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召唤群豪

第一百十五章 【有病】

召唤群豪 陈森然的右手 4605 2019-11-07 16:13

  古月安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今年春闱投签会的签王之王。

  他现在正在家里搓澡。

  倒不是说他最近染上了什么洁癖,就是只是在搓澡的时候,可以顺便思考一下问题。

  比如说,赤城皇帝的想法。

  虽然昨晚的那顿蛋炒饭,皇帝吃的真的很香,故事也讲得很好听,情真意切。

  可古月安真的没办法完全去相信,一个皇帝,这个国家的拥有者,会因为一个曾经少年时的朋友的情谊,而对一个陌生人如此之优厚,优厚到古月安都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前身,真的是皇帝的私生子。

  一定是有什么问题,只是古月安一时想不到。

  那就暂时不想了吧,舒舒服服地泡个澡,时候到了,有些事情自然会浮出水面的。

  古月安现在更相信以力破巧,只要他的实力不断在提升,不断变强,当他站在这个世界的顶峰的时候,任何的阴谋诡计都是无效的。

  一口气沉入了浴桶之中,只留下鼻孔不断在出着气冒着气泡,其实以他现在的修为,哪怕在水里不呼吸,就靠内息都可以度过一天,但他就是喜欢这样,像是小时候的感觉。

  幼稚也好,别的什么也罢,他终究不过是个才穿越了一年不到的人,握了很久的刀,也是会有那么一些疲惫的。

  在水里沉潜了一会,他忽然听到水外面传来丁蓬的声音:“喂,我听人说你有个未婚妻,是不是真的?”

  “你听谁说的?”古月安一下子从木桶里窜了起来,问在一旁另一个木桶里靠着木桶壁优哉游哉泡着澡的丁蓬。

  “那个瘸……你傅师。”丁蓬头上盖着热澡巾,闭着眼睛,舒服的简直要喊娘。

  但其实古月安很不理解,他一个武灵,严格意义上来说,应该就是鬼,为什么一个鬼可以喝酒,还能泡澡???

  “哦。”古月安听到丁蓬说是傅红血说的,也就没有再反驳,而是说,“人家也不认我这个女婿啊。”

  这么说着,古月安却是想到了,这一次春闱,那越子离应当是要来的,至于说那传说中的陈小郡主……

  上一次的小春闱是非正式的,她来也就来了,这次是朝廷取士,她一个女孩子家,肯定是没可能抛头露面的。

  想着想着,古月安自嘲地笑了笑,连面都没有见过呢,有什么好想的。

  终究是一场空。

  念头到这里,古月安心中倒是也没什么情绪,靠在浴桶上看着房梁。

  “诶,我说,你把那个绾绾放出来吧,让她给我们搓澡吧。”丁蓬沉默了一会,又耐不住寂寞了,“你想想,那么美一妞,给我们搓澡,我靠,那画面……啧啧……”说到这里他已经是眉飞色舞了。

  古月安则是被他说的满头黑线,他是真的很敢想。

  要是古月安真的把绾绾召出来让她给他们搓澡,她一定会阉了他们的。

  再说,也召不出来,想到这里,古月安忽然才反应过来,他还有两次抽取侠客的机会没用呢。

  连忙打开侠客令,点开了侠客选项,里面那张抽取侠客的竹简正在闪闪发光,古月安点了一下,立刻就是一张布满了各种处于暗影中的侠客的竹简,展开在了他的面前。

  古月安选择了开始,整张竹简里的阴影侠客立刻飞速滑动了起来,片刻以后,缓缓停下来,最终一个在阴影的笼罩下看起来憔悴落拓之气也不改的身影出现在了指针之下。

  “恭喜宿主获得最新侠客!”

  听到这句久违的话,古月安现在心里已经没什么波动了,看着那竹简,他再次按下了开始,虚影再次滑动着,最终,指针停下,停在了一个光看轮廓就有一种慑人的魅力的侠客之前,不知道怎么的,看着被阴影笼罩下的这个神秘侠客,古月安总觉得,他的脸,会很俊美,俊美到堪称漂亮。

  “恭喜宿主获得最新侠客!”

  退出了抽选的竹简画面,古月安再度来到了侠客一栏,新抽取的两个侠客都已经在列。

  第一个侠客,解锁的条件为:获得这一次武试的状元。

  这个要求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不过反正古月安就是冲着状元去的,也就没什么所谓了。

  再看第二个侠客,解锁条件为:偷取一个你喜欢的女人的心。

  看到这个解锁条件,古月安愣了一下,差了揉自己的眼睛,再看一次。

  什么叫,偷取一个你喜欢的女人的心。

  还有这种操作?

  古月安真是服了这个侠客令了,这出的叫什么任务啊,他有些哭笑不得。

  这个任务简直比上一个任务要难上一万倍啊。

  俗话说,女人心海底针啊,更何况,还是要一个他喜欢的女人才行,这个世界最难的两件事,我喜欢你和你喜欢我。

  而如果还有比这更难的事情,那就是,这两件事情居然在一起发生了。

  我喜欢的女人吗?

  古月安想着,脑海里出现的第一个目标是,顾长安,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他好像唯一有过比较多接触,且关系很好,甚至可以说有过暧昧的,就是顾长安。

  但是想了很久,他又摇了摇头,好像,也没有真的有那种心跳的感觉。

  那么……

  绾绾吗?

  他的确很喜欢绾绾,或者说,是书里的绾绾,现在这个绾绾也很漂亮,很诱人,很让人垂涎,可是,好像,其实,也只是一种肉欲吧,真正的,所谓的喜欢,也是不存在的吧?

  那么,是谁呢?

  还有谁呢?

  忽然,就在那一瞬间,他的脑海里闪过了一个念头,他连忙甩了甩头,试图将这个想法甩出脑袋。

  可是,你越不想去想一件事,那件事就会如影随形地跟着你。

  不断地在你的脑海里出现。

  好吧,古月安不得不接受了,他在那一刻是想到了那个根本没见过面的陈小郡主。

  然后他觉得自己有病。

  还是很严重的毛病。

  为什么会喜欢一个根本就没有见过,连对方到底长什么样,说话好不好听,性格好不好都不知道的女人呢?

  一定是有病。

  不对,不会说就是因为之前抽奖前想了那个女人,所以才会这样吧……

  可是真的没可能啊。

  有病。

  没可能。

  有病。

  不断循环着这些词,他再次沉入了澡桶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