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少女引魂师

第193章:色色梦境恼兜铃

少女引魂师 司徒拔牙 3450 2019-11-07 16:33

  “师父,你确定祈愿会有效果?你又没有养过尸。”

  “各类养尸术,我都了解过,虽然不清楚那位道士的身份,但他这种所谓圣体金身养尸法,自古以来已出现过很多例了,事实,还有这更恶毒的养尸法,有一种叫做血孕养尸术,起源泰国,在不折断筋骨的前提下,把尸体折叠在土瓮,每隔七天浇灌一次孩童的鲜血来滋养尸体,最后孕育出血尸,这类尸体并不是为了招财纳福,通常情况下,是给法师派去杀人使用的,猪兜,不是师父吓唬你,这世,恐怖的事情还有很多。”

  南宫兜铃心里暗想,这老头子深藏不露,对世间法术和闻几乎都有涉猎,似乎什么都懂一些,和他一起生活那么多年,她依旧摸不清他的底细。

  南宫决明接着说:“当初那道士估计已预料到,未来某天,这副棺材可能会给人挖出来,为了防止别的法师解除志国先生的诅咒,他才用喝血酒的方式立下契约。”

  男尸忽然开口:“那道士养我的尸体,的确如法师所说,是别有深意的,我入葬后第五十个年头,那道士心血来潮,初次过来拜祭我,在这片没有墓碑的空地,透过泥土对我说话,那会儿,他的声音听去苍老了很多,他说他得了癌症,快死了,特意来看看他的成果,也是我,他说他实施这个养尸术,并不仅仅是为了跟我父亲要点好处,最重要的目的,是为了实验这个养尸术能维持多长的时间,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如何解除法术的方法,法师今天提醒了我,我这才明白,他对崇家隐瞒血酒契约的事情,是为了避免我们崇家之有人心软,主动去破坏他的养尸术,他不想失败,他希望他死了以后,我还能继续存在,从此以后,我再没有见到这位道士,我不知他是死是活,我只知道,我身的诅咒不休不断的维持到了今天,求你们了结我吧,每年一度,我外出谋害那些良善无辜的女子,我都感到我背叛了睿儿,也觉得自己的灵魂像这尸体一样丑陋无,我不愿再继续当恶魔,我的良心像给人放在火煎烤,日月饱受折磨。”

  南宫兜铃立即起身,“行,我这去把你的后代拉一个过来,叫他为你祈愿,好好的超度你,你别再跟我说什么不想投胎的话,我警告你,我和我师父的出现,说不定是你能抓住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你不珍惜的话,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了。”

  “可是睿儿……”

  “睿儿我也照样会救她,我拿我的人格对你保证,所以,你放心的接受超度,只是她先启程一步,她随后也会跟的。”

  “猪兜,不要随便允诺你做不到的事情。”南宫决明严肃建议。

  “绝对做到。”南宫兜铃一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表情,“算赔我人生里的全部时间和精力,我也要解救睿儿,你放心,咒术从来不是无解的,凡是能施展的咒语,必然有解除的方法,这是法术的定律,我会全力以赴的救她,首先你不能自暴自弃。”

  “谢谢法师,志国无以回报。”

  “哎呀,回报我的事,以后再说吧,你真心懂得感激,不错了。”

  南宫兜铃嘴角扬,终于说动他了,费了不少功夫,但没有白白努力,她还对南宫决明流露出一个骄傲的表情,暗示他快表扬自己。

  南宫决明无动于衷,反而白了她一眼,“嘴说的天花乱坠,不表示你真的有本事超度他,等你成功后再炫耀也不迟。”

  “哼,你尽管小看我,反正我这颗金子是藏不住光芒的,志国先生,你知道你的后代在哪里吗?是不是还住在青城?”

  “我这具尸身对崇家来说,是福气的源头,我既埋葬在青城,这个城市是崇家的福地,崇家要发迹离不开这里,将我入殓后,父亲对我两个兄弟规定,崇家人永世不可搬离青城我并没有见过当今在世的崇家子孙,他具体住在青城哪一处我不清楚,崇家祖屋也不知道还在不在,但崇家名声不小,你应该能查到我的族谱,找我子孙肯定不难。”

  “你等我。”南宫兜铃说完,拽起南宫决明的衣袖,把他拖起来。

  “师父,别傻愣着了,赶紧行动!”

  “这里怎办?他这具怪尸已经出棺,给人看见,事情闹大了。”

  “还不容易?老糊涂!”

  南宫兜铃松开他,转身,面朝墓穴,左手两指放在嘴边,另一手捻起白符,启动“摩诃森严咒”,白符落地焚化,瞬间建立起一道结界,把墓穴和外面竖立的棺材一并围进结界。

  从结界外面看去,这里是一块没有任何异样的平整空地,看不见墓穴也看不到敞开的竖棺。

  只有施法者南宫兜铃本人才能随意进入。

  南宫决明抬起手,按在结界表面,如同按在一块透明的墙壁,和结界对抗的手掌一寸也前进不了。

  “这结界太明显了,如果有人走过来,给你这玻璃罩一样的结界撞倒在地,他岂不吓坏?”

  “师父,你好婆妈啊,老是在担心有的没的,这荒山野岭,谁会没事过来散步?”

  “不怕一万,怕万一,是有人喜欢往荒山野岭跑步或者遛狗什么的。”

  “行,我还有个办法,我会让你挑不出毛病为止。”

  南宫兜铃借助咒语飞斜坡,叉腰看着在椅子打着呼噜的邹先生

  他时而嘿嘿贼笑两声,睡得非常放松,哈喇子懒洋洋的流出嘴角,仿佛正在一个美妙的梦境里漫游。

  “别跑啊,法师妹妹……”他毫无预警的蹦出这么一句梦话。

  法师妹妹?南宫兜铃头皮发麻的看着他,“喂,你梦见的不会是我吧?太恶心了,不许梦见我,停下,给我醒醒!”

  “让叔叔来帮你解开……咕嘿嘿……”他没有被吵醒,反而猥琐的笑了起来。

  还解开?解开啥?他到底在做什么可怕的梦!可惜没有测人梦境的法术,不然她非要一探究竟。

  他又笑两声,撅起嘴好像在亲吻空气似的,不停嘟囔,“法师妹妹,你皮肤好滑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