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少女引魂师

第159章:式神招惹醋意发

少女引魂师 司徒拔牙 4363 2019-11-07 16:33

  “我也很怪,但他们是出现了,他们住在这里的时间我还久,也不是师父用法术抓来的,这些尘仙都是不请自来,我想尽虚宝殿可能是活的,在不停往外散发灵气,才会把他们都吸引过来,尘仙在森林里时,是把苔藓和树皮的灰尘、还有蜘蛛这类的小虫子当作食物,有他们在,我在家没再看见过灰尘和蜘蛛,估计都给他们吃的干干净净。”

  怪不得这里如此整洁,像有洁癖的人才会住的地方,连屋檐下的梁柱都洁净无。

  不过南宫兜铃感到吃惊的是,师叔说尽虚宝殿是活的?

  得到她这样的疑问后,李续断说:“你知道的吧,天地万物,哪怕一块石头,都能通过吸收日月精华修炼成仙、成妖或者成人,这座尽虚宝殿正是如此,我认为它正在暗地里修炼,以后会变成什么样,难以想象。”

  南宫兜铃在脑海设想着,如果尽虚宝殿再过个百来年,真的给它修炼成一只大妖怪,会是何种画面。

  尽虚宝殿是否会像哥斯拉那样拔地而起,用围墙当脚,带着残暴的气势,步步践踏附近的农田?

  太荒谬了,但不是不可能,或者它会修炼成人,天啊,一栋建筑物变成人的样子,怎么变?

  南宫兜铃身为玄门人,依旧觉得修炼这种事妙的很,一个形态转变成另外一个形态,大自然是有这种迹般的力量。

  这个世界,等着她去见证和了解的事情太多太多了,她所拥有的学识不过都是皮毛,她意识到了自己的浅薄。

  她听见李续断发出嗤笑。

  “我又没讲笑话,你傻笑个什么劲儿?”她感受到了嘲讽,有点不爽。

  “要不要把胡子刮掉?”李续断说:“你这样子,看久了,像只小浣熊,让我憋不住的想笑。”

  南宫兜铃嘟起嘴,“刮刮。”

  她才不要当一只毛茸茸的小浣熊。

  回到西宅,南宫兜铃站在自己房间配套的浴室里,举起手的折叠剃刀,这是李续断刚刚交给她的。

  翻开刀刃,寒光毕现。

  哇,不会吧,这削铁如泥的玩意儿怎么往脸招呼?

  她拿起同样是李续断交给她的剃须膏,喷在脸,好像奶油糊得满嘴都是。

  她几次将刀子接近脸颊,始终无从下手。

  她把脑袋探出去,在厚厚的剃须膏下张嘴喊了一声:“师叔,你没有电动剃须刀吗?”

  “家里没有,要买的话,只能去镇,或者购。”

  李续断站在床边,盯着乱糟糟的被子,南宫兜铃起床后从来没有叠被子的习惯。

  他似乎有强迫症,忍受不了这副场面,竟开始动手收拾床铺,把被子抖开,摊平。

  青豆正巧飘进来,双脚稳稳落地,站在他面前,“玳瑁爷爷让我来跟续断哥哥说,差不多要吃晚饭了。”

  “好,我知道了。”李续断温柔的回答,对待青豆像对待一个小萝莉一样。

  青豆望着他手铺床的动作,“要我来吗?”

  “不用,我已经搞定了。”李续断欣赏着自己铺床后的效果,虽然只是把被子在床抖开扯平,却令整个房间立即多了一种神圣的气息。

  这个宝殿里到处都充满了整洁的秩序,令人感到沉闷肃穆且不可侵犯,南宫兜铃一来,破坏掉了这里齐齐整整的氛围。

  “南宫大人是个邋遢鬼,遇你,算是她克星了。”青豆双手俏皮的拎起自己的麻花辫,在李续断面前显得格外可爱。

  “喂,青豆,你以为我听不到你在讲我坏话?”

  青豆吐了一下舌头,躲在李续断背后,生怕南宫兜铃冲过来责罚她。

  “别躲,我要是真想对你动手,你飞到天涯海角都躲不开,青豆,我问你,会用这种剃刀吗?”南宫兜铃把刀子对她晃了一下。

  青豆摇头,“不会,我从来没给任何男人剃过胡子。”

  “我是女的!”

  “我没说南宫大人是男人。”

  南宫兜铃钻进浴室继续研究剃刀,她忽然听到青豆在外头和李续断有说有笑。

  “续断哥哥,你会不会叠衣服呀?”

  “还行。”

  “烫衣服呢?”

  “这个我不拿手了,用烫斗,玳瑁我厉害。”

  “那……烘焙会不会?”

  “我只会做戚风蛋糕这种简单的料理。只要在这个家的话,家务的琐事基本都由我的式神在代劳。”

  “戚风蛋糕才不简单,做的好吃之前,是要经过很多次失败的,续断哥哥什么都会一点,已经很不错了,会做家务的男人是稀有动物哦。”

  “是吗?可我一个人住,要是什么都不会,日子一定会过得很糟糕。”

  “怎么会,续断哥哥肯定有很多式神可以驱使,何必担心没人照顾你?”

  “离了式神没法过日子,等于没有独立,式神不是我奶妈,我也不能像个没断奶的孩子一样,事事都依赖式神。”

  青豆清脆的笑出声来。

  南宫兜铃再听不下去了,心妒火焚烧,她猛地把头从门口伸出来,“青豆,没你什么事了,退下。”

  青豆霎时间收住脸的笑容,往后走开两步,不敢再亲近李续断,淡绿色的眼珠子流露出诚惶诚恐的神态,低下头,默默的化成烟雾。

  李续断叹气,“你何必这么凶巴巴的吼自己的式神?她又没做错什么,你忘记她之前不辞辛苦的帮你照顾过绥草吗?”

  “哎呦喂呀,续断哥哥,能拜托你过来说话吗?”

  李续断不得已朝她走过去。

  在浴室明晃晃的灯光下,南宫兜铃手里的刀子折射一道夺目的锋芒。

  “续断哥哥,我的式神可爱不可爱啊?”她娇滴滴的说。

  他盯着竖在自己眼前的刀子,“你这声音配你这脸,还阴阳怪气的叫我哥哥,怪惊悚的,把我冷汗都吓出来了。”

  “你一定还记得青豆吧,之前有只老奸巨猾的小麻雀在你面前诈死,让你的起死回生术发挥不了作用,叫你好不丢人,想起来没有?”

  “原来是她。”李续断叹口气,“真身那么小,还没有我手掌大,没想到显出人形后,是一个水灵灵的少女……”

  “恩?”南宫兜铃瞬间目露凶光,“水灵灵?李续断,你再说一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