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第七十三章 无意造就的神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时谦 6282 2019-11-07 16:18

  阵阵疼痛开始席扰李尔德的太阳穴,压抑窒息的胸口泛起阵阵恶心感,他很想就此冲出账外,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的空气,但双腿如同灌入铅水一般重,使其根本动弹不得,

  少女祭祀看着面前有所异样的李尔德,停下话来关切地看着他随后道:“你还好吗?”李尔德颇为吃力地点了点头,随后不断努力地调整呼吸,最后闭上眼睛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待平稳后才睁开眼睛对少女祭祀道:“那个小镇完全不见了?”

  少女祭祀道:“很奇妙不是吗?”

  李尔德面色惨白道:“非常诡异!”

  少女祭祀淡笑一声道:“的确如此,在正常人看来着着实匪夷所思。”

  李尔德很想出言向对方询问,但转念一想,眼下种种的现实铁证根本已无需他去质疑,父亲已命危垂矣,其不会用自己的性命来与自己编造这样的谎话。

  李尔德沉吟良久后道:“无论军事小镇是毁灭还是消失,总而言之都达到了预期效果,既然如此为什么后续计划没有成功?”

  少女祭祀摇了摇头道:“这一点我也不清楚,在那个军事小镇一瞬消失后,我们虽然感到十分诧异甚至是恐怖,但我们依然感到欣喜,无论如何我们达成了自己的目的,然而事实绝非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在此之后,各个势力方面没有一点动静,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甚至驻印英军方面都没有丝毫的反应,除了在那军事小镇消失后的两天后来过几批调查人员后,便没有了一点反应,没有对周围地区进行任何布控与搜查,就好像那支部队是自己主动调走离开一般。直到现在,依旧没有任何一方对此事做出反应。”

  李尔德只觉得头变得更加沉重起来,任其想破脑壳也猜不出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少女祭祀缓步走回到座位上坐了下来,面色微凝道:“无论如何,这一次的计划是彻底失败了,我违背了祖制动用了部族的守护物,而皮姆先生甚至搭上了自己的性命,但到头来都是一场空。”

  李尔德的脑子已有所空白一片,对于少女祭祀的话他并没有多想,只是随口道:“还好,虽未成功,也没有太大的损失”

  少女祭祀道:“你真的以为是这个样子吗?”

  李尔德愣愣地看向少女祭祀,有些不知所以然。

  少女祭祀轻叹了一口气道:“一个数百人的军事集阵莫名消失,这无论在什么时候放在什么地方都决计不是什么小事,按照我们之前所设想的那样引发大张旗鼓的战争并不失常,而现在的情况绝对有失常规。”

  经过对方的提醒,李尔德猛然有些恍然大悟,随即开始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少女祭祀道:“英军方面的平静表现已经是一种达到了一种心怀鬼胎的状态,他们的不声张,其实便是为了达到一种掩人耳目的状态,他们想用这种平静来让周围的其他势力放松警惕,从而进行自己的计划打算。”

  李尔德的脑中忽然回闪出吉姆那总是哀叹的愁容,对于明日的极度绝望溢于言表,只是他的表现当时李尔德还无法彻底理解,这一次李尔德终于明白过来,无论这其中有着怎么样的环节,吉姆都应该对这个计划结果有所察觉,其明白事情的严重性所以才会如此对未来充满担忧。

  李尔德吞了一口吐沫,在这一刻他也感到了一种无名由的恐惧,这是一种最为简单的恐惧之感,它源自于生命在免面对危险时所产生的最为正常的生理反应。

  与此同时,李尔德的脑中产生了另外一个念头,那便是这种危险情况父亲应该也完全了解,那么他为什么还要如此执意地要将自己接到这里,让自己陷入这种危险之中呢?

  此时的李尔德并不怨恨父亲,但却对父亲的做法很是无法理解。

  少女祭祀对李尔德父子纠葛并无想法,她依旧用较为淡然的口气来阐述着当前脆弱的和平环境。

  “现在这个时候印度正处于非常敏感的格局时期,前些时我也听说美国彻底参加了这场战争,无疑这场战争的走势要大大地发生改变,但英军在欧洲战场上的表现始终不如人意,这也导致了其在其他地区的军队威慑受到了影响,这几年中甘地在印度举行的反抗运动如火如荼,不出意外地话山最近一段时间还会发生一次大规模的爆发性反抗活动,英国对此都应对不暇,所以在这个时候他们不太像节外生枝。但这件事情他们绝对不会忘记。”

  说罢少女祭祀轻叹了一声喃喃道:“也许在一些我们看不到的地方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

  李尔德道:“你的意思是说他们已经隐隐发觉了事情的不对,至少其已知道那一整支英队是消失于某种超载然力量。”

  少女祭祀点了点头道:“不要太过小看一个国家机器所掌握的情报内容,民众所知晓的东西永远都是皮毛而已,最为黑暗绝密的东西也许在千万年中都不会被公布出来,而对这一点我绝对是相信的。”

  说罢少女祭祀换了一副较为轻松的口气道:“即便是那些普通的调查的人员无法发现什么端倪,其只要将此事上报高层,一些秘密机构便会发觉事情的端倪,综合其手中所掌握的情报,他们虽然无法得知真相,但终归会察觉到事情大致雏形。”

  李尔德道:“这么说来,这里岂不是非常危险?”

  少女祭祀点了点头道:“危楼一座,怎么?害怕了吗?”

  李尔德本想摇头否定,但是其内心却并没有让其做出如此行动,最终其还是点了点头。

  少女祭祀见状噗嗤一笑道:“果然是皮姆先生的儿子,真的非常诚实呢?”

  李尔德苦笑道:“想必在这个时候,没有人不会感到害怕吧,难道你就不害怕吗?”

  少女祭祀想了想道:“其实我本人对于死亡的恐惧并不算大,但我所背负的绝非仅我个人的身家性命,我要为所有的族人复杂,而这正是我一切恐惧的来源。”

  少女祭祀的话虽然平静,但李尔德却在话语中感到了少女祭祀肩头上的沉重,看着眼前这个身材瘦削的少女,李尔德不得不承认若是其走入校园,必然会是校花一样的女神人物,受到无数人的喜爱与追捧,然而就是这样本应享受幸福的年纪,其却要在战争中肩负起族人的兴亡之责,要在这个最为充满恶意的时代做出作为艰难同时也是正确的抉择,想到这里李尔德心中不禁生出几分同情。

  然而这份情绪很快便过去,因为李尔德现在更为关心的还是自己的父亲,无论父亲做了什么,李尔德都要想办法将其丙的情况下也要尽力一试。

  “还是说说我父亲的伤情吧,既然你已肯将这种秘事告于我,那么我父亲的病情也没有什么遮遮掩掩的必要了吧,白日之时我已看过了他身上的那种诡异症状了。”说到这里,李尔德忽然发现“诡异”这一词语已开始高频率地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之中。

  “当然没问题。”少女祭祀不置可否地说道。

  “因为一些原因,当时操控力量对英事小镇发动攻击的人正是皮姆先生。如我之前所说,那所谓的力量本就如火焰一般,若是无法将其引燃在火把上是无法驱逐狼群的,但在这一过程中皮姆先生并非是充当手持火把的人,而是火把。”

  李尔德闻言心头当下一震,但其也明白过来为什么父亲会受到如此中的创伤,虽然在得知真相后让李尔德感到十分不满,但他也明白现在质问、指责对方已全无用处,自己所能做的事情便是接受这些所有事情。

  少女祭祀道:“其实出现这种情况是我们当时没有想到了,因为在开始执行此项计划前,我们曾做过一些相应的测试,而数次测试都证明一切都是正常的,皮姆先生的身体可以承受那份力量”

  李尔德冷冷地说道:“但我父亲终归只是一个凡人。”

  少女祭祀听出了李尔德话中的含义,轻轻一笑对此并不在意,随后继续道:“的确,这件事情是我的失职,但在那个时候真的别无办法,不怕你不喜欢听,如果时间倒流可以重来的话,也许我们还会这么做的。”

  “你”李尔德闻言更是一怒,但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只能等待对方的下文。

  少女祭祀道:“意外就发生在执行计划的那一晚,那天夜里,我们按照原定计划开始向那个英事小镇发起攻击。在我们的预定计划中,我们所要做的只是一场攻击而已,我们的目的是要制造混乱,用以假乱真的手法引发这一地区的混乱,绝不是想要一击命中,将有所人屠杀殆尽。但事与愿违,那天夜里那股力量暴走了。”

  暴走。

  这一词语让李尔德瞬感心很寒。

  少女祭祀道:“你并未见过那么军事小镇,其绝对并非一个如寻常那般的军事营盘,由于地处偏僻,其作用只是一些军需的储藏与调度,所以仓库、军营等设施应有尽有,其驻扎盘布也很是分散,甚至与我们这里不想上下,你试想一下,想要将我们这里彻底铲平毁灭需要多少炸药呢?”

  李尔德自然无法想象出这其中的具体数量,但其一想到如此庞大的能量自父亲的身体中流过,其更感觉无比的恐惧,那些力量宛如无数“阴兵”一般,借助父亲的身体释放出来,将数百人的军事小镇连带物资一同抹除干净,不留丝毫痕迹,这种恐怖的场景简直无法想象。想来即便是旧金山中那些刊登连载着最为荒唐的报刊杂志上也无法做出这样的。

  而承受如此强大力量洗礼的父亲竟然能够现在还活下来当真算是一个奇迹,李尔德又忽然想到,父亲曾说过都是眼前这个少女祭祀拼劲全力,最终力挽狂澜才将父亲的性命挽救下来,现在看来事实的确如此,想到这里李尔德的心中不禁多出了几分感激的情绪。

  少女祭祀不知李尔德内心中的情绪转变,其继续说道:“那股力量的极度暴走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当时我曾尽力去克制这股力量,但最终的努力也只算是杯水车薪,待力量恢复可控,并且消失后,那整个军事小镇都已被抹除掉了。”

  “抛开其强大的破坏力不谈,其对皮姆先生的身体所造成的伤害也是难以估量的,便如同一个烟民,每日吸上一包烟其也许是几十年后身体才会表现出不良反应,而如果让其在五分钟内吸食完一千烟,那么等待他的便只有死亡。”

  少女祭祀的比喻虽然让李尔德很是不舒服,但无疑这种解释让其很只管地明白了这其中的始末原委,李尔德忽然想到父亲的“火把”角色,在驱赶完狼群后,火把的结局想来也只有燃烧殆尽这一个结果而已,李尔德相信父亲在开始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应该有所心理准备,但让其始终想不明白的是父亲为什么选择去这么做,面对一个非亲非故的异族人的安危,真的可以做到献出自己生命这种事吗?

  少女祭祀讲到这里后停顿片刻,给予李尔德一些时间消化内容,随后继续道:“但皮姆先生的状态还是有所不同,准确地说那股力量通过皮姆先生体内并不伤害他的身体,但由于其暴走时的能量太过巨大,而即便是皮姆先生用此毁灭抹除了一个军事小镇,其依然无法完全将体内的力量释放出去,而有一些力量残留在了他的体中,于是便有了现在这样的情况。”

  李尔德闻言不禁啊了一声,前面的内容他虽然都能够接受,但现在这一情况却让其大感意外。

  这个时候少女祭祀苦笑一声道:“如果说掌握了那种力量的人便可以成为神的话,那么皮姆先生现在依旧就是神了。”

  2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