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大宋之无敌武僧

第六十九章:彻底玩完

大宋之无敌武僧 望冬问雪 3808 2019-11-07 16:14

  月如在暗里瞅得真切,心中一动,顺手点向那空中匕首,用起御剑之术,匕首立刻随着她的手腕转动,上下翻飞起来。闯门之人初时见匕首乱飞,还用手去抓,好几下都没碰到,正感到奇怪的时候,突然发现那匕首竟然不落地,反倒围着自己绕起圈子来。

  他似乎是明白了,双手抱头,想用他的脑袋去撞月如。月如见如此,又惊又怒,一记狠招对准这人的裆部甩了过去,手起刃落。

  只听“哎呦”一声凄厉惨叫,险些跌倒,双手捂着裆部夺门窜逃。

  ……

  巡抚令自清早上起来,想看望一下总管太监蔡京。让蔡京看看昨夜自己带来的这个女孩是否满意,如果满意,今日便让这女孩过去伺候蔡大人。自己既不用献出自己的女儿,又遂了蔡大人的愿,岂不是一举两得。

  他到蔡大人房前,呼唤了一声:“蔡大人起床否,该吃饭了?”

  内无人答。

  “蔡大人,吃饭了?”

  屋内仍无人回答。

  怎么了,莫非还没睡醒?令自清觉得奇怪,低头一看台阶,有几滴干涩的血迹,不禁大惊。

  这蔡大人若是遇害了,他可是皇上身边的大红人,自己罪责就大了。于是他赶紧大呼:“蔡大人,吃早饭了!”并且示意身边的手下去把门撞开。

  眼看手下就要撞上门板,屋里总算是传出的蔡大人的声音。

  “怎么一大早就吵闹,吵得咱家睡不了觉!早饭不我和你们一起吃了,找人给我送进来吧。对了,这几天我都不出屋吃饭,也不见人,饭菜给我送到门口就行,记着,千万别让人打搅我!”

  令自清听到蔡京的声音,心才放下。他心里奇怪,这蔡大人得了什么病,门口又有血迹,又不让见人的,吃饭都得靠别人来送。令自清低头仔细观察,发现那血迹隔不远一两滴,一直延伸到女儿的闺房前,而且房前的血渍最多。

  他急忙上前敲门,那门并未上锁,一推就开。进屋一瞅,屋里早已无人,昨晚带来的女孩消失不见了。“这是怎么回事?”令自清大感疑惑,忙叫来护院兵丁,问道:“夜里发生何事,你们听见了么?”

  “昨夜下半夜,好像听到这边传来哎呦一声,我们忙赶来,却没听到动静,找寻了一会儿,发现地上有这个物事!”一个兵丁说,同时递来个带血迹的布包。

  令自清一看,傻了眼,这分明就是……怎么丢到了院里?!

  他脑子飞转,马上想到了蔡大人,于是厉声说道:“谁把猪下水,还是狗杂碎扔院子里了?!朝廷钦差在此,你们不可多言,谁敢往外嚼舌根子,就准备和这事物一样,舌头割下来扔院外吧!”那两个兵丁吓得直吐舌头,连声应是。

  令自清手拿这布包,忙又到皇上屋前,喊了句:“赵先生起床了吗?”

  “起来了!”年轻的赵先生走了出来。

  令自清见这年轻人无事,才放心一些。

  ……

  蔡京昨夜见到那巡抚女儿后,虽然醉酒,但心意大发,怎么也忘不了这女孩,想把她弄到手。原来蔡京在宫中只陪皇上一个女人,日久天长,早寡的慌。如今一出游,刚到东京便找了两个女孩陪自己过夜。

  女孩自不同皇上,一个是鲜桃,一个是烂梨。俗话说宁吃鲜桃一口,不吃烂梨一筐,在宫中他没尝过鲜桃,如今尝到了,沿路官员心领神会,他只要略一张口,哪个官员不给他送个美女来?

  所以,蔡京的胆子就大了,到了济南,巡抚令自清给他的礼少,他心里就不畅快,想找个女孩,令自清又推托,自己找吧,令自清又说那是他女儿。

  蔡京索性决定先玩了再说,按照山东当地的话,你还敢把我屌咬下来?色胆包天,让他别去偏要去,一觉过后琢磨时间差不多了,他带把匕首准备在女娃反抗的时候吓唬吓唬。

  没想到大意失荆州,蔡京不光没得手,那物件反被人家割了下来。他是总管,看过太监净身,知道刚净身的太监要在暖房闷三天,这里没暖房,他只得把自己住的屋子当做暖房,关上自己几天。

  蔡京心里那个气,暗道:你令自清好个阴损坏毒,让你女儿暗中害我,明面上是女儿一人在屋里,暗中却藏着一名御剑高手,把我那只剩一半的**斩将下来,让我既受了刀割,又不能说出来!

  好狠毒,我与你令自清大仇即结,不共戴天,回京后,我不在皇上面前说你有心反了朝廷,我就不姓蔡!

  那令自清拿着这捡来的宝贝,好似烫手山芋,不知如何处置。他想不明白,谁给蔡大人的宝贝玩意切下来了,是那小女孩,还是哪个高人?他不是没想过那个小女孩,可是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

  令自清知道这蔡大人是有些武艺的,一般练武之人弄不动他,除非这小女孩武艺深不可测,藏而不露,才将蔡大人击败。或是暗中有什么高人,及时出手,共同将蔡大人伤害。

  可是自己巡抚大院有高手出入的话,护院之人怎未觉察?想到此,他便有些毛骨悚然。蔡大人伤了就伤了,皇上别再出意外!

  巡抚令自清想到这里,踱步到皇上住的门前,拍了拍门前:“赵先生在吗?下官求见。”

  屋内无声。

  “赵先生在吗,下官求见!”令自清加大了嗓门,屋中仍没有应答。

  令自清忙推开门,见屋内果然没人,他脑后的头发都吓直了起来,忙呼卫兵:“看见这屋的人去哪了没有?!”

  “我好像看到他刚才溜达出去了。”一个卫兵应道。

  “谁让你放人出去的?!”令自清心急火燎,抡起胳膊给了那卫兵一个大嘴巴,急忙带俩护卫,出了巡抚衙门。

  这皇上去哪了呢,原来吃完早饭,他一直没见蔡大人,问其他人,其他人戏称:“蔡大人闭关呢,说是几天不出关,不让人进屋,不让人打搅。”

  皇上听后,也不知蔡大人夜里出的事,心道:你不出关更好,没人管着我,我自个到城里去玩个痛快!想着,他躲过卫兵的眼睛,偷偷溜出大院。

  济南城挺大,皇上信步闲游,去了趵突泉,珍珠泉,黑虎泉。看了看泉水,观了观浅池中的金色鲤鱼,又信步到了百草山游玩。此乃冬日,地上还残存着前些日子下过的雪,游人不多,他刚登到山腰,便见两名大汉手持大刀向自己奔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