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王女敦煌

一百一十二、地狱罗刹

王女敦煌 语伴 5556 2019-11-07 15:59

  一百一十二、地狱罗刹

  谁也不想成为灭掉的那一方,老黑不知那慵懒的女人说真还是假。

  见那些跟上来的人统一服饰,且佩戴的刀与众不同,一个个像那些杀手。老黑不知对面的手段如何,单是那白衣男子就令人害怕。

  “老大,不如先答应了她。等摸清了底再找回场子也不迟。”军师说。

  有道理。

  “真的不需要大黑山出一兵一卒?”

  “无须,你们去只会碍地方。”敦煌无聊地说。

  “好,你攻打大梁山,我隔岸观火。赢了那边就是你们的地盘。”不知怎么的老黑很想相信那个女人。

  她天生就是一副让人相信的脸面。

  既然已经谈定,无须再停留,天龙人带人去打大梁山,敦煌下山等着。

  大梁山山脚下听到山上乒乒乓乓的响,不时有人逃下山。敦煌也不管,这些胆小的杀了也没用。

  一刻钟后,上面声音渐小。再也不见有人下山。

  “上去多久了?”敦煌问。

  “一刻钟。”

  那就够了,在弓弩的扫射下没谁能活下。精心训练的人大开杀戒,不是一般水贼能挡的。

  五十人对五百人,这一仗怕是将弓弩的名声打出来了。

  天龙人的名号也打出来了。

  “报大当家,对面的战事结束了。”

  一直观望的黑山寨的人不敢相信这么快就结束了,他们没看见漫天的箭羽,只见对面山一个个让倒下,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武器!

  “那些外来人赢了?”老黑问。

  “是的。”

  “大当家,那些人只用一刻钟就拿下了对面山头。”

  “一刻钟?”

  “是的。”去探情况的不怎么理解一刻钟的含义,不明白大当家为何震惊。

  一刻钟就是一刻钟吗?不,这“一刻钟”代表的是五十对五百!

  这些外来人是神吗?

  军师问道:“那些人死伤如何?”

  “近看的伤了二十人,暂时不见有死人。”

  另一人说:“当家的,你们知道吗?那个白袍玉面郎君,一刀砍三人,刀刀不虚。耍了一手好刀法!”

  “那些外来人如同天降神兵,先是箭无虚发,再是五人一阵深入敌区。左右配合,双手杀人不在话下。”

  “大梁山兄弟本是抱团蚂蚁,那些人冲进去后,盏茶功夫就开始溃散,逃的逃,死的死。”

  “那些不是神兵简直就是地下来的魔鬼,怎么也杀不死,见人就杀,身沾鲜血不足惜,身上流血不见停。鬼罗刹也不见是如此!”

  听此描述更为心战,哪儿来的杀才?!

  老黑暗惊,幸好他选择了与那些人合作,不然死的就是他自己了。

  有伤者就有敦煌的工作,拔剑还是开刀比较好。开刀取剪头、给伤口缝线等重事由敦煌来做,那些敷药包扎就让其他人做。

  这些人跟天龙人从晋城来,没一个是吃不了苦的,不喝麻沸散也不觉得有事。疼痛,忍着就好。

  敦煌见不得病者硬抗,不是压他们吃麻沸散就是打晕他们。“如果早一点研制出火药,你们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火药很厉害吗?”一伤者问。

  “比弓弩厉害百倍。”

  “主母,麻沸散非常难得才有一点,还是不要用到我身上了。”一个手臂上插着箭头的士兵说。

  敦煌看他一眼,“本就不想用到你身上,你伤的是手臂又不是肚子、大腿,吃什么麻沸散。”

  边上的人哈哈笑,“自作多情。”

  “牛子,你那些小伤也好意思用上麻沸散。”

  “主母,这箭头我会弄,牛子就交于我来。”另一大夫说。

  “滚,滚。王女,轮到我了。”牛子喜欢王女给他取箭头,这样就能沾到王女的福气了。

  王女是大福之人,人人都想王女来碰一碰自己,想让王女来照顾自己。让王女照顾虽然有点不现实,但想想也是好的。

  敦煌将一根牛骨给牛子,“咬着。”

  先用酒精给牛子擦伤口,再看看箭头的走向,知道在拔了。“要开始了,你忍着点。”

  “嗯嗯。”

  “王女放心,我会压着他,不让他动。”

  医疗处有些些忙碌,不过很快就好了。敦煌去找天龙人。

  灵水湖很大,大黑山与大梁山是灵水湖的重要位置,必须占据。其余地方,另外的水贼,以后再说。

  “山上的人都检查过了,好一些人的骨骼奇特,可能就是东郡那边派过来的。”洛客说。

  东郡过来的人就是周衡的人。周衡想在短时间里获得最多的金钱,除了拉拢支持者、经商、税收,还需要压榨百姓,比如抢劫。到别的郡城去抢劫。

  抢劫是致富最快捷的方法之一。

  “跑了一些人,东郡那边定会知道一二。”

  “不足怕,郡与郡之间的地界常发生战斗,就算东郡的人知道,周衡也不一定知道是我们做的。”天龙人说。

  敦煌进去刚好听到他们说此话,“只要我们速度快一些,他们根本拦不住我们迁徙。”

  地盘拿下了,继续发展是那些手下的事情。

  天龙人与敦煌顺流而下,进入东郡,向东郡兰城出发。

  三艘大船在灵水湖边上的大河行走,河边小船上的水贼根本不敢靠前。一来他们吃不下,二来他们听说大船上的那个白袍郎君一竹竿挑翻了灵湖第一大船。

  大船行驶三日即将靠近兰城。

  岸对面突然出现一奔跑汉子,汉子将大竹竿往江中心一扔,飞身过去,脚踏竹竿二来。

  船上人警戒,二十几架弓弩对着那人。

  在甲板上画画的天龙人来人,便说:“熟人,让路。”

  侍卫离去,回到自己的岗位。

  披头散发,胡腮满面的金子一脚上船。

  金子自上了那船就见到了敦煌,眼睛也离不开敦煌。心里暗惊,这女人什么时候有这般大的魅力,让他移不开眼?

  不是因为她头上的翡翠簪子,也不是脖子上的璎珞,莫不是这女人被人了,所有散发女人的气息来吸引人?

  接受到天龙人的寒光,金子不敢再打量。

  “来作甚?”天龙人问。

  “找你做笔买卖。”

  “什么买卖?”

  “她的人头。三百两黄金。你七我三。”

  “不做。”

  金子看向敦煌,想上前杀人。可见着敦煌手里的东西便停了下来。上等的孔雀石在敦煌手里变成一粒粒碎粒。

  暴殄天物,这个败家的婆娘。

  再一看见桌面上的有好几块上等宝石,莫不是都拿去做碎末?

  咽一下口水,“你拿那些东西来作甚?”

  “做颜料。”

  “做颜料!”金子大惊。大为痛惜,若是拿去卖了换钱多好啊!

  上等宝石不都用来做颜料的吗?敦煌看天龙人。

  天龙人笑笑,以前在那边的时候,她从未缺钱。现在到这边也是锦衣玉食,根本不知道一颗宝石的价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