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大漠爱人

第23章 铁甲尸兵

大漠爱人 幻海枫叶 3966 2019-11-07 16:32

  王永涛和季焕娅看到密密麻麻的食腐白鼬也不禁头皮发麻,两人扶起刘云松和郭思琪。

  四人拼命朝石阶下方逃跑,可食腐白鼬奔跑的速度太快仍然紧紧跟在他们身后不远处。

  刘云松用手中的狼眼手电不断扫视石阶的边缘忽然看见一个黑色石门,随即对众人喊道:“快进石门,我们跑不过食腐白鼬!”。

  王永涛距离石门最近立即伸手转动石门上方的转扭,没想到头顶上方落下巨大的石块,差点就砸中王永涛的脑袋。

  身后的食腐白鼬距离他们已经非常近了,此时情况危急刘云松甚至不顾头顶上落下的石块,拼命跑到黑色石门旁再次转动石门上的转扭。

  季焕娅在刘云松身后喊道:“快回来,你不要命了!”。

  黑色石门里的机关轻轻响动了几声缓缓升起,刘云松不等石门升到顶部便躺在石阶上翻身钻进镇妖塔。

  刘云松从石门里爬起来立刻对石门外的三人喊道:“你们快点钻进来,食腐白鼬要来了”。

  第二个钻进镇妖塔的是郭思琪,季焕娅也紧随其后的钻进镇妖塔。

  这时食腐白鼬已经到达石门的位置,王永涛仍然站在石阶上。

  王永涛抬起手中的鬼头大砍刀,砍翻距离他最近的几只食腐白鼬,躺在石阶上翻身滚进镇妖塔里。

  就在王永涛进入镇妖塔的同时,黑色石门瞬间落下,大部分食腐白鼬被挡在石门外。

  可还是有几十只食腐白鼬趁此空当钻进镇妖塔,特别是王永涛的后背上,挂着五六只特大号的食腐白鼬。

  刘云松用手中的三棱军刺扎死脚边的一只食腐白鼬,便立即跑过去帮王永涛把挂在后背上的食腐白鼬清理干净。

  站在镇妖塔里的郭思琪突然发出一声尖叫,一只体型较大的食腐白鼬跳起来朝郭思琪身上扑了过去。

  可只见站在郭思琪旁边的季焕娅麻利的抬起右腿,一个翻身倒勾把扑向郭思琪的食腐白鼬踢到了石柱上。

  被季焕娅踢出去的食腐白鼬粘在了石柱上,脑浆迸裂鲜血顺着石柱不断滴落。

  郭思琪好半天才从恐惧中回过神来,歉意的对季焕娅说道:“季姐,谢谢你救我一命!”。

  季焕娅转头上下打量了几眼郭思琪,轻描淡写的说道:“可别谢我,要谢你得谢刘云松。既然他救过你一回那我也要救你一回,我们俩算是扯平了。下回我可不一定救你,你自求多福吧”。

  说完季焕娅看向刘云松和王永涛所在的位置,大部分的食腐白鼬都集中在他俩脚边。

  季焕娅朝着刘云松和王永涛打个响指,对他们喊道:“看来食腐白鼬可是很喜欢你们俩嘛,用不用我帮忙?”

  刘云松一边把戳死的食腐白鼬从三棱军刺上甩下来,边对季焕娅回应道:“谢谢季大小姐的好意,鄙人心领了。

  只可惜我一身上天入地的本领,却被这小小的食腐白鼬困在不见天日的镇妖塔里,万分不幸也,呜呼哀哉!”。

  季焕娅一听便开怀大笑着说道:“我说刘云松,你可真能拽词,还上天入地的本领。你就一盗墓贼,入地我倒是相信,上天?我看你就快上西天了!”。

  说着季焕娅迅速冲到刘云松身旁,一脚踢起一只食腐白鼬,嘴里立即喊道:“刘云松,接着!”。

  刘云松一回身猛然看到一只飞过来的食腐白鼬,他不由自主的抬起手中的三棱军刺。

  三棱军刺瞬间钻入食腐白鼬的脑袋里,脑浆顺着三棱军刺的血槽流下来滴落在地面上。

  刘云松一边把三棱军刺上食腐白鼬的死尸甩下去,边对季焕娅夸赞道:“真是好脚法!”。

  季焕娅得意的说道:“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可是寻……寻常人?”

  她忽然觉得自己有些说走嘴了,四下看了看赶忙岔开话题。

  可怕什么就来什么,郭思琪从季焕娅身后走过来,一脸天真的问道:“你说寻什么?是寻宝贝吗?”。

  季焕娅一脸震怒的吼道:“这里哪有什么宝贝?还是先顾好你的命吧,怎么哪都有你呢!”。

  郭思琪见季焕娅如此生气,直愣愣的站在那里像似演戏一般假装哭个不停。

  季焕娅听的有些不耐烦,嫌弃的说道:“哭,你就知道哭!”。

  说着季焕娅抬起左腿就要朝郭思琪身上踢,被刘云松飞来的三棱军刺砸中腿部这才没有踢到郭思琪身上。

  刘云松就地一个翻身捡起掉落在地上的三棱军刺,起身对季焕娅劝道:“你这么大的人怎么也跟考古研究所里的小姑娘一般见识,赶紧清理完食腐白鼬我们好找路出去,说不定韩叶眉就在石门外等我们呢”。

  刘云松转头又对郭思琪劝道:“好了思琪,你也别有太多顾虑。季焕娅没有恶意她在跟你闹着玩呢,还是先重点解决眼前的问题”。

  王永涛被五六只体型巨大的食腐白鼬围在中间不停的撕咬,他实在是坚持不住便对刘云松大吼道:“刘三爷!有话一会再聊吧,我这两条腿都快让食腐白鼬给掏空了,你倒是快帮兄弟一把!”。

  刘云松的神情瞬间变的异常严肃,也不再跟季焕娅和郭思琪闲聊,大喝一声:“好兄弟,三爷这就来帮你!”。

  刘云松按住三棱军刺手柄处的小按钮上,只见三棱军刺弹出比之前多一倍的长度。

  他用手中的长三棱军刺朝食腐白鼬的脑袋横扫出去,一只食腐白鼬当场脑浆崩裂。

  另外两只食腐白鼬被三棱军刺横扫到一根石柱上,鲜血喷出也撞死在石柱上。

  剩下的几只食腐白鼬被王永涛手中的鬼头大砍刀,有的被切掉了脑袋,有的被劈成了两瓣,死状凄惨的躺在镇妖塔的地面上。

  刘云松和王永涛同时解决掉最后的几只食腐白鼬,两人放下手中的长三棱军刺和鬼头大砍刀相视一笑,他们同时举起的拳头撞在了一起。

  可就在此时,镇妖塔的地面一阵剧烈的晃动。从黑暗中走出来几十排高大的铁甲兵,手中端着锋利的长矛。

  铁甲兵面具的后面那张惨白的脸上一对绿油油的眼睛,正盯着刘云松他们几人。

  走在最前面的铁甲兵,那张面具后面的脸上似乎很有深意的笑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