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第七十四章 “东港”小聚(二)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时谦 4147 2019-11-07 16:18

  纸鸢的称呼令苏婉再度一愣,想不到眼前这个相貌气质绝佳的女人竟会直接如此亲昵地称呼自己。

  一时间双方都陷入沉之中。

  见此情景雨果急忙轻咳了一声,随后对苏婉道:“婉姐,她是我的朋友,纸鸢。”

  雨果的提醒让苏婉也随之醒悟过来,当下亲切地向纸鸢道:“你好,你好...纸鸢是吗?真的很不错的名字。”

  纸鸢此时也恢复到往昔的常态,不过面对苏婉还是比较温和。

  “一个很无聊的名字罢了,当初不知道因为这个名字同父母吵了多少次。”

  苏婉笑道:“女孩子永远都会对自己的名字感到不满,我小的时候也觉得自己的名字很逊,没有丝毫个性。然而长大之后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雨果道:“二位女士,说起名字的话我经受的非议才更多一些呢。”

  苏婉笑道:“这便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一切都要看命。”对于苏婉的说法雨果倒极是认同。

  简单寒暄过后,苏婉安排雨果、纸鸢二人就座,其间苏婉向雨果使了一个眼色,雨果当下领会找了一个缘由跟着苏婉走到柜台前。

  苏婉目光瞥了一眼纸鸢道:“喂,小子!眼光不错嘛,这样的女朋友上当真是万里挑一呢。”

  雨果闻言急忙解释道:“误会!误会!纸鸢她只是我的朋友。”

  “只是朋友?”苏婉狐疑地看着雨果,目光中好像写着大大的不相信。

  对此雨果只有哭笑不得,只能对苏婉认真道:“真的只是朋友而已,今天因为一些比较凑巧的原因来到这里吃个饭。”

  苏婉挑了挑眉道:“真的如此?”

  雨果露出极为不屑的样子道:“那你说还能怎样?莫不成我与她来此是为了打劫?”

  对此苏婉也莫衷一是地眨了眨眼睛,随后眼角余光又狐疑地瞥向纸鸢。

  “你的这个朋友...之前知道我吗?”

  雨果很是平静地说道:“来到店里之前我曾向她提到过,至于她之前有没有来过这里我就不知道了。”

  苏婉摇了摇头道:“不会的,如此标致的人物若是来到过我这里我已经会铭记在心的。今天这应该是第一次见面。”

  听闻如此,雨果自然已放心下来。

  当下雨果笑道:“婉姐你今天这是怎么了?莫不成不欢迎弟弟来吃饭?如此这样我可是要伤透心了。”

  苏婉转目瞪了雨果一眼道:“油腔滑舌,你就是这样骗的那姑娘吧。”

  雨果苦笑着就差赌咒道:“婉姐,我发誓,她绝度不是我所能哄骗得了的。”

  ...

  当雨果端着两杯咖啡回到纸鸢身旁时,纸鸢淡笑道:“都谈了什么?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雨果自然不会将刚刚同苏婉所讲告诉纸鸢,只是嘿嘿一笑道:“叙旧而已。”

  纸鸢只是淡淡一笑,对于雨果的谎言也并不戳破,结果咖啡后淡淡地啜饮了一口,随即道:“好喝。”

  雨果笑道:“这里的简食、饮品都非常不错,日后若有时间的话你也可以独自来尝上一尝。”

  纸鸢目光凝视着杯中颤动的液体,脸庞微微一笑,随后摇了摇头。

  “若我独自一人的话,恐怕难以面对她吧。”

  对于纸鸢的话雨果不禁失笑起来。

  “天不怕地不怕的纸鸢大人竟然会害怕面对一家咖啡厅的老板娘?此事若是传出去恐怕会让所有人都大跌眼睛吧。”

  纸鸢挑了挑眉道:“哦?那么此事是如何传出去的呢?”

  雨果:...

  雨果很是无奈地发现,自己永远同纸鸢开不起玩笑。

  纸鸢见状不觉微微一笑,随后对雨果道:“你知道吗?这里的咖啡同那个世界中的咖啡是一个味道。”

  雨果自然明白那个世界指的是什么,不过雨果歪着头想了想道:“可是我记得你那个时候喝的是果汁啊?”

  纸鸢闻言笑道:“你的记忆倒是不差,不过你不要忘了你在那个世界中还有一段时间的空白期呢。”

  雨果闻言不觉恍然大悟,自己被阿瞳所救入院昏迷的三天中对于自己并没有那段时间上的概念,不过就纸鸢来说那三天却是同现世一般不二的三天时光。

  纸鸢道:“要知道那段时间内我也来说这里,就是那个时候我喝到了咖啡。”

  说罢纸鸢低头再度啜饮了一口。

  “虽然知道那对于咖啡味道的知觉是源自于你的意识记忆之中,不过就在刚刚我喝到那口咖啡的时候还是感到震惊,因为这两种感觉真的太过真实想象了,甚至让我产生一种无从分辩的感觉,或者说我有些无法自己是否还处于那个世界之中。”

  雨果闻言脸上的笑容逐渐退却,雨果极为认真道:“放心,这里是完全真实的现世世界,我们从那个幻象中脱离出来了,我保证!”

  纸鸢点了点头道:“这一点我还是明白的,我并非是在质疑这个世界,只是觉得对于这里有些无从面对。”

  雨果略有疑惑地看着纸鸢。

  纸鸢道:“我之前说过我现在依旧保持着关于那个世界的所有记忆,在那里发生的一切我都记得,无论是东港还是苏婉,亦或是你送我的那个暴力熊玩偶。”

  说到暴力熊玩偶雨果脸庞不觉微微一红,当时他的目的可以算是有些不纯,完全将纸鸢当做如同游戏中的攻略对象来看,只期望这一想法不要让纸鸢察觉。

  纸鸢继续道:“我不知道那个女人究竟对我做了什么,不过不得不说她所编织出的世界真的相当真实,很多记忆都是那样的鲜明可靠,便宛如昨日之中所发生的事情。”

  雨果闻言沉声道:“莫不是那些记忆开始扰乱你的大脑?”

  纸鸢摇头道:“并非如此,那些记忆并非是毒瘤,我也自能分辨出哪些是真实,那些是幻象,关于这一点你无需担心。”

  雨果闻言这才略有释然地点了点头。

  纸鸢道:“我想说的是那份幻象记忆从某种角度来说不单是虚无缥缈的,它更是一种我内心中的潜在映射。它给了我一个期待中的人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