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娱乐之最强大脑

第454章 他可是曾经的第一段子手

娱乐之最强大脑 昊鲤 7591 2019-11-07 16:35

  会议室内:

  李凡:“录制所需的摄影、布景、灯光等专业技工,我们如何解决?”

  张鹏导演道:“我有门路,可以找电影学院的学生帮忙,节目录制要比拍影视剧简单得多,电影学院的学生能应付得来,还给了他们一次难得的实习机会。”

  李凡点头,“好,几天能搞定?”

  “两天时间足够了。”

  李凡又问:“录影地点谁负责一下,咱们的要求不高,厅不用大,但音响系统之类的要达到播出标准。”

  刘娜道:“这个交给我,我在以前的工作中,和京城会展中心有过几次交流。”

  “几天能敲定?”

  “呃……他们估计得腾时间,毕竟会展中心话剧歌舞剧安排的比较多,我去看看他们近期的时间安排。”

  “录制的前期准备,小范围宣传等,几天能完成?”

  “五天够了。”

  ……

  会议开得极快,是李凡一向的风格,简化而又直接。

  从开会之始,连什么豪情壮志预祝工作室一帆风顺的话都没说,也没长篇大论分析电视市场的利弊和未来的走向之类的,李凡一坐下便直接聊起了工作,那些没什么实际内容的空谈李凡一句也没有。

  职场上的人开过的大小会议没有上百也有几十了,尤其是一些领导,永远改不掉啰里啰嗦的臭毛病,几十分钟过去了一句重点都没有,他们也不嫌累。

  他们不嫌累并乐此不疲的原因,大多数都是在享受权利带来的满足感。

  李凡开会快的原因不是这个,只是因为他太忙了,一大堆事儿等着他呢,他哪有心思扯没用的啊?

  会议很快就要结束了,有员工建议道:“李老师,我认为咱们还是得去其他团队挖几名资深编辑,毕竟,制作脱口秀的难度,是极高的。”

  有人附和道:“对啊,李老师。喜剧界有一句名言,把人弄哭容易,把人逗笑难啊。”

  蒋姐看了看李凡,点头道:“有道理!”

  得,这摆明了大家不相信李凡在脱口秀编写方面的才华了。

  也是,李凡在学术方面的实力深入人心,文学水平也是实打实的高超绝伦,可这些都是严肃文学。这和创作脱口秀完全背道而驰啊。

  虽然李凡是广为人知的娱乐明星,但是娱乐明星的身份并不是说李凡就拥有了创作脱口秀的才能。

  大家对李凡一人完成稿件这件事还是很担心的,担心的不是他写不出来,而是担心写得不精彩。

  尤其是第一期节目,关乎整季栏目的生死存亡啊!

  李凡看到了大家眼中的隐忧,自己也别托大了,弄得好像自己刚愎自用听不进去劝似的。于是李凡道:“那好,高薪聘请,但不贵多而贵精。

  这件事情不着急,一定要找到高手,因为,我不太喜欢开除员工。”

  会议结束。

  李凡和蒋姐起身而去,众员工小声议论了起来:

  “你们说,李老师亲自创作脱口秀,这事儿靠谱么?”

  “这可太专业了啊,大家想啊,每年春晚的小品是凝结了多少人的喜剧细胞,还未必让大家满意呢,由此可见,创作喜剧太难了。”

  “我有哥们儿在一个喜剧团队里面,说这一行啊,创新太难,往往很多梗用了一年又一年,登上了一个又一个节目。”

  “诶,你们是不是忘了李老师几年前那场轰动的再见,雾霾啊?”

  这时,几年前李凡贡献的段子再次清晰地出现在了大家的脑海里:

  会呼吸的痛

  白内障手术

  按门牌号单双号做饭

  公安民警破了一起由三人团伙组成的非法做饭团伙,并缴获锅碗瓢盆等作案工具

  晨华百年校训:厚德载“雾”,自强不“吸”。

  超级英雄擎天柱也拯救不了这里的人民,因为这里需要摇号

  ……

  当时那阵子,李凡可是被网友们亲切地称为华国第一段子手啊,段子新奇而又狠辣,直戳人心,笑侃中充满了无奈,当时李凡因为这次演讲可是没少引起轰动。

  可是这两年过去了,李凡其他方面的成就屡屡展现于大众面前,而写过一些段子这点儿事儿就根本不值得一提了。

  大众对李凡曾经的“第一段子手”身份早模糊了,当然了,一提及这些经典段子,大家立马会想起李凡的。

  刘娜道:“嗯,的确是啊,李老师不是还讲过两次相声么,也不错。”

  “不过脱口秀的创作太需要灵感了,也不知道李老师的灵感是否健在。”

  “希望如此吧,但这种电光石火间的东西,不好说。”

  大家在对李凡的将信将疑中,开始了各自繁忙的工作。

  ……

  李凡回到京大,校园内处处都是穿着迷彩服的大一新生,大家脸上挂着青涩的笑容,浑身洋溢着天之骄子般的自信,这般情景和去年李凡他们那一届没有什么区别。

  晚上参加了新生入学仪式,李凡作为学长,对他们苦口婆心地说了一番话:

  “学弟学妹们,大家都是各省市出类拔萃的那几十个人,带着天之骄子的光环来到了京大。

  我从每一个人的眼中能看到那种睥睨群贤的气势,毕竟大家很多人都不知道考试考第二是什么感觉。

  但我希望学弟学妹们在踏入京大校门的那一刻,就要学会放低自己的姿态。

  因为,在座的市级状元有500多个,世界级竞赛金牌获得者不计其数,拥有个人发明专利在身的不下百人。

  你,来到这里,也只是平庸。你们的奋斗才刚开始,努力吧,骚年们!”

  在热烈的掌声中,李凡打击了一遍新生后,便下台回寝室了。

  刚推开寝室门,只见自己的电脑桌上放了两束鲜花。

  “李凡,你学生给你的。”

  “我学生?什么情况?”

  “文学系的大一新生打听到你教他们课,就提前来拜码头了。说什么他们是23连队和29连队的。”

  鲜花上分别放着两张卡片,写着祝福语。

  李凡美滋滋地看了看,道:“这帮孩子还挺有意思。”

  王川道:“用不用我去慰问慰问你的学生?”

  “你是不是想去慰问我的女学生啊?”

  “你们都有女朋友了,风调雨顺的,我不行啊,我都干旱了,枯萎了,蔫头耷拉脑了。”

  李凡撇嘴:“我最烦你们这种人,净祸祸入世未深的懵懵懂懂的学妹,有本事你祸祸咱们学姐去啊?”

  王川举手投降:“学姐咱可弄不了,看不上咱。对了,学生会要去检查女生寝室了,我跟老梁他们去查寝。”

  王川说罢连忙穿鞋,又嘀咕了一句:“你文学系的那些女学生都在29连队,今天我看29连队中有个长得像梁晶晶的,不知道是不是你学生。”

  梁晶晶是个女歌星,很漂亮,有淑女风,她的成名曲勇气曾经红遍大江南北。

  王川已经穿上鞋溜出了寝室,床上的王楠心神不安地看着门口,很快一翻身便跳下了床。

  马强问道:“你干嘛去?”

  王楠道:“我也没有女朋友!”

  “别他妈对学妹下手啊,把学妹留给学弟们吧!”

  王楠:“可是,我泡学妹,还不知道谁祸祸谁呢?!”

  不知道谁祸祸谁?

  年仅十六周岁的王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没人再相信他天然无公害了。

  一年了,06寝室的“恶毒”环境,早把这清冽的心灵给污染了。

  这家伙最近的脑袋里想的一直都是,如何用最简单的方法消灭马赛克,即便没有源文件。

  马强又弹起了他的吉他:“

  寂寞男孩的悲哀,

  说出来,谁明白,

  求求你抛个媚眼过来,

  ……”

  王楠在歌声中小跑着找他的川哥去了,马强弹着弹着,突然吉他声停,他道:

  “我昨天申请了哈佛大学的交换生名额。”

  李凡、丁龙一时间望向了他,心中略感哀伤。

  “李凡,你出国么?”马强问道。

  “我?旅游可以,但我注定是这块土地上的一根草。”

  “爱国?”

  李凡一笑:“不要把什么事情都上升到这个高度。我的原因很简单,我离不开这里泥土气息的亲切感,虽然它有各种各样的不尽如人意,我还是喜欢听到那句浓厚的乡音爷们儿,吃了么?”

  “艹!别他妈说得这么文艺!”马强又随手瞎弹了一段。

  “什么时候走?”丁龙问道。

  虽然他知道答案,但他还是如此问道。

  京大菁英班的留学安排和其他专业根本不一样,其他专业最早是大三留学,而菁英班是大二就可以直接交换过去。

  也就是说,过两周审核通过后,就可以直接飞走了。

  寝室内安静了,只有连绵不断凌乱的吉他声。

  李凡无心工作,早早的睡下了,半夜两点钟清醒的时候,寝室内有阵阵鼾声。

  他下床打开笔记本,开始创作脱口秀稿子,这个稿子对他难度不高,大概四个小时就完成了。

  早晨7点左右,合上电脑,静静地听每天早晨马强那一如既往的吉他,这是他唯一一次专心致志地听。

  生活还是要继续,工作不能耽误,出国留学这是好事儿,怎么搞得心里颇为沉重?

  学校、公司、活动……李凡繁忙的脚步一如以往,虽然上学期期末的时候说过,再也不过这么累的生活了。

  周三这天,蒋姐打来了电话,问道:“小凡,编辑找了3个行业精英,尤其擅长喜剧创作,能帮上你。”

  李凡点头道:“哦,那敢情好!”

  “你那稿子……”

  “我早写完了,要不让这几位改一改?”

  “发给我吧。”

  工作室内,蒋姐收到李凡的邮件后,带着笔记本来到了几位编辑面前,“是发挥各位能力的时候了!”

  几位编辑相视一笑,简单,咱就专门干这个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