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从零开始的穿越生涯

第一百二十三章 要死要死要死!!

  此时的两人身处这座数百米高的大厦墙壁之上你追我逃,庄严看着身后紧逼的lancer,只见他手中的红色长枪枪尖一点寒芒紧跟着庄严屁股而来,在库丘林的全力追赶之下,两人的距离快速的拉近着。

  庄严能够清楚的的感受到库丘林手中的长枪已然是快够着他的后脑勺,他神色不乱,深深的吐了口气之后心神瞬间沉静了下来。

  “剑心通明!”

  庄严心神在剑心通明带动进入了一种古井不波的状态,这让他心如明镜能够反应出对手的攻击,真气告诉运转的同时,庄严体表流转显现出一道玉质光泽流转,庄严已然将琉玉身鼓荡到了极致,这时库丘林紧握长枪的双手一收一放,长枪如毒蛇出洞,枪尖寒芒带着尖锐的呼啸之声直接朝着庄严脑袋而来。

  感受着脑后枪风所带来的一丝刺痛感,庄严脑袋微微一侧,那带着死亡之风的红色枪尖瞬间从庄严刚才脑袋的位置窜出,而这时庄严脚下突然一顿,整个人在极快奔跑之间转到极静停止,这种违反了物理的现象直让人看了难受不已,而承受这样强大惯性的庄严也是闷哼一声,脚下所踩的大厦墙壁在巨大惯性的力量下瞬间龟裂开来,而在做出这样举动的庄严,环转着白玉光泽的身体承受着撕裂感的同时,他一把抓住库丘林刺过来的长枪之后一条鞭腿回身已是朝着库丘林甩了过去,光逃不打可不是庄严的风格。

  而库丘林看到庄严抓住他的长枪的同时右腿带着沉闷呼啸声向着他脑袋抽来时,库丘林嘴角蓦然画起了一丝嘲弄笑意,要知道库丘林的枪法可以说是到了一种随心所欲的境地,长枪就是他延伸而出的第三只手臂,庄严这样擅自抓住他的手臂,可是相当危险的。

  只见库丘林右手单手握住长枪,右手臂肌肉高高隆起,竟是直接拖着长枪带动着庄严就要向着大厦墙壁砸去,而看着庄严近在眼前的鞭腿,库丘林左手成肘硬生生的顶住了庄严朝他脑袋袭来的攻击,他的左手臂居然在千钧一发之际抓住了高速抽过来的右腿,庄严的右腿蓦然停在了库丘林面上。

  “你以为这样的突然攻击,我会难以预料吗?”库丘林口中吐出一句话之后不等庄严有所反应,他怒喝一声,手中长枪一甩竟是直接将庄严给砸进了墙壁里。

  而被库丘林制住的庄严此时已然是反应不过来了,他面色沉静的看着在自己眼中放大的墙壁,只得做出了最后一个动作,他瞬间松开一只抓住库丘林的长枪后单手护头,然后硬生生的与墙壁来了个亲密接触。

  只听到“咚”的一声闷响,庄严直接被库丘林那庞大力道给甩进了墙壁之中,大厦墙壁直接被庄严给撞了一个凹陷显露了大厦内部光景出来。

  库丘林此时竟是硬生生站立与墙壁之上,长枪紧随其后向着撞在墙壁里的庄严给捅了过去。

  “从我得到光之子这个称号之后,还没有人敢这么抓住我的枪啊!”伴随着库丘林的嘲弄之声,寒芒包裹着枪尖直直的朝着庄严而去。

  而庄严在被库丘林打进了墙壁紧贴着之后,凭借着剑心通明之能的庄严在被砸进去的瞬间,他右手似乎轻拍了墙壁一下,被他拍中的位置竟然浮现出了蜘蛛网般的龟裂痕迹,而借力于此的庄严身子一扭,竟是在间不容发之际躲过了库丘林的长枪,然而枪尖所携带的枪风所带来的锋锐却依旧将庄严的腰间划破一条口子,鲜血顿时顺着伤口流出。

  但不管怎么说,庄严终于是躲过了这致命一击,与此同时的是在庄严运转琉玉身的帮助之下,伤口瞬间紧紧的合拢不再流血。

  而似乎没有受到丝毫伤害一般的庄严依旧保持处变不惊面色,除了黑色眸子里虫们凝重外没有任何惊惧的情绪,他身子灵动无比的飞跃出去,在手上没有武器的他,根本难以抵御库丘林的攻击,本来实力就比这些英灵差了那么一线,现在还是两手空无一物,想要挡住身后紧追而来的库丘林,实在是有些难于登天,庄严空手搏斗能力可是和他手拿长刀的战斗力几乎是天差地别,除非庄严将真我凝刀决中的基础六式融会贯通,能够达到一种万物皆可化刀的境界,那么庄严直接可以聚手成刀硬憾库丘林的长枪。

  脱离了库丘林的攻击范围意图跳跃在另一栋大厦的庄严蓦然感受到了一股死亡之意瞬间逼近了他,这样的感受是他在学校与库丘林交战的时候感受过,此时的庄严只觉得心脏一紧一涨简直要蹦出来一般,似乎下一刻感觉就会被捅穿一般的感觉。

  而这时庄严蓦然听到了库丘林的大喝声。

  “刺穿死棘之枪!”

  在听到库丘林的声音之后,处于剑心通明状态的庄严心中危机感已然是提升到了极限,庄严只来得及微微侧头,就看着一柄裹着红色光芒的长枪朝着庄严的心脏处如一道红色流星般飞射过来。

  “要死了吗?”

  此时的庄严从未有这么近距离的感受到死亡如此的靠近着他,然而心神恍惚的他在剑心通明的帮助之下瞬间回神,处于半空中的庄严顺着剑心通明自然而然的引导之下发现自己眼种所观察的世界时间延缓到了一种极致,仿佛周身世界静止了一般,庄严除了思维能够转动之外身体如同僵化了一样根本不能有丝毫动弹,唯一在动的,就是庄严身后那柄带着死亡气息的长枪在缓慢的接近庄严。

  刚好微微侧头着的庄严看着那柄如同龟速一般却带着坚定不移的速度向着他射来的长枪,他默默地感受着剑心通明之境所带来的力量,话说回来从得到进入剑心通明的方式之后他还从未有认真的揣摩这样玄奥的心境,他只知道一旦处在剑心通明之境后,心中七情六欲没有受此影响,只是心灵剔透成为明镜可照射敌人攻击意图,受此作用所以庄严才能心如止水处变不惊,而料敌先机之意是若隐若现,有的只是对于战斗的直感的放大,能够精确的知道如何以己之长攻敌之短,以最正确的攻击招式给予敌人最大的伤害,对于防御可以先知先觉的闪躲开敌人的攻击位置,这一境界的带来的玄奥甚至给了他一种秋风未动蝉先觉的能力,然而这仅仅是剑心通明最基本的功能,以庄严这样的用法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只要是个剑道宗师看了都会痛心疾首直摇头,大呼一声为何不是我的心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