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超级农业霸主

第二百零三章 心善的梁三平

超级农业霸主 贪狼独坐 4725 2019-09-07 16:07

  “老李,你的手表呢?!不会也停了吧……”葛泰转身望向自己的身边的李佳豫,有些犹豫的问道。而后者则是嘿嘿一笑,没有说话。

  “咱这里的茶田虽然好,可就是有几个毛病。手表进来了走不了,有一次一个职工带着收录机过来,结果也是放不了……”说到这个问题,尚永年就尴尬了。

  这个问题存在很久了,可到现在谁也没有解决。白纱茶场成立至今。到尚永年已经是第四任队长了,可都对这个问题完全没有办法。

  最早发现这个问题的,是羊城来的知青。当年上山下乡,很多知青来到了地处偏远的白纱农场。而他们中有些人带着那个时代很难见到的手表。

  但无论是什么手表,来到了二十四队的茶田以后都会停止运转。那秒针不断的跳动,可就是没法转过去。大家伙儿谁都不知道是什么缘故。

  倒是有本地的农村传说这里是什么山神住的地方,可这类事情茶场的人从来是不信的。但却没有办法解释,手表停止运转是为什么。

  梁三平当然知道怎么回事儿,这里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到底是为什么。这就是当年陨石冲击爆炸后,造成的磁场影响。哪怕是过去了七十万年,这里的影响依然存在。

  “我来找人调查一下吧,正好也看看我们二十四队到底为什么茶叶的品质会那么好。”却见梁三平笑着对尚永年道:“这也对我们推广白纱的绿茶,有很大的帮助。”

  梁三平这么一说,尚永年等人倒也不怀疑。要说梁三平祸害他们,实在是没有必要的。双方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算下来还是农垦一个系统的。

  梁三平祸害自己等人作甚?!是以,尚永年和李佳豫都很是赞成梁三平的话。而接着。梁三平的话就让他们有些为难了。

  “说实话,咱们白纱要发展起来。这路是首先要做好的,我这过来都那么困难了。那么人家开发商就不会考虑这个问题了么?!路不通,做好的东西要送出去都难啊!”

  梁三平的话,叫李佳豫直叹气。路的问题,他不是没有想过。但想了又能怎么样?!白纱自己是没有钱修路的。指望自治州拨款……

  自治州都自身难保,哪里有多余的钱给白纱啊?!给粤北省政府打报告?!提到钱,整个粤北不会有人跟自己点头的。现在整个粤北都要支援江口的特区建设。

  哪里有多余的钱给自己啊?!甚至粤北自己很多地方,都发不起工资。粤北自己都不知道钱从哪里来好,怎么支援白纱这样的一个琼岛小地方呢?!

  “三平啊!不是我们矫情,实在是这修路是个大问题……”李佳豫苦笑的对着梁三平一摊手,道:“最大的问题是:我们没钱啊!”

  这就形成了一个死循环了,没钱就没法建设。可不建设,这更没钱。要想建设起来。第一笔的投入是必须的。至少你要先把交通建设起来不是?!

  可白纱这个穷地方,你叫他们从哪里把钱拿出来?!都没钱啊,这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悖论。没钱,没法发展。没法发展,依旧没钱。

  “没钱的话,倒不是不能解决……”梁三平沉吟了一会儿,脑子一转便有了个主意:“不过,这风险很大啊!李书记。你确定要冒这个风险么?!”

  李佳豫听得梁三平的话,先是一愣。但随即咬牙狠声道:“人都说‘穷很穷很’。我们白纱都穷成这样了。我还不发狠谁发狠?!”

  李佳豫的话,让梁三平哈哈一笑。但却随即转移了话题,开始聊起宝亭地区的一些趣事。包括自己当时被地方政府挟持,必须得给他们好处的情况。

  当然,梁三平不会明着说这件事情。他只是轻轻的一笔带过,更多的是说后来他带着宝亭的老百姓们一起种瓜菜取得的成绩。

  顺带的梁三平介绍了一下现在宝亭地区的工作进展。农垦和安天民公司进行的合作。还有地方上面,正在试行推广的稻田养鱼、养鳖。

  而过段时间,梁三平就要去香江和利佳成等大豪们商量活鳖送往香江销售的事宜。现在湾宏株式会社也在日本对活鳖销售做市场调查。

  湾宏在做完市场调查后,将会有步骤的进行一定的宣传推广。比如让一些养生专家、中医学者等撰文表明鳖的养生食疗作用,并推出一部的鳖类食谱。

  同时还得跟饭店进行沟通。向饭店方面推广鳖类的菜色使用。当这一系列的铺垫下来后,取得一定的效果。湾宏才会从琼岛引进鳖类销往日本。

  现在日本的中产阶层正在逐年增加,新增的中产阶级非常的在意自己的生活质量。所以,这类养生的食品有着巨大的市场。至于鳖类的菜肴……日本人鲸都吃,何况鳖?!

  “了不起啊!三平同志……”听着梁三平的讲述,众人已经从茶田回到了连队里。大家泡着白纱绿茶,听着梁三平讲述他的见闻的想法。

  不知不觉间,竟然都到了傍晚时分。从前关于梁三平的情况,他们都是听别人说起。如今当事人就在自己面前,和他们说起这些他亲身经历的事情。

  更让他们有着身临其境之感。梁三平不仅和他们说起了宝亭的情况,也和他们说起了现在江口的情况。还有他在香江和帝都的见闻,这一切都极为吸引人。

  这时候,别说去帝都、香江了。就是离开琼岛回一下老家,都是了不得的见闻了。一路上会听到很多新鲜的故事,听到很多传奇的传说。

  “哪儿有什么了不起的,就是比别人多想点儿、多看点儿、多做点儿。”梁三平笑着摆了摆手,道:“顶多算是运气比别人好点儿~”

  众人嘻嘻哈哈的笑着,而食堂此时也准备好了饭菜。虽然白纱穷了点儿,但好歹白纱茶场的收入还算是可以的。二十四队又是白纱茶场中的翘楚,所以这顿饭菜自然准备的不错。

  炸好的河鱼,韭菜炒鸡蛋。炒了碟河里捞起来的小河虾,一盆螺汤外加一小碟猪头肉。这在当时看来就是大餐了,平时哪怕是场长下来了都未必吃的有那么好。

  今儿食堂是知道,招待的可是宝亭过来的财神爷。指导员亲自交代了,必须得做好。说不准人家吃好了,二十四队和白纱茶场就能混出头来。大家也能落个好。

  是以,厨师们便想方设法的弄好吃的。让人马上从河里把鱼捞上来,抓了些河虾。捡了点儿河螺,然后咬着牙割了些猪头肉。这才有了这顿菜。

  “太丰盛了!”梁三平看着这一大桌子的菜,他知道尚永年他们这是脑心掏肺的在招待自己了。或许平时场长过来,都没这么好招待。

  “尚队长,你们这是太热情了!这太丰盛了,我都有些愧不敢当啊……”梁三平无比感慨的对着尚永年等人道,而尚永年则是摆手笑着道。

  “这不算啥,小地方简陋。还怕您见笑了呢……”梁三平的一路讲述,让尚永年等人不由得对他产生了种发自内心的尊敬。人家可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哪!

  是以,尚永年在跟梁三平说话的时候都不自觉的用上了敬语。这一般他可只是在见到李佳豫等老一辈人物的时候,才会用上的。

  “您真是太客气了!只要一般的饭菜就好,这实在是太丰盛了……”梁三平不由得苦笑,人家这么招待自己。要是没帮人把事情办成,恐怕传扬出去整个农垦系统都得戳自己脊梁骨了吧?!人家场长都没这么招待过,可这么招待了你。

  你小子要还没有帮人家把事儿办成,这就过分了。尚永年嘿嘿的笑着,把边上的三花酒打开给梁三平满上笑着道:“来来来……都饿了吧?!咱先干了这杯再说!”

  说完,他一仰脖子就把杯中酒直接抽干。梁三平见状,也只能是站起来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如果是平时,李佳豫看到这桌子菜绝对会拂袖而去。

  可如今,他却笑着端起酒杯敬了梁三平一杯。没辙啊,梁三平首先不是他的下属。其次跟白纱也没有什么关系,让人家过来帮你办事儿。

  好歹好吃的得给人吃一顿吧?!是以,李佳豫也是带头给梁三平敬了个酒。老人家给自己敬酒,梁三平哪里敢怠慢?!赶紧起身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席间梁三平与众人欢声笑语,但却在拉着葛泰去上厕所的时候把一卷钱塞给了葛泰:“人家白纱农场招待我,而且这菜都做好了。这是一片心意,我不能扫人家的兴。”

  “可这一顿,也不便宜啊!该出钱,我还是得出钱的。我这不好出面拿给他们,您帮着我吃完饭后交给李书记。该办事儿,我梁三平不会含糊。但大家现在都不富裕,以后咱们还是一切从简的好……”

  葛泰手里捏着梁三平塞来的钱,不由得感慨。这孩子心善,会体谅人。自己可算没有看错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