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第一百九十五章 闭环(中)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时谦 7514 2019-11-07 16:18

  “喂,还没有准备好吗?”雨果一面稳健地躲避华怜的攻击,另一方面内心中颇为焦急地向伊娃询问着,眼下的态势虽然其还能够应付,不过雨果已感到自己逐渐地步向劣势。

  “开战的时候你可全无这种担忧呢。”伊娃冷冷地向雨果嘲讽着。

  “这种时候就不要说这种没有的话了。”雨果道。

  伊娃道“我虽然不太了解机甲的战斗方式,但现在并非是最好的出手机会。现在局势对我们并不利,所以出手必须迅猛有力,且只有一次机会。”

  伊娃的分析很是透彻,雨果也深以为意。诚然,想要战胜华怜,奇兵奇谋才是最为有效的。

  “要我进入天英?”听罢华怜的话后雨果首先有些诧异地重复了一句,随后了然一般地点了点头道“你是要我进入天英中成为你们圣堂的卧底喽?”

  华怜摇了摇头道“虽然我与天英的关系并不好,但依旧要承认天英的确是整个月岛大陆最好的学院。其曾是圣堂机甲骑士的出产摇篮,你进入那里学习一定会受益匪浅。哦,对了!说来那里也算是我的母校,我在那里也曾进修过一段时间。”

  雨果皱了邹眉道“按照我们的计划,近阶段我们的目标是月岛军方,也就是说你准备当我从天英毕业之后将我安排进入月岛军方中去吗?”

  华怜点了点头道“近几年天英也开始彻底有意识地垄断对圣堂的人才输出,准备在根源上扼住圣堂的命脉。而你要知道选择与圣堂为敌无论明里暗里都要付出极高的代价,于是再此阶段天英也要大为笼络其他方面的势力,以相对而战站在他那一方,故而素来不惹人注意的月岛军方一时间也成了香饽饽。”

  雨果沉吟着点了点头,随后道“届时我便可以有机会接触到当年有关东岛的秘密了。”

  这一次华怜再度摇了摇头道“那种机密的事情可不是你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可以接触到的,否则的话你我也不必如此费力地算尽心机来谋划这一切。”

  “想要解开东岛的秘事将需要非常漫长的一段时间,我早就与你说过,你需要有这个心理准备。”

  雨果再度点了点头,其眼神中已不再有抵触情绪,反而透出几分嗜血般地亢奋,华怜知道自己的言语彻底激起了雨果心中的复仇。

  华怜看着雨果认真道“在未来的一段时间中也许你的生活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那将是你从未有过的人生体验,但你要知道那是你必须要去面对、承受的。所以无论事情进展到何种最坏的程度,你都要做好心理准备。”

  雨果看着华怜最终点了点头。

  “我准备好了。”

  雨果的身体在细雨清空中宛如灵巧的大鸟,在华怜的“鸟枪”、“捕”中来回穿梭着。

  但无论一只鸟有着怎样的灵性与迅捷,其终将会被猎人掌握到规律。

  雨果的战斗方式便很是有规可寻,在十数分钟的拉锯战般的较量后,其行动方式渐渐被华怜所捕捉。

  “格尔尼卡,帮我对其行动规律建立数模,之后进一步补充数据。”

  “明白。”与三年前更改名字的战斗系统格尔尼卡答应一声,随后开始利用先前储存的数据予以分析工作。

  不需时,其回答道“数模基本形成,完成度5,待数据进一步完善之后可以进行捕捉打击。”

  “很好。”华怜的眼中滑过一丝凌厉,随后眼中也露出些许失落,她明白不需多长时间其便能将雨果彻底击败。届时一切事情都将告以段落,或者说与曾经彻底告别。

  三年的相处时光一时间恍惚如梦。

  华怜赤脚在走廊上行走着,她刚刚洗澡完毕,准备回到自己的房间小做休息,之后收拾行李便要离开。

  而当其路过雨果的房间之时却由不得停下了脚步,其沉吟片刻后最终来到了雨果门前轻轻扣响了房门。

  待里面传来“请进”之声后华怜推门走了进去。

  此时的雨果已经爬snn铺,只有一盏床头灯打开着,房间内虽显昏暗却也格外温馨。

  雨果坐卧在床头,在其手中捧着一本黑色硬皮图书。

  “在阅读?”华怜一面说着一面坐在距雨果不远处的一把休闲椅上。

  “睡觉前消磨一阵时间。”

  华怜轻笑道“我还以为你会抓紧时间养伤呢。”

  “轻伤不下火线,你造成的这点伤还算不了什么。”雨果淡淡地回答道。

  华怜道“看样以后我的拳头要更有力几分才是呢。”

  雨果道“同样的话也送给你。”说话间其已经合上书本将其放在床头上。

  华怜的目光在书脊上扫过随后轻笑道“黑暗塔?我还以为你又在看那些古老的超级英雄漫画呢。”

  雨果道“漫画看多了也会怀念观赏文字的感觉,这本书刚刚翻阅,感觉还不错。”

  华怜点了点头笑道“阅读到了哪里?罗兰走出那片沙漠了吗?”

  雨果眨了眨眼睛道“你读过这本书?”

  华怜轻笑道“少年的时期也许会沉迷于很多东西,游戏、恋爱、运动甚至毒品等等,但少女通常会迷恋之中,别看我现在这副样子,年少的时候也很喜欢看的。只是我与其他同龄少女不同,不太喜欢看那些风花雪月的故事,反而喜欢看一些沉重黑暗的故事。”

  雨果点了点头道“你的确与普通的少女不一样。”

  随后其目光在书上扫过道“罗兰还没有走出沙漠,我刚看到他将一个小镇上的人全部杀光。”黑暗塔前期剧情片段

  华怜点了点头道“很精彩对吗?”

  雨果点头道“很精彩。”

  随后二人陷入沉默之中,虽然二人都没有说些什么,但双方都能意识到这沉默下来的理由。

  片刻后雨果道“罗兰最终走出沙漠了吗?”

  华怜道“不怕被我剧透吗?”

  雨果道“我对剧透从来没有什么特别的执念,是否提前知道都无所谓。”

  华怜笑道“那你可真是万里挑一的人呢。”

  雨果道“世人很大程度上讨厌剧透,认为那样会被剥夺了诸多快乐。于一些娱乐之事上其很是认真,但对于自己的生命生活却马虎得并不在意。杜牧说秦人无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复哀后人也。漫长的人类历史中先人们总结出太多的人生道理、哲思贤念,不过对于这些却没有什么人可以听得进去,杜牧的话对此做出了最好的诠释。”

  华怜歪了歪头道“听你这么一说,人类可真是够可悲、滑稽的。”

  “难道不是吗?”雨果平静地反问道。

  华怜不置可否地努了努嘴随后对雨果反问道“那么你认为罗兰会走出沙漠吗?”

  雨果沉吟片刻后道“按照的逻辑他会走出那片沙漠,无论其经历了怎样的危险与磨难。但我认为他永远无法走出自己心中的那片沙漠。”

  华怜道“你认为罗兰的心中有沙漠?”

  雨果道“若是将人类的内心看做是一片土地的话,那么有的人内心也许是森林、也许是平原、也许是荒芜的劣土,也许是沙漠,我认为罗兰是属于最后一者。”

  华怜笑道“你的比喻真的很感性,也许你会成为一位优秀的诗人呢。”随后华怜叹了口气道“事情就如你所说,即便史蒂芬金也难逃故事套路的束缚。”

  雨果道“那是人类总是难逃人性的束缚,无论作者还是作者笔下的人物,其都是有血有肉的凡胎。”

  华怜将身体向后靠了靠,摆出一个灵气舒缓的身姿随后道“那么你的内心之中是什么呢?森林还是沙漠?”

  雨果道“你猜呢?”

  华怜道“我不认为你会比罗兰强上多少。”

  雨果歪头凝思片刻,随后道“罗兰要比我更幸运。”

  雨果的话令华怜很是意外,虽然雨果将自己的身世与一个中虚幻的角色相对比,但华怜一时间也无法反驳什么,相比于命运多舛的枪侠罗兰,雨果的命运也许真的更为坎坷、离奇。这不由得让华怜感慨,果然现实才是拥有着最为大胆创意的创作者。

  华怜最后微微一笑道“无论怎样,当这本书到你手中之后,它便完全是属于你的了。在翻开其一瞬间,你便有所义务将其读完,无论曾有多少人阅读过它,都不影响你对它的感觉。它会成为你独特人生中的一部分,所以说慢慢去读它吧。”

  雨果看着华怜,片刻后其突然开口问道“那么我会是你人生中的一部分吗?”

  雨果的话让华怜有些意外,其想了想后轻笑道“的确,无论我承认与否,你都已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了。”

  雨果随即也笑了出来,轻声道“不知为什么,但这种感觉真的好怪啊。”

  华怜翻了个白眼道“怎么?难不成你还有什么感到不满的吗?告诉你,如果你要说出让我感到不高兴的话,无论时间多么晚,我都要胖揍你一顿哦。”

  此刻二人之间的气氛很是平静怡然,看上去其便是一对亲密的姐弟,在无眠的深夜中畅谈着。

  说笑一阵后,华怜的身体彻底躺在椅中,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感涌遍全身。

  华怜已经不太记得上一次有这种感受是在什么时候,也许是在自己很小很小的时候,那个时候父亲还活着,其只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天真少女,每日中所思考的只是在常人眼中最为单纯幼稚且毫无价值的事情。而正是那段“毫无意义”的生活,才会让华怜感到最为轻松、惬意的。

  在这一刻,一种慵懒的厌恶之情同样出现在华怜心中,她很不想离开这个房间,离开马尔福公寓,去执行那些冰冷且紧张的令人窒息的任务。

  世事浮名于其而言缥缈其无力,对此华怜早已有着深深的疲乏与厌倦。若是能将其一股脑地抛于脑后,那么那种巨大的解脱感必然会让华怜感到前所有为的快乐。

  但理智告诉华怜,这些想法都是虚妄的幻想。

  自己所达成的今天这般成就是自己付出无数的心血与努力,在重重的机缘运作下才得以实现完成的。其是很多人穷极一生都无法实现的。若是让华怜就此放弃其绝无法做到。

  且身处此位可以说早已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即便华怜愿意放弃,很多人、很多事也不会轻易地放过她。她的一生于未来中充满了无数的变数,然而其命运在一定程度上也早已被“一锤定音”。

  华怜知道唯有死亡才能让自己从所有的事情中解脱出来。

  “好累啊”华怜忽然间发出一声由衷的感慨,其沉重的声音便好似一位年过旬、经历诸多人生苦难的老妪。

  雨果看着神情忽然变得沉重的华怜默然无语,他不知道华怜的心境变化,却很是能理解华怜。

  他们的人生虽然大不相同,但从很多方面而言是极为相似的,早在雨果离开东岛的那一刻,其便知道自己的肩上已多出了一个又一个本不属于他的责任与义务。

  只要其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一日,其便要将这份责任贯彻到底。

  无法放弃、无法逃避。

  适前还又说有笑的二人下一秒间已经步入莫名的沉重之中。

  而他们的人生之重是无法向他人倾诉并寻求解决办法的。

  最终二人再度陷入沉默,时间仿佛被这股沉重压得也静止下来,宛如铅块一般夹在二人之间,形成一道无形却有质的屏障。

  沉默良久,雨果开口打破了这份沉默的屏障。

  “再过些时候你就要动身出发了,还是保持清醒一些比较好要去喝一杯咖啡吗?”

  华怜抬头看着昏暗的天花板,听罢雨果的话后,其默然的神情有所变化,思忖片刻后其开口道“喝咖啡实在太没意思了,我们去喝些酒吧。”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