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超级农业霸主

第十四章 揍不死你

超级农业霸主 贪狼独坐 6657 2019-09-07 16:07

  

  “霍尔先生!牛皮,可别吹的太大!”却见梁三平冷笑着道:“当你的盎格鲁撒克逊祖先还只会烤肉啃树皮的时候,我的祖先已经开始了稳定的农耕业!”

  “我们西元前四百多年的春秋战国时期成书的《诗经》里,记载的粮食作物就有五种之多。★雲 來 阁 免 费小说www.yunlaige.net★其中黍出现的频率高达28例之多,稷次之有16例,黍稷连称也有16例,粟有10例,菽有9例,麦有11例,稻亦有6例!那时候,你的盎格鲁撒克逊祖先又在哪里?!”

  纳尔逊脸色灰败,霍尔直接说不出话来。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出现,是在西元五世纪。距离春秋战国时期差了近一千年!这还有什么好说的?!

  “从商代考古发现看,除大量的粟、黍、稷之外,还有大麦、小麦、高粱,个别地区也种植水稻。如河北邢台曹演庄、藁城台西等商代遗址都曾出土过炭化黍粒。在西元前一千多年的时候,你们的盎格鲁撒克逊祖先又在干什么?!”

  在山洞里钻木取火烤肉……除去这个,他们还能干什么?!哦~对了,他们可以在晚上的时候进行一些喜闻乐见的人类繁衍后代的活动。

  “这位先生,你说的这些都已经过去了。即使再辉煌,那也只是过去!”霍尔咬着牙,狠声道:“我们要说的是现在,至少现在你们可不掌握先进科技的农业发展模式!”

  霍尔这是和梁三平顶起来了,任何人被当众打脸都会是这个表现。尤其是这些自持甚高的盎格鲁撒克逊人。

  从来他们都不认为自己有错,所有的错都是别人的。哪怕是他们先羞辱、欺压他人,却还能恬不知耻的站在道德制高点来指责他人。

  “‘矮脚南特’早秈品种,一般亩产可达到350~400公斤。经过专门的培育和技术改良之后,可以达到亩产五百公斤以上!而他的发明人,是粤北潮阳县金玉人民公社东仓生产队洪春利和洪群英两位!和你们美国人有一毛钱关系么?!”

  “三系杂交水稻技术,和你们美国人有什么关系么?!没有!这是我们中国人自主发明的!”

  “我也知道你们正在玩黑手,想要借着我们对知识产权的不重视而试图吞掉我们的专利项目权利是么?!我告诉你们,想都不要想!”

  却见梁三平冷笑着道:“放心,我会很快向国家申请在全球范围内全面注册我国所有的知识产权权利,任何试图侵犯我们专利者都将会付出代价!”

  纳尔逊和霍尔闻言,不由得脸色大变!美国国内正在运作试图将三系杂交水稻技术注册成自己的专利,在随后中国若想要转让技术那么美国将会省下大笔的专利费用。

  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山沟沟里的一个看起来不到二十岁的小年轻却将这个秘密一语道破。

  他们不知道,从后世过来的梁三平没少听到夏振东痛心疾首的痛骂美国人的无耻。1979年,我们出于信任而将三系杂交水稻技术作为科技成果和美方进行了交流。

  当时的美方人员随即利用中国对知识产权没有概念的漏洞,在美国直接将这些技术几乎全数注册了专利!

  这导致的是,在1981年的时候中国向美国转让让11项杂交水稻核心技术时,美方却仅仅是承认1项有效!其余的所有核心技术,全数叫他们自行注册了!

  “我知道你们美国对于玉米高产的研究一直走在前列,但我不怕告诉你们!”梁三平看着脸色灰败的两人,冷然的道:“我们做的也不差!”

  “1970年,你们美国先锋种子公司的华莱士先生育出优良玉米品种。让你们的玉米亩产达到了1250公斤。而当年,我们的玉米亩产仅仅是100~150公斤……”

  “可是目前,我们可以培育出的最新品种经过验收后确认已经可以达到亩产9公斤!”梁三平看着纳尔逊和霍尔,一字一句的道:“我们,会超过你们!”

  “我们,也不一定需要你们!这是我们一个普通农村的农科队队长自行研发的科研成果,我相信再给他十年的时间,他将会打破你们的记录甚至打破世界夏玉米亩产的记录!”

  梁三平坚定无比,一字一句的道。他当然坚定无比,因为后来这位创造的玉米奇迹的村农科队队长,不仅打破了世界夏玉米亩产记录而且还是两次打破!

  李登海,一个胶东农家出身的农业科学家。但在后世的农学界,却能和后世的“杂交水稻之父”袁龙平齐名!人称“杂交玉米之父”!

  农学界中,两人号称“南袁北李”。这位在民间声名不显的老爷子,却是个实实在在的亿万富豪。2005年4月18日,登海种业上市,并以70元的发行价创出了中小板发行价的第一高!

  虽然他的名字并不被太多人知道,但他育的种子却是在种玉米的人家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1989年,由农业部全国玉米专家顾问组专家验收,李登海的玉米高产新品种——掖单13号创造了亩产29公斤的世界夏玉米高产记录!

  2005年,李登海潜心研究的玉米新品种“登海超试1号”以亩产86公斤的成绩,再次改写了世界夏玉米高产记录!

  这位闷在玉米地里育种,从来不在外如何抛头露面的科学家亲手打破了自己创下的高产记录,而他的记录却不曾再被其他人打破。

  “既然你如此有信心,那么我相信你们也不用向我们购买热雾机了吧?!这笔生意就到此为止,我们之间的合作不会有任何的可能性!你也不要想再用上我们公司的任何产品!”

  霍尔被梁三平的一阵抢白,弄的气急败坏跳起来大声道:“那么,你们就继续自己研发去吧!我倒要看看,你们到底什么时候能够超越我们!”

  说着,便要站起来拂袖而去。梁三平则是抱着胳膊,冷笑的看着霍尔。

  “霍尔先生,您难道真的代表了整个美国所有的农机生产厂商么?!我相信,还是有很多的农机生产厂商愿意和我们合作的!”

  梁三平心里对着霍尔不屑的很,你吓唬谁呢你?!真以为离了你,我们就买不着热雾机了?!死了你个张屠夫,老子还用不着去吃混毛猪了。

  纳尔逊闻言脸色一变,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看到了霍尔那铁青的脸色,终究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纳尔森先生!你们不要和他一般见识啊,他就连个农场里的聘请工都混不上!您两位的身份,和他计较什么啊?!”

  苟居峰这时候也站起来了,却见他躬着身子无比馅媚的低着头对纳尔森两人道:“您二位放心,回头我们就马上处理他!严肃处理他!”

  说着,苟居峰转过身来打直了腰杆冷然看着梁三平怒哼道:“我告诉你梁三平,现在你马上给外宾道歉!不然酿成了国际事件,你是要负责的!你可负责不起!”

  说完,苟居峰还在心里加了一句。别以为道歉就完事儿了。这次我不把你个小王八蛋弄趴下,我苟居峰还有什么脸面?!

  苟居峰现在还不知道梁三平已经当了生产科干事的事情,但看着梁三平能够跟着l刘老他们出来。苟居峰自然猜到了,梁三平没有倒霉。

  “你不过是个农村里蹦达出来的小泥腿子,我劝你还是老实点儿!”却见苟居峰冷笑的走近梁三平,低声道:“我告诉你,赶紧回你的乡下从土里刨你的食、养你的猪!这才是正经。”

  梁三平淡淡一笑,却没有多说什么。对于这种白痴有什么可说的?!梁三平不认为自己有和他浪费口水的必要。

  而看到梁三平竟然理都不理自己,苟居峰眼中怒火更盛!

  但不等他动作,霍尔他们已经冷哼了一声站起来便走。在他身边的纳尔逊见状,也只好无奈的站起身来。

  “你会回来求我的!刘教授。”却见霍尔居高临下的冷哼道:“目前巴统的协议依然有效,如果我们向委员会申诉相信你们的损失会比我们更大!”

  霍尔的话一出口,刘老等人的脸色都变了。尽管这些年中美关系缓和了,双方也有了大量的合作。但巴统却依旧顽固无比的存在着。

  巴统,就是专门针对于社会主义国家的一个禁运组织。他们会禁止向包括苏联、中国在内的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出售化学、武器、机械……等等产品。

  现在中美关系缓和,于是主持巴统的美国对于双方的交流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如果有人就此申诉的话,而且还是美国国内极有影响力的农机企业那么巴统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我欢迎您去申诉!真的!希望您马上就去申诉!谢谢!”却见梁三平哈哈一笑,站起来对着霍尔等人道。

  这一句话,直接把霍尔两人气的脸色发青。只见霍尔哆嗦着嘴唇,冷哼一声宴席也不吃了拂袖而去。

  苟居峰见状,献媚的笑着凑上去却叫人一眼给瞪开了。显得尴尬无比。

  直到这两人带着翻译离开了宴席,被晾在了一边的苟居峰看着霍尔等人的背影终于发火了!却见,他猛然转过身来对着梁三平便咆哮道。

  “你个死农民头破泥腿子!你懂什么?!你是个什么玩意儿?!”却见苟居峰咬牙切齿的凑到了站起来的梁三平面前,如同盯上了腐肉的豺狗。

  苟居峰不敢对葛泰大声半句,没辙!他要是离开了两院,还得人家接收他。而他更不敢对刘老等人大声半句。

  这里每一个都是行业内的大能,哪一位在中科院和农科院里都是挂上名号的。这里谁他都得罪不起,干脆火力就奔着梁三平去了。

  雷公打柿子,好歹捡软的捏不是?!扳着指头算也知道,梁三平无疑是这群人里面最弱的。不找他麻烦找谁的麻烦?!再说了,也是他开口才引发了和霍尔等人的冲突。

  当然,霍尔等人的羞辱在苟居峰看来就不算是个事儿。

  “你真以为地里能刨出金子来?!我告诉你,你就是挖一辈子的地也比不上人家玩一天的机械!”却见苟居峰指着梁三平的鼻子,无比讥讽的道。

  “不过是碰巧知道些东西,你却还真把自己当个玩意儿了。我告诉你,你这就是挖地的命!老老实实的回去土里刨你的食儿、啃你的麦皮馒头!”

  “我们这是高科技!懂么你呢?!高科技!你这种玩锄头的知道什么是高科技么?!知道什么是机械化么?!你就算跟着你那蹲一辈子村里的爹妈在地里刨到死也刨不出钱来!你们这帮子死农民头就是穷死的命!满身的土坷垃还学人装个大拌蒜……”

  苟居峰骂着,却没有留意到他的话已经让刘老等人显得无比的愤怒!却见刘老等人缓缓的站起身来,冷然的看着不断咆哮的苟居峰。

  “砰!”一拳,一拳砸在了苟居峰的脸上。却见这苟居峰的话头直接被打断,而整个人则是直接横飞了出去。

  半空中他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牙从口里飞出来,而他整个人则是把桌子、椅子撞的稀里哗啦……

  “你敢打我?!你个死农民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么?!你……”

  “砰!”梁三平冷着脸,直接快步上前二话不说抡起拳头就打。苟居峰的话全被这一顿顿的拳头,砸回了肚子里。余下的只有惨叫。

  “你个破农民!你死定了!你死定了……”苟居峰还在叫嚣,却未曾留意哪怕是葛泰的眼底里也流露出一丝痛快之意。

  “哗啦~”梁三平二话不说,直接操起椅子猛然砸在了苟居峰的身上。苟居峰的哀嚎变成了哀求。

  他的惨叫终究成了抽泣,鼻涕眼泪一把把的往下掉。他可怜无比的望向了葛泰,希望葛泰能够把这疯狂的梁三平给拉开。

  其实,也不是没有人试图拉开过梁三平。但可惜的是,大伙儿也只是意思的拉那么一下。苟居峰的嘴脸,谁看了不窝火?!

  这里可是大把人都是做农业的,你这话一口气把所有人都得罪了。而葛泰,人家家里现在还是农民!老家的土地上,爹妈都还在地里刨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