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重生之完美攻略计划

第二百四十一章 征服游戏

  白梓玦跟着班尼迪克到了拍卖所里面,她看着这里的拍卖会貌似有些不一样。

  班尼迪克也看出了白梓玦心里的疑惑,他开口为她解答:“这里是我们家进行改良过的拍卖行,所以难免会和别的地方有些不同。”

  “原来如此,看来是我孤陋寡闻了。”白梓玦自嘲的说到,接着她的视线开始巡视着来的人。

  看来这里有头有脸的人还真不少啊,有阿拉伯的王子,也有的伯爵,就连美国的商业大亨也来了不少啊。

  白梓玦嘴角微微勾起,她看着这些人用各种眼光看着自己,心里就略过一丝杀意。

  因为她知道的,这些人可都算不上是朋友,至少在现在这一刻来说是的。

  白家再怎么说也是商业巨头,现在白家几乎要分崩离析,就看那些人站在谁那一边了,毕竟人都是贪婪的,他们都想要获得更多的利益。

  不过这样的人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那些沉默的家族,因为他们的目的并不是此时的白家,而是将来的白家。

  毕竟现在一切下定义还都太早了,未来的事情大家都说不准,也不能妄自下定论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白羽斐的能力比不过白羽宸。

  不过也没有可能是白羽宸败在了白羽斐那边,毕竟白羽斐身后还有白老太太。

  如果是白羽宸胜了,那么他们就可以跟着那时候的白家,带着自己的公司和白家合作,这样就可以让他们的事业更上一层楼。

  但如果是白羽斐胜了也没关系,因为白羽斐的头脑不如白羽宸,所以白氏就会面临股份大跌的局面,这样那些人就该伸出自己的獠牙,并且准备把白家全部瓜分了。

  “呵。”白梓玦笑出了声,不过现在自己进入了这个战场,那么她到是要看看,究竟谁才能笑到最后。

  “怎么了吗白小姐?”这时候班尼迪克问到白梓玦,“有什么好笑的事情吗?”

  “不,没什么,”白梓玦笑着说,“只不过想起了在家里的一些事罢了。”

  “白小姐和家里人关系很好吗?”班尼迪克笑着问到白梓玦,事实上白家的事情人尽皆知,他们这么做只不过是在走个形式,让大家都不这么难看罢了。

  “还算不错,不过我怎么没看见你弟弟呢?之前在国内就听说你们两个感情不错啊。”白梓玦可是一个锱铢必较而且还经常没事找事的女人,有这么一个捣乱的机会,她当然不会放过了。

  班尼迪克眼睛里面闪过一丝杀意,不过马上就被他掩盖住了,他笑着开口:“您是再说马修吧?他今天还有别的事情要做,没时间来接待您,难道说,只有我一个还不够吗?”

  班尼迪克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在白梓玦的耳边说的,估计要是一般女人就应该沦陷了吧?可是白梓玦可不是什么一般女人。

  “呵,”白梓玦轻笑,接着用轻浮的语气对他说,“班尼迪克先生,我真不知道你又怎样的自信,不,我或许应该说是自负?”

  班尼迪克明显被白梓玦的态度惊到了,这个反应可是他之前从来没经历过的。

  “您究竟是多么自信呢?才能想到您这样的男人能够满足我?”白梓玦的话好不客气,语气也是傲慢十足。

  “像您这样的花花公子我可是见多了,如果您想要让我提起兴趣,那么还请您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吧,如果您的本事就只有这些,我看您还是不要在自取其辱了。”白梓玦的话依然这么不留情面,可是人家也偏偏有这个本事,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个道理班尼迪克还是知道的。

  班尼迪克是一个自尊心很高的男人,他自然受不了白梓玦对自己的讽刺,而且对方还是一个比自己小这么多的孩子!

  “你这……”班尼迪克刚想要对白梓玦破口大骂,可是却对上了对方笑盈盈的脸,这让他更感觉屈辱。

  明明只是个女人,却摆出一副傲慢的姿态,这可真让人不爽。

  班尼迪克刚想要开口对白梓玦说一些侮辱她的话,可是却被白梓玦抢先了。

  “班尼迪克先生,我劝你还是不要说那么多为好,毕竟祸从口出,而且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果您以后对我有事相求,还是少说为妙。”白梓玦的话也正好点醒了班尼迪克,确实她说的没错。

  撇开白羽宸和白羽斐的事情不谈,这个白梓玦也绝对不是什么善类。

  白家对她的有意隐藏就是最好的证据,说不定她要的就是白羽宸和白羽斐两人鹬蚌相争,自己渔翁得利呢。

  想到这里班尼迪克也就闭了嘴,而白梓玦也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温和的对班尼迪克说:“好了班先生,我们刚才貌似错过了很多的卖品呢,不知道还有没有什么好的东西呢?”

  班尼迪克几乎怀疑白梓玦患有精神分裂,这个女人真的是刚才那个浑身都散发着阴气的人么?怎么这么快就变脸了。

  白梓玦对于这样拍卖会兴趣缺缺,不过像她这种恶劣的人最会做的就是夺人所爱了。

  虽然白老爷子没给她什么实质性的权利,不过票子还是有的,白梓玦至少绝对不会缺钱。

  于是她用三百万美金买下了一条红宝石手链,用一千万美元买下了一套宋代的玉器茶具,又用三千五百万美元买下了一套蓝宝石首饰。

  这样夸张的财力让班尼迪克汗颜,看来白梓玦说到并没有错,说不定自己未来还要依仗着她来帮助自己。

  拍卖会很快就结束了,马上就到了地下拳场开场的时间了,留下的人也比较少,不过这些人也都算是有头有脸的公子哥儿或者是奢华放荡的千金小姐。

  他们全都奢华惯了,也喜欢铺张浪费,而他们来这里的就是为了追寻刺激,他们喜欢看着那些人们打的头破血流,他们也就希望如此。

  想到这里白梓玦的脸也就冷了下来,看来,这个世界上无聊的人还是很多啊。

  “白小姐请和我来,我带您到包厢观看。”班尼迪克笑着对白梓玦说到,虽然还是一如既往地绅士,不过却包含了一丝挑战在里面。

  有趣,真是有趣。班尼迪克虽然对于白梓玦的话感到恐惧,不过他也深知一个道理,那就是强龙难压地头蛇,白梓玦现在自己还不能把她逼急了,不过嘛……

  “不出格”的事情他还是会如实照做的,毕竟这样有不容易征服的女人可是不多啊。

  之前班尼迪克见过各种形形色色的女人,像这样傲慢有身份的女人他也见过不少,不过无一例外全都被他拿下了。

  班尼迪克是个猎艳高手,所以他也就相信自己绝对可以拿下这个傲慢无礼的女人。

  白梓玦隐约感觉到了班尼迪克的视线发生了改变,不过这也正是她想要的效果。

  如果一直在想怎么脱离白羽宸和白老爷子的掌控实在是烦人了,而且还要应付白梓瑛那个贱人,以后说不定还要面对白老夫人的刁难。

  这样的日子想想就感觉头疼好吗?白梓玦是个享乐主义者,她才不会让生活把自己逼疯,所以她要做的就是为自己找乐子,可是没想到,乐子竟然自己找上门来了。

  白梓玦需要一个男人,这个男人他不会爱上自己,他需要对自己产生征服欲,而且这个男人能力还不能太弱,不然就不好玩了。

  正好班尼迪克符合她的所有条件,这么一个白白送上门的“玩具”不要白不要,正好还可以给她用来放松一下自己。

  这么想想我还真是一个恶劣的人啊。白梓玦这样自嘲的想到:不过像我这样有自知之明的人可不多了。

  “白小姐,比赛开始了,您要打算赌一下么?”这时候班尼迪克在白梓玦的耳边提醒到她,这也让白梓玦产生了兴趣。

  “赌什么?”白梓玦问到班尼迪克,班尼迪克笑着说:“只不过就是竞技博彩而已,赌两边哪一方会赢而已。您要参加吗?每次下注的筹码是一万美元。”

  “还是不了,”白梓玦委婉的拒绝了班尼迪克的要求,“毕竟我的目的可不在此,我倒是比较好奇,我能不能把这里的人带走呢?”

  “只要您喜欢,我可以把他们都送给您。”班尼迪克接着对白梓玦说着甜言蜜语,可是白梓玦接下来的回答可让他大跌眼镜。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班尼迪克很显然没想到白梓玦会这么说,脸上明显露出了慌张的神情,毕竟这些人可是自己的摇钱树,要是一时间全没了,自己的收入可会大幅度减少的啊。

  “开个玩笑,您不会当真了吧?”白梓玦说这句话的时候毫无歉意,而且她有说出了更加不要脸的话,“而且,可不是所有人都符合我的要求,你要送的话也要送对了才行。”

  白梓玦的话再次让班尼迪克气的不行,他果然还小瞧了白梓玦,这个女人怎么会是一只拥有利爪的猫咪呢?她分明就是一直刺猬!总是在你毫无防备的时候扎你一身的伤。

  不过也正是这样的女人才会让他有征服欲,这下可有得看了。

  花花公子遇上了恶劣的女人,坏蛋遇上了疯子,这场游戏估计双方都不会失望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