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少女引魂师

第318章:女子执拗随他走

少女引魂师 司徒拔牙 4582 2019-11-07 16:33

  无量瞬间感觉到房间里充斥起大量的妖气,是一种普通人闻不见的气味,只有炼法之人才可分辨出来。

  这股浓烈的妖气敲打这无量的神经,充满了威胁性。

  店小二阿福对着床的女子目瞪口呆,正色眯眯的用目光侵犯她身子的轮廓。

  女子不太舒服的用手臂遮住雪白双峦,这个动作,叫人更加看得入迷,连向来以镇定自居的无量都感到一阵燥热。

  忽然间,阿福捂住脖子,口吐黑血,耳朵里也流淌出浓稠的血液,整个人倒在地痛苦的挣扎起来。

  老板娘在旁惊吓的连叫都不叫不出来。

  无量赶紧冲过去为阿福把脉,刚把手放在他脉搏的刹那,阿福当即断气身亡,双手无力的朝两旁摊开。

  亡者脸呈现某种异的颜色,仿佛金属般泛起青黑。

  无量明白了过来,是炼金术的丹药在阿福体内相克排斥,导致毒性作,害死了他。

  每一种丹药都不能同时服用,否则会引强烈的副作用,这个傻瓜一口气把七八种丹药全吃进了肚,能活命才是迹。

  无量此时无能为力,能够挽救性命的起死回生药已给人抢走。

  他只好把手从阿福脖子边撤开,幽幽的说:“没救了,死了。”

  老板娘一听,双眼霎时翻白,扑在地一动不动。

  无量心一沉,不会吧,同时死两个?

  他赶紧伸手过去按住老板娘的手腕,好在还有脉搏,虽然起伏不定,但老板娘不至于死去,只是昏迷而已。

  无量把老板娘从地板横抱起来,床的女子踮起光脚乖巧的走到旁边。

  无量把老板娘暂且放在床,思索着:天很快会亮,到时候店里的其他杂役会立即现这屋里的情况,届时必然天下大乱,无量不可久待。

  店小二可是吃了他的丹药才死亡的,无量等于间接杀人,要在官府解释这些丹药的来历根本不会有人相信,说不定还会把密言宗的人给引过来暗杀他。

  无量转身冲向门口,手腕被一人揪住。

  回头一看,原是那位莫名现身的女子。

  无量焦急的冲她皱眉,“你究竟从何处冒出来的?”

  女子说:“是你让我变成这样的。”

  无量疑惑不已,但这时候无暇做多余的耽误。

  女子一副非得跟他走的样子,执拗的不行,叫无量不得不让步。

  他拽着她经过院子,往客房方向跑。

  院里刚巧晾晒了被单,无量顺手扯下一块,往身后一丢,“裹!不成体统!你怎么什么都没穿?”

  “我生来没有衣服。”女子委屈的嘀咕了一声。

  无量把她拉楼,回到自己房间,抱起最重要的书本,正要重新从楼梯下去,忽然听见楼底下传来惊慌的叫声。

  是老板娘的声音。

  她醒转了,从阿福房跑了出来,正在满客栈的转悠着,并且鬼吼着:“死人了!阿福死了!救命啊!”

  每个房间都逐渐亮起油灯的光线。

  客人们一个接一个惊醒。

  无量无法光明正大的从楼梯下去了,万一给老板娘堵住,又加有宾客阻挠,他非得和官差打交道不可。

  无量推开窗户,望着折射着月色银光的河面,对岸有一无人的孤舟,栓在桥桩,随风微微摆荡。

  无量转身,盯着她,“这件事和你无关,老板娘不会为难你这样一个弱女子的。我必须得走,你回去找你家人吧。”

  女子慌忙抱住他胸口,“不行,我没有家人,你必须带我,你不可以抛弃我。”

  无量听见老板娘带着人楼的脚步声,老板娘在外头喊着:“阿福是吃了天字号房客人的毒药才突然暴毙的,那客人没有从大门出去,一定回到了他的房间,我们这去逮他到官府对质我,问清楚他为何要随身携带能杀死人的毒药!”

  不走不行了。

  无量把书塞进她怀里,“这个很重要,帮我拿着,万不可以掉落。”

  说完,双臂稳稳的托起女子,女子柔软的依偎在他怀里。

  无量叹气,唉,怎么会无缘无故多了个包袱。

  可是,他又没办法把她摆脱,女子的眼神叫他不能拒绝。

  无量踏窗台,启动炼金术辅助飞行的咒语,整个人仿佛一片轻飘飘的柳絮飞入夜空,往水面优雅的落下。

  他的鞋底轻灵掠过河面,激起一圈涟漪,最终,他双脚平稳落在小舟外的甲板,小舟只是摇晃了两下恢复了平衡。

  无量把女子放下,回头望向对岸的客栈。

  他的房间里走动着十几名手拿油灯的人,大家都在翻箱倒柜的寻找他的踪迹。

  老板娘倚在窗口,往外窥探。

  无量赶紧按住女子,绕到小舟后面,藏匿住了自己的身影。

  他顺势将手决一动,捆绑着小舟的绳子自动断开,小舟慢悠悠的顺着水流流动的方向,一寸一寸的往下游飘荡。

  由于游动的度非常缓慢,算有人注意到,也会觉得小船不过是随风飘荡而已,须得半天后才会留意到小船已消失在自己眼皮下。

  无量坐在船舱背面,这才放松的长吁一口气。

  女子趴在船舷边,伸手入水玩耍起来,惹的水面月色破碎,波光粼粼。

  无量想她居然还有这么悠闲的心情。

  被单下的一双洁白脚踝,叫无量难以挪开视线,这双小脚好生娇俏,脚趾头仿佛一颗颗可爱的玉石珠子。

  船身猛然朝她那边下沉了一下,他把她拽起来,“不要掉下去了。”

  “不会的,再说,我会游水,我还能潜到很深很深的地方。”女子微笑,一双血红朱唇衬得她妩媚无。

  别说男人,连女人都会对如此的容貌动心。

  无量也不可避免。

  很明显的,他的口吻轻柔了许多,感慨自己活了快一百年了,什么风浪和动荡没见识过,皇帝都在他眼皮子底下换过两个了,竟还会给一个带着孩子气的女人迷惑住。

  无量说:“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名字。不如你给我取一个?”

  “我又不是你爹娘,也不是你的奴隶主,取名字这种事与我何关?再说你长这么大了,没有十七岁也得有十六岁了吧?怎么可能没有名字,你不许耍我。”

  女子抚着自己肩膀垂落下来的头,“你真的认不出我来?我们之前认识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