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第七十六章 异响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时谦 6792 2019-11-07 16:18

  没有鸡鸣,没有闹铃,李尔德自然地睁开睡眼,看着挂在头顶的帐篷挂饰,李尔德微微一笑随后爬起身来,披上一件较厚的风衣后,李尔德拿起小桌旁边的洗漱用具走出了自己的帐篷。

  彼时整个世界正处于冬季,虽然亚特兰蒂斯遗族所在位置属于较为温暖的僻静之所,但受今日来的几道寒流影响,其也下了两场小雪,薄薄的雪花将整个山谷渡上了一层纯洁的银白色。

  在前往洗漱用的山泉中,李尔德遇见了几名同时返程归来的亚特兰蒂斯族民,其见到李尔德之后亲切地打着招呼,虽然李尔德对亚特兰蒂斯的语言并不明白,但且还是颇为礼貌地用从吉姆那里所学来的问候语,有些蹩脚地回应对方。

  也许是李尔德的卷舌音颇有怪异,从而引发了几名少女的轻笑,李尔德脸庞一红,也只有尴尬地笑了笑。

  来到溪畔旁,但见在这冬日薄雪的环境下,溪面上氤氲着一层不算浓厚的水汽,这种“烟雾缭绕”的感觉使其颇有几分仙境之感。

  清澈冰凉的洗漱拍在脸上,李尔德直觉精神为止一振,一种无以言表的舒爽感觉瞬时袭便全身,这种最为自然的洗漱方式所带来的感觉是在任何豪宅庄园中无法体验到的。

  洗漱结束后,李尔德舒展着身躯,随后漫步走向吉姆的家,在这段时间来吉姆已经成为了李尔德的厨房餐厅,其一日三餐几乎都在这里完成,从而其也与崔斯塔以及吉姆家附近的机甲邻居相熟起来。

  掐指算来李尔德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在这段时间中,李尔德已经开始熟悉起这里的生活,或者说其开始融入进这种生活状态中。

  没有大都市的灯红酒绿、渔歌唱晚,但这种最为自然的静谧却是最能抚平一个人的内心,让其感受到自然的力量美好。

  但即便是面对着这种令人陶醉的生活,李尔德的内心却再有些时候已然无法平静下来。

  李尔德无法忘记在数日前父亲对其讲述的事情,那是父亲将自己引领到此地的目的真相。

  “你要用这种力量来改变世界!”

  父亲的叮嘱还回荡在李尔德的耳旁,李尔德皱了皱眉,向前打他几步后努力将这种想法从脑中摆脱开去。

  显然父亲果然有着自己的目的与打算,他之所以帮助亚特兰蒂斯遗族并非完全处于“人道主义精神”,其所要完成的的心中的那份“宏图”,而现在以他的精神与体力是并不能见此完成,从而其寄希望与自己的儿子身上。

  虽然猎德不并不想去完成一个其毫不知情的事件目的,但李尔德明白却也在父亲的提议下内心有所动摇。

  那力量真的可以改变世界吗?

  就在李尔德心绪烦躁的时候,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道:“洗漱完了?你最近起床真的是越来越早了,崔斯塔的早餐还没有做出来呢。”说话间吉姆已从另外一个方向绕至到李尔德的身后,看他的样子更像是清晨起床“方便”归来。

  李尔德笑道:“不知怎么,自从到了这里贪睡的习惯减少了不少,也许是因为睡眠质量的原因,现在的我整个一天都不会发困。”

  吉姆笑着拍了拍李尔德的后背道:“早睡早起永远都不是什么坏事,来!吃过早饭我们就要去干活了。”

  所谓的干活便是亚特兰蒂斯遗民的正常劳作,日复一日清闲无为的生活自然是李尔德过不惯的,于是其也做起了一些亚特兰蒂斯遗族的日常生活的劳动,但以李尔德的生活经验着实是做不了什么,于是吉姆便带其进入山谷中寻找些山中浆果来作为粮食,虽然这项劳动属于女人所干的活,但李尔德着实没有任何劳劳动天赋,仅是如此活动甚至让其感到有些焦头烂额,但即便如此,李尔德却依然还是乐此不疲,很是享受这种劳动的过程以及时候的舒适感。

  早餐还没有端上来的时候,崔斯塔为吉姆与李尔德煮了一些咖啡,其所用的咖啡豆还是很久以前吉姆外出时所采购的。

  喝着温热的咖啡,吉姆与李尔德胡乱地叹了很多事情,忽然间吉姆道:“对了,今晚又到了你要去祭祀大人那里下棋的日子吧。”

  自上一次见面告别后,李尔德对于少女祭祀的印象有所好转,按照先前少女祭祀的要求,其每隔几日便前往少女祭祀那里与其对弈几盘,而现在李尔德的目的也并非全然是为了从其口中获得一些消息,也是为了聊天与放松,毕竟这少女祭祀也是整个亚特兰蒂斯遗族中除吉姆外能与其所沟通交流的。

  吉姆既然问起,李尔德点了点头道:“计划安排的确如此。”

  吉姆闻言嘲笑道:“都已这个时候还谈什么计划与安排,在这里生活就是这般简单,每天只需按部就班地生活便是,虽然有时会感觉单调了一些,但时间一长便会习惯于这种幸福。”

  李尔德闻言点头表示同意,然而在李尔德的心中其隐隐感觉吉姆是在向自己进行着某种“兜售”式的劝说,但转念一想也许是自己多虑了,吉姆所言都是事实,其也并没有向自己表达某种含义。

  然而,李尔德没有注意到的是,吉姆的眼神却颇是微妙地观察着李尔德的变化,对此李尔德没有丝毫察觉。

  傍晚时分,李尔德与吉姆结束了一天的劳动,在这个季节中想要找到山中浆果着实已有些困难,于是二人转变劳动方向,拾了许多碎质木松打包背会,用以作为日常所用燃料。

  出了一身大汗的李尔德在吉姆家中用罢晚餐,稍事休息后便准备动身前往少女祭祀这位棋友的家中赴约,吉姆越也随即站起身来对李尔德道:“我和你顺路,虽不是去见祭祀,却也有些事情要办。”

  李尔德闻言点了点头,少女祭祀的大帐并非其一个人所居住的地方,几位部族中的其他首领也居住在那里,先前李尔德所见到的查斯奶奶也住在其中。

  二人踏上夜路,在周围白雪以及朦胧月光的映衬下道路显得很有几分明亮。

  二人再度闲聊一阵后,临近少女祭祀的大帐前时,吉姆忽然对李尔德发问道:“这段时间可曾想家了?”

  李尔德闻言一愣,随后明白过来吉姆所指明的是旧金山的怀亚特庄园。

  经由吉姆这么一说,李尔德不觉心中一振,细细算来他离开美国已有近三个月的时间,而在这段时间中李尔德没有与怀亚特先生进行过任何的联系,其相当于在这三个月中完全渺无音信,想来怀亚特夫妇与珍妮都对此着急万分。

  念及此处李尔德的心中不禁生出数分愧疚,随即点了点头道:“是啊!我已经离开太长的时间了,也不知道美国那边怎么样了。”

  自从进入这里,李尔德也完全失去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电视、报纸、广播等一切传媒通讯都无法接触到,另一方面自己身处异地,即便是能够接触到一些,其也无法对印度语一窍不通。

  看着李尔德尽处乡愁的样子,吉姆拍了拍李尔德的肩膀道:“放宽心一些,不要去想这些烦心事了,你现在有事忙碌,想来怀亚特先生也会体谅你的。”

  李尔德对于吉姆的这种态度也苦笑了一声,自己的这份惆怅全是其所引起,不想现在其寥寥两句话便想让其过去,这做法着实有几分颇不负责任。

  说话间李尔德与吉姆已经来到了大帐之前,吉姆示意李尔德独自进入即可,对于之后的路程李尔德也算是轻车熟路,当下也便独自进入账内。

  在外帐前厅中,往常为里李尔德带路白衣少女已站在中央,好似在等待着李尔德,其见李尔德后一言不发地转身向内账走去,李尔德对此也只有报以无奈的苦笑跟在其身后。

  走过再度“焕然一新”的内帐通道,李尔德走进少女祭司的内帐中时,其正端坐在桌子后端着一本书看,其面前是摆放整齐的棋盘。

  李尔德径直来到期桌前坐了下来,少女祭祀也顺势合上了手中的书本。

  李尔德笑道:“再看吗?”

  少女祭祀耸了耸肩道:“我很少读那种东西,多么精彩的故事对于我而言都没有什么用处。”

  见少女祭祀如此正色的神态,李尔德咧了咧嘴笑道:“那一定就是棋谱了,看来这一次你是要一雪前耻了。”

  少女祭祀闻言脸色不觉一红,上一次二人对弈的时候,李尔德棋势很是猛烈,整个进攻过程更是势如破竹,少女祭祀对此可谓是一败涂地,现在李尔德提起这“不堪”的往事,更是让其极为气愤,少女祭祀冷哼一声道:“上一次全凭借你侥幸获胜,这一次绝对不会对你手下留情了。”

  二人进行一番宣战过后便开始了激烈的战斗,对于这两个臭棋篓子而言,其对局在一般的棋手眼中可谓是痛苦煎熬,不过在着棋逢对手的二人眼中,整个战斗却也是大的难分难解。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二人首战结束,依旧是李尔德险胜,不过这局对弈后少女祭祀已自信了很多,输棋后更是即刻催促重新开展,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就在李尔德重新摆棋的时候,少女祭祀望向李尔德,随后皱了皱眉道:“喂,今晚怎么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有什么心事吗?”

  李尔德不想对方竟会如此敏感,微微一愣后淡笑道:“算是如此吧,今晚和吉姆聊了一些东西,继而有些怀怀念起家来了。”

  少女祭祀闻言哦了一声,随后道:“你说的家只美国还是波兰?”

  “美国。”李尔德答道。

  少女祭祀点了点头道:“但如果没记错的话你在波兰生活的时间更长一些。”

  李尔德闻言叹了口气道:“因为那里已经着实没有什么我可怀念的事情了。”

  生活了十余年的老屋,不大的教堂学院,古板的斯卡神父,玛格祖母,包括仅存于世的父亲,这一个个对李尔德有所记忆的人与物已相继离开于他,想来也许在不久未来的某一天,这些东西都将成为他记忆中的碎片。

  眼看李尔德的神情变得更为凝重,少女祭祀没有向李尔德再多询问什么,只是轻声道:“下棋吧。”

  但李尔德的内心中却生出另外一番性质。

  “据我所知亚特兰蒂斯文明已灭亡万余年,在随后的万余年时光中你们辗转于世界各地,但无论在哪里都扮演着一种过客似的角色,不留下任何有关自己文明的痕迹,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少女祭司看着李尔德道:“候鸟每一年中都要进行其既定的迁徙状态,风雨无阻,即便其中的一些鸟身患疾病也不做停留,即便死亡也要死在迁徙途中,你认为这是为什么呢?”

  李尔德道:“自然是为了适应自然环境生存下去。”

  少女祭祀点了点头道:“同理,我们这些遗民如此来做也是为了生存下去,曾经的灾难彻底改变了我们族人,我们便如同候鸟一般在体内基因感知的操控下不断奔波迁徙着,虽然这样的生活颇为辛苦,但这就是我们的生活,也是我们的宿命。”

  宿命

  李尔德对这种宿命论并不相信,按他的猜想,亚特兰蒂斯遗族之所以不断奔波迁徙,只是为了避免世人对它的了解,也是为了保护其中那最为核心的秘密。

  但显然少女祭祀并不会将这其中的辛秘告诉给李尔德,李尔德也不想多问什么,以免对方心中生疑,于是轻叹一口气道:“这次该你先手了,下棋吧!”

  然而少女祭祀却并没有动弹,李尔德有些疑惑,待要其再次催促的时候少女祭祀猛然伸手制止了李尔德随即沉声喝道:“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哈?”李尔德疑惑地看着少女祭祀,他并没有听到任何异常的声响。

  然而少女祭祀的脸上神情却越发复杂起来,很快那复杂的神情转变为绝望的苍白。

  只听其呢喃着说道:“该来的还是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