和一部分送往日本的冰鲜货物。

  “我们回程的时候,还会从日本带回来一些冰鲜海鲜。”船长姜立笑着对梁三平介绍道:“日本也靠海,靠海吃海。他们也有一些特色的海鲜,这些海鲜运到了香江,也是能卖大价钱的。”

  梁三平闻言不由得点了点头,船皇不愧是船皇。每一趟的航程,人家都会规划好。确保自己的利润。

  这次虽然是帮忙,按照姜立的说法即使是不收梁三平他们的运输费这次航程也是有赚没赔的。但梁三平想的是长期合作,将来少不得还得跟这位船皇合作呢!

  这次不过是十多吨、十多吨的运输罢了,只要这次项目运作成功。那么接下来毫无疑问的缺乏外汇的国家将会扩大产能。

  而到了明年,或许这里的运输量将会达到几百吨甚至几千吨。蔬菜的产量,在保证了肥料和种子的情况之下,没有遭遇天灾那么是极为惊人的。

  现在梁三平他们所种植的蔬菜,就预计达到亩产万斤以上。即使扩大后肥料有些跟不上,至少也能够有七千斤。

  而国家的拓展,决计不会是梁三平这样五十亩、六七十亩的小打小闹。蔬菜产业,到时候肯定是以几百亩为基准进行扩张。

  “姜先生,今年我们不过是第一次运营项目罢了。而到了明年,我们的产量无疑会更多。”却见梁三平笑着对姜立道:“到时候,你估计的跑好几趟呢……”

  “哈哈哈……我巴不得多跑几趟呢……”却见姜立笑着道:“其实啊~我也是琼州人……”

  “你是琼州人?!”这倒是叫梁三平很惊讶,却见姜立笑着道:“是啊!我父亲当年是国府的,后来跑到了香江安家。”

  “他一辈子都想回琼岛来看看,可惜到死都没有这个机会……”姜立说着眼眶有些泛红,对着梁三平道:“梁先生,这次航行机会是我争取来的。”

  “我来到琼岛的目的之一,就是希望您能帮帮忙。父亲想要落叶归根,我们做子女的只能是尽量的满足他的这个愿望。”说着,姜立顿了顿道。

  “我知道现在你们这里的各方面条件还是要求的很严格,更别说我父亲还是国府的人了……”

  “但我还是希望能够满足我父亲的这个愿望,至少能把他葬在家乡的土地上。只要能够做到,无论您提出任何的条件我都答应!”

  梁三平沉默了,说实话现在这类问题还是比较敏感的。甚至比走什么路线还要敏感,梁三平不敢轻易的答应这件事情。

  甚至他都不知道找谁来说这件事情。

  “能问一句,您父亲是哪里人么?!”梁三平沉默了一会儿,对着姜立问道。而姜立看到梁三平没有正面的回答自己,不由得脸色有些黯然。

  “我的籍贯是琼岛宝亭,父亲当时很小就去琼州口做事了。后来跟着跑船,机缘巧合进入了国府的军队……”

  “什么?!宝亭?!”梁三平闻言不由得一愣,随即他的脑子便转开了。如果是宝亭的话,梁三平马上想到的就是葛泰。

  他即将调任为琼州地区地委书记,如果是他调任过来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倒是可以考虑。

  “这样吧!姜先生,我现在无法确认这件事情我可以做到。但我可以和一位能做主的人提议一下,下次您从日本回来。我想办法带您去见见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