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猎神领域

第三十九章 怒火

猎神领域 九跃龙门 5146 2019-11-07 16:19

  “婶,你说我们家出事了,到底出什么事了?”王鸣一听家里出事了,立刻急着问道。

  “是这样,你们的试炼队伍回来后没多长时间,就发消息说你在极东山脉里遇到意外去世了,当时孟婆婆和小雨得到消息后很伤心,特别是小雨总是在家里哭,也不出门了。

  可是不知道怎么搞的,你去世的消息传来没多久,突然就来了一些贵族,据我们家那口子说好像是内城都护玛尔家的人,说你已经死了,孟婆婆和小雨就不再享受猎者家属的待遇了,说着就要带走孟婆婆和小雨,还好我们家那口子回来的及时,没有让他们把人带走。

  可是过了没多长时间,又说是七王宫需要女童,没有身份的普通人必须进七王宫侍奉王族,而小雨就被他们选中了,昨天刚给带走,这不孟婆婆一着急也病倒了,现在还在里屋的床上倒着呢!

  不过,我让我们家那口子托人打听了,据说小雨是被送进了阴宫。

  唉!据说阴月王族的人善于培训死士,而且带人刻薄,不知道小雨那还孩子会不会受苦!

  这下你回来就好了,你赶紧让我们家那口子陪你去把小雨接过来,省的孩子在阴宫里受苦。”任梁媳妇一口气把事情的连龙去脉都给王鸣讲了一遍。

  王鸣是越听越怒、越听越怒,玛尔家出了一个慕斯鲁也就算了,毕竟是他个人对王鸣的记恨,而且他也已经在极东森林里长眠了,所以王鸣原本没有对付玛尔家的打算。

  但是王鸣万万没想到,他们竟然如此欺人太甚,王鸣相信玛尔家族应该能获得他和慕斯鲁闯进极东山脉的来龙去脉,甚至是和王鸣的恩怨以及王鸣制造出来的逼迫进入极东山脉深处的假象,玛尔家族都应该能够了解到。

  但是他们竟然还会在他和慕斯鲁已经被宣布双双殒命的情况下,来找他家人的麻烦,对老弱妇孺动手,这玛尔家还真是无耻之极。

  “md,看来是有其子也必有其父啊!玛尔家,你给我等着!”王鸣咬着牙在心里恨恨的道。

  “婶,我知道了,我先进去看看婆婆,然后我马上去接小雨,任叔在当班就不麻烦他了。”王鸣说着大步进了任家。

  虽然王鸣已经让任梁帮忙买下隔壁的房子了,可是这段时间王鸣出去试炼随后又出现了一堆的事,一直还没来得及搬进去,所以孟婆婆和姚箐雨还住在任家。

  这个时候王鸣也就顾不得小丘了,只是大步的朝着孟婆婆的房间走去,小丘也知道王鸣家好像是出事了,所以一直乖乖的跟在王鸣身后。

  “婆婆,我回来了。”王鸣进到孟婆婆的房间。

  此时孟婆婆正躺在床上暗自垂泪,听到王鸣的声音立刻激动撑起身子道:“鸣儿,是你吗?我是在做梦吗?”

  “婆婆,是我,我没事我回来了!”王鸣赶紧上前扶住孟婆婆,开口道。

  “你真的没事?真的没事!”孟婆婆抚摸着王鸣的脸,终于确认了是王鸣。

  “婆婆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他们都说你死了,我就知道我的鸣儿不会那么容易死的。”老人一边落泪一年喃喃的道。

  王鸣抱着孟婆婆,轻轻的拍着后背安慰着老人。

  “对了,鸣儿,小雨她……”孟婆婆这时候也想起了姚箐雨还在七王宫的事!

  “婆婆,您不用说了,我知道了,你放心我这就去把小雨接回来。”王鸣安慰着道。

  “嗯,好,你回来我就放心了、放心了。”老人如释重负的道。

  这些天对于这个老人来说太不容易了,一个亲如孙子的王鸣被告知去世,亲孙女也被人带走了,这让一个年过古稀的老人,怎么能够承受,还好王鸣回来的及时,现在老人终于可以放心了。

  “好了,婆婆您不要太劳累了,您睡一会,等您醒了我和小雨就回来了。”说着,王鸣扶着老人躺在了床上,然后帮老人盖上了被子退出了房间。

  虽然王鸣此刻心中怒火中烧,恨不得马上杀向玛尔家,给玛尔一个深刻的教训,但是王鸣还保持着理智,玛尔家的帐可以以后慢慢算,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接回姚箐雨,所以王鸣把婆婆交给了任梁的媳妇,独自一个人前往极东城的顶层,七王宫的入口去接姚箐雨。

  七王宫的入口就在内城深处,宫门由王卫兵团把手,王卫兵团共分七支小队,分别直属于七大王族,而并不受猎者集团的控制。

  在极东山脉顶层的这七大王族,就是曾经内陆世界分裂的七个王国,分别是墨羽国、阴月国、金汗国、银光国、弥音国、端日国和穗流国,这七国之中互相之间也有着亲疏远近仇恨争斗。

  就像阴月国的王族小野原和端日国的王族日熏一就有着亲戚关系,而墨羽国的王族莫珏则与银光国王族狄雅莎以及金汗国王族托顿是至交好友。

  而且曾经这片大陆上,也正是这五个国家分成的两个利益集团在互相争,斗战乱不断,就算到了极东山脉这两股势力依然对抗不断、摩擦不断,不曾有半刻消停。

  至于剩下的弥音国和穗流国两国则相对比较中立,对于另外几个国家的争斗一直是冷眼旁观,不过他们也一样,并非秉承着世界和平的理念,只是在观察时机,伺机而动罢了。

  如今人类只能退守在极东山脉的外层,底层平民大部分只能杂居在一起早已经淡忘了曾经的王国,只有七国原来的王族还高高的居住在顶层,在谋取他们的利益。

  王鸣来到了七王宫的入口处,看到两个身材不高但是穿着华丽铠甲的猎兵在那里,斜靠在门边一边剔牙一边打着酒嗝,而且满脸通红,根本没有一点王卫兵团的士气。

  不过这也难怪他们,这些王卫兵团的猎者,都是隶属于各个王族旗下贵族的猎者,平时里本就养尊处优没人敢惹他们,再加上从来就没有人闯过七王宫,所以时间长了轮流守门的王卫兵们也就不那么在乎了。

  除了这两个靠在宫门旁一左一右的猎兵外,大多数的猎兵都在七王宫入口旁的一撞建筑里,那里是轮流执勤小队的住处,此时就听到里面传出了嘈杂的声音,大部分是行酒划拳的声音,还偶尔有打骂嬉闹的声音,甚至隐隐还能听到女人的声音。

  王鸣听到这混乱嘈杂的声音皱了皱眉,抬头看了看旗帜,今天当值的是隶属于端日国的王卫小队。

  虽然王鸣不太看得上这些贵族猎者,但是毕竟这次是来接姚箐雨的,所以没必要找太多的麻烦。

  所以王鸣强压着这一天的种种怒气,走到守卫宫门的猎者面前和颜悦色的道:“几位大人,在下是猎者训练营的猎者,由于有些误会,舍妹被带进了阴宫做侍女。劳驾各位大人,给小弟帮个忙,去阴宫转达一下,我来接舍妹回家。”

  两个靠在宫门旁喝的满脸通红的猎兵斜着眼看了一眼王鸣,一看王鸣的穿着就知道,他不是贵族应该是外城来的猎者。

  两个猎兵满脸不屑的道:“是外城的土包子啊!你妹妹能进七王宫那是她的荣幸,你以为这里是什么人都能随随便便进去的吗?再说了,万一你妹妹在七王宫里被那个王族看上,说不定睡一觉,都要比你在外面累死累活,当猎者赚的多呢!要是当成了某个王族的情人,到时候你们家可就发了,哈哈哈!”说着,这个猎兵就淫笑了起来。

  “对啊!你放心,我们贵族是很信用的,绝不会白睡姑娘的,哈哈哈!”另一个猎兵也跟着淫笑了起来。

  王鸣这一天本来就经历了种种的不顺,心里就积压了一股怒火,这个时候两个猎兵在他面前胡说八道,侮辱姚箐雨,这下彻底触及了王鸣的底线,也激发了他心中的怒火。

  王鸣二话没有,一个健步来到最开始说话的猎兵面前,抬起手就是一巴掌,王鸣这一巴掌可没有留半分力气,结结实实的打在那个猎兵的脸上“啪”“哎呦!”

  打完一巴掌王鸣觉得还不解气,紧接着抡圆了左右开弓。

  “啪”

  “哎呦!”

  “啪”

  “哎呦,我的牙,我的牙掉了,哎呦,别打了!”

  王鸣接连抽了那个出言侮辱姚箐雨的猎兵六七个嘴巴子,抽的猎兵有些受不了,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而且满嘴都是血,可能是因为喝了点酒,也可能是平常疏于练习,这个猎兵竟然被王鸣打的都不知道还手了,就只知道哭嚎。

  这时候刚刚跟着一起起哄的猎兵终于反应了过来,“打人啦,袭击王卫兵团啦!”一边喊一边过来拉王鸣,没有半点自己是猎者,是王卫兵团的觉悟。

  王鸣既然都动手了,也就管不了那么多了,正好还没打过瘾,觉得心中的火气只消了一半,所以干脆连过来拉的猎兵一起抽了起来,两个人被王鸣抽嘴巴抽的是哭爹喊娘。

  就在王鸣正打的过瘾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大吼道:“住手,宫门重地是什么人在此撒野,不要命了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