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超级农业霸主

第二百零四章 找谭煜去

超级农业霸主 贪狼独坐 4658 2019-09-07 16:07

  如果是梁三平自己拿钱给尚永年他们,那尚永年他们肯定是不肯收的。这算什么啊?!吃饭了还收钱,那人家怎么看?!或许,尚永年他们还会认为梁三平看不起自己。

  这样一闹,梁三平哪怕是好心也得办成坏事儿。交由葛泰来办,就不一样了。葛泰可以找到李佳豫,把梁三平的心意说一遍。

  相信李佳豫也会支持,在李佳豫的支持之下尚永年他们自然也会理解。同时感激梁三平的仗义。确实,这顿下来他们的开销可不少。

  就算二十四队是白纱茶场最好的连队,这钱也是咬着牙拿出来的。到时候这窟窿还不知道怎么补上呢,只能是指望梁三平给他们带来好项目这才好向场里报账。

  怀着忐忑与决绝,尚永年和指导员符智心一横陪着梁三平吃喝到尽。而梁三平则是早已经把钱交给了葛泰,自然是心无负担的吃的爽快。

  一顿饭吃到了半夜,大家尽兴而归。梁三平没有要求回白纱去,反而是在二十四队的办公室里打个地铺挂上床蚊帐,就睡去了。

  “明天还要考察呢,我这跑回去白纱做什么?!”梁三平笑呵呵的跟李佳豫道:“早上起来,马上就得开始考察。到时候我顺带跑跑茶场的其他连队看看情况。”

  梁三平坚持,李佳豫自然不好说什么。但心里对梁三平的评价更上一层。然而,让他最欣赏梁三平的事情,是随后葛泰找到自己把梁三平交给他的钱当着李佳豫的面拿给了尚永年他们。看着愕然的尚永年等人,葛泰哈哈的笑开了。

  “你们都是农垦系统的,大家都知道现在谁都不容易。三平的意思是,这顿饭是你们的心意。而且都已经做好了。要是推辞了就显得不近人情了。”

  “可就这么吃下来,你们负担也重啊!就是那俩瓶三花酒,恐怕你们就得花不少钱吧?!”葛泰的话,倒是叫尚永年脸色有些发红。却见他争辩道:“我们白纱茶场这钱还是花得起的!”

  葛泰倒也没有反驳,笑着道:“有钱也得花在刀刃上,三平没有说要推脱或者看不起你们的意思。从他今晚就住在二十四队。你们就可以看出来了。”

  “活儿他照样会卖力干,能帮忙的他也绝不推辞。但这给自己人增加负担的事情,是绝对不能干的。”却见葛泰笑呵呵的道:“饭菜三平也吃了,你们的负担却不能加重。拿着吧!”

  李佳豫看着葛泰的动作,不由得心生感慨。这多好的后生啊,知道体谅人也懂人情世故。而且心善、干活儿卖力。今天李佳豫特地注意了一下梁三平的双手。

  那手上厚厚的老茧,这是常年抓锄头抓出来的。没在一线干活儿,这双手绝对不会是这样样子。这点完全可以从白纱的干部们身上看出来。

  文案出身的干部,手上绝对没有这样的老茧。只有农家出身的干部。而且现在还在干农活儿的,才能够看到有这样的老茧。

  “既然是三平的心意,你们就收下吧!”李佳豫笑呵呵的一挥手,道:“明儿的饭菜就别整那么丰盛了,随便来点儿工作餐就可以了。食堂也别搞特殊,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老书记都开口了,尚永年和符智只能是应上一声然后红着脸把钱收下来。心下也很是感激梁三平对他们的体谅,确实现在大家伙儿都穷啊!

  口袋里都没个几分钱。梁三平能这么体谅他们。而且还让葛泰和李佳豫劝他们收下钱,这让他们很是感激。这才是好人哪。难怪人本事那么大呢。

  也是从这时候开始,尚永年和符智对于梁三平算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原本他们仅仅是因为梁三平传来的名号,对梁三平有些许佩服和期盼而已。

  但现在,哪怕是梁三平根本没有帮他们做出什么成绩来。他们依然认为,梁三平是一位值得交往、值得信赖的好朋友。人和人之间的交往,很多时候些许小事就能够看出来一个人的品性如何、心境如何。

  这决定了在别人看来。你是否值得他交往。无疑,梁三平的这份做法在尚永年等人看来的确是值得称道的。至少现在谁要跟他们说梁三平的坏话,这几位绝对嗤之以鼻。

  能这么体谅人、这么尊重人,他能坏到哪里去?!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梁三平就起来了。把办公室里尚永年等人提供给自己的铺盖和蚊帐全收起来。卷好和才去了食堂。

  笑着和尚永年等人打了个招呼,端着饭盆就打下一碗稀饭就这萝卜条稀里哗啦的吃了个干净。然后跟他们合计,今儿要去哪儿考察考察。

  尚永年他们毕竟是在茶场里呆了多年的干部,茶场哪里的茶叶好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是以,在他们的指导之下双方很快的定下了路线。

  而这时候,葛泰和李佳豫也吃过早餐匆匆赶来。在他们的陪同之下,梁三平对整个白纱茶场进行了全面的考察。包括茶叶的种类、地理自然环境,交通运输方式和生产方式等。

  终于经过近一周的考察,梁三平这就要回宝亭去了。但他拍着胸部答应,回去后半个月内一定形成一个关于白纱的发展方案,然后由葛泰拿来交给李佳豫等人。

  看着脸上股票终于要回去了,尚永年等人坚持给梁三平做了顿好吃的。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多的菜色,就一点儿从农村收来的山猪肉。山猪可不是什么野生保护动物。打下来了,大家伙儿吃就是了。

  “三平,你现在可以说说。关于修路方面,你有什么好建议了吧?!”而在酒足饭饱后,李佳豫终于忍不住拉住了梁三平问起关于道路的问题。

  “说实话,这事儿风险有些大。”梁三平见李佳豫问起了,却也没有矫情。和李佳豫一起回到了办公室里自己的地铺旁,给他泡上了一杯茶道。

  “什么风险我都不怕!”李佳豫大手一挥,道:“那十年浩劫,我什么没见过?!连他们都拿我没办法,我就不信还有什么能难住我的!”

  却见李佳豫嘿嘿一笑道:“再说了,我这半截身子都入土的人了。也不指望升官发财,所以我还怕什么?!是他们怕我才对!”

  梁三平闻言不由得哑然失笑,李佳豫的话虽然粗野了些。但却句句属实。李佳豫一不求官,二不为私利。人都七老八十了,临退休的状态。

  再加上是老革命,你谁又能把他怎么样?!哪怕他真给闹上去了,估摸好言劝慰也是居多。没几个会和他硬杠上的,都知道这老头儿不好对付的紧。

  “去年的时候,我打过一个报告给国家。当时是关于咱们琼岛引进港资修路的问题。”梁三平很直接的就对着李佳豫把事情说了一遍。

  而李佳豫也不是二愣子,听完了梁三平的话后低着头沉思了一会儿问了关键的几个点:“第一、这路造好了归谁?!第二、这钱咋收?!咋分?!谁来收,谁来分?!”

  “路在咱们琼岛造的,自然是归属咱们琼岛。”梁三平斩钉截铁的道:“收费我们可以根据物价进行调整,尽量做一个合理、让大众接受的价格。”

  “收钱的话,由共同监督。而第三方进行收费,帐目我们双方都能够查看。收入分成解决,年限也可以商量着来办。十年、二十年,一旦达到年限就要拆除收费站。”

  顿了顿,梁三平道:“而平时的养护费用,我们可以从机动车的桥路费里收取。收费站则是不再设立。一方面方便大家出行,另一方面也是减少开支。”

  梁三平干脆就把自己的构想和李佳豫说了一遍,老头儿并没有马上答应梁三平什么。却翻找出纸笔来,把梁三平说的话全都记下来了。

  “三平啊!你说的这些我真一下子接受不了。你得给我时间回去消化消化。”李佳豫皱着眉头,道:“我有啥琢磨不明白的,我再电话给你。弄明白了,我就上羊城求援去!”

  梁三平点了点头表示认可,的确这个概念一下子要李佳豫这种从战争年代走出来后一直呆在琼岛白纱的人来接受是很困难。

  他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些信息和消息,而李佳豫从来就不是个盲动的人。如果他没有弄明白这件事情,他绝对不会乱来。只有他弄明白了、知道怎么回事儿了才会行动。

  “照商局的老谭那边,已经在帝都获得了初步许可。来执行这件事情。”梁三平随即跟李佳豫道:“您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到羊城找他问问。”

  “嗨!你早说啊!老谭我可太熟了,明儿我就去羊城找他去!”李佳豫听得梁三平的话,不由得一拍大腿道:“这小子水平一向比我高,肯定能给我解释清楚这是咋回事儿!”

  梁三平苦笑,好吧!我这算是给谭煜招祸了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