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少女引魂师

第355章:顺利爬墙入总部

少女引魂师 司徒拔牙 4318 2019-11-07 16:33

  “翻墙入屋当然要蒙面嘛,不然给人看见长相,报警了怎么办,我长得这么鲜明漂亮又养眼的,一旦把我照片放在电视机,岂不人人都能记住我长相,我还能正常在路走吗?”

  无量哭笑不得的表情,“那些弟子们倘若要知道你的长相,你披着一张新人皮都没用,大家都是懂法术的,区区一张口罩能起得来什么作用?再说,密言宗是不会报警的,他们才不会跟警察合作,依靠别人的力量,对密言宗来说是一种耻辱。”

  “早说,好热啊。”南宫兜铃这才扯开口罩随手丢掉,站在一处空地,说:“差不多了,离尽虚宝殿也有半公里了,在这里开始进行你的潜行大法吧。”

  无量左手手决一动,右手牵住南宫兜铃,“准备好了?抓紧我,千万别松开。”

  “我知道,否则会掉在半路,对吧,跟我们门派的地遁瞬移大法差不多嘛。”

  南宫兜铃感到双脚下的泥土变软,有种地陷的感觉,仿佛踩在一块柔软的沼泽地,身体克制不住的往下沉没。

  这种体验和地遁瞬移大法不同,地遁瞬移大法只是眼前的光线会随之转换,身边的空间是没有任何异样的,可她如今看见自己的双腿已经深深的没入干燥的黄土路面,要被活埋似的,有点慌张,下意识的抓紧了无量的手。

  下一秒,她觉得双脚被一股无形的力量使劲一拽,整个人潜入地底,视线一片黑暗。

  仿佛有飓风从脸刷过,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她再次睁开双眼,发现自己站在一片密林之。

  抬头一看,一条蜿蜒高耸的攀登台阶竖立在眼前,位于山腰处的大型古建筑屋顶在月色下朦胧隐现。

  那里是密言宗的总部,离她还有好长一段距离。

  南宫兜铃二话不说,和无量一起沿着台阶,靠脚力往爬。

  无量收了手电筒,在这树林里有点光线都会很引人注目,所以两人只能摸着月色前进。

  南宫兜铃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挥手驱赶身边的蚊子,低声说:“失算,忘记带驱蚊水,又不能用法术赶走这些讨厌的蚊子。”

  无量还是穿着他那身红色的长袍,他的衣袍款式很独特,像半个僧人,半个道士,脚依旧是那双简陋的草鞋,让人想起司马长眠穿黑袍配草鞋的造型。

  密言宗盛行穿草鞋,是为了能够随时赤脚踩在地实施法术,许多法阵都是需要光脚接触土地才能进行的。

  南宫兜铃想,方便是挺方便,是难看,换她是绝不要穿的,跟乡巴佬似的。

  真的不如她引魂派的锦缎翘头履好看。

  一路,南宫兜铃爬爬停停歇了五六次,无量倒是面不改色,蚊子也不叮他,更不见他出汗。

  南宫兜铃喘息着说:“为什么,你明明有呼吸,有心跳,有体温,却不会出汗?”

  “我已经停止新陈代谢,呼吸和心跳都只是让血管维持运转,不至于叫我的内脏腐烂,我的体温和你一样,是会随着环境的改变而改变的,这具肉体,不过是个方便我行动的容器,它不需要继续成长,所以也不许出汗这些功能。”

  “讨厌。”南宫兜铃说:“自从我变成半妖后,越来越受不了大热天,热得我浑身无力,可恶的是,天太冷,我也会犯困,真是麻烦!”

  差不多爬了三个小时,南宫兜铃才看见密言宗的正门,是一扇很普通的小木门,两边栽种歪扭的松树。

  实在让人看不出这木门后藏着多么可怕的实力。

  南宫兜铃咽了一下口水,“从哪里爬进去?”

  “这边。”无量不愧是这里的旧门生,很熟悉地形,带着她绕到后面,站在一个较矮的围墙边。

  “我托你去。”无量扎稳马步,南宫兜铃毫不客气的踩在他膝盖,接着又踩他后背,一下子翻到了墙,顺势跳入院。

  一切动作流畅自然,一气呵成,她仿佛生来是爬墙高手。

  无量也跳了进来,对她说:“你怎那么轻,太瘦了,该吃胖些。”

  她低声反驳,“你这是诅咒你女儿变肥婆吗?”

  “男人喜欢身材好的。”

  南宫兜铃一听,立即直起身体,叉着腰瞪他,“我身材哪里不好?”

  无量把她从头到尾看了一眼,“起你母亲,矮了些,胸部也小了些。”

  南宫兜铃气得鼓起腮帮子,“你们这些死色狼!天下乌鸦一般黑!都喜欢胸部大的!禽兽!”

  无量说:“也未必,不过你要是吃大些,说不定追到断儿的几率也会高些……”

  “哼,你怎知道,万一他喜欢我这样尺寸的也说不定,我这不算小,我这叫刚刚好。”

  “看样子不到。”

  “有!反正差一点点了。我放暑假前才量过的,只是这运动服宽松,看不出来,我的天啊,我居然在和自己的亲生父亲说胸围尺寸。”南宫兜铃捂住额头,“无量啊无量,看不出来你是这种父亲。”

  无量微笑,“我只是缓和气氛,叫你不要太紧张,你手心都出汗了。”

  “爬山热的,我才不紧张。”她只是嘴硬,明明全身的神经都绷在一根弦,稍微一点风吹草动能让她受到惊吓。

  不过,被无量刚才那么一搅和,她现在确实放松了很多。

  两人沿着高大的古建筑房屋一路前行。

  忽然,无量拦住她,把她按在花丛里。

  面前,十几个整齐排成一队的黑袍弟子从他们眼前的小径提着灯笼路过,每个人的脸色都阴森森的。

  南宫兜铃心吐槽,都什么年代了,还提纸糊的蜡烛灯笼,这里简直是与世隔绝。

  他们的步伐好像都经过了严格的训练,整整齐齐,快且安静,彼此间都不说话。

  等到他们走远,无量才说:“这些弟子,估计是去经堂做晚课的。”

  “晚课?”

  “这里的规矩是弟子们晚要念经。”

  “确实婆妈,我们早不兴晚念经这一套了。”南宫兜铃颇为自豪的说:“我们都是看心情的,想念的时候才念,不知有多自由。”

  无量把她拽起来,跳走廊,靠在一扇门边,见里面没有点灯,无量说:“如果我没有记错,这里是掌门人的书房。”

  南宫兜铃仿佛一刹那回到了无量的过去。

  她好像进入了他的人生轨道,眼前浮起无量在这个书房和青不须掌门谈判决裂的画面,一个没有头的六臂小童子和一条白蛇跌在地纠缠。

  无量推开门,对着漆黑的室内喃喃说:“又没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