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超级农业霸主

第七章 前倨后恭大不同

超级农业霸主 贪狼独坐 5130 2019-09-07 16:07

  “现在研究项目的副主任夏振东已经带着人过你那里了,刘老他们要求要把那个梁三平带过来。『万本收费小说免费看www.yunlaige.com』老同学啊……这试验,首先是关系到了你们江海农场明年的橡胶产量问题,更是对你将来的发展……”

  邢承安不由得一凝,他知道自己的这位老同学从来都不放空话。他这么一说,顿时让邢承安心头微颤。

  不过,那个被自己打掉了“聘请工”名额的梁三平登上刘老这种拿着国家级津贴的老科学家的报告中,已经让他震惊至极了。这点事儿反而没法震撼到他。

  梁三平,哪怕仅仅是出现在报告里的一句话。也足以到总局的领导注意到这个人了,如果连出现在刘老报告里的人才,都没法成为“江海农场”的一个聘请工。

  那叫总局的领导们如何看自己?!你江海农场够可以的啊,国家级科学家都写进报告里的人才,在你们江海农场连个聘请工都没法当了?!

  “老同学,这件事情我会亲自去处理好的……”邢承安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道:“还得谢谢你啊……”

  “哈哈哈……我们同学之间就不说什么谢谢了,我这只是给你提个醒。”却听的电话那头的人道:“都是老同学嘛……”

  二人在电话里说笑了一阵,随后邢承安才客气的将电话挂了。放下了电话,场长的气势再次回到了他的身上。

  却见他急急匆匆的从办公室走出来,向着场办走去。徐天材去了半天没有消息,邢承安也着急了。

  想到刚才的那个电话,他心里七上八下的。刘老的报告,可不是只有总局看啊!像刘老这类老专家的报告,肯定是会递往部里的。

  甚至可能会直达天听,一个处理不好……邢承安额头上的汗再次冒了出来。

  他顾不得去擦,只是阴沉着脸向着人事科走去。一路上遇到的场里的干部,看到场长大人脸色阴沉,皆吓的不敢吭气。

  几个壮着胆子给邢承安打了招呼,邢承安也仅仅是点个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甚至连一个微笑都没有。

  “三平!三平!还好你没走啊……”此时,王大昌带着徐天材和刘干事呼哧呼哧的跑出来,总算是看到了在等车的梁三平。

  见到三人呼哧呼哧的跑来,梁三平先是一愣随即笑着道:“大昌哥,什么事?!难道刘干事觉得我太过碍眼,要让保卫科把我抓起来才算完事儿?!”

  梁三平的话一出口,刘干事的脸顿时变成了猪肝色。

  这件事情几乎是他一手促成的,尽管是有场里的命令但到底是他刘干事亲自去做的。包括了打电话前往十一队让王大昌不得准许梁三平进入聘请工行列。

  说实话,这实际上确实有点儿越权了。虽然没有明面上的规定,但这实际上已经是场里的一种默契。

  聘请工用于安置场里职工亲戚的一种方式,一直以来皆是如此。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么梁三平将会被安置在聘请工的行列里。只要表现的不算太差,那么一年后班长进行推荐、他哥哥将户口调到了江海农场。

  那么梁三平将会彻底的成为江海农场的试用工,在下一年则是直接成为江海农场的正式职工。

  “三平同志是吧?!呵呵呵……误会啊!这是个误会,刘干事听错了。”一身都是汗的徐天材笑呵呵的对着梁三平道。

  “其实,你不是聘请工。场里是决定你让你担当……”

  “当生产科的干事!”这时候,场长邢承安终于是赶到了。却见他呼哧呼哧的对着梁三平道:“场里决定,由你来担任场里生产科的干事。”

  这下,刘干事、徐天材甚至王大昌都惊讶了!要知道,场里的干事可不是那么好当的。即使是王大昌,现在平调去场部也顶多就是个干事。

  或许待遇可以调整到副科级,但职务只能是干事而已。哪怕是资深的正科级的队长,初到场部,也仅仅是个正科待遇的干事罢了。

  “生产科干事?!”梁三平挑了挑眉毛,这倒是他让很是惊讶。他已经猜到了,自己之所以连聘请工都没得做,绝对是那个两院的苟主任搞鬼。

  但即使如此,他却也无可奈何。他不可能找到刘老等人出面,来解决一个聘请工名额吧?!他这次去县里,也仅仅是考虑干脆入职到热作所去做聘请工算了。

  好歹夏振东在热作所呢,无论如何他总是不会亏待自己的。最差,不过是梁三平回桂省去。即便是回到了桂省,他也不会让自己亏着。

  农场的这份工作,在他看来实际上没有什么所谓。有了好,没有了发展也不会减小。凭着自己一身的技术,自己对未来的走势和人生经验,梁三平不信自己会混不到一口饭吃。

  但,作为场长的邢承安忽然开出生产科干事的职务来给梁三平,这真叫他惊讶了。梁三平很清楚,这时候的一个生产科干事意味着什么。

  即使是队长是一个掌管全队近百号人、数十个家庭的职务。也不过相当于一个干事罢了,不少干事可以到下面去暂代队长职务。

  虽然看起来队长的实职比之干事高了半级,但实际上场部的干事自然不可能跟队长一样仅仅是管着队里职工的队长一样。

  身在“朝”中,自然是更方便的接触领导。他们的嘴歪上一句,或许在某项调查之后一位队长就得被调职。

  从这点上来看,王大昌带着梁三平到场里实际上冒着很大的风险了。但他义无反顾的来了,这叫梁三平很是感激。哪怕最后他并未帮梁三平争取到名额。

  “您是……”事实上,梁三平已经认出这就是现任的场长邢承安。但他还是得假模假样的问上这一句,毕竟这才符合他的身份。

  “我是江海农场现任的场长,邢承安!”邢场长大手一挥,道:“我可以对自己的话完全负责,你可以担任我们场里的生产科干事!”

  事实上,这句话说出来邢承安也很是苦涩。一个生产科干事的名额啊,如此轻易的就让出去了。他心里也不愿意。

  无奈的是,开始的时候他判断错误了。现在他要做的就是补救。用个正式工还是干事的名额,封住梁三平的嘴。

  想到此,邢承安在心里就暗骂那该死的苟主任。你跟梁三平过不去,何必把我牵扯进来?!搞的现在自己里外不是人。

  如果早知道梁三平和刘老他们这些人接触过,邢承安打死也不会因为苟主任的一个电话就让徐天材把梁三平的名额抹去。

  但那会儿,邢承安考虑的是自己不可能因为一个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连聘请工都不是的梁三平跑去得罪两院的一个主任吧?!

  但如果早知道梁三平会出现在刘老的报告里,邢承安打死也不愿意去得罪这样的一个人。如果哪天总局,或者是刘老心血来潮问起梁三平。

  却知道这个在报告里出现过的人物,竟然被自己连个聘请工的名额都不给直接打发回家了。这叫个什么事儿啊?!

  “生产科干事倒是挺好的,但我觉得我现在的资历不够啊。还是下基层学习一下……”梁三平看着邢承安的神态不似做伪,便笑着道。

  “这简单,你在生产科做一个干事。然后兼十一队副队长,专管生产!”邢承安想都没想,直接说道。

  这样的情况倒不是没有,但就目前来说还是极少数的。甚至江海农场都没有出现过。考虑到这梁三平曾经在刘老的报告里出现过,邢承安觉得给他这个职务也没什么。

  江海农场场委书记潘宏相信也会支持自己的这个决定,邢承安很清楚。自己能够得到消息,相信潘宏也能得到。

  “您既然都这么说了,我就却之不恭了……”梁三平笑了笑。

  邢承安闻言,哈哈一笑带着梁三平和王大昌便回到办公区把手续办了。有着邢承安带领,自然是没有人为难。

  特事特办,没三两下梁三平的职务便办下来了。当然,正式任命还得他的户口迁过来才成。但基本上来说,这件事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了。

  江海农场只需向桂省梁三平所在的老家大队发封信函,户口就能够迁过来。而此时的梁三平有些不明白,邢承安何以对自己如此的优待。

  但很快,他就明白了。不过是一个多小时后,夏振东坐着一部绿色的吉普车风尘仆仆的赶到了江海农场的场部,跳下车第一句话就对着梁三平喊道。

  “三平啊!你小子这回要出名了,刘老他们递给总局的报告里你小子的名字可是赫然在列啊……”

  梁三平顿时恍然,何以邢承安等人对自己这么好。原来是刘老等人的威慑啊!

  “呵呵呵……那是刘老他们抬举我了,说到底我可是什么都没有做啊~”梁三平一摊手,道:“这真叫我受宠若惊了……”

  “你呀!就别谦虚了,这次我来就是刘老让我来接你去热作所帮忙一起看看这次的试验。”却见夏振东笑着道:“目前咱们国内的热作物专家,可都到热作所了。大家都对你的这份方案很感兴趣,都想要见见你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