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大宋之无敌武僧

第四十七章:还有内奸吗

大宋之无敌武僧 望冬问雪 5514 2019-11-07 16:14

  鲁智深立刻想到,自己还不能暴露功力,月如在打斗中已然显出和年岁不同的本领,自己要是再露马脚,那连教主会不会起疑心,不留他与月如在教中立足,若是不留,两人又得亡命天涯。

  想到此,他便只使出了五成功力,和高兴腾这大个子缠斗起来。高兴腾见这白净小孩仗剑救了对面教主,不禁大怒,骂道:“小崽子,你想找死,威爷今天就送你一程!”说完,也不顾身体伤痛,恶狠狠地劈砍。

  鲁智深举剑架住他劈下来的刀,力道拿捏的十分精准,既不把他劈下的刀磕飞,又让他砍不下来,刚好弹起半尺多高。

  呵,小子看似白白净净,像个拨了红皮的花生米,竟然有这般力量!高兴腾心中赞道,复又把扬起的刀加了二分力道。

  鲁智深接着阻挡,“咔”的一声刚好又磕起半尺多高。

  高兴腾心中一愣,莫不是力道加的不够?他把力道加至五分,更快更重地向下砍。鲁智深依然迎剑而上,照样弹开半尺高。

  这下高兴腾脸上挂不住了,心想我堂堂高家庄庄主竟然砍不过一个十几岁小孩举的剑,每次都让他把刀磕开半尺,传了出去颜面何在?

  他羞臊难当,便又一次把刀举起,憋足了力气,死命砍下。

  结果,仍旧是“咔”的一声,那把剑向上一磕,依旧把这用了十八分力道的刀磕高半尺。高兴腾只觉得手掌发麻,心气一下泄没了,握着刀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你这大个子怎么不砍了,你要不砍我,我可砍你了!”鲁智深见高兴腾痴痴立在那里,本想一剑挥过去,要了他的性命。但转念一想,这一剑下去,身手不就被识破了么,还是等等先。

  “杀啊,杀了他呀!”连教主却没顾虑这么多,她见机会难得,忙喊。

  鲁智深这时才明白过劲来,举剑便刺,但高兴腾也趁工夫回过了神,反手架刀。

  两人再次厮杀了一段时间,陡然间手腕一麻,剑几乎脱落,他明白自己中了别人暗器,忙用手摸那腕子,倒是没有伤口,只是生疼。鲁智深琢磨可能和教主刚才一样,中了老乞丐的铁弹,大声嚷道:“你个老乞丐,暗算人什么东西,有本事出来光明正大的打!刚才飞了教主一铁弹,现又打我,难道你不就怕别人对你下暗手?!”

  鲁智深这一嚷,提醒了连教主,她这才想起刚才是被老乞丐所伤的,于是手一挥,一道黑雾便向老乞丐射去。老乞丐见状,忙低头逃窜而去。

  高兴腾正和鲁智深打斗,不输不赢,弄得他一个大个子没了主意。撤吧,又没败阵,攻吧,也没打胜,攻不上前。连风梅瞧着老乞丐逃走,上前助阵,和鲁智深一道砍杀大个子高兴腾。

  高兴腾以一对二,心里发了怯,于是把刀一横说道:“你们以多欺少,即便赢了,也是耻辱!”

  鲁智深一撇嘴,对教主说道:“听他放屁,咱们合伙杀了他再说!”

  “哎――”连教主一摆手:“不用,你退下吧,看我如何收拾这家伙!”

  鲁智深退后站定,连教主站在高兴腾面前。高兴腾挥刀便砍,连风梅剑交左手,右手一挥,一阵黑雾洒向高兴腾面目,高兴腾捂脸“啊――”了一声,连风梅已然飞身上前,一剑将高兴腾刺了个对穿。

  山寨的法论教教众见此,齐呼:“教主赢了,教主胜了!”边喊,边挥刀斩杀高家庄的庄丁。那些庄丁一看庄主已死,老乞丐逃离,哪还有心恋战,便如退潮般丢盔卸甲,逃下山去。

  ……

  连风梅山寨大获全胜,斩杀了高家庄庄主高兴腾,将首级斩下挂在寨门口的旗杆上。鲁智深一看,这高兴腾死时还不闭眼,睁着两只恐惧的眼珠,张大嘴好似要发出声音,而脸颊和额头上,已嵌有三颗黑色铁莲子,深深入进肉里。

  他方知刚才打斗时连教主的暗器是大大小小一把铁莲子。山寨得胜,觉也不睡了,连教主下令,杀鸡宰羊,一破往日吃素,今夜也荤上一顿。

  于是山寨上下喝酒吃肉,欢乐一场。连风梅和左右护花使者回屋,发现教主的爱妻老太婆消失不见,月如道:“肯定是那老乞丐给弄走了!”

  “哎,走吧,她既然恋旧,留下也没什么意思,走了就走了。明日我再选个爱妻,替了她便是……”连教主说道。

  天色大明,教里一帮兄弟在下面各自站定,左右两排。连风梅披上白大氅坐在太师椅上,护花使者站立两旁。“教主训话!”值日官见人到齐,喊了一嗓子。

  连风梅清了清喉咙,然后面无表情冷冷地说:“昨夜,老乞丐带领高家庄的人偷袭咱们连莲寨,庄主高兴腾已被授首,现挂在寨门外的旗杆上。咱们法论教是反清廷鞑子的,是消灭洋人的,朝廷肯定还要派兵镇压,所以山寨一定要团结一致,不能让清狗钻了空子。老乞丐是个内鬼,把外敌引了进来,咱们这里还有内鬼没有?”她说着,一拍太师椅扶手站立起来。

  连莲教的弟兄开始还面露微笑,这时突然听到教主要查内鬼,便一个个互相对望,都摇了摇头。

  “我问你们内鬼还有没有?!”连风梅加重了语气。

  “没,没有吧……”一个六十岁的老头说了话。

  “没有,你说没有?好啊,和老乞丐有师徒关系的站到中间!”连风梅喝道。

  人群中站出一个四十来岁络腮胡子的男人。

  “你是他师弟?”连教主问道。

  “不,我是他徒弟。”那络腮胡子尴尬地说。

  “和他平日交情好的也站出来!”连风梅又大声说道。

  人群躁动了一会儿,但并没有人站出来。

  “这么说,他平日都不与人交往了?”连风梅问。

  “他和那老太婆交往多,和别人顶多闲聊几句,到外面偷偷喝顿酒……”站在中间的络腮胡子说。

  “和他一道喝过酒的站出来!”连风梅一扫台下,发出命令。

  底下两排人又躁动了一会儿,才各站出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

  “你们俩和他一起喝过酒,喝的时候都谈些什么?”连风梅问道。

  “也没谈什么,就说些当前清廷多么无能,社会上盗匪横行,洋人霸道,民不堪苦,饥饿逃荒之类的话。”瘦些的老头说道。

  “没谈教内之事?”连风梅眯着眼睛问。

  “没谈。”两个老头齐声说。

  “我怎么听我那老爱妻说你们喝酒的时候不止谈教内的事了,还谈到了我连教主……谈到没有?”连风梅眼色一厉。

  “谈,谈过。只不过那都是老乞丐一人说的,我们纯是听客。”胖老头说道。

  “他都说什么了?”连教主冷声冷气地说。

  “他说,这新教主自从上任之后,不会干别的,只会抢人家老婆,在教里一点威信也没有,我看,他当不长的……”两名老头对望一眼,平平淡淡地说。

  “他说过这话?”连风梅对这俩老头的态度有奇怪,又问了一遍。

  “是说过,还说你办事优柔寡断,心太软,不敢杀人……”瘦老头继而道。

  “不敢杀人,哼,来人啊,将他们二人推出去斩了!”连教主冷笑说道。

  连风梅命令一下,大堂里静的出奇,只剩下一个个教众的呼吸声。“我说,将他们二人拿下,推出去斩了!”连风梅皱起眉头,再次吼道。

  这时,门外才走入两名刀斧手,一人压着一个跪在地上的老头,就要向屋外走去。

  “慢着!”大堂上齐刷刷地跪下了四五名大汉,齐声道:“请教主开恩,饶他们一命!”

  “怎么,我要杀两个内奸,你们也出来求情,还把不把我放在眼里?”连风梅扭个身,回到座位上问道。

  “教主,求您放过他们二老吧,他们平日并未有叛教之意啊!”跪下的人齐声说道。

  “老乞丐没带人攻山寨前,露出过叛教的意图吗?如今他带着高家庄的人攻打山寨,咱们虽然胜了,可战死了十几名兄弟!没有内奸不来外鬼,刀斧手,将他们二人砍了!”连风梅拍拍椅背说道。

  “教主,教主,求您开恩吧!”那跪在地上的几人突然窜了起来,冲向台上正坐的连风梅。

  鲁智深和月如一看,急忙出手,怎奈那些人已近在眼前,有两个人还揪到了连风梅的大氅。鲁智深不得不一掌拍到了对方胸口,那人“咚咚咚”连连后退,刚好撞上了身后扑继而来的人,两人摔个仰面朝天。

  而被月如拉扯住胳膊的壮汉,抖了两抖,便像泄了气的皮球,蔫倒在地。这当口,连风梅单手一挥,一片黑雾飞向了被刀斧手擒拿住的两个老头,只听“呀”的一声,头盖骨打碎,二位一命呜呼了。

  ……

  “老虎不发威,便要被猫欺!”连风梅依靠鲁智深和月如的帮助,平息了这场叛乱,连那两个老头在内一共杀了六七人,寨里的众教徒一个个被惊的目瞪口呆,再也不敢违背这教主的号令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