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第109章 弱者表

  生意做得越来越大,李红芹李家村也越来越热闹,村里大半的女人,只要人品没问题的基本都被雇佣了。

  有些还是两口子一起被雇佣,李红芹一跃成了村里比村长还有分量的人。

  李家村干得红红火火,附近好几个村眼红的不行,杏花村的也是眼馋得紧。

  在大家的眼馋中,苏杏和苏姐夫提着礼物上门找苏梨。

  他们是来谢谢苏梨的,苏梨教了苏杏几种毛衣打法,苏杏也是心灵手巧的,教了就会,这些天打了几件,在昨天赶集日苏姐夫试着去卖。

  谁曾想一下子卖光了。

  这还是春天马上夏天了,要是秋天冬天去卖,能卖得更好。

  两口子拿着赚到手的钱,就觉得跟做梦似的,高兴坏了。

  这不,今天就特意来谢谢苏梨。

  “我原本只打算卖三块钱一件,说四块钱打算留个讲价的余地,没成想人家根本没讲价就买了”

  三人正在厨房说着话呢,就听见一声冷哼。

  苏梨回头就看到唐家大伯的一个嫂子怒气冲冲的背影,苏梨看着拧了拧眉。

  这是偷听他们说话?

  这位唐嫂子确实偷听苏梨他们说话了,她倒也不是故意偷听的,就是进来时无意间听到苏姐夫说卖钱就听进去了。

  她听完很生气,直接去唐母房里抱怨去了。

  苏梨追着她到唐母房间门口就听她在里面说,“嫁进唐家就是唐家的人了,怎么能只顾着娘家,婶子,不是我说,着赚钱的活也该给我们介绍才对。”

  这位嫂子噼里啪啦将话说了,好一通抱怨,中心思想就是苏梨觉悟不行。

  苏梨冷笑了一声,对院子里慌张愧疚的苏杏姐夫道,“不用管他们。”

  苏梨说不用管她们,可这位唐嫂子硬是在唐母这里哭着不走了。

  让人烦躁的哭声,让苏杏苏姐夫如坐针毡,最后也没能吃饭,匆匆告辞了。

  苏杏和苏姐夫走后,唐家嫂子立刻扶着唐婶出了房间,要唐婶给她说话,主要意思就是:

  她也要学织毛衣,她也要赚钱!

  苏梨必须教她,不能只教娘家人。

  “我家里那么困难,孩子身体又不好,三天两头打针吃药,日子过得太难了,苏梨你得帮帮我呀”

  唐母说了一半,这位唐嫂子就接过去话开始哭穷哭弱。

  “苏梨你现在是老师,是体面人,你日子过好了就该帮帮我们,都是一家子,怎么能不管不顾呢”

  这位唐嫂子哭归哭可实则态度很强硬,就是那种你必须帮的意思。

  “家里还有毛线吗?今天苏梨你就教了我吧。”

  苏梨凉凉看了她一眼,“我不教。”

  这位唐嫂子就跳了起来,“什么?不教?”

  “为什么不教,你现在是老师,有那么多工资,元宵又能寄回钱来,你根本不缺钱,为什么不愿意教,我家那么穷那么困难!”

  她大声喊着,唐母在一边满脸为难,却看得出她很赞同。

  苏梨看着她们就笑了,淡淡反问。

  “你穷你有理了?你弱你有理了?你穷你弱我就必须得帮你,哪有这样的道理。”

  这位嫂子一听被气得不行,呸了一声。

  “什么什么道理,难道我还没道理了,亲戚之间相互帮衬不是理所应当的吗?历来都如此!”

  苏梨都笑了,“历来都如此”

  这位唐嫂子立刻点头继续道。

  “可不是吗!你怎么能只帮着你娘家姐姐呢,快让她别织了,让给我织,我家比她还困难,再说你现在是我们唐家人,就该帮唐家人,历来都”

  苏梨没耐心听她说完,直接打断她的话,再次淡淡反问,“历来如此,便对吗?”

  唐嫂子哪听得懂苏梨说的什么意思,不过苏梨脸上的嘲讽她看懂了。

  “苏梨,你什么意思,你不愿意教我是不是?你还有没有良心啊!”

  她大骂着又哭起来,唐母急忙安抚,又对苏梨说,“苏梨,你就教教他们吧,他们家真的太穷了”

  苏梨打断唐母的话,淡淡看着她道,“你如果真有心要帮他们,干脆把唐元宵给你寄的钱都给他们算了,反正都是帮是不是?”

  苏梨这话一说,那唐嫂子眼睛就蹭地亮了起来,而唐母则面色大变。

  “胡说八道什么,这怎么能一样?”

  她呵斥苏梨。

  苏梨淡淡嘲笑,“有什么不一样,不是说她家穷吗,辛辛苦苦打毛衣和直接给钱,给钱不是更好吗?”

  唐母一下子被噎住了。

  “你哪天愿意给钱贴补他们了,再来让我教她打毛衣吧。”

  苏梨看向唐母的目光凉凉,说完没管他们直接往外走,“我去上课了。”

  “苏梨,你怎么能这样”唐嫂子立刻哭起来,苏梨头也不回。

  走出唐家好远,还能听见那嫂子鬼哭狼嚎的声音。

  苏梨眼底满是厌恶。

  生活中某些白莲花绿茶婊很讨厌,比白莲花绿茶婊还让人讨厌恐怖的,是弱者婊。

  小有理,老有理,惨有理,穷有理,贪小便宜要人帮助都能理直气壮的。

  我弱我穷,你强你富,你对我照顾就是理所应当的。

  这样的想法,很多人在意识不到的时候偶尔会有,可其实真的很讨厌。

  苏梨自去上课,没管这个唐嫂子。

  这个唐嫂子却彻底恨上苏梨了,当天下午开始,就到处添油加醋说苏梨只顾娘家,心多黑多冷,扒拉扒拉到处说闲话。

  她这一说,成功和赵文明妈妈方玉兰说到一块了。

  方玉兰也是恨死苏梨,讨厌死苏梨了。

  她和苏梨倒是还没交集过,可是因为苏梨的存在,让他宝贝儿子赵文明面子全失,她就对苏梨恨之入骨了。

  “都是苏梨,要不是她,文明怎么会被人那样说!”

  “都是苏梨的错,要不是她,文明怎么会”

  反正她就是把赵文明的所有不如意都归到苏梨头上了,苏梨的存在苏梨的呼吸,对她来说都是不可饶恕的。

  被赵文明死死压着不能做什么的方玉兰,这一下可找到攻击苏梨的理由了,和唐家嫂子立刻组成了唾骂苏梨组合。

  好巧不巧的是,这第二天,方玉兰经过千辛万苦努力,竟然托亲戚弄到了李家村做校服的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