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超级农业霸主

第一百八十六章 交锋

超级农业霸主 贪狼独坐 4560 2019-09-07 16:07

  “您不必客气,商业竞争大家各出奇招。**这并不算什么……”梁三平微微一笑,客气的对着老山崎一个鞠躬。老山崎看着微笑着的梁三平,微微的叹了口气。

  “梁桑或许心里还在计较,但我想跟您说的是:犬子的做法,我是完全不同意的。而且,事先我亦并不知情。”却见老山崎微微颤颤的站起来,对着梁三平深深的鞠了一个躬道。

  “但这并不能够抹去我的责任,所以我来了琼岛。并对您和犬子对贵公司、华南两院造成的伤害致以万分的歉意……”

  老山崎的这个鞠躬,倒是狠狠的吓了梁三平一跳。他知道今天老山崎找来,肯定是要和自己商量如何处理山崎在两院犯下的错误。

  但他完全没有想到,老山崎竟然会如此直接、完全没有任何婉转的将所有错误扛下来。看着老山崎,梁三平不由得感慨。如果山崎有他父亲哪怕十分之一,自己也不会如此轻易的就将他骗入瓮中。

  “老山崎先生,您真的言重了。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也并没有给我们造成什么损失。所以您没有必要因此而专门前来道歉的……”梁三平惶恐的将老山崎扶起,笑着道。

  “我们签订的协议,自然是会继续的。这点不会有任何的疑问,请山崎先生不要担心。”却见梁三平笑眯眯的对着老山崎道:“安天民公司,至少在商业信誉方面没有任何问题。”

  老山崎闻言不由得苦笑,梁三平这是在讽刺他御下不严、教子无方呢!就算是这件事情你不知道,但这伤害商业信誉的事情就真的和你一分钱关系也没有吗?!

  的确,窃取别人的商业机密这是十分伤害商业信誉的。而发达国家利用专利漏洞窃取其他国家的商业情报,这也是一种常态。当然。把台面下的事情抖露到台面上依然很难看。

  “那么,梁桑认为我们的合作会在何种情况之下可以继续呢……”老山崎沉默了一会儿,直接对着梁三平问道。人家已经表示的很明白了,这事儿到底是你们做错了。

  既然想要和解,那么好歹你们得拿出诚意来。这个“诚意”究竟价值几何,那就得看老山崎他们如何理解了。老山崎的话。则是直接把这个皮球踢回给了梁三平。

  “老山崎先生的诚意,我们已经感受到了。而且很接受,所以我才表示我们之间的合作会继续下去。我们之间合作伙伴的关系,不会受到任何的影响……”

  梁三平笑着继续说了这些话,而老山崎则是苦笑。梁三平显然表示不会妥协,自己前来并赠送出一些仪器。换来的便是梁三平承诺,和湾宏的合同会执行下去。

  当然,继续合作的关系也会存在。但将来呢?!安天民公司的合作伙伴,肯定不止湾宏株式会社一家。简而言之。湾宏会和梁三平继续保有合作关系。

  但想要有进一步的合作,这显然会无比困难。在这件事情上,梁三平显然不会有任何的妥协。而老山崎希望的则是,双方之间有着更多的合作。

  “梁桑,我希望您知道。湾宏株式会社,在日本还是有着一定的影响力的。而且,我们的商业项目一直都是秉持着‘诚信’和‘互赢’的态度。”

  老山崎沉默了一会儿,对着梁三平道:“尽管我在不再管理公司后。这些政策出现了一些意外情况。但请您相信,我们的宗旨是绝对不会变的……”

  梁三平微微一笑。却没有说话。显然,老山崎的话并没有能够打动他。因为他比谁都知道,日本人会低头是因为你的实力。当有一天他发现你不再对他有威慑力的时候。

  他们反噬起来,会比中山狼更甚。所以,梁三平并不打算给湾宏株式会社这个机会。既然要打狼,那就尽量一棍子打死。否则很可能就会被反口咬死。

  “我们的朋友很多。包括了在政界和商界。我们也有很多的渠道,囊括了全日本。我们双方的合作,只会对双方有利而不会有害……”

  梁三平的脸色慢慢的变了,老山崎的这些话已经隐隐的带着威胁的意味。那话里话外的意思很简单,如果你不跟我们湾宏合作。那么我便想方设法的让你在日本无法立足。

  老山崎的话并非是简单的威胁。梁三平知道这位赤手空拳在日本创下诺大家业的老人。肯定有着自己的后手,他既然说了会如此做那么安天民肯定会在日本举步维艰。

  “我相信您在日本的影响力,我当然也相信您的能力。”梁三平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敛去,对着老山崎轻声道:“但我也相信,我们会有其他的日本伙伴……”

  “即使没有,那也没有什么。东南亚地区的市场、苏联市场足够庞大。相信能够容纳下我们这家小小的企业。”却见梁三平脸上没有任何一丝的笑容,轻声对着老山崎道。

  “所以,即使我们暂时的放弃日本市场也不是不可以的。我们需要的是可以信任的伙伴,但显然湾宏的做法并未将我们视作伙伴。而是把我们当成了傻瓜!”

  既然你要的是开诚布公,那么我们便开诚布公敞开来说好了:“在我们的农业项目成功之初,我也想过是否要和湾宏株式会社进行合作开发市场。”

  “而湾宏是怎么做的呢?!你们利用我们本地民众种植蔬菜的事件,试图逼迫我降低价格、逼迫我去购买湾宏株式会社的产品。而且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显然,这并非是对伙伴的做法。这更像是另一种方式的抢夺、另一种方式的羞辱。”

  “而在此之后,湾宏并没有想要修复我们双方之间的关系。反而是想要利用别的手段,夺取我们的研究成果。甚至为此不惜派遣商业间谍,利用科技手段窃取我们的成果!”

  梁三平深深的吸了口气,死死的瞪着老山崎:“您觉得,在发生了这种事情的情况之下。我们还有合作的可能性的吗?!我又如何相信不断欺骗甚至想要窃取我们成果的合作伙伴?!”

  老山崎苦笑。这次的谈判,可谓是他从商以来经历过的最艰难的谈判之一。这并非是说梁三平的谈判技巧有多么的高,而是他在这件事情行完全占理。

  梁三平都如此说了,那么老山崎还能说什么?!人家说的都是事实,山崎的确是在当时蔬菜种植事件爆发的时候,选择了试图勒索梁三平一顿。

  但可惜的是,梁三平手上握着低毒、降解速度快的农药。凭借着这种农药,梁三平安全的度过了危机。而同时,这种农药也引起了湾宏的注意。

  已经犯错了的湾宏此时并没有选择缓和自己与梁三平的关系,反而是选择了一条道走到黑。直接想要抢夺梁三平和华南两院所掌握的配方。

  对于自己儿子的想法,老山崎其实内心里表示理解。既然已经恶了梁三平,挽回的余地肯定不会太大。能够选择的路不多,同时这种配方的利润实在是太大了。

  所以,山崎选择了铤而走险。而他的这份“铤而走险”在老山崎看来极为白痴,这简直就是自己判断错误之后做出的更错误的选择。

  很简单,梁三平已经表现出了不是一个简单对手的情况之下。自己数次出招都被化解,那么山崎应该做的是试图缓和双方的关系,而并非铤而走险的一条道走到黑。

  老山崎自己当年,就是如此做的。如果你无法战胜你的敌人,那么就让出一部分的利益至少暂时可以和对方成为朋友。至于之后双方是厮杀到死,还是合则两利就看具体情况了。

  “您的心情,我能够理解。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我的反应将会比您更激烈……”老山崎沉默了一会儿,对着梁三平道:“但我还是希望,我们双方能够加深合作……”

  梁三平闻言,并没有直接回应而是直接陷入了沉默。老山崎则是微笑的看着梁三平,他知道对方这是在考虑双方合作的价码。这个价码将会让安天民公司和湾宏株式会社有着更紧密的合作,双方会形成不可轻易脱离的关系。

  沉默了良久之后,梁三平轻轻的吐出了几个专业名词。而老山崎在听道这几个名词后,不由得瞳孔一缩,却没有立即回应梁三平的话。

  “梁桑,您知道如果我答应了您的要求这意味着什么吗?!”老山崎沉默了一会儿,对着梁三平问道,而后者则是肃然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所以我才会提出这个要求。”梁三平对着老山崎,一字一句的道:“但不如此的话,我无法确认我可以继续相信你们。只有你们如此做了,我才能够重新对你们建立起信任感……”

  “但这很难……”老山崎苦笑着对梁三平道,而后者则是笑了笑:“如果不难,我也不会提出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