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归溪

052 拆穿

归溪 凡范er 4134 2019-11-07 16:15

  闻讯赶来的老太太正好目睹了这一切,自己视若珍宝的儿子居然和孙女挤在一张床上!这成何体统!

  这不禁让她想起了虞婉晴和赵妗云那两个贱人,一个要抢他的夫君,一个要抢她的儿子,她视若珍宝的东西她们都要抢去!

  “你这个逆子!!”老太太站在房门口颤抖着手指着床上的两人。

  两个嬷嬷走上前将床帘拉开,床上的范姚箐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不轻,她见老太太怒不可遏的出现在自己房中惊慌失措得向床后挪了几分。

  因为老太太一直不待见她,箐儿在范府也抬不起头来,自打她被人从娘亲那里接回家以来,老太太就一直有意针对她,就连吃穿用度也是及其的苛刻,就只比府上的丫头好几分。

  这些年她一直都是尽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对老太太亦是避而远之,如此才过了几年安生日子。

  如今老太太这么怒气冲冲的站在她跟前,她突然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娘,您来了!”范葛起身穿好了鞋向老太太行了礼:“小女吓得不轻,我便过来看看她。”

  “我竟生了你这么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你可曾这般照料过刘氏?”老太太指着范葛一脸的心酸。

  范葛的脸瞬间沉了下来:“刘氏只是娘的媳妇,我却不曾认过这个妻子,要说照顾,娘你照顾便好了!”

  老太太被范葛的一席话气的够呛:“你这个不孝子,刘氏她,她去了!”说完皱纹横生的脸上泛起丝丝忧伤,刘氏是她最疼爱的侄女,在范府这么多年却未过过一天好日子。

  “她去了便去了,您发什么火?”范葛听到刘氏去了并没有什么脸上波澜。

  老太太悲愤不已:“真是作孽啊!”

  赵妗云那个贱人毁了他的儿子,现在她的女儿又接着来祸害范家的安宁!

  “把她给我拖下来!”

  老太太话刚落音,两个嬷嬷便立刻走上前,抓住了箐儿的两条胳膊,箐儿被猛的一拖便摔到了地上,惨叫声紧接着响起。

  “娘你这是做什么?”范葛心疼女儿,不愿女儿受委屈。

  “这丫头如今被你惯的如此娇气,我定要让她吃点苦头!”老太太说完便出了门,两个嬷嬷拖着箐儿也跟了上去。

  范葛立即上前:“娘,千错万错都是儿子的错,箐儿是无辜的!您放过她可好?”

  老太太越听越来气,她自然知道她范姚箐是无辜的,可谁让这母女两人触碰到了自己的逆鳞呢!

  这母女两人就如同当年勾引她夫君的那个贱女人虞婉晴,让她一辈子也不得安生!她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都是拜虞氏所赐,每日还必须靠吸食那些让人恶心的粉末才能维持原貌。

  “把她带到云曦阁,让她看看刘氏是怎么死的!”老太太快步走在一行人的前面,丫头小厮们连忙跟上去打着灯笼看路。

  范葛见女儿衣衫单薄,被两个嬷嬷狠狠拽着很是心疼,但也无可奈何,谁让他在家中如此窝囊呢,关键时刻连句话也说不上。

  范家上上下下皆听令于老太太,老太太的耳目遍布范府各个角落,范府就如同一个牢笼囚禁了他几十年,他保护不了心爱的女人,眼睁睁看着她被诬陷,亲自写下休书,如今也护不了自己的女儿。

  他此生别无他求,只希望能守着女儿箐儿做完他那未了的梦,可自己的母亲却总要挑起事端,他却无力反抗。

  箐儿被两个嬷嬷扔到了刘雯尚面前,在这两个下人眼中,箐儿的命就如同下人一般下贱。

  箐儿抬起头,看了刘氏一眼便叫出了声,她的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滚落下来,她趴在地上的身子连着向后移了好几尺。

  此时刘氏的眼珠子已完全塌陷了,眼眶深深凹陷进去,浮肿的脸已完全看不出原来的轮廓,原本伸出嘴的舌头也已经肿到将她的嘴狠狠的撑开!

  这场景让在场所有人胆寒,几个丫头随之倒地,竟吓晕过去。

  “你这个贱种,好好看看你一手逼疯的女人!”老太太走到箐儿跟前将箐儿低下的头抬起正对着刘文尚。

  “我要你记住她的死相,让她成为你一辈子的噩梦!”老太太的面容扭曲起来,看着格外的阴森。

  箐儿从未见过这样的老太太,宛如一个恶魔,在她的心灵上留下一个个创伤。

  “娘。”范葛的声音变得虚弱无力:“你以为这一切都是别人造成的吗?”范葛从人堆里走了出来,眼神空洞神色带着痛苦。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你自己!”范葛指着老太太的脸接着道:“是你害死了爹,也是你害死了刘氏!”

  老太太放下哭得软趴趴的箐儿转身对着范葛道:“谁给你的胆子竟敢这么跟我说话?!”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这些年我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干的那些勾当我清清楚楚,要我一条一条摆在你面前吗?”

  老太太微露恐慌:“你都知道些什么?”

  “太嘉十五年,你与岩氏串通好……”

  “够了!”

  未等范葛继续下去老太太便打断了了他。

  此时的她不得不对自己的儿子刮目相看,原来这么多年他都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她不由得觉得背后一寒。

  但范葛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他接着道:“你们串通好将身怀六甲的虞氏毒死,事成之后你逼岩氏上吊自尽伪造她畏罪自尽的假相来掩盖自己的罪行。”

  “够了!别说了!”

  老太太眼睛里透着火焰,但并未让范葛有丝毫的畏惧,这么多年他忍够了!

  四十多年来都生活在一个变态母亲的阴影下是一种怎样的滋味,一直以来他选择逃避,他放纵自己,变得堕落,然而这一切都无法释放内心的苦闷,很多秘密都憋在心里发酵生霉。

  “我说得对不对?”范葛盯着老太太的眼睛,他的目光变得无比的陌生。

  老太太扭曲的面容不停的抽搐,眼睛变得猩红起来。

  “你气死了爹,但并未收敛半分,反而变得猖狂至极,你的手上到底有多少条人命,你还记得清吗?”范葛蹲下身将女儿搂在怀里。

  “来人啊,将这两个不知好歹的东西给我绑起来!!”

  老太太一声令下,一群四肢粗壮的家丁便从门口涌了进来,硬生生将父女两人分开,粗鲁的绑了起来,丝毫不顾及两人的身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