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我家校草是女生

第七十四章必承其重(七)

我家校草是女生 晋荣小匪 6070 2019-11-07 16:23

  早晨的阳光透过云层,给城市添上了一层柔色的温度。

  城市里的人也开始忙碌起来,虽然城市里到处都是被钢筋水泥包裹着。

  但是这一刻也因为人们的出现,还有早晨温暖的阳光,呈现出了一片生机。

  而在景世顶楼的办公室里,李铭优身上盖着件外套睡在沙发上,窗外的阳光星星点点照在了李铭优身上。

  李铭优缩着身子挤在沙发上,可睡觉了眉头还是微皱着。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也许是太累了,公司里员工都来上班了,李铭优还躺在沙发上熟睡着。

  白秘书照例给李铭优端来一杯咖啡,看见沙发上睡着个人吓了一跳,看清楚是李铭优后松了口气。

  白秘书想着李铭优堂堂一个景世的总裁居然睡在沙发上,不禁有些心疼。

  可李铭优睡觉的样子竟也那么的好看,白秘书看着看着竟鬼使神差的伸手去摸了摸李铭优的脸。

  李铭优在梦中感受到脸上传来得的温度,感觉像是有人在摸她的脸皱了皱眉,然后嘴角浮现了一抹笑容。

  好久没有人这样摸李铭优的脸了,李铭优竟觉得很舒服,翻了个身又继续睡着了。

  而白秘书也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赶紧逃离现场。

  到了中午十二点公司里的员工都去吃午饭了,李铭优也终于醒了。李铭优伸了个懒腰,感觉这一觉睡得好舒服。

  李铭优走去办公桌准备拿钥匙回去,却看见桌子上放着一份便当,一模还是热的。

  李铭优也确实是饿了,也顾不上是谁放的便坐下来吃了起来。

  李铭优吃完走到一楼大厅的时候遇到白秘书正和同事吃完饭回来,白秘书跟李铭优问了声好就红着脸跑了。

  李铭优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白秘书的样子像是自己对她做了什么事情一样。

  李铭优回去洗漱了一番,没过多久又回到了公司,李铭优手里拿着昨天晚上熬夜写出来的方案一遍一遍的翻看。

  李铭优让白秘书通知那些董事过二十分钟后开会,而程如风和那些董事都对这次董事会不以为然。

  二十分钟后高层会议室里,那些董事的脸色都很不好,特别是程如风整个脸直接都是黑的。

  李铭优在台上脸上带着微笑,心平气和的说着,可那些董事却听得出来李铭优的意思是在逼他们拿钱。

  可是李铭优的理由他们却无法反驳,虽然他们对a项目不看好,但如果因为a项目无法正常动工,而引发公司危机。

  那将是他们任何人都无法承担的责任,每个董事都转头看着程如风。半个小时后李铭优走出会议室,心情很是不错。

  李铭优走后程如风冷笑了一声,没想到李铭优居然还有点本事,看来是他太小瞧这个景世的继承人了。

  白秘书本来看李铭优进去会议室那么久还不出来有些担心,看见李铭优满脸笑容的出来就知道是李铭优赢了,也替李铭优很是开心。

  下午李铭优去工地上,项目经理高兴的说公司已经放资金下来了,工程已经在正常开工了。

  李铭优也很是高兴,一整天就待在工地上,还和工人一起吃饭。工人对李铭优这个年轻的老总印象很是好。

  而这个时候朱木艺也和韩明洋正在忙着他们一百平米的小公司。朱木艺亲自动手把到处都打扫干净,弄得灰头土脸的。

  韩明洋宠溺着把朱木艺脸上擦干净,朱木艺抬起头对着韩明洋开心的笑了笑。

  李铭优离开工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在开着车前往公司的路上,李铭优又习惯性的点上一根烟。

  李铭优感觉她已经依赖上烟的味道了,以前李铭优总是不喜欢烟的味道,可没想到她也沦陷了,不过烟真的是个好东西。

  李铭优停在路边看着天上那轮月亮,今晚月亮好圆。李铭优突然不想走了,就想静静的欣赏一下今晚的夜景。

  李铭优坐在车上,打开天窗看着月亮,以前也和朱木艺坐在教学楼顶一起看过月亮。

  明明是同一个月亮,现在却没有了以前的感觉,李铭优拉开瓶啤酒喝了起来。

  而美好的夜景背后却有五六个黑衣人,开着车一直跟在李铭优后面,而平时一直着保护李铭优的,那些保镖也不见了踪影。

  李铭优喝完一瓶酒准备回去了,却从后视镜看见有张车保持着距离停在她后面。

  李铭优有种不好的预感,李铭优现在在的地方在郊区,离市区还有很远的距离。

  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会变得不可控制。李铭优看着车里导航上的地图,准备甩掉那些人。

  可李铭优开着开着却走到了一条走不通的巷子里。

  “该死!”李铭优气得拍了下方向盘,那些人却已经紧跟在后面了。

  李铭优拉开车门跑下了车,那些黑衣人看李铭优下车了也赶紧下车跟了上去,手上还拿着电棍。

  而叶笙在荷兰接到一个电话,气的一拳打在阳台上的栏杆上。

  她派去保护李铭优的那些人居然说跟丢了李铭优,而且他们还被一伙人收拾了一顿。

  叶笙赶紧打电话吩咐人,让他们赶紧找到李铭优。

  叶笙转头看了眼屋子里正在看偶像剧的肖一,如果李铭优出事了,叶笙知道肖一肯定接受不了,她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叶笙看着肖一焦急的心情也舒缓了些,走过去坐在了肖一旁边。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怎么打那么久的电话?”肖一靠在叶笙身上,一脸的幸福。

  “没事,就是公司的一些小事情。”叶笙帮肖一理了理头发。

  “小优现在怎么样了?好久没见她了。”肖一也听说李仕景昏迷不醒,李铭优接管景世的消息。

  本来肖一不放心李铭优,想回国内,但是因为叶笙怕肖一回去国内不好养病。

  并且保证了一定不会让李铭优出事,肖一也就没回去了。

  “没没事,我派了好多人每天保护她呢。”叶笙说得有些底气不足,说了她会好好保护好李铭优,可是现在连李铭优在哪都不知道。

  “好。”肖一又看起了电视剧,看到好笑的剧情,笑得直拍叶笙的大腿,肖一在叶笙面前完全就像一个十多岁的女孩。

  而叶笙也很享受肖一的这个样子,能让肖一那么无忧无虑的生活,叶笙很是满足笑了起来。

  可是叶笙还是很担心李铭优真的会出什么事,那时候肖一脸上的笑容也会不复存在。

  叶笙看着肖一脸上挂着笑容,可心里却紧张得不行。

  李铭优跑下车后躲到了一堆废木材后面,听外面没有了声音。感觉那些人应该走了,走了出去可却看见有三个黑衣人正在前面等着她。

  李铭优不明白这些人是受谁指使,对她那么的穷追不舍,但是这个时候只好跑。

  李铭优转身向后面跑去,可后面也出现了两个黑衣人拦截,而且他们手里还拿着电棍。

  李铭优知道她逃不掉了,但是应战还有一线希望,李铭优解开衬衫的纽扣,把袖子卷上去,从地上拿了根木棍。

  “哼”那几个黑衣人看见李铭优的举动,嘴角露出了一个嘲讽的弧度,不屑的看了李铭优一眼。

  “来吧!”李铭优手里握紧着木棍,向那几个黑衣人喊道。

  而几个黑衣人可不奉行什么一对一的原则,几个人手里拖着木棍就向李铭优冲了过去。

  李铭优根本敌不过他们,虽然李铭优也把两个人打趴在了地上,但还是有四个人围着她。

  李铭优手上被划开一大个伤口,血把白色的衬衣染红了,额头上也顺着脸颊滴着血。

  李铭优头部传来一阵眩晕,但还是手里握着木棍支撑着,不让她倒下来。

  李铭优面前那四个人正向她慢慢靠近着,李铭优抬头望着天空笑了笑。

  如果临时前可以许一个愿望的话,李铭优真的好因为可以再看一眼朱木艺,仅此一眼。

  那四个人走到了李铭优面前,然后有个黑衣人拿起木棍向李铭优头部一抡,李铭优倒在了地上。

  看李铭优终于没力气反抗了,那几个黑衣人拿麻袋把李铭优套了起来,准备抬走。

  可却突然冲出来十多个人,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打趴在地上了。

  打完还不算,那几个黑衣人爬起来准备还手,马上就有警察上来把他们带走了。

  解决好黑衣人,那些人赶紧去看麻袋里的李铭优。李铭优伤得很口,那几个人吓得赶紧把李铭优送去医院。

  送到医院里,医生说李铭优只是受了点皮外伤没什么大碍,那几个才敢打电话向叶笙汇报。

  叶笙接到电话听说李铭优只是受了点伤,悬了半天的心终于放下来了,但听到接下来的消息,脸上越来越难看了。

  魏元河竟敢去伤李铭优,叶笙本来是想用魏元河的打击让李铭优可以成长一些。

  但没想到魏元河竟敢下死手,竟然魏元河那么爱作死,叶笙也不打算给魏元河活路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