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王女敦煌

五十、飞天剑的下落

王女敦煌 语伴 6257 2019-11-07 15:59

  五十、飞天剑的下落

  西部的村子,一个守钟的老人夜里找到神官。“神官还没睡吗?”

  神官见到来人,站起来迎接,“心里乱睡不着,叔是不是有什么事?”

  “我听到了钟的哀鸣声,王女那边怕是出事了。”守钟人说。

  “看星象,王女的死劫已经过去,有一颗星异常的闪亮常出现在王女身边,看不出是哪一边的,您帮我看看。”

  守钟人仔细看看,“这个是变数,暂时看不出来,人心险恶,你怎么能让王女一人出去?即便是出去,也该让王女诞下子嗣啊!”

  “王女不一样,这一代不一样,如果有了子嗣怕拖后腿。这事不说,不说。”神官看着天上的星象说。

  大周皇都,看星象的小星官叹息,“于阗王族的王这次不死,下一次也死不了!大周的气数真的到这儿了!也就到这儿了!”

  敦煌等人没有回南林,因为丁宁的人已经追来了。天龙人只能带人躲着,另外再派人乔装打扮过去看看。

  当知道那里没有尸体被鞭打,也没有尸体在暴晒,敦煌放心了许多。

  “知道那些兄弟的尸体去哪了吗?”敦煌问。

  “听说不见了,一夜间就不见了,连守夜的人也不知到哪儿去。会不会是有人带出来了?”

  如此多的尸体能带到哪儿去?敦煌想不明白。

  敦煌对马青说:“城里还有我们的人?”

  马青摇头,“大概没有了,那些人都得到了信息离去了。不可能是我们的人。”

  敦煌看向天龙人,天龙人否认,“不是我们的人便是于阗族人,只要不是暴尸侮辱就不必担心。”

  可是尸体都找不到如何向他们的父母亲交代?敦煌黯然。

  敦煌的人也很黯然。

  林子里天龙人像训练士兵一样训练敦煌,他要训练敦煌的胆量,让敦煌在这一次打击中快速成长。

  林子里绑着几个稻草人,敦煌一个个杀过去,天龙人在边上看着不时放出一支冷箭。“在任何时候都不能犹豫,你的犹豫就会死一个战友。”

  天龙人再一挥手,一群奇兵出去陪练,木剑的木剑只是痛一点罢了。

  天龙人身边站着阿来,“如果你不停手我就杀了她。”天龙人抬起木剑就要从阿来的脑袋上打去。

  敦煌知道现在她不能分心,不能乱了阵脚,她只能不停地向天龙人突击去。可身边的都是天龙人的奇兵,这些难缠得很,以至于敦煌不能在第一时间去救阿来。

  天龙人是个残忍的,一点也不怜香惜玉,一剑打阿来的膝盖,让阿来顺势跪下。天龙人升起木剑打算打第二下,敦煌怒了,“你住手。”

  一个生气的人就有无穷的力量,爆发的敦煌可不是一些奇兵能阻拦得了的。

  敦煌一下突破包围圈,跳到天龙人面前,与天龙人过招。

  天龙人挡了几剑便向后退去,“记住你现在的情绪,记住你现在的力量,当你或你的人陷进困境的时候,你就需要爆发出这时的力量去为他们打开一条血路。”

  敦煌当即思考感悟,她需要让自己储存天龙人说的那些东西,她需要去储存这一份爆发的胆量。

  天龙人挥手让附近的人离去,整个林子只剩他与敦煌。

  等敦煌再一次睁开眼睛,天龙人说:“就如同你所说的当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发生冲突时,你得牺牲个人为群众。死一个人是为了更多人,一旦有发生人质绑架,你就需要取舍。”

  天龙人再一次建议敦煌,“你的心是软的就不要去做那些硬的事,一切求稳。”这个世道不需要英雄主义。

  敦煌闭上眼睛苦涩一笑,“如此愚蠢的事我不会犯第二次。”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天龙人问敦煌,敦煌收拾了她面上的悲伤。她化悲愤为力量,她要狠狠地锻炼自己,严格要求自己。

  “摸回去,杀了那城主,得报仇。你知道幕后的人是谁吗?”

  这女人有几分血性。“不知,只听说一个名字没见过人。这人被称为‘武先生’是太子身边最神秘的谋士。我的势力正渗透京都,需要一两年才能清楚太子的实力。”天龙人去过几次京都,但从不参与酒席宴会。

  敦煌累了,她靠着树休息,天龙人将水囊递过去。

  “去了南林再去雪山,找飞天剑。”敦煌看向天龙人,“你得去带路。那边我不熟悉。”

  “大雪山在东南部的边缘上,很久以前,我们的祖先,你的祖辈带着人去那里探索,可惜没有找到回去的途径,倒是把飞天剑埋在了那里。”天龙人说。

  “可是我得到的消息不是那样的,飞天剑是被不怀好心的人带出了雪山,下落不明。”敦煌说。

  “不知道,几年前我得到的消息说飞天剑在雪山上。”

  “你为什么不去拿下来?你很适合用剑不是吗?”

  “不行,我上不去,走到一半就很难呼吸。很多人都不行,只好放弃了。消息也是那里的人说的,我的人上不去,不确信飞天剑就在那里。”

  高空缺氧天龙人是知道,可是他还不想让敦煌知道他与她一样来自未来。

  天龙人不是很确信。

  当夜敦煌启动秘法感受东南方向,看看有没有飞天剑的感应。

  远在雪山的飞天剑得到了主人的召唤,发出轰鸣声,躁动让大雪山雪崩。

  雪山上的住客雪女走出山洞,看向对面的雪崩的山。“莫非它的主人来了?于阗王族还没死干净,真是个奇迹!”

  敦煌去了南林,找人报仇去。这是敦煌树立威信的时候,天龙人不打算参与。

  周易有伤骑不了马,他便留了下来。周易看向戴面具的男人,“不知你如何称呼?”

  天龙人看一眼周易,思考周易的重量,周易的实力与周易的野心。明显周易的实力不够他的野心大。

  “你还无须知道。”

  又是一个狂傲的人,周易内心不悦,他笑得灿烂,“人人都有名字,名字就是让人称呼的,我总不能叫你喂喂吧?

  “随意。”天龙人不想与周易接触。

  周易恼怒,但他没有实力去恼怒。

  没有了守卫力量的南林城主很快就被敦煌给处决。

  “你是说那些于阗人回来了还杀了城主?”

  “他们将城主吊死在横梁上,一刀放尽城主的血,并且他们还留下一张纸条:只是伤害于阗人的后果。”

  “竟然如此的可恶。”

  “竟然如此的可怕,哎呀我这老婆子不敢听,太可怕了,老婆子回去守住自己家去。”走远的婆子才露出一个微笑很快又消失。

  这是一个好消息不是!

  一个低矮的院子里,聚着几个老人家。

  “那城主死了!”

  “真死了。”

  “王女?”

  “那纸上有于阗王的大印,是王女。”

  “去,去,将那几个人挖出来,火化了,带他们骨灰走。”

  “去哪?”几个人问。

  “去祖地,去封印那边。我们早点去,趁现在还能用路引过路。不要等王女来接,增加负担。”

  “这行,家里头没几个值钱的,这屋子也卖了吧。”

  “卖了,有盘缠好过路。”

  南林发生的一切很快就传遍开去,稍微有点势力的人都知道了这个于阗王女叫敦煌,这个女人是有仇必报的狠女人。

  在东胜的周衡仔细听这份关于敦煌的消息,东凤说:“这里边似乎有十一皇子的消息,但那边的人说认不清,可能在可能不在,如果是十一皇子,那皇子就受伤了。”

  周衡不是很关心这个弟弟,问一边的幕僚,“京城有消息了吗?”

  幕僚说:“京城放出来的消息说太子派出来的是武先生,这个武先生神秘得很,有的人说是女的,又有的人说是男的。不知是哪里人,总的说他是太子身边的一大助手。如果能找到他,并铲除他,定能伤太子的一个胳膊。”

  “既然到了东部就是到了我们的地头,到了我们的地头就要露出真面目来。”周衡说,“派人去仔细查查。”

  “是。”东凤离去。

  “皇子。”李时进门见皇子就说,“大雪山出现了神迹,那些雪人说这是山神在预示。”

  周衡想联合拉拢勇猛、灵活的雪山人,所以一直派人渗透大雪山。因此能得到大雪上的第一手消息。

  “皇子,大雪山发生巨大的震动,有的人说是神迹,有的人说是惩罚。不如让皇子的人去散布说这是山神预示皇子您这贵人到达,让言论偏向您如何?”李时再次献计。

  “这个主意不错,可以执行。但要不要到大雪山去一趟就难说。”

  “小的,明白。小的这就去办。”

  敦煌要去大雪山,丁宁追着敦煌等人走,周衡也有可能去大雪山,大雪山不久将迎接几位远处而来的贵客!

  几方汇聚大雪山会发生些什么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