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药女的养灵手记

第八十一章 买奴隶

药女的养灵手记 黏糊黏糊糊 3445 2019-11-07 16:22

  老朱头对这两个兽人女奴所卖的价钱甚是满意,对剩余的奴隶们显然他吆喝起来没有之前那么卖力。

  “壮实的青年男奴!买回去什么重活都干得了!上能解决所有家务重活,下能砍得了木柴烧火!买到就是赚到!”

  “我出五十两买左边这个少年郎!”是方才竞争失败兽人女奴的钱马口,此时此刻的他老脸无光,瞪大的死鱼眼却冒着猥琐的精光。他家当然不缺佣人,让他产生想买下这个少年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没有买到女奴,当失落的他将目光转向这两个男奴隶的时候,发现左边的这个清秀少年低着头,红红的眼眶中闪烁着打滚的泪珠,心中好似被某种情愫触动一般,当时就决定买下他。

  “我再出五十两买下旁边那个小的!”再仔细一看,一声不吭坐在旁边的小男孩长相也端正得很,再过几年肯定也是个美人胚子,一并买回去玩玩。

  老朱头对这两个没有价值的男奴能卖出这样的价钱已经很满意了,连忙点点头算是成交。

  右边的男奴听到这样的消息坐不住了,挣扎着身上的绳索想挣脱,瞪大眼睛质问老朱头:“你答应过我们不把我们分开卖的!你答应我会让我跟我弟弟捆绑销售的!你不能出尔反尔!”这名青年男子因为严重的营养不良,加上愤怒的情绪不可控制,额头两侧爆出几根骇人的青茎。脖子以上的部位涨得通红,双目里带着疯狂看着钱马口。

  钱马口更不敢买下这样暴躁的奴隶,如果真的一并买下,谁知道他急了会做出什么后果严重的事呢。

  老朱头挺着肥硕的肚皮走过来用鞭子抽了他两下,“呸!真当自己是个东西?我不答应你把你们一同卖出去,你们二人会乖乖让我绑在这心甘情愿被卖去当奴隶?”

  左边的弟弟已经泪流满面,“哥!别再管我了!”

  老朱头趾高气扬地挥了挥他的猪蹄,马上过来两个五大三粗的壮汉将他和那名幼童架起,老朱头冲着钱马口笑嘻嘻满脸流油,“这两个奴隶我会差人一同送去钱老爷的府邸,以后的生意还请钱大老爷继续多多关照。”

  钱马口也不拒绝,还算满意的带着两个奴隶离开了人群。

  最后剩下的那名男子看着弟弟离去的背影,朝着没注意的老朱头吐了一口口水,正巧吐到转过来的老朱头的脸上,“老朱头你不得好死!”并且顶着赤红的双目憎恶的死盯着老朱头,好像下一秒就会扑上去将他撕碎。

  老朱头抹掉脸上的唾沫星子,本想反手抽他几个大嘴巴子,看见他这跟疯子一般的模样愣是吓得倒退一步。很快他又镇定下来,“骂吧!随便骂!反正如果没人买你我就把你剁碎了丢树林里喂野兽!就算有人买你又怎么样?你还不是一辈子当奴隶的命?”

  男子失去了这个世界上最后仅剩的亲人,他不想再在这满目疮痍、毫无留恋的世界上苟活。

  正当他准备咬舌之际,一个宛若空灵的声音在身边响起,“我要他。”

  睁开绝望到模糊的双眸,看清了站在身前的女子。俊眉修眼,顾盼神飞,见之忘俗。

  这时候已经没什么围着看热闹的人了,今日最精彩的“卖兽人女奴”的戏已经结束了,就连钱马口买走两个“貌美”男奴的戏码都已经上演完,该散的人也都散了,老朱头还以为今日不会再有人买奴隶,八成是要把这个不听话的奴隶丢去喂野兽了。

  不想竟还有人要买这么暴躁的奴隶,转身迎上面无表情的东方无忧。见这丫头的穿着就估摸着是大户人家的漂亮丫鬟,“小姐,这男奴有多凶猛你也看到了,到时候买回去万一家主不满意责怪...”

  “那就不需要你管了。加上那名女奴,多少银钱?”东方无忧指了指仅仅剩余的最后一个女奴,头发半白半黑,脸上爬上不少岁月的痕迹的老妇人。

  “她?她那个老态龙钟的样子肯定是做不了几年奴隶就得翘辫子...这两个奴隶都不值钱,总共就...给个二十两吧。”老朱头没想到连那个老女奴都可以卖掉,前几次带来卖根本没人看她一眼,更别说是买了,他本想这次过后便将她跟那个不听话的兔崽子一起丢去喂野兽,每天一顿饭的吊着也是浪费钱财。不过今日他带来的所有奴隶竟然卖的一个不剩,真是大丰收!老朱头自是欢喜,也不再劝这个执意要买两个没用的奴隶的小姑娘,反正人卖出去了,到时候出了什么事都跟他没半毛钱关系。

  东方无忧将银两丢给老朱头,亲自上前给两个奴隶解开了绳子。

  “对了姑娘,我给他们二人吸了米拓芬(长时间麻痹人感觉的麻药,严重影响行为活动),你放心,他们跑不掉的,要不要我给你两根绳牵着他们...”

  东方无忧没有理会“好心”的老朱头,带着二人直接出了黑市,不再继续逛没有逛过的地方。

  “我弟弟跟了那个禽兽,你即便买下我我也不会为你做什么事的。”年轻男子跟在东方无忧后面垂头丧气的走着,心中的伤痛早已不能让他再产生任何情感。

  “所以我们现在去救你弟弟。”东方无忧的话让他猛地抬起头,睁大双眼。

  “你们先将这吃了。”东方无忧拿出补血草,用来解二人身上的米拓芬。

  不止他,就连那个老妇人都不知所措的看着她。

  克己在一旁关注了全过程,说实话,他也不知道东方无忧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了一个奴隶值得吗?”

  男子听到克己的话眼神中刚刚燃起的神采立刻又黯淡下去,“是啊,我们初次见面,我又是被你买去的奴隶,你这样帮我根本不值得。”

  “我做什么不需要你管,你的任务就只是带我来黑市,回去后替我谢谢你主人,我也谢谢你。”东方无忧表示她的决定不需要他们任何人过问和干涉,等了一会儿,二人都恢复了正常体力后便带他们朝着南方走。

  “等下,老朱头带我来的路上经过钱马口的府邸,不在这个方向。”他现在怀疑她是不是真心想救他弟弟,竟然什么都不问就直接走错方向。

  “我没说要去他府上,钱马口走之前我在他身上撒了巴大蝴毒粉,是巴大蝴给我指的方向。”她不再理会这个青年男子,继续朝南走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