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从零开始的穿越生涯

第一百四十四章 残酷的世界!

  而这时的言峰绮礼开口道:“看样子参与这次圣杯战争中目前所有的魔术师都已经站在这里了,嘛……之前的圣杯战争还从来没有出现这样的状况呢!”

  言峰绮礼似乎有些伤脑筋的扫视了众人,随后带着一丝笑意紧接着说道:“要不这样吧,以竞赛的方式来公平竞争怎么样,这可是圣杯战争从来未有的事情呢!”

  庄严闻言不禁嗤笑一声道:“连自己身为圣杯监督者都作弊并且偷袭参加这次仪式的御主,你的话我只能是当做放屁了啊,如果由你来主导者劳什子比赛,第一个暗箱操作的恐怕就是你把!”庄严话语毫不留情,事实也确实如此,若是言峰绮礼主导比赛的话,恐怕以他那种恶趣味的恶劣性格来说,操纵比赛的对手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庄严怎么可能会让言峰绮礼肆意。

  言峰绮礼毫不在意庄严的嘲讽,他耸耸肩毫不脸红的说道:“说的也是,那么就先让caster的御主上路怎么样,这样的话也能清扫一名障碍者。”说到这里的言峰绮礼微微侧头看向了已经丧失战斗力的caster,以金闪闪刚才用王之财宝所飞射出来的兵器来说,这一柄长剑是朝着要害而去,就算是caster主动迎上前去,但是大体的要害部位却是依旧被伤害到,所以caster才会保持不了柳洞寺的阵地列成,就算布置笼罩着整个结界也仅仅是因为柳洞寺地脉的自行运作,这结界要不了多久就会因为没有主导人而消散。

  庄严并没有说话,既然言峰绮礼愿意首先出手的话他当然乐得如此,毕竟少一个敌人也就少一个竞争圣杯的对手,何乐而不为。

  六花这时看到一脸沉默的庄严不禁轻声叫了一声:“庄君?”

  庄严听到六花的叫声侧头看去,在看到六花那有些不忍的表情时不紧张有些无奈,对于六花来说,虽然她一直表现出强大的力量却从来没有主动杀过一个人,就算是在与庄严第一次相遇时,释放阿瓦隆粉碎击这样的攻击对付妖怪少女,也仅仅只是释放出虚有其表的攻击罢了,那种声势极大却仅仅是对其造成没有危机生命的攻击,否则也不会任由其逃走才对。在之前对战caster时,以六花那能够与金闪闪匹敌甚至过之而无不及的力量来说,本可以迅速解决战斗的她却依旧收住一定的力量而采取主困的方式,否则以抱着杀死对方的态度来说的话,六花的力量相当之恐怖,其无中生有的力量可以说只要能够稍微的那么认真利用一下,可以说在神级一下是所向披靡。

  庄严暗自叹了口气,对于六花来说,一直沉浸在寻找不可视境界线的她根本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残忍的事情,庄严想了又想,他语气尽量轻柔委婉的说道:“呐,六花,如果想要赢得圣杯战争的话,就必须得经历这样的事情,只要……迈过心里这道坎的话就好了!”庄严心中极为愧疚,对于他将六花带入到这样残忍的场景中相当不忍,随后庄严转念一想,黑色眸子里闪过一丝坚定。

  对于拥有着这样强大力量的六花来说,迟早是会接触这样的事情,与其在后面接触这样的事情后悔,不如尽早的让她了解一些这个世界中的残酷。

  六花闻言略微沉默,随后她犹豫的拉着庄严的衣角低声道:“那……我们不要圣杯了好吗?我以为……我以为只是把这些人打倒在地踢出局就好了!”

  庄严看着六花眼眸中所带的希冀,他心中暗叹了口气,还是慢慢伸出手抚住六花的头顶给予她安慰:“嘛……虽然我是无所谓了,不过的话,我现在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哟,我们现在努力的赢得圣杯可是带着六花对不可视境界线期望,玲绮所肩负的责任,如果中途因此放弃的话,就算六花能够忍耐得了,玲绮也会因此失望的呢!”

  六花闻言看了看一旁面上毫无异色的吕玲绮,似乎对于这样的谈话没有任何反应,但六花知道,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来看,吕玲绮心里绝对很是不甘心这样放弃,玲绮心中为何能够甘愿受制于圣杯,那就是因为圣杯能够实现她的夙愿,沉默一会儿后六花脸上带着一丝歉意对着吕玲绮说道:“对不起,玲绮,我没有想这么多,我只是……觉得就这样让别人死在自己眼前的话,我会很不安!”

  吕玲绮看着六花脸上的所带的歉意,她罕见的露出一抹笑容,小手伸出一把啪的一声拍开庄严的手后摸住了六花的头顶,她轻轻的揉了几下后才轻声说道:“我理解六花的心情的,当初在我杀敌时也是我爹爹逼迫我去做的,所以,我理解你的想法,而且以六花的力量来说,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迟早都会经历这样的事情的,现实虽然残酷,但这就是事实啊!”

  庄严的手被吕玲绮啪开听到吕玲绮的话语之后,他不由耸了耸肩然后说道:“嘛……事实就如玲绮那样所说的,接下来的话就要六花去适应了,我和玲绮会陪着你的!”

  六花一脸坚定的点了点头道:“我……我知道了,我会试着去适应的,绝对不会给你们添乱的!庄君若是有需要的话……叫我一声就好了!”

  庄严看着六花不去看场中的局势,而是扭头看向一侧时不由莞儿一笑,这孩子就算拥有这一身强大的力量,心底却始终善良。

  “我知道了!”

  而在言峰绮礼说出让caster上路的那一番话语后,葛木宗一郎看了看caster一眼,此时caster的兜帽已然取下露出绝美的面貌,在见到caster依旧以着担忧的目光看着自己时,他艰难的扯出一丝笑容出来。

  caster看到葛木宗一郎脸上的笑容,不由嘴角画起一丝笑意,语气中虚弱无比:“你还是不笑更适合你。”

  葛木宗一郎认真的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随后葛木宗一郎转身看向了言峰绮礼,然后慢慢的向他走过去,他缓缓的将西装外套脱下丢在地上。

  caster见此身子不由想要站起,却被从后背插入贯穿胸口的长剑给疼的不能动弹。

  “一郎!佐佐木,你去协助他!”caster眼见不能阻止葛木宗一郎的行动,只得连忙吩咐佐佐木前去帮助葛木宗一郎。

  佐佐木在听到caster的话语后不由耸了耸肩,手中的长刀微微晃了晃说道:“想不到狡猾如你居然会掉落进爱情这样的东西里,我已经能够感受到你体内魔力流逝得非常快了,如果再由我行动的话,恐怕你撑不了多久,嘛……不过多说无益,我也知道你的性格,那么就让在下为这场即将落幕的爱情拉下帷幕吧!”随后佐佐木斜拖着长刀,身形疾如雷电般向着库丘林斩去,只远远的在空气中留下一句话语。

  “在下心中的直觉告诉自己没有办法对付那名金发男子,所以只能找个软柿子挑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