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少女引魂师

第525章:得以逃出回人间

少女引魂师 司徒拔牙 4061 2019-11-07 16:33

  南宫兜铃“砰”的用菜刀拍碎一块蒜瓣,“所以说,哪有真正的起死回生术?我看啊,应该把这个法术改名叫做僵尸术,我从来不求师父教我这一招,教了我,我也不会用在任何人身,叫一个人不死不活的,更加痛苦,这才是真正的残忍。”

  李续断把削好皮的土豆递给她,“我刚才说你冷血,你别生气。”

  “你也是一时冲动,不怪你。”南宫兜铃举着菜刀对他说:“你倒好,抢我风头,本来应该是由我亲手把那小偷抓到警察局去的,现在你成英雄好汉了,滋味爽不爽?”

  “你不给我解释机会,我有什么办法。我抓贼,不是为了当英雄,只是能给别人帮得忙,出点小力而已。”

  南宫兜铃对他刮目相看。这是个不图名利的人。

  “你之前用入梦咒耍我,我用式神耍回你,算扯平了。”

  “这真是冤枉。”李续断摇摇头,“我怎会猜到,你竟然能把入梦咒理解成分身术?天底下所有的玄门秘技之,哪有分身这门法术?”

  南宫兜铃叹气,“要是真的有分身术好了,我打扫屋子不必那么辛苦,变五十个我出来,五分钟能搞定家务。”

  南宫兜铃发现他正在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切菜的侧脸,“喂,师叔,你用这种眼神看着我,难道我欠你钱了?”

  经过她这一提醒,李续断才意识到自己目光不太礼貌,他低头继续给土豆削皮,“你名字挺有趣的,为什么会叫兜铃?”

  “是师父取的。他在孤儿院收养我时,我还只是一个没满周岁的小婴儿,无父无母,也没有出生证。法律,我是师父的养女,随了他的姓氏,实际我和师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当初,师父见我脖子挂着一个铃铛,你看,是这个铃铛。”

  南宫兜铃用小指头把脖子的挂饰拿给他看,那是一个拇指大小的圆形银铃铛,穿在银链子,轻轻摇晃下,叮铃细响。“所以师父给我名字里取了个铃字。”

  “那兜字,又作何解?”

  南宫兜铃撇嘴说:“该死的老头儿,说我从小长了一张猪兜脸,我看他才是猪兜脸。”

  她扭头认真的说:“师叔,我问你,你这么正直,师父说你是不会说谎的,你老老实实告诉我,我这张脸到底猪兜不猪兜?”

  李续断将她看了又看,“我不太确定,我不懂什么叫做猪兜脸。我觉得,你和猪差挺远的,毕竟两个不同物种,有没有可能,决明师兄是在说你的性格很猪兜?”

  “你这家伙,会不会说话!出去!不用你帮忙了!”南宫兜铃举着菜刀把他赶走。

  她怎么会多了这么个笨蛋师叔?

  六菜一汤摆桌。

  “哇,好丰盛,谁生日?”南宫决明坐下来,看着一桌的菜,“平时都是咸鸭蛋和豆腐乳的。”

  “师叔第一天来,总得做多几样菜吧?你不爱吃别吃,自己去冰箱拿咸鸭蛋跟豆腐乳去。”南宫兜铃亲手装饭给李续断。

  南宫决明嫉妒的看着,“怪了,半小时前,你连叫他一声师叔都不愿意,现在倒献起殷勤来了,师父照顾了你那么多年,你给我装过几次饭?你师叔才刚来,你这么巴结他?他刚刚在厨房里,是不是偷塞红包给你了?”

  李续断说:“我没有给红包。”

  南宫兜铃说:“吃你的饭,哪来那么多唧唧歪歪的,你的内裤都是我洗的,还妄想我给你装饭,你别得寸进尺。来,师叔,尝尝我做的糖醋排骨。”南宫兜铃夹了一块排骨到李续断碗里。

  “谢谢师侄女。”

  “哎呀,你不必总是师侄女的叫我,多拗口,叫我兜铃,要么叫我铃儿也行。”

  “好。”

  “你叫她猪兜也成。”南宫决明补充。

  南宫兜铃拍桌而起,想开战,南宫决明也不客气,准备好了再次和她斗个三百回合。

  李续断慌忙说:“师兄请吃饭,兜铃你也吃饭,你们是师徒,应该团结友爱,和平共处,不要动不动打架。大家都要专心吃饭,才不会消化不良。”

  “师叔,你说得很有道理,我全听你的,我专心吃饭。”

  “乖。”李续断夸了她一下,南宫兜铃瞬间笑开了花。

  南宫决明吃醋的眯眼看着,“死丫头,平日里不见得听我半句教诲……”说着,起身为自己盛饭。

  “师叔啊,你从乡下来青城,是过来旅游的?那你来对地方了,这里是出了名的化古都,连老外都喜欢来这里旅游,好多古迹可以看的,古代有好几个朝代的君王都把都城建在这个地方,我下午带你去逛逛?”

  “你师叔坐了一早的火车,你应该让他休息一下。”

  “他又不是老头子,体力不知道有多好,哪用得着休息?”

  “你怎么知道他体力好?”

  “看也能看出来吧!你看他这身肌肉,精壮得来,又不会太夸张。”南宫兜铃掐了一下师叔的肩膀。

  李续断差点噎到。

  “你这死丫头,又不是选猪肉,把手从师叔身拿开,目无尊长,没大没小。你怎么态度一会儿一个样的?你不是很讨厌你师叔吗?”南宫决明一脸不解,夹菜扒饭。

  “我有说过我讨厌他吗?”

  “你不是说你不服他年纪轻轻成了你师叔吗?”

  “我刚才不服,我现在服了,行不行?”

  “那师父我呢?你服不服?”

  “你嘛,还行吧。你要是把我零花钱的额度调两百块,我服你。”

  “你想得美。”

  “我拜托你,师父,趁你还手脚健全,赚多点钱吧,以后留给我的遗产也能多一些,不然你两腿一蹬,我得挨穷受饿了。”

  “你这丫头!吃饭也要咒我死!”南宫决明猛地用筷子插向她双眼。

  南宫兜铃抓起汤匙挡住他筷尖,“好个歹毒招式!”

  “你答应过师父不会还手的,这么快违背诺言!”

  “我哪有还手?我这是正当防卫!”

  李续断叹气,再次耐心劝开两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