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少女引魂师

第103章:景翠护主遭枉死

少女引魂师 司徒拔牙 4137 2019-11-07 16:33

  师父总是说,但凡有危险的法术,都不可随便使用。

  师父是胆小鬼,处处讲究谨慎,可她南宫兜铃不是,她偏偏喜欢走邪门歪道。

  对流沙将军桀骜一笑,举起瓶子仰头喝下,水并没有什么滋味,她把瓷瓶翻转过来,一滴不剩,瓷瓶丢到地摔碎,“你满意没,放了他们。”

  “放了他们?”流沙将军捋着胡子,“叛贼青龙勾结燕国奸细,意图谋反,来人,将他军法处置!”

  “你果然说话不算数!”南宫兜铃说:“你哪只眼睛看见他勾结奸细了?”

  “我逮住的那只妖怪,是紫衫将军的玩物,妖怪本人亲口供述的!证据确凿,不会有错!而你救了妖怪,说明你和妖怪是一伙的!无论你如何狡辩,你一定是燕国的奸细!青龙包庇你,是同谋!他带你进我的军营,必定是想夺我军权,然后率领兵马折返都城,借机谋害大王!这不是造反是什么!”

  “哇你这编故事的能力太离谱了……讲不讲理?”

  “我句句在理!你要是阻拦,我让齐天法师念咒,启动你腹的蛊毒,让你生不如死!”

  青龙将军硬生生的撑起膝盖,单膝跪在那里,拼尽最后一丝力量拔出刀,颤颤巍巍的把刀子对着流沙将军,“我说过,不许动她。”

  “青龙将军,不必再为我出面说话,免得你自己惹祸身,你告诉这些人,我和你其实毫无关系,只是偶遇。”

  “你并非和我无关,”青龙将军气喘吁吁的抬起头,直视她,“你是我的座宾,他敢伤你一根头发,我不会袖手旁观。”

  “哎呀你这笨蛋,你稍微配合我演一下戏行不行?我想尽办法帮你,现在好了,你自己主动跳进坑里去,你是要气死我不成?”南宫兜铃急得跺脚。

  青龙将军在痛苦,眼神依旧坚决,“连你一个女子都保护不了,算换来苟且偷生,也没有意义。”

  南宫兜铃又感动又生气,不知拿他怎么办才好。

  流沙将军手一挥,“他自己都承认了,看来没什么可说了。”

  士兵持刀过来,南宫兜铃立即挡在青龙将军面前,“你想干什么?”

  “叛国者,需砍去他双手十根指头,再施行凌迟。”

  “凌迟?”

  流沙将军冷笑:“是把人的肉一片一片削下来……”

  “我知道这个惨无人道的刑罚,用不着你这野蛮人细细解说,我岂会让你凌迟他?”南宫兜铃捻符出手。

  齐天法师立即念下咒语,南宫兜铃毫无反应。

  他大惊失色,“不可能,我的蛊毒从来没有失效过。”

  “小看我,是要付出代价的!”

  趁这三寸钉仍然处于惊愕状态,南宫兜铃紧急启动法术,这一回,她同时把十二张白符散入半空,白符化为烟雾。

  军营周围的树木簌簌摇动,霎时间,十二棵粗壮的大树拔出树根,飞入空,纷纷跳进军营,震得整片地面都在摇撼。

  士兵们都站不稳,东倒西歪跌在地,目瞪口呆的望着围绕在南宫兜铃身边的参天大树。

  这些树木好像全部活了过来,像人类一样以树根为脚,树枝为手,仿佛有生命灵魂,带着一股愤怒,迈步向前,用狂乱的树枝卷住士兵,一个个往高空丢去。

  落下来的士兵个个骨折重伤。

  士兵们朝树木射箭、刺矛,树木无动于衷,枝叶如飓风横扫,再次拍飞一大群士兵,如雨点砸落远处。

  转眼间收拾掉了百人。

  南宫兜铃冷漠的动着嘴唇,“我已经手下留情,只伤人,不杀人,我不想滥杀无辜,但不代表我不会狠心杀人,你逼的我急了,我便血洗你的军营,流沙将军,投降才是正路,你考虑清楚,是点到为止即可,还是要叫我翻脸?”

  “投降?妄想!齐天法师你这窝囊货,快用你的咒语怼死她!”

  树木凭着南宫兜铃的意志力,用浓密的枝叶扫向他,流沙将军慌忙躲在士兵身后,又吩咐另一拨人马,“你们去拿火把,把这些树妖烧掉!”

  他倒挺机智的,能够迅速想出应急措施指挥下属,不愧是富有征战经验的将军

  不过他算错了一步,那是他应对的,可不是普通人,是南宫兜铃。

  “这不是树妖,这是沙门咒,可以任意操纵任何死物代替我行动。”南宫兜铃说完,树木挥动底部树根,伸入士兵们身体间的缝隙,缠住流沙将军的脖子,将他高高吊起,在空甩来甩去。

  大肚将军像个手足无措的孩子一样在枝叶飞甩哇哇大叫,狼狈不已。

  “流沙将军!”齐天法师立即念咒,青龙将军瞬间惨叫,双手狂乱的抓挠衣服,衣襟撕烂,青龙将军把胸前皮肉挠得血肉模糊。

  想必是蛊虫借着咒语在他体内疯狂作祟。

  南宫兜铃见不得他受苦,一时分心,意志力松散,法术失效,树根松脱,流沙将军从高处掉落。

  齐天法师拂尘一挥,一块帐帘飞过去,裹住流沙将军的身体,让他安稳降落地面。

  齐天法师知道她的弱点是青龙,加重咒语折磨青龙

  与此同时,士兵举着火把过来,烧毁她的树木大军。

  南宫兜铃阻止齐天法师,“不要念了!我都已经不施法了!”

  流沙将军说:“不要停下,但也不要太快杀他,我要叫青龙尝尝什么叫做痛不欲生,求死不能。”

  景翠趁乱抽出身边士兵腰间的青铜剑,砍出一条血路,疾步奔向流沙将军,“我杀了你!”怒吼下,他双眼布满红血丝,眼眶几乎成了猩红色。

  流沙将军动作极快,拔刀相向,抵挡他的攻击,两人对战,刀剑互拼,火星阵阵。

  这流沙将军为人阴险,但不是脓包,征战经验丰富,景翠在狂怒下不设防备,只顾着奋力击杀。

  不到十招,流沙将军手刀锋突破景翠一处破绽,削断他小腿,景翠扑倒在地。

  南宫兜铃用浮提咒跳起,朝景翠奔去。

  但来不及,流沙将军刀口一横,景翠头颅飞离身体,滚出几米远。

  南宫兜铃落在地,眼神呆滞,望着滚停在自己脚边的脑袋,景翠脸仍有细微的变化,嘴角耷拉,面部肌肉松弛,眼皮慢慢的垂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