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从零开始的穿越生涯

第两百零二章 突发

  有着厚土元灵之气的辅助,有着绝世功法真我凝刀决的加持,庄严若是还犹豫畏缩的话,那他也不用修什么武道了,躲在家里瑟瑟发抖就好了。

  庄严沉下心神,逐渐进入真与空合的空灵状态,整个人的精神慢慢与真气相合,到了最后真气慢慢的散入骨骼筋脉皮肉之中不断洗练冲刷,一点点向着最完美的方向行进,渐渐的,庄严身体内开始不停地震荡抖动着,真气不止进入到简单的筋肉皮膜,还在往着更深层次的地步,细胞,更甚至通过秘法达到基因的地步。

  龙象交汇之境,虽然说是虎豹雷音阶段的身体通过武道典籍中的秘法进行通透强化,实乃是整合整个筑基三个阶段的境界,以外炼内壮,筋骨齐鸣,虎豹雷音这三阶段聚合为一体修成龙象交汇之境,将身体内目前所能够开发出来的潜力全部爆发,从而挖掘出人体中自深层次的潜力。

  从上古流传下来,先祖搏杀洪荒凶兽后,沐浴凶兽的精血强健体魄,精血深埋在身体成为基因片段,这是只有华夏一脉才拥有的特征,也是能够通过这样秘传的武道秘法将其激活。

  而且这龙象交汇之境是炼体法琉玉身上叙述一种绝顶龙基筑基之术,只要能够成功激活,升华潜力,则可展现出龙象交汇异相,彻彻底底的能够用有一龙一象之力,届时身体强度可以说就算是没有特地去修炼练体术,也可以说是极其坚韧得难以想象,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这样的形容都是在小觑,更不用提庄严还修行着琉玉身这一绝顶练体法。

  而这时的庄严,已然的将真气不断地化入肌肉皮膜骨骼内脏之中,不断从双足接引的厚土元灵之气连绵不断地涌入地桥玄窍中,得益于厚土元灵之气的性质,庄严紧仅仅是需要从地桥玄窍稍微的转化一番成为真气后就能为他所用,不用像厚土精气那般需要全身流转淬炼一番才能收归为己用,若不是有着这样的方便之处,他也不会对于铸就这样武道不世之基有着相当的把握。

  “好,接下来的话就该试一下了!”

  在庄严将真气化入身体以及吸收厚土元灵之气达到一个平衡之后,他感觉的自己的身体中浑身的细胞开始发出一种饱腹感,随即感觉浑身微微膨胀起来,庄严开始不断地按照琉玉身秘法中,配合着奇特呼吸做着奇异的动作。

  这些动作是琉玉身中对于虎豹雷音阶段跃顶升华到龙象交汇之境所记载的突破方式,这十数个奇特动作庄严并不是太过于了解有何作用,他只知道在刚刚做出这样动作之后自己全身如同泄掉的气球一般,刚才所拥有的饱腹感迅速的消散,甚至在庄严目前所维持的真气化入的量都开始供应不足,真气全部化入身体细胞之中,而他整个人似乎身处在数倍重力之下,这番动作直接是将庄严撑得青筋凸起,肌肉膨胀,每当他所做出一个动作,都用尽了全力也勉强才能够完成。

  这套奇异的动作庄严之前尝试的练习过,但是因为没有配合那套奇异的呼吸频率,体内没有任何变化,当时还觉着普通无比,没想到的是在达道虎豹雷音圆满之境后,在真气化入体内的同时做出这番动作居然有着这么大的变化,而且庄严能够清晰的感应到随着他不断地加深续接动作,庄严只感觉越加厚重的重力不断地压迫他全身,随着不断加深的重力,庄严浑身细胞似乎都在发出不堪负重的呻吟声,同时还伴随着对真气的饥渴欲望,这让庄严不得不加大真气输出的同时,身体没有丝毫停歇的挥动着奇异动作,他怕中途停下来,体内正在发生变化的细胞会把他给洗干净。

  此时此刻庄严身体内蓦然发出一声尖锐的气泡破裂声音,伴随着这股破裂声响起,庄严的身体猛然的缩了几圈,这时庄严看起来似乎硬生生的矮了一圈,简直跟小四似的。

  对于庄严出现这样的状态,那是因为他在突破龙象交汇之境时,体内的周身被压得紧密细致,这套动作似乎是将庄严周身的力场改变以达成类似重力场的环境,然后通过这样的压迫感来将基础三阶彻底紧密不分之后,不断依靠挤压,然后配合呼吸内启动龙象,一举冲破到龙象交汇异响。

  而庄严在身体缩了一圈之后,其体内气泡破裂声突然开始变得低沉起来,到了最后似乎发出一声“吟吟”咆哮之声,其中隐隐夹杂着“昂昂”的呼啸之声,其声音之雄厚让人形容,似乎心脏都慢了几拍,就在庄严身体突然转变声音时,庄严猛然加大了厚土元灵之气的吸收以保证身体目前的所需,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在自己艰难的做出突破动作时,无数真气化入身体之后连续贯通筋肉皮膜,之前没有细致锻炼到的地方都在这时极速强化,似乎下一刻就会进入一番新的天地。

  此时的庄严身形却是突然一顿,他突然发现下一步动作竟然是怎么也做不下去了,而就在庄严略微停顿的瞬间,他全身已然是发出一声声似乎不堪负重的吱呀之声,似乎下一刻就会爆裂开来一般,事实也是如此,在庄严停顿的瞬间他的身体已然是开始渗透出无数血丝,庄严全身所穿的黑色衣裳迅速被染得更加深邃幽暗。

  “糟糕了!”

  庄严心里暗自叫苦,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一刻会突发这样的状况,面对身体内的状况庄严已然是骑虎难下,若是就这样停止的话身体爆不爆裂还是另说,最主要的是如果突然断掉真气支撑的话,恐怕会被自己的身体饿死,而如果慢慢减少输出的话恐怕还没得彻底停下恐怕庄严就会被撑死,他需要找到一个平衡点。

  一念至此,庄严不由暗自苦笑一声,已经无法停止了,进则生,退则死,他只能凭借自己的意志力,强行做下去。

  随后他将心中杂念全部斩掉,全部心神沉浸在了这难以做出这个奇异动作的举动之中,从外人来看的话,此时庄严浑身憋得通红,不断渗出的血丝将他全身染得通红,如同熟透了的大虾,冒着蒸腾的血气,其表皮所露出的青筋撑得极其大,似乎下一刻就会有所断裂一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