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夜初晴

第六十九章 医术高超沈大夫

夜初晴 千易十一 4000 2019-11-07 16:37

  “不可!”叶佑晴忙出言制止她道。

  “为何不可?难不成,我们真的要在这儿排队等着吗?就算我们等得起,公子可等不起!”沐妍没好气地冲着叶佑晴道。

  叶佑晴摇了摇头,道:“此刻是我们有求于人,若是态度过于强硬,难保那沈清大夫不会破罐子破摔。纵使抓了她来,她也不定会好好诊治。既然她为百姓看病分文不取,想来是个好心肠的姑娘。我们先去与她好好说,若实在说不通再另行打算。”

  “可先前沐风不是已经……”还不待沐妍说完,叶佑晴已是下了马车,跟在沐风身后挤进了人群。

  “小雪,你跟沐白在这儿看着公子,我也过去看看!”沐妍说着,便跳下了马车也往人群中挤去。

  “妍妍,你可千万莫要冲动!”沐雪忙冲着她的背影嘱咐道。

  叶佑晴跟着沐风艰难地挤进人群中心,只见一个身着淡蓝色衣衫的少女,正在给病人把脉。

  她相貌极佳,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不染纤尘的气质,令叶佑晴不自觉地想到了自家大哥叶佑尘。她的眉间有一朵血红色的花朵印记,看上去像是胎记一类的东西。

  叶佑晴看着那花朵印记,不知为何感觉有些熟悉,似在哪见过,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叶小姐,这位便是沈清沈大夫了。”沐风小声道。

  叶佑晴走上前去,屈膝行了一礼,道了声:“沈大夫。”

  可那沈清连头都没有抬,一边埋头写着药方一边道:“要看病先排队,今日排不上的请明日赶早。”

  “不识好歹!”还不待叶佑继续开口,沐妍突然自人群中蹿了出来,抽出手中的剑架在沈清的脖子上,道:“现在就跟我去给我们公子诊治,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原本排着队的百姓,见到沐妍凶神恶煞的模样还有她架在沈清脖颈上的剑,都吓坏了,不由得四散开去,原本拥挤不堪的医棚瞬间变得空旷了不少。

  那沈清,似是根本感受不到脖颈上剑的寒意,不紧不慢地将药方写完,递给面前已经呆若木鸡的病人,温和地道:“你且照着这个方子去药铺抓药,不过半月便能痊愈了。”

  “谢、谢谢沈大夫!”那病人这才回过神,颤抖地伸手接过药方,快速地离开了。

  病人都被沐妍吓跑了,沈清理了理桌案,对沐妍的剑视若无睹,自顾自地去整理身后的草药了。

  她的无视不禁令沐妍怒火中烧,剑尖直指沈清,吼道:“你是聋子吗?我的话你到底听到没有,我让你立刻去给我们公子诊治!”

  沈清对她的话恍若未闻,依旧认真地整理着药篓中的草药。

  “沐妍,把你的剑给我收起来!”叶佑晴皱眉道。见沐妍的剑仍纹丝不动地指着沈清,她的面上生出了一股怒意,冷若冰霜地看着沐妍道:“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见叶佑晴已是动了真怒,沐风赶忙上前握住沐妍持剑的手,强制性地将她的剑收了起来。

  沈清雷打不动的淡定令叶佑晴颇为佩服。她深吸一口气,看着沈清满脸歉意地道:“沈大夫,我驭下不严,让沈大夫见笑了。不过,希望沈大夫能够体谅我等的心情,实在是因为家中公子身中奇毒、命在旦夕,急需沈大夫出手相救,我等才会如此急躁。若此番令沈大夫不悦了,我便在此给沈大夫赔罪,还望沈大夫不要计较我等的失礼之处。”说着,便屈膝要给沈清行大礼。

  还未待她俯下身子,她的手臂就被一只纤纤玉手扶住了。

  “姑娘的大礼,沈清实在是受不起。”沈清托住叶佑晴,淡然地开口道。

  待叶佑晴站直身子,她的目光便看向了叶佑晴身后一脸怒意未消的沐妍。

  叶佑晴顺着她的目光望去,瞬间领悟了她的意思,看向沐妍道:“沐妍,向沈大夫道歉!”

  “什么?我凭什么要……”沐妍一脸的难以置信,可叶佑晴盯着她的目光太过冷漠和强硬,她只能不情不愿地轻声说了声:“沈大夫,对不住。”

  沈清没有在意她小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又转头收拾东西去了。

  “沈大夫……”看着依旧忙碌的沈清,叶佑晴也弄不清楚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沈清将药材收拾好,才提起一个药箱看着叶佑晴,道:“不是说有病人要请我诊治吗?病人呢?”

  闻言,叶佑晴这才松了口气,笑道:“病人就在不远处的马车里,麻烦沈大夫了。”

  沈清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便跟着叶佑晴向不远处的马车走去。

  沐妍恨恨地看着沈清的背影,道:“你最好是能把公子的毒给解了,否则,我如今所受的屈辱,定要你加倍奉还!”说着,用力握了握手中的剑。

  看着一脸恨意的她,沐风无奈地道:“你就消停一会儿吧,别再添乱了!”

  沐妍没有答话,跟在摇了摇头的沐风身后,往马车处走去。

  沈清跟着叶佑晴上了马车,先给沐渊把了把脉,便细细地去看他此时的面色。

  “哦,对了,公子他……”沐渊如今的模样是经沐妍之手易过容的,虽然看上去也是有些苍白,但多少与其原本的面色有些差异。

  沐雪刚想出言提醒,就听叶佑晴开口打断了她的话,道:“沈大夫,不知我家公子如今伤势如何?”

  沈清皱眉,甚是疑惑地看了几眼沐渊的面色,之后将目光转向沐雪和叶佑晴,道:“姑娘这是在考验我吗?需得知道,医者讲究望闻问切,若我断错症给错药,就他如今的脉象,便是离死不远了!”

  “哦?沈大夫何出此言啊?”叶佑晴故作不知地问道。

  “以他的脉象看来,他所中之毒早已倾入五脏六腑。而他现在还能好好地活着,我想定是你们用了什么方法压制住了他体内的毒性,以致他不至于这么快毒发。不过,我估摸着这压制的时间不会太长,短则三五日,多则十日,他定然毒发,到时候,便是药石无灵。可看他如今的面色,半点也不像行将就木之人。所以还请姑娘给我解释解释,这又是何故?”沈清道。

  叶佑晴闻言,冲她拱手俯了俯身,道:“沈大夫医术之高超,令人拜服。公子的性命于我等实在太过重要,所以我才存了几分试探的心思,还望沈大夫勿要介怀。”

  沈清见她眼神诚挚,眼底的担忧亦是一目了然。身为医者,她自然也能理解她的那些小心思,便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并未多加在意。

  “沐妍!”叶佑晴唤了一声,一直在外等候的沐妍便闪身进了马车,速度极快地将沐渊脸上的易容卸去,然后又出去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