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重生之完美攻略计划

第九十三章 并不意外

  第二天,白梓玦起了个大早,至于理由吗,是因为她昨天晚上睡得也很早。

  白梓玦在家里闲晃悠,不过由于头型太过于吓人,所以给人的感觉像一个女鬼一样。

  白梓玦打了个哈欠,她就是感觉很困,可是还是睡不着,于是就选择到处晃悠。

  可是就在下一秒,白梓玦就撞上了一个很硬的东西。

  白梓玦本以为撞到墙上了,可是抬头,却看见了凌修竹十分黑的一张脸。

  这是什么情况?白梓玦有些懵逼的看着凌修竹,可是她却被凌修竹带到了一个房间里。

  “碰!”凌修竹把门重重的关上了,然后恶狠狠的盯着白梓玦。

  过了好半天凌修竹才说出一句话,而那句话确让白梓玦差点吐血身亡。

  “你又想要勾搭那个野男人了?我告诉你!没门儿!你是我的,你这辈子都是我的!”凌修竹大声的对白梓玦说到,他简直都要气疯了,白梓玦竟然让人买戒指,还是男性款式的戒指,她想要干嘛?勾三搭四的干什么?

  白梓玦一时间有些懵,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儿?脑袋真的被驴踢了吧?

  “那个不是给别人的,是我给自己买的。”白梓玦无奈的说到,然后还不忘和凌修竹解释自己和殷采薇的事情,以及白家和殷家的恩怨情仇。

  凌修竹明显有些不信,白梓玦也不生气,毕竟任何一个男人也不可能相信自己的女人被别的女人送礼物,而且那个礼物还是男士款的戒指,骗鬼呢?

  白梓玦看了凌修竹一会儿,说:“我要是想要找的话早就找了,还犯得着这样么?而且,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你都背着我找了女人,我就不能去找小哥哥玩玩啊?”

  凌修竹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他刚要开口,却被白梓玦阻止了。

  “修竹,我知道你喜欢我,可是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至少现在是不可能的,你好好的和霍小姐在一起,至于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停留在现在吧,我们这样……挺好的。”白梓玦的话让凌修竹一怔,他苦笑了两声,虽然这个结果他早就猜到了,可是现在被白梓玦说破了,还是有点不舒服。

  白梓玦看凌修竹没说什么,她接着开口说:“修竹,你知道的,我们家现在要和白老夫人斗,所以,为了我能回到本家,我不惜付出任何代价,所以我很有可能会和别人结婚,和联姻差不多,可能你认为我物质,或者是虚荣,再或者是愚蠢,可是我不能……”

  白梓玦想起了自己当初的梦境,家里的人全都死了,只有白老夫人和那个狗杂种活了下来。

  白梓玦狠狠的咬牙,脸上的表情变得狰狞了起来,她恶狠狠的说:“我不能重蹈覆辙,我一定要让那个老不死的付出代价,不论用任何方法,不论付出任何代价!”

  白梓玦的狰狞让凌修竹一时间接受不了,这还是那个温柔漂亮的女孩么?为什么感觉和之前不一样了?怎么变得这么狰狞?

  “阿玦,你……”凌修竹貌似还想要说些什么可是他还是选择把嘴闭上了,过了一会儿他才苦涩的吐出了一句,“那我祝你马到成功。”

  白梓玦疲惫的笑笑,然后说:“谢谢,我该去吃早饭了。”

  两个人现在的情况之前并不是没有过,可是无论是在什么时候,就算是剑拔弩张,也会和好的,可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白梓玦和凌修竹都感觉到一种特别的感觉。

  怎么说呢?就像是两个人再也回不到之前那样了,或许这就是从情人变成陌路的感觉吧?

  白梓玦吃了点早饭,然后就和白羽琨去了学校,而司机也正好是凌修竹。

  车里的气氛十分尴尬,白梓玦一直都不说话,而凌修竹也不知道为什么,身上的气压变得很低,这让吃瓜群众白羽琨有点尴尬。

  很快两个人就到了学校,白羽琨依旧不能再白梓玦的脸上看出什么端倪。

  “姐,姐姐,你昨天逃学了之后去那儿了啊?”白羽琨不得不把话题转移一下,他希望这样能让白梓玦心情好点。

  白梓玦依旧往前走,过了一会儿,她才说到:“殷采薇来了,我去接机。”

  白梓玦的回答让白羽琨有些吃惊,殷采薇来了?这是个什么情况?

  “姐姐是要和殷采薇交好,然后借她之手控制殷家?”白羽琨走到了白梓玦的旁边说到,不得不说,白梓玦虽然和白羽琨是双胞胎,不过他和白梓玦的眼光和见识都不在一个层面上的。

  白梓玦玩了玩自己的头发,思考了一会儿,接着说:“不一定,殷采薇不是白痴,虽然昨天她很开心,不过有殷淮焱在那里,很有可能不那么相信我的话了,所以她可能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了。”

  “不用制止吗?”白羽琨问到白梓玦,白梓玦摇头,接着说:“不用急于这一时,否则会乱了爸爸的布阵,我们要做的是放长线,钓大鱼。”

  白羽琨点点头,两个人并肩走到了教室里面,可是就在这时白梓玦注意到了两道凶狠的视线。

  白梓玦顺着目光看了过去,就看见了李竹玫狠狠地瞪着自己。

  白梓玦眯起眼睛,轻蔑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就回到了座位上,而白羽琨也把白梓玦的书包和自己给她买的零食放到了白梓玦的桌子上,然后就和就会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这两天白梓玦也注意到了,白羽琨很受欢迎,至于多受欢迎,看着白羽琨下课被那些班级里的、班级外的女生围住的阵势就知道了。

  不过更让白梓玦感到吃惊的,是李竹玫的情况。

  那孩子虽然怨气很重,不过除了白梓玦其他人她全都不敢顶撞,这让白梓玦感到有些不舒服,这是什么意思?看她好欺负是吧?

  不过白梓玦也找到了自己和那些女生的共同点,那就是每个和白羽琨走的特别近的人,都会遭受到她眼神的鞭挞。

  这家伙究竟是有多喜欢阿琨啊?白梓玦有些不知所以的在心里嘀咕到,然后有一个想法在她脑袋里冒了出来。

  不过白梓玦马上就摇摇头,表示自己可能想多了,虽然白梓玦是这么想的,可是心里还是有点担心,万一真让自己猜对了呢?

  第二节课,白梓玦依旧翘掉了课间操,而白羽琨也陪着白梓玦一起翘掉了,两个就这样坐在天台上喝着饮料。

  “唉,你之前干嘛打扮的和鬼似得?”白梓玦喝了一口手里的可乐,然后平静的问到白羽琨,不过她心里却在祈祷,不要听到自己不想听的答案。

  白羽琨仔细想了想,最后说到:“是李竹玫让我那么做的。”

  白梓玦有些吃惊,不过这也算是她的意料之中了,李竹玫喜欢白羽琨,而且到达了一种病态的程度。

  白梓玦记得,上一世她和白羽琨因为不想要住校加上家离得太远,所以就在学校旁边买了一套房子。

  可是时不时的,就会有死老鼠、死青蛙或者姨妈巾这一类恶心的东西送到了他们家门口,白梓玦最开始没感觉怎么样,可是到了最后,她就传出了和白羽琨舌乚/亻仑的消息。

  这个消息越传越离谱,最后还是白梓玦砸钱才让真相大白。

  可是真相大白了之后,就又有传闻出来了,这次传到更离谱,竟然说出了异卵双胞胎可能不是一个父亲的孩子。

  因为白梓玦和白羽琨是异卵双胞胎,所以白梓玦的亲生父亲很有可能不是白旭桀,而是别人,这个消息又让白梓玦消沉了好一阵子。

  可是还没等流言澄清,白旭桀就去世了,白梓玦和白羽宸就一心扑到了对付白老夫人那里,而这里的事情也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白梓玦现在怀疑,当年那些事情都是李竹玫做的,不过根据上一世的记忆,白梓玦知道一中没有叫李竹玫的人,所以李竹玫很有可能没考到一中,而去读了别的学校。

  白梓玦盯了白羽琨一会儿,然后平静的说:“阿琨,下课你和老师说,要搬到我旁边坐。还有,你离李竹玫远一点,那个女人很麻烦。”

  白羽琨虽然不知道白梓玦为什么这么严肃,不过也点头答应了。

  而且白羽琨本就就感觉李竹玫管的太宽了,这个人不但管自己的学习,还有生活,最过分的是,前两天她还和自己说:“你离白梓玦远一点,她会影响你的声誉。”

  要不是白羽琨多年以来收到过精英教育,再加上白羽宸告诉过他,对待女士要温柔,那么他早就一巴掌拍在李竹玫脸上了。

  拜托,你算老几啊?我和我姐姐一块呆着关你什么事儿?你管的也太宽了吧?虽然白羽琨这样在心里yy过,不过他却没有直说出来。

  现在有白梓玦让他换座真是太好了,他可是受够了这个女人的无理取闹了,而且还不是自己的女朋友,他凭什么要受这样的委屈啊?

  到了中午,两个人出去吃饭了,然后很巧合的碰到了殷采薇。

  白梓玦看着殷采薇,她笑了笑,接着说:“采薇,你来干什么?有事吗?”

  殷采薇看着穿着校服的白梓玦,一时间说不出话来,虽然两个人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小姐,可是等级却完全不同。

  殷采薇在家里就是疯玩,而白梓玦在家就是受罪,一天到晚不停学习。

  所以两个人的等级完全不同,白梓玦和殷采薇说:“我们要去吃火锅,你要不要一起来吃?”

  殷采薇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于是三个人就去了一家旋转小火锅,点了三个火锅就开始吃了起来。

  等吃到一半的时候,白梓玦问到殷采薇:“你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殷采薇咬了咬下唇,最后说:“我要回帝都了,不能再这里陪你了。”

  料到了。白梓玦在心里说到,不过表面上还是没什么变化,只是一直假装面瘫在家上不说话。

  三个人吃完,又逛了一会儿,白梓玦走到了一家两元店,看了看里面的东西,最后买下来一个玻璃的项链。

  白梓玦把项链递给了白羽琨,然后又给他使了个眼色,白羽琨当然知道白梓玦的想法,接过项链就走了。

  白梓玦先回到了班级,而殷采薇因为没穿校服,自然不让进学校,她的脸上又纠结也有不舍。

  “殷采薇是吧?”白羽琨对殷采薇说到,“我姐姐让我把这个给你。”

  说完白羽琨就把白梓玦买的项链递给了殷采薇,接着就什么都没说,耍酷的走了。

  殷采薇看着那个项链,里面是一朵樱花,这让殷采薇的心里有一些悸动。

  对于殷采薇的行为,白梓玦并不感觉意外,她并没有感觉自己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再加上自己是个女人,所以殷采薇会听殷淮焱的回到帝都她也并不意外。

  不过现在,就算殷采薇回到了帝都也不可能至白梓玦于不顾的地步,白梓玦可不怕殷采薇会不受自己控制,不过一开始还是需要调教一段时间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