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少女引魂师

第452章:满足现状不思蜀

少女引魂师 司徒拔牙 3655 2019-11-07 16:33

  “你是在威胁我吗?流沙将军?”青龙将军不动声色,只有足够细心的人,才能听出他话里隐藏的怒意,“谁让她丢了小命,我不会放过他。”

  齐天法师眼珠子贼溜溜的转了一圈,说:“流沙将军,先处置妖怪要紧。他之前混在青龙将军的伤兵之,潜入我们军营,一定是想故技重施,企图把我们这里也烧掉,幸好本法师机智过人,本领了得,识破了他的藏身之地,用祖传的降魔法宝困妖笼把他关住,阻止了妖孽行动,保住了整个军营的安全,本法师自知功不可没,不过流沙将军你别着急,日后再对我论功行赏也不迟。”

  “齐天法师真谦虚,这脸皮的厚度得刀枪不入吧,厉害厉害,要是我师父在这里,都得甘拜下风。”南宫兜铃嘲笑。

  齐天法师白了她一眼,假装没听见她话,接着说:“我建议把妖怪放到油锅里先煎后炸,然后再实施五马分尸之刑,方可叫他精元尽散,无法复活。”

  这丑八怪心地未免太残忍。

  南宫兜铃说:“齐天法师,你哪个门派的?你师父怎么教你的?我很怀疑你会不会除妖,让一只妖怪精元灭亡,分明有更简单的方法,不至于用大刑吧?”

  “我哪个门派?说出来吓死你。”

  “我洗耳恭听。”

  “本尊乃千仞门明堂大仙君座下的首席弟子!”

  南宫兜铃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没听说过,你这个门派一定是半路失传了,还明堂大仙君?听去像个不起眼的邪门教派,没什么发展前途,失传也是正常,和江湖神棍差不多等级,净会欺骗一些无知的人。”

  “竟然诅咒我鼎鼎大名的千仞门半路失传?”对方气得脸红脖子粗。

  流沙将军似笑非笑的抚着胡子,“南宫法师这话意思是,选择齐天法师当参谋的我也很无知?”

  “傻子也能看出他不入流,”南宫兜铃揭人短处时从来都不留余地,“会两样猴戏而已,拿自己当天下无敌了。还把他用来当参谋,流沙将军,我很担心你的前程啊。”

  流沙将军嘴角一再抽搐,似乎忍无可忍,“南宫法师,看在青龙兄弟的面子,我处处礼让你三分,你却不识好歹!我堂堂大将军,岂能任由你这个下贱的奴婢羞辱!青龙兄弟,你说句公道话,你的贴身随从口无遮拦,你难道坐视不管?”

  青龙将军看了一眼南宫兜铃,一副想教训她的表情,南宫兜铃把下巴骄傲的一仰,青龙将军放弃了,对流沙将军说:“她天性如此,对我也客气不到哪里去,流沙将军不需和她计较。”

  南宫兜铃心得意,看来这青龙将军是开窍了,知道训她没用,说不好还会起反效果,所以干脆不说她了,不错不错,懂得站她这一边行

  否则他要是屈服流沙将军的权威,像个马屁精似的陪着流沙将军一起训斥她,南宫兜铃会对他很失望的。

  流沙将军哼了一声,“青龙兄弟,你尽管纵着你的奴婢,迟早会出事。待我处理了笼子里这只妖孽再说,来人,照齐天法师说的去做,把妖怪倒进油锅里去。”

  “慢着!”南宫兜铃说:“把妖怪交给我,我另有办法消灭他,不必这么多麻烦的程序,我贴张符他会从此消失。”

  齐天法师说:“用我这个方法才有效!别听她的,流沙将军!”

  士兵们抬起铁笼子,南宫兜铃跑过去按住,双手摊开,谁过来把谁推走,不让任何人搬走月现,“我不许你们动他!”

  “南宫法师,你万般阻挠本将军惩罚这只妖怪,莫非你和他是一伙的?刚才众目睽睽之下,大家可都听见你亲热的喊着妖怪的名字,还跑到笼子前,和妖怪互相说了些暗号,你是想哄骗本将军把妖怪放出来,然后协助他一起大开杀戒吧。”

  他说对了一半,南宫兜铃的确盘算着把月现从笼子里救出来,然后帮助他逃出困境,绝不想让月现进油锅里去。

  齐天法师见逮住了南宫兜铃的小辫子,立即落井下石,“流沙将军!你看清楚,这女子不是真正的法师,她也是妖怪,是燕贼的奸细!和笼子里那只妖怪是一伙的!迷惑了青龙将军,进军营里来是想祸害我们!”

  “真的吗?”流沙将军警惕的倒退一步。

  青龙将军说:“齐天法师,你休要污蔑人,你没有证据,空口无凭!南宫法师是清白的,我很清楚,她不是妖,她是人。”

  “我有现妖水!”齐天法师从怀里拿出一只瓷瓶,托在手里,对她说:“你要不是妖怪,喝下这水以后,定会没事,你要是妖怪,会马现出原形,你敢不敢当着我们的面喝下去?”

  “你当我蠢啊,让我喝我喝,你这水下毒了怎么办?”

  齐天法师吩咐士兵拿只碗过来,倒了一点进去,自己仰头喝下,接着所有人说:“你看,我不是妖,我喝下这水,完全没事。”

  “我还是不信,你自己说不定事先吃了解药。”

  “那有劳青龙将军验证一下。”齐天法师把水倒进碗里,双手恭敬的递给青龙将军。

  南宫兜铃说:“不对劲,别喝。”

  “为了证明你的清白,喝一口也无妨。”

  “万一人家害你呢!”

  “我的下属也在这里,流沙将军不会贸然害我。”

  “你这白痴不要喝!”

  但是青龙将军已经拿起碗喝了一口,静候了一会儿,说:“我没事,看来这水没毒,南宫法师,你也喝一口,向他们证明你不是妖。”

  “用得着证明吗?我本来不是妖!”

  流沙将军笑着说:“既然不是,那喝嘛,你越是不敢喝,越蹊跷。你主子都喝了,不也没事,你怕什么?难道你真的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南宫兜铃摇头,“我不喝,随便你们怎么怀疑,我不需要向你们证明我是什么来头!”

  “你准是妖,待我收了你!”齐天法师早想借机动手了,拂尘横扫,地碎石翻滚,簌簌朝南宫兜铃砸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