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夜初晴

第二十二章 皇陵被盗案告终

夜初晴 千易十一 3931 2019-11-07 16:37

  风驰行至叶府门口,慢慢停了下来。沐渊刚伸手把叶佑晴扶下马背,便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惊呼:“沐渊?!你怎么在这儿?!”沐渊与叶佑晴闻声,同时转头向声音传来处望去。

  叶佑宁今日有事出门,这会儿刚从外面回来。见着那沐渊站在自家门口,他不自觉地发出了一声惊呼,继而望向沐渊身边站着的那个女子。嗯?那不正是自家小妹嘛?!

  叶佑宁这下可急了,忙上前将叶佑晴拉到自己身后,警惕地看向沐渊,客气道:“哎呀,这不是世子殿下吗?不知道世子殿下大驾光临我们叶府是有什么事情吗?我叶佑宁随时愿意效劳,世子殿下就不用劳烦我家妹妹了。”

  沐渊将叶佑宁眼底的戒备看得一清二楚,他微微低头笑了笑,道:“本世子要做的事情呢,叶小姐刚才已经陪本世子做完了,所以就不用劳烦叶二公子了。不过,还是要多谢叶二公子如此的热情了。”

  “什么?!你……”叶佑宁看着沐渊那小人得志的模样,不由得怒火中烧。他强行压下心头的怒意,将叶佑晴拉至一边,小声地问道:“晴儿,沐渊那臭小子到底找你干什么了?”

  叶佑晴好笑地看着他这般小心翼翼的模样,道:“二哥,你要知道这么多干嘛?”

  “我当然……”叶佑宁不自觉地抬高了声音,后似是有所察觉,小心地往沐渊那边瞥了一眼,压下声音道:“我当然要知道啦,我可是你二哥!大哥现在不在,我当然要负起责任,好好保护你,不让你被别人欺负啦!”

  “保护我?我又没怎么样,你保护我什么?”叶佑晴一脸的莫名其妙。

  “哎呀,你不懂,沐渊那家伙,不是个好人!你听二哥的,离他远一点,你之前不是说你讨厌他的嘛?!”叶佑宁劝道。

  “我是讨厌他呀!不过二哥,我倒是挺好奇,他到底怎么着你啦?你怎么这么不待见他啊?”叶佑晴好奇地问道。

  “小孩子问那么多干什么,让你离他远一点就离他远一点!”叶佑宁老气横秋地命令道。

  “哼,不说就不说!不跟你说了,我进去了!”说着,叶佑晴便转身入了府,不再理会叶佑宁的叫唤。

  见叶佑晴头也不回地入了府,叶佑宁不禁叹了口气,猛地转过头来盯着沐渊,威胁道:“沐渊,我告诉你,你不要妄想打晴儿的主意。晴儿是我叶家的女儿,是我叶佑宁的妹妹。你若是胆敢欺负她,带她做什么坏事,我绝对饶不了你!”说完,也不等沐渊的回答,便径自入了府。

  沐渊站在叶府门口,茫然地牵着马,万分不解地地看着叶佑宁转身离开的背影。他到底什么时候得罪叶佑宁了,得罪他什么了?为什么他对自己的成见这么大啊?想了许久仍是毫无头绪,他只得摇了摇头,翻身上马离开了叶府。

  之后的几日,叶佑晴在府中见到叶佑宁便转身就走。她实在是被叶佑宁烦怕了,他也不知道是吃错什么药了,只要逮到机会见着她,就抓着她不停地说沐渊的坏话,这不好那不好的,听得她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惹不起,她总躲得起吧?所以她见着叶佑宁就绕道走,使得叶佑宁大呼奇怪,家里就这么大点地方,怎么到处都找不着自家小妹啊?

  一晃便是半个月过去了,这日叶佑宁奉命去御林军办差没在家,叶佑晴难得逮着机会透口气,便跟着赵子衿在自家小花园中一边赏花喝茶,一边闲聊。

  忽然,只见叶展鹏眉头深锁,大步流星地穿过小花园往书房方向去了。两人不解地看了对方一眼,赵子衿不由得疑惑道:“你爹这是怎么了?我已经很久没见他这副模样了。”

  叶佑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得摇了摇头,看着书房的方向思忖了片刻,道:“娘亲不用担心,我去看看。”说着,便起身向书房方向走去。

  端着茶水,叶佑晴小心地走到叶展鹏的书房门口,却见房门紧闭。静静听了一会儿,里面也没传来什么动静,她便伸手敲了敲门。

  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任何回应,叶佑晴脑筋一转,忽而语气略带慌张地呼唤道:“爹爹,是我,晴儿!晴儿来给爹爹送茶水,爹爹快开开门吧,烫!”

  “吱……”很快地,书房的门便打开了。叶佑晴好似真的被烫得受不了一般,端着茶水飞快地进了屋,把茶杯放在书桌上后,更是慌忙地用端茶杯的手指捏住自己的耳垂,还不停地嘟囔着:“好烫!好烫!”

  叶展鹏见状,赶忙走了过来,边走边道:“你呀,这端茶倒水的事情让丫头小厮们去做就好了,你没事干这个干什么?烫着没有?来,手给爹看看!”说着,便将叶佑晴的手拉至眼前仔细查看,却发现那一根根纤纤玉指依旧白白嫩嫩一如往昔,没有一点儿被烫着的样子。

  叶展鹏不解地抬头看向叶佑晴,却见自家女儿正吐着舌头,一脸调皮地望着他。叶展鹏即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戳了戳叶佑晴的额头道:“你呀,真是个鬼灵精!”

  叶佑晴“嘿嘿”一笑,噘着嘴道:“谁让爹爹都不开房门,我是担心爹爹嘛!”叶展鹏边摇头边叹了口气,之后又坐回书桌边愁眉不展。

  “爹爹,你这是怎么了?又发生什么事情了吗?还是皇陵失窃案又有什么新进展了?”叶佑晴见他这般模样,是真的有些担心了,忙开口问道。

  一提到皇陵失窃案,叶展鹏便抬头看向她,道:“晴儿,此案与你已无甚关系,以后你就不要再管了。再过大半年你就要及笄了,一个女儿家最重要的就是相夫教子。你如今的首要任务是要将礼仪和规矩学学好,莫要将来嫁到婆家去以后,让别人说我叶家教出来的女儿不懂规矩。”

  叶佑晴皱眉,道:“爹爹这是什么话,怎么就和我没关系了?世子殿下不是说,现在我也算是查案之人吗?那我要知道案情进展又有什么关系?爹爹真是的,需要晴儿帮忙的时候就好言好语地劝着,如今案情有进展了,不需要晴儿帮忙了,就让晴儿不要管。哼,真是过河拆桥!”说着,转身走到一旁的空椅上坐下,独自生着闷气。

  叶展鹏见自家女儿似是真的生气了,忙走上前劝道:“哎呀,你一个女儿家,整天掺和我们这些大老爷们儿的事情干什么,爹爹这还不是为了你好嘛?”

  “为了我好,那之前要我帮忙的时候怎么不说为了我好,让我别插手了?爹爹就是说话不算话。”叶佑晴说完,便继续转头不看他。

  “这……”面对这般控诉,叶展鹏也无从辩驳,只好投降道:“好好好,你想知道什么,爹爹都告诉你,告诉你还不行吗?别生气啦!”

  叶佑晴闻言,面庞瞬间由阴转晴,一脸好奇地看着他。叶展鹏见状,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这皇陵失窃案已经结案了。”

  “什么?!就结案了?那些盗贼这么快就抓到了?”叶佑晴满脸惊讶。

  “抓是抓到了,不过……”叶展鹏摇了摇头,突然停了下来。

  “不过什么?爹爹你快说呀!”叶佑晴催促道。

  看她一脸急切的模样,叶展鹏叹了口气,道:“不过……已经全都死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