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召唤群豪

第三百三十六章 【接踵而至】

召唤群豪 陈森然的右手 4415 2019-11-07 16:13

  中了。

  尽管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但古月安还是知道,自己刚刚那一刀是绝对中了的。

  不仅仅是因为他在刚刚那一刀上附着着内力和精神力,更重要的是,自信。

  一种刀出必中的自信。

  这是当初李探花传授飞刀绝技时,第一个提到的,也是最至关重要的一个词。

  有了自信,那么其他的一切都将会有。

  更何况,他这一刀,本就有必中的属性加持。

  来不及去感知更多的情况,也来不及回味在刚刚那一瞬间阴阳转换的妙处,古月安已经反身去救西门夜楼。

  战舰的危险已经解除,西门夜楼,以及整个局势的危局却才刚刚开始。

  能够有刚刚狙击他的第一枪,就会有第二枪,在这深不可见的深渊里,还不知道有别的什么埋伏存在,毕竟对方是好整以暇地等待着他们来的,且暗中有算计的强手,刚刚那一枪已经如此讲究可怕,后面的招数定然不会简单的。

  所以当务之急是救下西门夜楼,多一个人多一份力。

  然而,正如同古月安所想,对方肯定会有后续一连串的布置,必然不可能让他那么轻易地可以救到西门夜楼,也必然不会就此停止进攻的脚步。

  就在他出手打算去救援西门夜楼的那一瞬间,缪兰的声音在他的心底响了起来,当然,也应该是在被她用了心灵链接的其他人心里响了起来。

  “左边!”

  左边的意思是,左边又有袭击来临。

  山一样的压力从左边铺天盖地而来,战舰上的李狗蛋和武田同时出手,火焰的光辉和冲击波的交缠在一起,总算是暂时照亮了这漆黑到了极致的空间的一隅。

  然后,所有人就终于看到了,那左边袭击而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那是一头,光是嘴巴就足以吞下一整艘战舰的巨大怪鱼,此刻正张大了嘴巴,朝着战舰吞噬而来,正如一座无可阻挡的高山。

  火焰和冲击波本来从视觉上来说,已经足够汹涌,但在这条怪鱼面前,却什么也不是。

  紧接着,船上配备的战争武器也是到达了,劲弩,火炮,箭矢,然而对于那头怪鱼,也不过隔靴搔痒,更何况战舰还尚在空中没有最终落入水中,此时在怪鱼的嘴前,就像是砧板上的一块肉。

  古月安同时也借着那微弱的光亮,看清楚了正在和西门夜楼作战的怪物,那也是一头长得身形仿佛的巨大怪鱼。

  西门夜楼还在苦苦支撑。

  古月安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下手,最关键的是,两面受敌,最终,他选择了拿出了骨笛听潮,用力吹了下去。

  顿时,一股飘渺到了极致的笛音从骨笛之中飘扬了出去,回荡在了深渊之中。

  刹那间,那两头怪鱼有那么片刻的凝滞。

  也就是这凝滞的一刻,机会来临。

  无比宝贵,宝贵的如同世上最珍惜的宝藏一样的一刻。

  西门夜楼借此终于从怪鱼的嘴里逃生了出来,古月安一刀斩向了怪鱼的眼眸。

  另一边,面对袭来的近在咫尺的怪鱼,陈小桔同样选择的是一剑刺向怪鱼的眼眸。

  其他人,则是拼命地用力量将战舰移开原本的轨迹。

  但,并没有那么简单。

  对方的算计,并没有因为这一个小小的插曲而结束,反而,有条不紊。

  一个声音,在每个人的耳边炸响。

  是真的炸的那种,那是一个女人的哭喊声,简直深入灵魂深处,哪怕是以古月安这样级数的高手,精神力坚韧到了极点,也是有那么一刻的停滞。

  唯一一个还能保持自我的,是缪兰。

  因为古月安立刻又听到了缪兰的声音,缪兰直接吼了回去。

  立刻,古月安就恢复了清醒,同时听到缪兰在心底说道:“是女妖之嚎,要小心那个矮子……”

  她话音刚落,战舰上就忽然一片慌乱,原来是,空气里骤然出现了一个身形矮小如同侏儒一般的人,袭击向了缪兰。

  对方的第一目标,是这一边作为联结所有人的精神力者。

  果然是慎密的算计。

  一步一步,先是以各种外部手段逼迫的所有人不得不各自为战,在引出了大部分的战力以后,以刚刚那种女妖之嚎来逼迫缪兰现身,之后,就是预定好的来自阴影里的一击。

  古月安都有些佩服暗中的那个策划者了,简直是无懈可击的策划。

  战舰上乱成了一团,就连刚刚脱离危险的西门夜楼也是管不了那条还没有解决的巨大怪鱼了,他的全副心神,都被战舰上的情形吸引。

  古月安也是瞬间出手,手中的长刀分化出了一把直射向战舰上的那个侏儒一般的虚影。

  一切,都是一触即发的事情。

  但是下一刻,古月安忽然听到李檐低呼了一声说:“假的,外面的人,小……”

  一个心字还没有出口,古月安感觉到了,后背心完全的陷入了地狱一般的冰寒之中,那是,危险到了极致的标志。

  他的刀瞬间回斩,是连身体本能都不算的,纯粹是意识上的本能,对方的目标,居然是他。

  刀,斩了一个空。

  古月安感觉到自己心口被无比可怕的力量穿刺了,然后眼前看到的,是一双凶残而冷酷的眼眸。

  他斩出去的刀,停滞在空气里,那个像是侏儒一样的人,整个身体在他斩出去的那一刻,居然化作了虚无。

  “古月安!”心灵链接之中,所有人都低吼了起来。

  西门夜楼回头,他只来得及回头。

  可是,古月安的心脏已经被穿透了。

  别人或许不知道,西门夜楼他们却是知道的清清楚楚,那个侏儒的武器,那把匕首究竟有多么恐怖。

  哪怕是像西门夜楼这样肉体强横的人,也是根本吃不住那样的一击的,更何况,肉体来说,还比不上西门夜楼的古月安。

  “拜拜。”那个侏儒嗓音极度沙哑地对着古月安说。

  他语音戏谑,眼神更是轻佻而残忍,又带着一丝期待,像是要看古月安临死前的痛苦和挣扎。

  可是古月安的眼中没有痛苦和挣扎,他……

  笑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