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召唤群豪

第六十一章 【宗师之威】

召唤群豪 陈森然的右手 4172 2019-11-07 16:13

  古月安倒不是有什么恶趣味喜欢让人给他跪下,只是兴之所至,他前面发现雪焚城上的特殊效果帝威好像是有那么点意思,于是干脆在和杨肃过手的时候尝试了一下。

  本来以杨肃的实力,古月安全力一击,哪怕是刀刃对枪尖,他也绝对是一败涂地。

  不过古月安倒也没有那么急,只是不停地压迫着他,然后将剩下的内力催持到了雪焚城之中,让那团寒霜刀气变得几如实质,接着他鬼使神差地喊出了那句:“跪下!”

  结果其实连古月安自己也吓了一跳,那句话乍一听,完全不像是他喊出来的,而更像是从那团由寒霜刀气凝结成的数百年前的暴君朱乾的嘴里喊出来的,带着一种绝对的俯视和威严。

  有那么一刻,古月安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是个生杀予夺的皇帝一样。

  杨肃也的确中招了,颇有些神魂不存,等到古月安再喊第二声,他就彻底崩溃了。

  只是未免有些太过疲惫了,古月安将杨肃放倒,却是发现自己也是有些难受,精神方面有些空白,头疼,精力的消耗,是要比直接用刀砍倒他要大的多的。

  不过也算是一次不错的尝试,古月安将倒在地上的杨肃的几个要穴点住,然后用杨肃的那杆枪,将他整个人挑在枪尖上,挑了起来,对着所有人说道:“住手!”

  那些杨家的骑士看到自己家的大公子被擒了,都是愣了一下,顾家的人则没有那么客气,连忙多砍了两刀,杀了几个来不及反应的人,剩下的人,则是快步都退到了那辆三匹马拉着的车旁。

  四周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有雨声如旧,外加几匹口中的衔枚脱落的马发出一两声低低的哀鸣。

  “杨先生,若是您不想看到令郎身首异处的话,还请……下车赴死。”古月安将杨肃挑到了自己的面前,对着那架马车说话。

  那架马车从停下来以后,就没什么动静,那个驾车的车夫只是保持着马车的不动,任由雨水从车顶的檐角滴落下来,滴在他的斗笠上。

  听到古月安的话,车里还是没动静,沉默了很久,就在所有人都觉得杨阎罗不会开口了,又或者其实车里根本就没有人以后,一个声音终于在车里响了起来。

  “哼。”

  一个哼字,只是一个哼字,听起来似乎都没有带着什么太多的情绪,只是就简单地哼了一声。

  可古月安却是心口如遭雷亟,原本跳动如常的心脏骤然滞住,缩紧,仿佛血液在那一刻也停止了流淌,他的呼吸也是一窒,随后他看着那架马车,眼睛忍不住微微收缩了起来。

  “年轻人,有勇有谋是好事,但死不是这么找的。”终于杨阎罗开口了,还是那种平平淡淡没什么情绪的样子,也听不出什么气势。

  可就是,最后一个字落下,古月安骤然感觉到四周围的空气好像都被什么东西给罩住了,并且在向着他收缩而来,连雨落下的速度,好像都在变慢了,他四周围三尺的世界,好像变得和外面不一样了。

  “放了肃之,你可以离去。”杨阎罗又开口说话了,还是平平常常的语气,就好像是在说,你吃了晚饭再走。

  古月安却是觉得,他这句话,和自己的身体里流动的血液,他的心脏跳动的幅度,都在一个节奏上,他还感觉到四周围的空气在越来越少,雨落下的速度在越来越慢,声音也在越来越小,就好像他已经被孤立了出来,从外面的那个世界。

  “哈。”古月安笑了一声,这一声笑,让四周围的那种近乎窒息的气氛松懈了一些,可是却也让冷汗一下子布满了他的全身,他感觉到一种剧烈的疲惫,就好像是正在被一张网收紧,快要逃不出去,他忍不住握紧了手里的刀,一字一顿地对着马车里的人说,“杨先生,我数到三,您不下车,令郎会死。”

  “一!!!”紧接着不等车里有回应,古月安就已经开口,像是在争抢着什么。

  雨继续落下,带着秋夜特有的深寒缠绵。

  “二!!!”古月安全身的内气已经沸腾了起来,他不得不让自己这么做,因为四周围的空气已经被压缩到近乎无法呼吸了,那种窒息感已经像是一只手般,慢慢掐上了他的喉咙。

  三。

  三字最终没有出口,因为马车里已经先有了动作。

  就在古月安的那个三字将要出口的瞬间,马车里的杨阎罗低叹一声:“愚钝。”

  愚钝两个字落地的时候,马车的布帘骤然而开,一杆纯粹由真气组成的长枪从车厢里乍然而出!

  枪出的刹那,整个天地间的风雨都静止了一息,随后像是被那杆枪给吸引一般,全数都涌向了那杆枪,随着那杆枪朝着古月安一寸寸推进,那些风雨被拉扯的越发的厉害,到了最后,好像整个天地间的风雨,都已经收拢到了这一杆长枪上一般。

  枪出如风雨,这才是枪出如风雨,之前杨肃那一枪和这一枪比起来,连边都还没有摸到呢。

  与此同时,古月安看着这一枪,这一杆,直指他眉心的真气之枪。

  枪出的那一瞬间,古月安就发现自己全身的真气不动了,彻底静默了,就好像被施了什么定身的法术一样,他的全身上下不能动弹分毫,他感觉到自己被彻底锁定了,没办法闪躲,只能任由这一杆枪穿过他的眉心。

  之前的那些窒息的感觉,那种将他的脖子都好像要扼住的无穷压力,在这一枪之下,被贯穿了起来,它们像是潮水一样涌入了古月安的身体里。

  那些杨阎罗说的话语,是在起势,是在布局,而这一枪,是点题,是绝杀一击。

  杨阎罗要杀古月安。

  这一枪,躲无可躲!

  凝气化形,意念成牢。

  这就是,宗师之威吗?

  “给你!!!”古月安骤然咆哮了一声,全身近乎凝滞不动的真气在那一刻,猛然窜入了膻中,过心门,连震三下,强行入破!

  在身体恢复自由的第一时间,他就将手里挑着的杨肃朝着那杆急速而来的真气之枪甩了过去。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那一杆真气之枪简直像是有了灵性一般悄然滑过了杨肃的身体,继续朝着他冲刺而来。

  古月安站定,握刀,烈火焚琴的刀法里,并没有守招,只有进攻的招式。

  面对这退无可退的一枪,古月安踏步,出刀,一刀,直指那狂猛的真气之枪的枪尖。

  一如之前他面对杨肃那一枪。

  烈火焚琴,摧城!

  今天就一更了,最近的作息实在有点问题,身体有些吃不消了,今天早点休息了,明天给大家补一个大章节。

  以及,继续求推荐求收藏。

  大家晚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