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召唤群豪

第二百四十九章 【最长的一夜(十三)】

召唤群豪 陈森然的右手 4763 2019-11-07 16:13

  京城。

  醉仙楼中。

  作为京城最大的酒楼,此地自然也云集了大批的赌客,他们还在等待着那个结果。

  可是,已经很久过去了。

  有些人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还没出结果?你们百晓生办事靠不靠谱啊?”一个满脸横肉,一看就是江湖客的大汉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这位朋友还请稍安勿躁,大家都很心急,包括我,但你也知道,我们百晓生也存世上百年了,在这方面自问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所以我敢以我们百晓生的名誉做担保,绝非是我们这边出了问题,而是的确没有出结果。”站在整个酒楼中央的台子上负责演说的百晓生成员倒是一点焦虑的意思都没有,只是淡淡看了那个拍桌子的大汉一眼,然后淡淡地回了一句。

  他的话让人无法反驳,的确,百晓生在别的方面或许不怎么样,但是在这种江湖决斗,排名,消息传递上,他们的确有资格说是第一。

  “好,那么我暂且就先信你一回,若是被老子发现是你们从中作梗,那我燕山臧霸天必然要把你们百晓生的牌子给拆了!”那满脸横肉的汉子还是不解气,依然在放狠话。

  而就在他放完狠话的瞬间,一个人忽然指着窗外说:“诶,你们看,那是什么?!”

  他的语气过于惊讶,引得所有人都是忍不住打开了窗户,看了出去,只见远处的天空中,皎洁的月色之下,一道夺目到了极点的光芒,划破了天空,简直比天上的明月还要璀璨,如同一颗流星。

  “是皇宫方向!”有人做出了判断。

  “难道说其实结果已经出来了?”有人忍不住猜测。

  “到底是谁赢了?”有人无比焦躁。

  毕竟这是关乎到身家性命的答案啊。

  “好啊!”而之前发飙的臧霸天则是再一次怒拍了一记桌子,这一次,他是直接用功力震碎了整张桌子,“明明胜负已分,你们百晓生办事不利,却在这里推脱什么是那边的问题,今天我臧某便要拆了你们百晓生的牌子!”

  一声怒吼,臧霸天已经朝着台上冲去。

  与此同时,在全京城的酒楼和茶肆里,类似的情况在不断地发生着。

  一时间,全城骚动,早先预备好的禁火卫和巡城卫根本就是疲于奔命,就算是加上青龙司都有些遏制不住这种乱象了。

  无奈之下只能下,只能向金吾卫求取帮助。

  “快出动,兄弟们顶不住了!醉月酒楼那边!”

  “左边,有风塘,妈的,这些江湖客是吃错了什么药吗?”

  “我就说不能放太多人进城的,真是对这些草莽太好了,依我说就该全杀了,走!饮马街!”

  ……

  无数的呼喝声此起彼伏,京城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皇宫。

  太和殿之上。

  流星只是去了片刻。

  古月安终于从出神中恢复了过来。

  “崔离不会是要去……”底下已经有人在猜测崔离的动向。

  但其实大家的想法都差不太多。

  崔离去的方向,就是含玉殿的方向,崔离到底要做什么,呼之欲出。

  “不管怎么样,大家都赶紧去吧。”张家的家主张怀安提议道。

  “话是这么说,可是我们不过一介草莽,没有皇帝的命令,我们恐怕在宫里寸步难行。”楼家的家主楼得月沉吟道。

  “古大侠,此事还要你来主持大局。”王家的家主王不移,当今大将军王不负之弟,朝着古月安拱手道。

  “其实王先生也可以代劳的。”古月安看了王不移一眼。

  虽然他没有功名在身,但是他们王家世代名将,是京里的第一豪族,在京城里走动这种事,也不是太麻烦,更何况,他们这一次去,可是为了……救驾。

  不过古月安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此事事关重大,还是从急从速。

  抱着崔离的尸身,虽然崔离此时应该是去做大逆不道的事情了,但并不妨碍古月安对他的敬意,这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所以古月安还是打算要厚葬他。

  深吸一口气,古月安本来是打算直接飞下去的,不过这时却是看到小猿猴曾静恒正在对着他悄悄打暗号,明显是要他去接一下。

  古月安暗自好笑,这个小猿猴,真是死要面子,于是他只好先一步朝着屋檐上跃去。

  可就在他一个飞身朝着屋檐上去,正要一步落在小猿猴曾静恒身边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胸口一痛,随后是一阵像是痉挛一样的麻痹感朝着全身传去,他的头一阵头晕,全身的内力居然是有那么一瞬间的回转不济。

  中毒了。

  古月安的脑海里第一时间闪过了这个念头,随后,他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只因,有浓烈的杀机充斥了他四周围的每一寸空间。

  而那些杀机的来源,正是……

  屋檐上的每一个人!

  所有的观战者,张家家主张怀安,楼家家主楼得月,还有其他的各个门派世家的家主,他们……都要杀他!

  这是怎么回事?

  已经来不及多想了,因为他的一只脚已经踏在了屋檐上,根本收不住了。

  而他全身的内力还没有恢复过来,他甚至没办法把武灵召唤出来。

  可是,他们的攻击,已经到了。

  完全就是,已经计算了一百遍那么精准,每个人的出手时机,方位,负责的进攻的方向,都截然不同,却是恰恰好好,将古月安每一个可能闪避的地方都封死了。

  这是必杀的一击。

  古月安的心冷了,他冷的是自己要死了,更冷的是,居然连小猿猴曾静恒都要杀他。

  他本来以为,他们是很好的朋友。

  他看向曾静恒,曾静恒的眼眸却不是那种计谋得逞的得意,或者说松了口气,亦或者是负罪感。

  而是,莫名其妙,惊恐,不知所措。

  他……并非是知情者。

  然后,下一刻一切的攻击就到了。

  古月安已经觉得自己的一生就要飞上天了。

  就在这一刻,谁也想不到,没有人会想到。

  曾静恒。

  小猿猴曾静恒,这个形容猥琐,武功差劲,说话搞笑,一看就知道是贪生怕死之人,好像随便给个百八十万两就能轻易收买的人,猛地张开了双手,然后他身后的整件衣服就像是一双巨大的蝙蝠翅膀一般,披散了开来,他紧紧拥抱住了古月安,也挡住了,所有的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

  “嘭嘭嘭嘭嘭”无数声声响,被巨大蝙蝠翅膀包裹住了的古月安和曾静恒被打飞上了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