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召唤群豪

第二百六十五章 【一根翠竹竿】

召唤群豪 陈森然的右手 6734 2019-11-07 16:13

  古月安登上紫金山巅的时候,夜风已经很大了。

  今夜月色已经收歇,再不复八月十五那天那般明亮皎洁。

  秦明月已经在紫金山两座高峰的其中一座上站立着了。

  此刻月色淡淡,山风吹起了她青色的衣衫,她独立月下,发丝如雪,仿佛神仙中人。

  古月安看了一会,起身飞上了另一座高峰之上,和秦明月相对而立。

  决战就要开始了。

  但这本该,是属于崔离和秦明月的决斗。

  只是如今,崔离已经躺在山下的坟茔之中。

  很多事情也都变了。

  “提前问你……”古月安看着秦明月,说,“如果你死了,是不是把你和他葬在一起?”

  “你不用考虑这个问题。”秦明月没有被激怒,她也不可能被激怒。

  对于这一场决斗,古月安无比地自信,秦明月,却又何尝不是呢?

  她也本是一个,自信到了极点的人。

  “万一呢?”古月安却有些不问出结果不罢休的意思。

  “……”秦明月没说没有万一,只是沉默着点了点头。

  “要不要每年给你们带点酒,纸钱我想就不用了吧,你和他显然也不是喜欢这种东西的人。”古月安絮絮叨叨。

  “说完了没有?”秦明月显得不耐烦了。

  “还没有。”古月安摇头,“我还有最后一句。”

  秦明月看着他。

  “算了。”古月安又摇了摇头。

  然后他从兵器谱里拿出了断月之光,说:“来吧。”

  来吧是两个很简单的事情。

  可是,一瞬间,四周围的整个气氛,气势,空气的流动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风,停滞了。

  或者说,不能说停滞,而应该说是,被收拢了。

  只因秦明月剑意已起,她的剑意,将四周围的山风,都收拢了起来,成为了她剑势的一部分。

  古月安见过她的剑势。

  那是一种,已经完全不同于单纯的气势,又或者天地大势之类的虚无缥缈,只能在精神上感觉的东西了。

  那是已经可以将天地间的气,通过精神力,收拢起来,再通过内力实质化地表现出来,然后操控着,对敌的力量了。

  剑势起,剑声动。

  “嗡”混合了天地之音的剑鸣声,通天彻地,山顶上的无数碎石立刻寸寸开裂,草木植被,也是被这剑鸣声撕成了碎块。

  剑未动,声已到。

  不过古月安对于这种剑鸣倒是没什么太大的感觉,他在先天境界时,就已经可以靠着修为硬抗了,现在晋入宗师境界,整个人融入了天地之中,感受到的,不过是一阵清风扑面罢了。

  剑鸣之后,秦明月的剑,终于出鞘。

  她的剑,如明月般升起,锋芒之盛,完全盖过了天边之月。

  同时,一道长达十丈的剑芒在她那一柄长剑之上,喷吐而出,而且,那剑芒居然还在涨,十丈,十一丈,十二丈,转眼,似乎就要涨到十三丈了。

  这说明着,秦明月还在蓄力,她不仅将四周围的风吸收进了她的剑势里,还在吸收其他游离的天地元气,甚至于连天边的明月都好像变得有些扭曲了。

  “好剑。”古月安低喝一声,整个人已经动了,他不能再任由秦明月继续蓄力下去。

  如果说,他对于接下秦明月的十丈之剑,还是有着无比的自信的话,那么对于秦明月还在越来越长的剑芒,他心里也是一点底都没有了。

  他人一动,已经离开了峰顶,强横的内力让他在一瞬间出现在了秦明月面前三丈之地,他一刀斩出,毫无花巧,只因他知道,秦明月在剑道上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大巧不工的地步,任何的精妙的技巧,在她面前,都如同尘泥一般,只需一剑破开,所以古月安根本也不会用复杂的刀招去进宫。

  当然,简单,本也是古月安最擅长的东西。

  他的刀道,也已到了万繁归一,一刀胜万刀之境。

  他一刀斩出,刀上立刻也是窜起了长达四五丈的赤色的刀芒,那是由他体内的日华化作的利器。

  世间万气之中,除却虚空之气,便是日华第一,哪怕是近乎无物不断的月华,在日华面前,也是望尘莫及,只因日华已经不是锋利,它是毁灭,它本就是来自太阳,太阳是这个世界上最炽热,最光明的存在,不然,它又何以可以照耀世界?

  由太阳真火凝聚成的日华,可以毁灭,焚尽一切。

  哪怕是凝聚了无数天地之气的,天地之剑!

  古月安的刀到了,秦明月的剑也落下了。

  已经暴涨到了近十五丈的剑芒,像是一座巨山一样,带着无穷的力量和威压,朝着古月安笼罩而去。

  古月安才刚入宗师之境,只懂得凝聚天地大势,却还不懂收敛天地大势,所以一瞬间,他就在铺天盖地的天地之势面前,被威压的皮肤一寸寸开裂,但他的身形却始终没有退缩,还是在朝着好像根本不可能阻挡的巨山一刀斩去。

  下一刻。

  巨山落下,古月安之前站立的山峰,居然就被秦明月这一剑直接削平了,乱石穿空。

  古月安却没有在刚刚那一剑里,被直接斩成虚无,他用他的刀,开出了一条路。

  秦明月的剑芒,被他拦腰站成了两半,他断剑而起,整个人已经升到月亮之上。

  如果说秦明月的剑势是一座大山,那么他就是一个块虽然渺小,却极度坚硬,坚硬到足以穿透一切的金刚石。

  秦明月剑芒被断成了两截,那削平了山峰的那一截眼看就要消散,她却是骤然一个剑指,然后手如同在拨动琴弦一般,瞬间动了不知道多少下。

  下一刹那,那半截剑芒已经化作了无数把气形的长剑,一个转身,像是暴雨一般,朝着正飞身在天的古月安包围而去了。

  古月安人在天上,无处借力,只得反身出刀,剑势来的极其迅猛,只是一个呼吸不到,已经到了古月安的面前,他一刀斩碎了第一把剑,第二剑也到了,他一连斩碎了十多把剑,却是好像终于在这个时候有些应接不暇,接不住了,一把剑,穿透了他的刀围,穿刺了他的身体,紧接着,是下一把,有了开始,就再也没有办法停下来。

  于是,在一息之间,古月安已经被剑雨穿透了全身,继而,是剧烈的爆炸,那是无数的由天地元气化成的剑芒碰撞在一起之后,发生的毁灭。

  天空在一瞬间,被元气爆炸的光所掩盖,连月光都被吞噬。

  秦明月抬起头看着这一幕,只是停顿了一下,手中长剑便再次朝着天空挥斩了出去。

  因为,在那刺目的光芒之后,有一个人,正在急速朝着她冲来。

  古月安。

  古月安当然不可能那么容易就死去了,他也不是没有能力挡住所有的剑雨,他只是想要试试,试试他的不死之躯的强度,以及,试试能不能够骗过秦明月。

  毋庸置疑,他的不死之躯的强度是无比强大的,哪怕被万剑穿身,又被无数元气碰撞的爆炸波及,他也依旧没有死去,只因,他已经召唤出了赵火,并且直接让赵火开启了不死之身附着在了他的身体上。

  没有痛觉,不会死,他身体里的日华之力又带着极强的愈合和治疗能力,也就是说,在他的练功点数用完之前,他几乎是不可能死去的。

  至强之盾,这就是古月安在这几天里想出来的,对于赵火的用法。

  残存亦末路,兵败如山倒十二个字的残破旗帜在古月安的后背飘扬着,他犹如一位战场军神一般,杀出重围。

  穿透了光幕,他一瞬间来到了秦明月的面前,他的刀,依旧锋利到了极致,斩出。

  烈火如歌。

  秦明月的反应却也一点都不慢,她和天地相通,古月安妄想以这种方法骗过她,也是没可能的,在古月安穿刺而来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察觉了古月安依旧还活着。

  反手出剑,还剩下七八丈的剑芒依旧强悍到了极点,随手一挥,便是擎天之势。

  只是秦家斩龙剑的精髓乃是一个斩字,秦明月原本的剑势的确做到了斩,锋利无匹,挡者披靡,可是在遇到了古月安以后,却不行了,因为古月安的刀,比她的剑,更加的凶猛,更加的具有斩字的精髓,最重要的是,日华,远胜世间一切元气。

  所以在不断的交锋之中,哪怕秦明月的剑势再恢宏,失去了一个斩字精髓之后,却是只能被古月安一寸寸蚕食。

  当最后一点剑势被吞噬,古月安已经和秦明月,短兵相接。

  而此时,因为刚才快到了极点的刀剑相交,秦明月站立的山峰,居然是活生生被削到了和紫金山山顶山坪齐平的高度。

  两个人终于暂时分开。

  古月安心中很有些震惊,震惊于日华之力的强悍,他之前在荒原上突破宗师境界,屠杀那些武林人士的时候,已经感觉到了日华之力的强大,却没有想到强到了这种地步,就算是已经到达了天人之境的秦明月,凝聚天地大势的天地之剑,也是根本挡不住日华的侵蚀。

  现在,秦明月似乎已经无计可施。

  可是她的脸孔依旧淡然,只是看着古月安道:“恭喜你把我逼到这一步。”

  听到这句话,古月安心中一惊,然后他才想起来,秦明月还没有动用武灵。

  秦明月的武灵是什么?

  没有人知道,因为江湖传闻中,她是没有武灵的,但从现在来看,她似乎已经有了武灵了。

  而那个武灵,也许就是她能够在十年之中,一举晋入到天人之境的关键所在。

  她的武灵是什么?

  古月安在下一刻已经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在秦明月的身侧,多了一个少女,那是一个看不太清楚模样的少女,穿着一身青衣,和秦明月站立在月色下,恍如一对璧人,又仿佛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只是那少女手中拿着的不是剑,却是一根碧色的竹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