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召唤群豪

第一百九十章 【饿不饿,我做饭给你吃吧】

召唤群豪 陈森然的右手 6216 2019-11-07 16:13

  “恭喜宿主成功离开落日沙漠,完成特殊悬赏任务:杀出落日,奖励一瓶月华露。”

  “注意,系统对于练功房的限制已解除。”

  看到这一系列的提示,古月安整个人彻底放松了下来,然后立刻进入了练功房。

  再不进去,风筝可能就要死了。

  一进入练功房,古月安赶紧去厨房找水喝,先是自己喝了一个痛快,然后拿了一瓢出来,准备喂给风筝喝。

  可是他立马就发现了一个难题,风筝已经陷入了深度昏迷,他怎么都喂不进去去,然后他看着风筝干涩的嘴唇,陷入了沉思。

  “我这……是为了救人。”古月安这么说着,喝了一口水,犹豫了一下,他凑近了过去,开始度水。

  对天发誓,古月安真的只是想给她喂水,完全没有别的想法,喂水的过程中也是小心翼翼,不敢太过放肆。

  可是在成功撬开了风筝的嘴,开始喂水以后,不知道是古月安太深入了,还是风筝对于水太渴求了,古月安一下子就感觉到了自己的舌头触碰到了一个柔软醇香的东西,下一刻,就立刻被纠缠住了。

  古月安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他连忙运转功力,告诫自己不可乱了心,一开始两口都没什么问题,可是越到后面,风筝越是痴缠,古月安又是死处男,哪里受得了这个,到了后面连内力都忘记运转了,完全被击败,沉湎了。

  唇舌交缠,不知道过了多久,古月安和风筝都是早就到了先天的人,内息通畅,根本不用担心换气的问题,古月安完全忘记了时间的流逝和他最初的目的,只觉自己陷入了某种妙到了巅毫的境地里,比用月华洗炼身心还要忘我。

  最终的打断是来自于一记并不如何用力的掌掴,甚至,那记掌掴可以称得上是轻柔,简直跟抚摸没什么区别。

  可古月安还是惊醒了过来,他停止了已经开始熟练的动作,呆呆地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双清冽的眼眸,同时感觉到自己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移动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触感上来说,十分的轻柔绵软,简直和云团一样,他的手指下意识动了一下。

  紧接着,就是剧烈的疼痛从他的舌尖传来,他简直像是被蛇咬了一样,整个人快速站了起来,连退了两步,呐呐地道:“我……我……是……你听我……解释。”

  因为被重重咬了一口,他说话都有些大舌头起来。

  “我杀了你。”风筝捂着自己的胸口,眼神冰冷到了极点,她第一次用一种完全没有任何暖意的声音说话。

  那已经不是润物无声的春雨,而是寒彻入骨的冬雨。

  “好。”古月安点了点头,从兵器谱里拿出了雪焚城放到了她的面前,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说,“你杀了我吧。”

  风筝和他对视了很久,最终有些踉跄地站了起来,朝着屋子里走去,可是快要上台阶的时候,她因为体力实在不足,一下就要摔倒过去。

  古月安连忙要上去扶她,却是听到她冷冷地说道:“别碰我。”

  古月安只得讪讪地站在那里看着她倔强地进了屋子,随后门在他面前重重关上。

  看着紧闭的门好久,古月安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膀,这件事实在是莫名其妙。

  他总不能说,是你先勾引我的吧。

  那风筝可能真的会杀了他。

  想到风筝的身体很虚弱,极度缺乏食物,古月安立刻去了厨房开始做饭。

  主要是他自己也饿了。

  做了一顿简单的饭,古月安将风筝的那份准备好,放到了屋子的门口,轻轻敲了敲门后说:“生气归生气,饭还是要吃的,我把东西放在门口了,你拿吧,放心我会去厨房,你看不见我的。”

  说完就去厨房吃饭了。

  吃完饭,古月安出来,发现水风筝拿进去了,饭却是没动。

  他摇了摇头,知道这一次有点把她惹急了,也不去动,也没有开口解释什么。

  这种事,怎么解释,天雷勾地火,再怎么说,也是女孩子吃亏,他占便宜的。

  索性不再去想,反正还有很长时间,总能解除这个误会的。

  只是……真的只是误会吗?

  古月安情不自禁地就开始回忆之前那种无法言说的感觉,然后他立刻一个激灵,告诫自己不能再想。

  只是误会而已。

  坐下打坐,古月安深吸了一口气,他本来就是只是饥饿和缺水,一顿饭下肚,什么都好了。

  他准备开始修炼了,修炼是最佳的不胡思乱想的办法。

  从侠客令中取出了他这一次完成了特殊悬赏后的奖励,月华露,他先读了一下系统的说明。

  “月华露:以月之精华凝练而出的仙露,每一滴月华露都能够抵得上一夜月华洗炼,一整瓶月华露可抵一年之功,效用极强,慎用。”

  古月安想着自己冲击丹田之穴窍久久未成功,这种水磨功夫,怕是怎么说也得一年功夫,所以他也没有太在意慎用两个字,反正他觉得以他的身体,经历过月华那么长时间的洗炼,应该问题不大。

  没有思考太多,他直接灌下了一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没什么滋味,就是极其的清冽,仿佛饮了世上最好的山泉水,随后古月安就感觉整个身体好像被月亮给包裹了起来。

  他连忙默运功力,开始观想那副明月照大地的图景,望向星空,他的点星之旅再度开始。

  第一目标,自然就是代表丹田的那一片星域。

  以往速度极其缓慢的点星之旅,这一次变得极度迅捷,几乎就是古月安的目光所及,那些星辰就自动亮了起来,到了最后应该就是丹田所在了,古月安屏息凝视。

  他以为虽然有月华露相助,但也恐怕得要一段时间,可,速度还是超出了他的预料,几乎和之前没什么太大的分别,丹田被一闯而破,之后他再度朝着其他还没有被点亮的星域看去,那些星域也是一整片一整片地亮起。

  反应到古月安自己的身上,他就是感觉到一股无法言喻的舒畅感在不停地蔓延,就好像他的身体之前是一个被四处堵塞的水道,现在,一下子,所有被堵塞的地方,都被彻底清空了。

  一泻千里。

  大概只有这个词可以涵盖。

  几乎没有用多少时间,所有的星域差不多都已经被点亮了。

  古月安的目光来到了最后的一片星域,他也感觉到,身体里那股清冽到了极点的气息也顺着心门,一路蔓延到了头顶。

  清凉之气,到了极点。

  古月安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要升天了。

  他将目光注视向那些还暗淡的最后星辰。

  这是最后的冲刺了,他要一口气,将所有难关给闯过去。

  可就在这时,忽然,他觉得自己有些看不清那片星域,不是说那片星域太暗淡了看不清,而是当他准备集中意念的时候,四周围已经被点亮的星空的星光却是从四面八方奔涌而来,让他根本难以注目最后的那片星空。

  刺目,太刺目了。

  反应到身体上,便是古月安骤然感觉到自己的头顶,头颅,一阵剧烈的疼痛,是一阵深入到了骨髓的寒彻。

  仿佛整个头颅都被冻住了一样。

  他稳了稳心神,休息了一下打算再次冲击那最后的领域。

  这一次,反噬来的更加的恐怖。

  古月安疼痛的眼前一黑,泪水不断从双眸里流淌出来,他瞬间退出了那副明月照大地的图景,然后,那股已经上升到了头顶的寒流,骤然回溯,一下子冲击向全身。

  紧接着,就是完全无法诉说的痛苦,古月安觉得自己根本没穿衣服,被放到了最北极的地方,冰天雪地里,冰寒深入到了他的每一根血管,每一根骨头里。

  他觉得自己要死。

  神智开始在这种反噬里变得有些模糊不清。

  他连自责自己太自信,太鲁莽都没有办法了。

  他的修炼之途,太过一帆风顺了,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的反噬,以至于他的自信,害了他。

  就在他将彻底陷入冰寒的死亡的时候,他隐约听到耳边有人说道:“真是蠢货,居然将一整瓶月华露喝了下去,你以为是酒吗?不就是被女人甩了一巴掌吗?用得着这么自暴自弃吗?不知道修炼要循序渐进吗?真是不知死活,蠢货,蠢得无药可医。”

  然后,就是一阵冰寒的吸力出现在了他的身体里,他能感觉到,那种彻骨的寒冷好像在消退,又好像还在涌起。

  不知道过了多久,古月安在昏迷中醒来,感觉自己好像躺在从前的床上一样,枕头很温暖很舒服,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一双清冽的眼眸。

  古月安一下子反应了过来,知道自己并不是睡在床上,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情,就要起身,却是被风筝喝止了。

  “你想死吗?别动。”风筝按住了他,淡淡说。

  古月安想要讪讪地笑,因为他发现自己此刻正睡在风筝的大腿上,怪不得那么舒服,可是因为寒冷,他的脸都完全僵了,根本笑不出来,

  不过好在,身体里的寒意似乎是消散了大半,没有了彻骨感。

  “虽然我很想你死,不过不是以这种方式,等你养好伤我再杀你。”风筝还是冷言冷语。

  不过古月安却并不在乎,他休息了一会,尝试着张了张嘴,呼出了一口寒到骨子里的气息一会,说道:“饿不饿,我做饭给你吃吧?”

  “不吃。”虽然是这么说,但她的话语,总算是,又变得像是春雨一样绵柔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