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众仆之仆

第两百六十一章 欢迎宴会

众仆之仆 九鱼 5347 2019-11-07 16:18

  于是朱利奥是带着这么一个好心情去到雷蒙德卡多纳将军的欢迎宴会上的。

  利奥十世是个相当有品味的人,但他也同样喜好奢侈,充足的美味食物、成桶的酒、辉煌的灯火、往来穿梭的仆人固然是一场盛大宴会的必备品,小丑、杂耍艺人与娼妓更是宴会上不可缺少的点缀,数以百计的达官显贵被邀请到“银宫”里,这里曾经属于博尔吉亚,然后又被觊觎已久的大洛韦雷枢机收入囊中,他死后洛韦雷家族遭到了尤利乌斯二世毫不留情的打击,于是它又被奉献给了当时的一个黑衣宗教法官,这个宗教法官很快就堕落在了酒色之中,他被曾经的同僚判处了死罪后,他的家人就匆匆把它卖给了乔美第奇。

  乔美第奇在成为利奥十世后,立刻重新修缮了银宫,并且重新命名为“马尔斯宫”,不,没有其他的含义,这里纯粹是为了纪念他的叔叔,年少早夭的朱利阿诺,美第奇家族的御用画家波提切利创作的维纳斯与马尔斯一画中,沉睡的马尔斯正是以朱利阿诺为模特。

  不过,与其说是重新修缮,倒不如说是重建,博尔吉亚的风格完全不符合利奥十世的喜好,而且他也不怎么喜欢这个家族,它们给美第奇家族留下了许多深刻的伤痕,于是他索性尽可能地抹去了博尔吉亚的许多东西,现在呈现在人们眼前的是,是一座宏伟的白色大理石建筑,u型,开口向外,环抱着一个广阔的广场,像是一个向着宾客们伸出双臂的热情主人。

  时值九月初,天气逐渐凉爽了起来,马尔斯宫位于群山大湖一翼,按理说应该更为清凉但人们一接近这里,还是能够感到热浪迎面而来,因为从能够看见马尔斯宫开始,平坦的道路两侧就有无数火把熊熊燃烧,将死寂的黑夜化为热烈的白昼。

  巨大的广场上除了火把,还有蜡烛,它们的数量如同繁星,照亮了人们的面孔,让他们的珠宝熠熠生辉,蒸发着玫瑰与薰衣草的香气。

  身着白衣的仆从与身着细纱的娼妓游走在人群之中,他们托着银盘,银盘里堆满了甜蜜的点心与加了冰块的酒水,仍由人们随意取用,等他们进到大厅里,更是不由得为那些如同树枝般稠密的黄铜灯枝,卵石般随处可见的精美白瓷,繁花般绚丽多彩的丝毯,以及厅堂正中,那座喷涌不断的葡萄酒喷泉而满心欢喜。

  宴会的桌椅如同之前的几百年那样安置,主人与贵客落座在台阶之上的长桌前,有高靠背的椅子可坐,其他不那么重要显达的客人屈身在台阶下的条桌前,坐着的也只是条凳,他们的周围围绕着仆役、娼妓与乐师,而更远处是画师与吟游诗人,他们要负责将这个盛大的场面以绘画与诗歌的方式记录下来。

  万幸,因为某人的洁癖,这里没有老鼠与狗儿在人们的脚下到处乱窜,宾客们也已经习惯了文雅地使用刀叉切割运送肉块,用汤匙喝汤,独自用一个杯子,虽然许多顽固的教士还是认为用手指进食更符合教义,但在这里显然没有那种令人不快的蠢货,而且就算有人更常用手指,也会不由得想要试试那些精美的银刀叉,光滑的白瓷汤勺与玻璃酒杯,这些是每个人都有的,让人们更是惊叹于美第奇家族的豪奢。

  长桌上的餐具更是华美,骨瓷镶嵌着金线,与一旁的金刀叉相互交映,天鹅颈脖般秀丽的玻璃杯盏上铭刻着利奥十世的纹章与名字,与线条优雅的花朵在它们上方,就是真正的花朵,沉甸甸的小白玫瑰拥挤在一起,向着乳色的亚麻与赤红色的丝绒垂下头来。

  各式各样的美食与葡萄酒被络绎不绝地送了上来,人们痛快地大吃大喝起来,这场宴会是为了欢迎西班牙的卡多纳而召开的,就是为了让主人与宾客快乐的,他们在此尽情放纵,才能抵消对于战争的恐慌与焦灼,很快地,就出现了醺然欲罪的人,倒是长桌上的人还保持着清醒,利奥十世比起酒更喜好蛋糕与烤肉,而雷蒙德卡多纳几乎没有这个心情,至于朱利奥,他从来就不会暴食暴饮。

  一个装扮得犹如示巴女王的娼妓身形摇曳地走上前来,她伸展的双臂上托着一个两尺见方的银盘,银盘上堆满了蜂蜜腌渍的杏干,这是利奥十世最新的心头好,他见了立刻示意娼妓将盘子放在桌上,然后伸手去抓。

  但他的手还在空中的时候就被另一个人捉住了,那个娼妓十分惊讶,因为她想不到谁敢如此对待圣父,不过很快地,她就释然了,那是坐在教皇身边的枢机朱利奥,他既是教皇的兄弟,又是教皇的得力臂助,或者说,是教皇的代言人,人们都说他是罗马的无冕之朱利奥没有再看那个娼妓第二眼,而是抓着利奥十世的手,把它塞回到教皇的袍子里去,“我说过吧,为了你的身体健康。”朱利奥责备地看了一眼利奥十世浑圆的肚子:“你的腰围要降到三尺之内才行。”

  利奥十世立即愁眉苦脸起来,他可是受够了朱利奥的约束,不过他也知道朱利奥是为了他好,其他不说,有朱利奥监督与调整,他现在已经不像过去那样,动辄失眠、抽搐、口干舌燥了,记忆力也好了许多,只是不能随心所欲地饮酒,暴食,尤其是甜点,让他痛苦地连弥撒时的祈祷都虔诚真诚了许多上帝啊,他的这个兄弟有时候可真像是一个魔鬼,不折不扣的,而且他身边的仆从,教士与嬷嬷都认为朱利奥是对的,毕竟他师从庇护三世,谁都知道,庇护三世有着如同男巫一般的高超医术。

  朱利奥叹了口气,轻轻地招招手,从仆从那里取过一只很小的瓷盘原先是用作放置调料用的,用干净的银勺舀了两三个杏干放在瓷盘里,然后在利奥十世悲痛欲绝的注视下,瓷盘放在教皇面前,其余的杏干则连着银盘一起给了那个娼妓。

  那个娼妓不禁眉笑颜开,因为既然是从枢机手中赏赐给她的,那就代表着,不但是杏干,就连那个银盘也是赏赐的一部分,蜂蜜杏干固然是昂贵,但怎么比得上有着精美的浮雕,镶嵌着珍珠与红宝石的银盘呢,她紧紧地抓住了银盘,与另外两个娼妓分享了盘子里的杏干。

  利奥十世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一边将杏干放在牙齿间磨着这也是朱利奥回到罗马后他练就的新本事,好让快乐的时光能够更长一些。

  朱利奥再次打量了一下教皇面前的食物,就转过头去,端起酒杯,只是他几乎不喝酒,只是略作示意罢了他的视线在宾客中来回穿梭者,神圣联盟中的国家与自由城市的使者必然是此次宴会的座上宾,还有一些实质上的中立地区譬如说,热那亚与低地国家,他们的使节也在这里,还有的就是虽然不属于教皇,却臣服于朱利奥美第奇的托斯卡纳防御战线上的城市的使者,佛罗伦萨,锡耶纳,新城加底斯,卢卡,比萨,皮翁比诺……更有一些朱利奥提拔起来的教士,他们几乎都是从罗马或是佛罗伦萨的学校里出身或是接受过指导的,也是利奥期望的教会中坚力量,还有的就是美第奇的盟友们,他们几乎都是行会的首领或是家族的家长,他们与朱利奥对视的时候,无不俯首以示尊敬。

  而就在这个时候,厅堂的角落突然发出了一阵尖锐的喧嚣声,朱利奥侧头望去,发现那里正围拢着一些人,而等到人们惊骇地让开,一个满口鲜血的娼妓步履踉跄地跑出来的时候,他的脸色顿时变了朱利奥认出了她,就是那个送上了蜜渍杏干又被他赏赐了银盘的娼妓,在她身后,是两三个已经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的同伴。

  她也看见了朱利奥,视线交汇,娼妓翕动着嘴唇,仿佛要说些什么,朱利奥不听也知道,她一定是在喊“救命!”

  但他根本无暇去看顾一个陌生人,他旋风般地转过身,看向利奥十世,而利奥十世的手指还放在嘴里没有拿出来他之前正在吮吸手指上的蜜糖,在朱利奥看向他的时候,他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立刻将手指更深地探入喉咙,想要让自己呕吐,但他的肠胃已经剧烈地绞痛了起来,手指也失去了力气,他的眼前一阵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只能感觉到朱利奥有力的手臂正在紧紧地抱着自己,然后他在喊:“有刺客!”紧接着便是连接不断的简短命令。

  这里有许多人都是慈悲修士会的成员,他们不但如同教士一般的学习,也如同军士一样地训练,这让他们不会如同普通人那样遇见事情就开始惊慌失措,也懂得服从命令,听从指挥这时候,他们就如尖锥一般从纷乱的人群中显露出属于自己的尖锐,如果此时有人从上往下俯瞰,就能看到以这些慈悲修士会成员为中心,人们迅速地平静了下来,并且开始甄别自己身边的人对于刺客来说,这是最糟糕的局面,因为混乱才有利于他们的逃遁。

  果然,很快地,有两张陌生的面孔被推了出来,他们一开始还想负隅顽抗,凭借着有毒的弩箭与敏捷的身手逃走,但还是被刺网与短火枪留在了庭院里,刺客很快地被拖了下去,接受审讯,惊魂未定的人们才来得及去关注圣父的情况。

  辛运的是,利奥十世虽然也吃了有毒的杏干,但因为朱利奥的关系,他只有两个,而且细嚼慢咽延缓了毒杏干进入肠胃的速度,在当即灌下了新鲜的牛乳,又用药催吐之后,他的情况已经得到了稳定,只是他的身体可说不上健壮,于是圣父被转移到了他的房间里,在他勉强回复了一些神智后,就指着朱利奥,将教会的一概事务都交在了他的手里,就又昏迷了过去。

  一些古板的教士也质疑过枢机主教朱利奥美第奇所拥有的权势是否过大,现在他们倒要感谢起这样的状况了,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罗马竟然只是轻微地震荡了几天,就又回复到原先的样子。

  罗马的人们当然不讨厌利奥十世,他给了罗马的人们许多工作,以及发财的机会,也恢复了圣物与赎罪劵的买卖,更是重新修缮了圣彼得大教堂,在这里聚集了难以计数的艺术家、娼妓与工匠,令得罗马又一次成为了万众瞩目的中心。他们在圣彼得广场与大教堂前点燃蜡烛,为这位乐观而温和的教宗阁下祈祷,心中倒不是那么慌乱,当然,猜测利奥十世如果确实发生了不幸,那么继位的教皇会不会仍然是个美第奇几乎是每个房间里或是人们的心里都会窃窃私语的事儿。

  朱利奥美第奇之前的打算全都落了空,利奥十世已经排出了大部分的毒药,但已经起效的那些却已经对他的肠胃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在这个不可能有手术与针对性药物的时代,这样的伤害只能交给时间去治愈,而且,就算有人能够代替朱利奥行使教皇副手的职责,朱利奥也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罗马,离开利奥十世的身边,他甚至不再回到皮克罗米尼宫,而是住在了梵蒂冈宫,他的房间就在利奥十世的卧室旁边。

  马克西米连一世或许不知道在那场惊心动魄的王位争夺战中朱利奥美第奇究竟担任了怎样的角色,但西班牙的女王胡安娜一世无疑正是他的拥趸,而且很明显,这位来自于美第奇家族的枢机也正是这位女王的支持者,而且慈悲修士会的迅速扩张也确实引起了一部分选帝侯的不安与不满,他们由此想要铲除朱利奥美第奇最大的倚靠并不奇怪。

  法国人的动机更是无需多说,教皇的神圣联盟与路易十二最大的,也是决定性的战争迫在眉睫。

  明日本章增加一个番外。

  顶点

  一秒记住域名m.3qdu.com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