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夜初晴

第五十六章 极尽温柔的初吻

夜初晴 千易十一 4524 2019-11-07 16:37

  “这都过了好一会儿了,也不知道他跟蕊儿聊得怎么样,关系有没有一点进展。”叶佑晴好奇道:“这趟来玉清寺,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他创造机会。若是此番他跟蕊儿一点进展都没有,那我可真是要哭死了!”

  “既是为博儿创造机会,你为什么要邀请六皇子、八皇子还有朝云公主呢?开始在路上看到宫中的马车,我都差点儿要避开了。”沐渊道。

  “我邀请他们?我怎么可能会邀请他们,他们仨都是不请自来的好嘛!他们刚跟着流云进叶府的时候,我也是吓了一跳啊!再说了,我跟朝云公主不和,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难得有机会跟蕊儿、流云她们一起出门,我怎么可能把她请过来给自己添堵啊!”叶佑晴抱怨道。

  沐渊不解,道:“那他们怎么……?”

  叶佑晴摆了摆手,摇摇头道:“你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流云说两位皇子是觉得,我们这一行都是女孩子不安全,所以才同行照看一番。不过这圣京城中官家小姐结伴出游什么的,我们又不是头一遭头一例,从来都没听说过他们屈尊降贵去照看谁,这理由听着都觉得不靠谱。”

  沐渊闻言,不由得垂眸细想了一番,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两日前在御书房内,睿帝对他说过的话:“你可以追求她,那朕的老六、老八自然也可以追求她”。思及此,他的眼中涌上一丝了然: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有行动了。皇帝舅舅,你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

  “你这是知道怎么回事了?”看到他如此表情,叶佑晴问道。

  沐渊点了点头,边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边道:“怎么回事?还不是因为某人太优秀、太吸引人了!”

  这算个什么理由?叶佑晴一巴掌打开他蹂躏自己脸蛋的手,揉着脸颊皱着眉头,疑惑不解地看着他。见他的脸上并无过多的担忧之色,想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便也没再多问。

  这窈窕淑女,果然是君子好逑。那边徐世安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呢,这又来了两个,还是两个身份尊贵、其中一个极有可能成为西凉下一任君主的人,呵,还真是不好应对。自家这个毫无警觉心的淑女,他必须得牢牢看着才行,不然说不定哪天就被别人给拐走了。

  看着一边观赏着路边的木槿花,一边慢慢向前走着的叶佑晴,沐渊的眸中闪过一丝坚定。这个他已经放在心里近十年的女孩,不管有多难,他都绝对不会放手。

  想到这儿,他手上猛地一用力,将叶佑晴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叶佑晴猝不及防地撞入他的怀中,大吃一惊地抬头看着他,道:“怎么了,吓我一跳?”

  沐渊一脸霸道地看着她,语气坚定地道:“晴儿,你是我的!”他突如其来、宣告主权的话语,令叶佑晴不由得愣住了,只听他继续道:“你的全部,都是我的!你的眼里、心里,都只能有我!”说着,他紧紧地抱住叶佑晴,俯下身子,带着一丝粗暴地对着她的唇吻了上去。

  叶佑晴这才回过神来,他有些强横的动作令她不由得开始挣扎。待他的唇离开自己的,她条件反射般地伸手捂住自己的嘴,满脸通红地呆呆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这是她的初吻,初吻啊!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没有了?还是在这寺庙之中?!真是罪过,罪过啊!

  沐渊看着脸已经红到耳根的叶佑晴,伸手点了点她捂住嘴的手,道:“这是惩罚!”

  什么?惩罚?!什么惩罚?!她不解地看向沐渊,道:“什、什么意思啊?”

  “惩罚你之前看世安看到失神!”沐渊道。

  “我什么时候……”啊,对了,刚才在凉亭那儿。叶佑晴刚想反驳,突然想起他说的是什么时候。这家伙一直都跟着她,自然全部都看到了。她开口抗议道:“这我怎么能控制得住嘛!俗话说得好,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看到美好的事物,不小心失神不是很正常的吗?”

  闻言,沐渊什么都没说,只是微微地眯起眼睛,一眼不发地看着她。

  叶佑晴被他看得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最后终于败下阵来,妥协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但是这是人体的自然反应,我只能尽量,行了吧?”

  沐渊听到她的回话,这才心满意足地笑了起来。

  “真是的,我的初吻居然是个惩罚,这也太衰了吧?”叶佑晴伸手轻触了触自己的嘴唇,嘟囔道。

  耳力极好的沐渊将她的小声嘟囔一字不落地听了个清清楚楚,嘴角的笑意不由得更深了,又俯下身子向叶佑晴的脸凑过去。

  叶佑晴见状,赶忙往后缩,道:“刚刚不是已经惩罚过了吗?这会儿我可什么都没做啊!”

  “把刚刚的那个忘掉,这个,才是真正的吻。”叶佑晴感觉已经溺在了沐渊的满目柔情和嘴角的笑容之中,随着他的慢慢靠近,两人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短。

  在两人的唇瓣触碰到的那一瞬间,叶佑晴好似感受到了他心底诉不尽的爱意,不由得慢慢闭上了眼睛。不同于先前的那个吻,此时的沐渊极尽温柔,使她感觉自己就像被他放在心里宠的孩子。

  时间就这样慢慢过去,待两人回到玉清寺大殿门口,所有的人都已经在那儿等着了。看到两人相伴一起回来的场景,在场的每个人脸上,表情都各有不同。

  “蕊儿、流云?你们怎么了?”见两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在发呆,叶佑晴不禁开口问道。

  “啊?没、没什么!”两人的回答如出一辙,默契十足的回答令她们又默契十足看了对方一眼,而后纷纷将目光转移开去,脸上的表情依旧甚是奇怪。

  叶佑晴皱了皱眉,流云这般模样可能是因为求签签文的问题,那欧阳蕊又是为了什么?

  她看向应该一直跟欧阳蕊呆在一起的沐博,想从他那儿获得答案,却见他面容沮丧,目光一直都锁定在欧阳蕊身上,对她的视线根本就视而不见。

  不过才分开了这么一会会儿,这一个个的都是怎么了?叶佑晴满心的疑问无人可问。

  “如今时辰已经不早了,若是各位都没有其他的事情了,我们这便回城中去吧!”周明昊开口道。该做的都做了,该看的也都看了,大家都没有反对,各自准备回程了。

  叶佑晴原本想还是按照来时一样,她与流云、欧阳蕊同坐一辆马车。却不想,不知为何,流云直接拒绝了她,去坐朝云他们的马车了。

  叶佑晴原本还想在马车上问问她今天的签文是什么,弄得她如此奇怪,却不想直接落了空。

  待到那些两位皇子和朝云他们都上了马车,叶佑晴才转头看向欧阳蕊道:“蕊儿,你脚怎么样了?不如,我们还是麻烦一下沐二公子,让他背你去马车那儿吧?”

  欧阳蕊闻言,急忙摆了摆手,道:“不用了、不用了,我的脚现在只有一点点痛,我可以自己走的,就不用麻烦沐二公子了!”说着,也不等叶佑晴扶着,自己一瘸一拐地向马车走去。

  见她暗自强撑着上了马车,叶佑晴皱着眉走到沐博身边,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道:“这是什么情况啊,我怎么觉得,蕊儿在躲你啊?”

  听了她的话,沐博满脸的失落,道:“我把我的心思跟她说了,她很明确地拒绝我了。”

  “什么!”叶佑晴大吃一惊地瞪着眼睛看他,道:“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这才第几次跟她见面啊你就表白?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容易让她觉得你是一个很轻浮的人的!”

  沐博没说什么,只是一直低着头,也不知道有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去。

  看到他这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叶佑晴也不忍心再说他了,只问了一句:“那你,决定放弃了?”

  沐博还是没有回话,叶佑晴见状,只得看向沐渊,道:“算了,他就交给你了,我去看看马车上蕊儿怎么样了。”见沐渊点头,她转身向着叶家的马车走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